女友小叶与老乞丐_老年人胡同采访

第八章 他追求她(3) 「到了。」谷天齐的讯息传来。
即使他比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早到,她也早已经準备好了,这第一次的约会,她其实很紧张,紧张的好像没谈过恋爱一样。
也许那是因为,她只谈过,一次,十四年。这跟她的外貌不成比例的次数,多数人一听都不信的,但那的确是事实。
恋爱次数本来就不代表甚么,如果一开始就能幸运的遇到那所谓对的人,那何需有第二次、第三次。
当初她自信又骄傲的说法,如今?
她那所谓对的人,讽刺的,早成了别人的老公,或者已是别人孩子的爸。
她朝着谷天齐走去,他正对着她笑,迷人的笑。

宋允洁怔了怔,脑袋里拒绝接受眼前的画面。
为什么看这种电影?他们第一次约会,看的电影,居然是一部限制级的疯狂噁心的杀人魔片。光看那张电影海报,就让宋允洁觉得头晕不舒服,再看到那部电影的预告片,更让她觉得噁心想吐。
谷天齐喜欢这种电影?
但她不喜欢这种杀人魔的电影,可当初他问她的时候,她回他甚么了。
"都可以。"
现在,她后悔的想打断自己的手。
「你喜欢这种电影?」她抗拒的问。
即使她口中没有说出不喜欢,但他察觉她的不喜欢。
「不想看?」
嗯,这一次她马上点头承认。
「想看哪部?」
「那。」她指了指旁边的海报。那是一部日本卡通片?
这部电影跟原本要看的电影差距相差之大,谷天齐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震惊?讶异?排斥?讨厌?感觉都有那么一点,但又不全然是。
他们没有看原本预订好要看的电影,而是改看了那部卡通片。
电影很好看,她喜欢,她偷瞄了隔壁一眼,他应该也喜欢,至少他脸上的肌肉线条比刚刚好多了。
一想到刚刚那一幕,她的唇就向上微扬了起来,当时的她其实很想笑,不过她忍了下来,他傻眼的表情跟她一开始知道要看那部杀人魔片的表情大概一样,那内心複杂的感觉瞬间无法隐藏的全写在脸上。
她喝了口饮料,又吃了几口在她手中的爆米花,轻鬆的,看这部可爱、温馨又有点好笑的卡通片。
还好看了这部电影。
他也伸手往她那抓了一口爆米花吃,然后喝了口饮料。
她微愣,刚刚谷天齐是喝哪杯饮料?是她才刚刚喝过的那杯?
所以是….呃?她喝错了?!
她刚刚一直拿着谷天齐的饮料喝,而他竟完全没有阻止她?
还是他也没发现?
她顺手把手上的爆米花塞进谷天齐怀里,把这罪怪到爆米花身上。
只见他动了动身子,向她轻靠了过来,在她耳旁说,「我不介意。」
这….分明是要让她没有台阶下,一股燥热爬上她的双颊,幸好这电影院的黑暗,保护了她,让他看不清现在的她既窘又糗的模样。
电影散场后,他们一起在百货公司里逛了下,她陪他顺便买些东西。
「嗨!」一个帅气过头的男孩,跟她打招呼。
她一脸的你是谁?
认错人?
「谷天齐的宋小姐。」那张帅气的脸摆着没认错的表情,喊着他所知道的她的称号。
嗄?这个称呼?哪听过?
「谈珩禹。」谷天齐的声音突然响起。
那个帅气的男孩朝着谷天齐热情的抱了抱。
「甚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他朝了宋允洁望了望,「不介绍一下。」
看起来他对她比对谷天齐有兴趣多了。
「允洁,这是我的好朋友,谈珩禹。这是宋允洁。」谷天齐替两人介绍。
谈珩禹露出像阳光男孩的稚气笑容,伸出手,「妳好。我是天齐的学弟兼损友。」
宋允洁伸手,他突然使力一拉,她猛地往前,几乎就要栽进他的怀里。
只不过,是撞进谷天齐的怀里。
他像早知道了一样,半途就截走她。
啧!女友小叶与老乞丐_老年人胡同采访
谈珩禹双手投降样,脸上是无辜的表情。
「一起吃饭?」谷天齐搂着她问着,他似乎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他的手还自然的搂在她的腰上,他们仍靠得很近很近。
「当然。」
她不习惯的动了动,他故意装不懂,低头望向她,「怎么了?」
那个要她怎么说?
她微垫起脚尖,往他耳边靠,「你可以放开我了。」她提醒他。
哈哈哈,他夸张的大笑了出来,那低沉的笑在她头顶上泛开,贴近她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这个小女人,真的好可爱。
他听话得放开她,改牵着她的手,脸上仍扬着笑意。
这景象,有夸张,很夸张,谈珩禹摇头。看这恋爱中男人的模样,日后肯定是个听话的妻奴,谷天齐,这次真的栽了。
谈珩禹往宋允洁身旁挨了过去,亲暱的将手挂了上去,勾住她的脖子,巴结的问,「我们的允洁,想吃甚么?」
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她的答案,他的手猝不及防的被另一只手拿了开,她被拉往谷天齐的另一侧。
「我的允洁,想吃甚么?」

第九章 暧昧不明时(1) 谷天齐牵她,她会心跳加速,不听话的小鹿乱撞。
那是爱吗?
他盯着她看时,她通常会紧张,那是爱?
那微微砰然….是爱?
那微微悸动….是爱?
她无法判断自己的心…
这些都是甚么时候开始的?
不忙的时候,他通常会开车送她上下班,他会买早餐给她,然后她会在车上吃掉他替她準备的早餐,下班的时候,他们也会一起吃晚餐,然后他再送她回家。
在非週末的假日里,他们大多数是这样。
他们几乎天天见面,聊生活的日常,聊公司的事,还有谷天玥跟方泽奎的事。
他不时会传讯息给她,都是一些简单、无关紧要的话语。
像是天气热。下雨。今天忙。塞车。开会。
还有我想妳。
她多数会回覆,只是多是贴图。因为这样的讯息,太难回了。
像现在她又收到了他的讯息,「彩虹。」
她回给他的还是那张笑脸。那张她最常回的笑脸。
週末他们会约会,他会约她,她也会答应,他们的约会多是些静态的活动,吃饭、看电影、喝咖啡、看展等等,偶尔他也会带她去郊外走走。
他最多只会牵她的手,从一开始到现在,而她的顺其自然,也包括这个牵手。
他牵她,她没拒绝。
这样的顺其自然。
他们的距离慢慢的越来越近,她跟他越来越熟,她知道了他某些小习惯,譬如,他牵她的手刚牵住的那一刻,他一定会紧握一下,然后再鬆开。
譬如,
他喜欢黑咖啡,每天至少一杯。
他会抽烟,但不在她面前抽。
他喜欢恐怖片,排斥看女孩子都爱看的爱情电影。
他除了吃海鲜过敏,其它的都吃,完全不挑食。
他唯二从事的运动就是打篮球,再来就是家里的健身器材。
他喜欢她扎起马尾的样子。
他比较喜欢她穿裙子的时候。
他唯一会啰嗦的一点就是她喜欢偶尔来上一杯这件事。
而她也越来越不怕他,这个人严肃的只有那张脸,她抓住了他的弱点,其实他很容易妥协,只要她想做的事,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他点头答应。
当她骄傲的跟谷天玥分享这个新发现时。
「妥协?」谷天玥的语气里那高几度的音调表现了那是多么不可思议,妥协,这两个字甚么时候出现在谷天齐的字典里了?
「不可能!谷天齐怎么可能妥协?!」
这话?
「他通常不妥协,只会妥、当、处、理。」谷天玥哼了哼,那妥当处理四个字,特别顿了顿咬字特别清晰。
他的妥协,是例外。
而那例外,只有她。

他们正一起晚餐,今天他们一起到那间她们最爱的居酒屋去,这里的东西好吃又便宜,老闆又帅,她好阵子没来了。
她顺口的点了一瓶清酒。
点了才往谷天齐那瞄了瞄,看他脸色,「只喝一点。」
他没说话。
她酒量不好,却老爱喝一杯,这倒底是从甚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她也不清楚,莫名其妙就成了这副德性,想当初,她也是滴酒不沾的好女孩,她想这或许就是长大。
长大等于喝酒?所有的坏事,好像都跟长大有关,因为长大而变成理当可以做的坏事,还真不少。
她有点小醉,但她真的没喝多少,就如同她说的,她只喝一点,只是这么一点,她就不胜酒力了。
她家就在附近,他牵着她散步走回家。
这回家的路,不长,就短短的几分钟。但她走的摇摇晃晃,还说自己没醉。
他笑了笑,这台词他不是第一次听她说,他们的开始,大概也是从这里开始吧,同样是她喝醉,同样是他送她回家,差别的是上次她醉的不省人事是他扛着她,而现在是他牵着她,差别的是当时的心跟现在的心。
转进巷子里,在那昏暗的街灯下,她那微酡红的脸,那张粉红的小嘴,显得可口。
他想吻她,很想。
他贴近她,他的脸面对着她,隔不到几公分的距离。
她的小嘴自动凑向前,直接往他的脸上印了上去。她倒先吻了他。
她的唇忽地往他的脸上印了下,孩子气的。然后微笑的跟他说谢谢,谢谢他每天请她吃早餐,还有晚餐。
然后他也谢谢她,往她脸上回亲了一口,谢谢她每天陪他吃早餐,还有晚餐。
她又往他脸上亲了下,谢谢他。
他也往她脸上再亲了下,一样谢她。
像游戏似的,她亲了他,一下又一下。
他不甘示弱的,也亲了她,一次又一次。
这样看来,偶尔喝醉酒好像也是挺不错的一件事。他的嘴角微扬。
然后,
他吻了她。
在她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
他的唇印上了她的唇,轻轻的,舔舐着那甜美的芳香,带着微微清酒的味道。慢慢的,亲吻着她。
她瞠着眼,看着他吻她,然后学他,回应他。
他恶作剧的轻噬了一口她的唇瓣。
她也跟着轻咬了口。
呵。
他不反对她喝酒。
但她只能在他在的时候喝。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5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