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刑警林艳被擒被蹂躏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

CH 0x2B 临时女主角 等神仙和神仙姐姐打完暗号,巧克力火锅已经开始凝固了。一如我和神仙之间的气氛。
「这是你姐姐开的餐厅?」我看着贾芳转到柜台后和领班讲话的身影。
「这是她投资的一部分,另外有请一个店长负责管理。她的公司以观光业为主,副业做餐饮。」
他是故意的?带我到他姐姐投资的餐厅吃饭。让我避无可避的跟他的家人「不期而遇」。
他的朋友都见过了,他的姐姐也见了,下面是不是该他的父母了?我是不是应该为了他的心思感到欣慰,至少说明他对我的追求不是玩玩而已。
「她前两天刚从法国回来。」
「好巧。」今天出来吃饭就刚好碰上。
可我想我的脸色也许不大好,连着对面的神仙表情都严肃起来了。
「我并不知道她今天会来这裏。」神仙为自己辩解。
也对,否则就定张好桌子了。
「可你选择了这裏。」这样做大大增加了遇上他姐姐的概率。
这一点他没法否认,「她的意见对我来说很重要。」
「是麽。」
「我姐姐比我大八岁。」
我点点头,记得他之前跟我说过。
「我们的父母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离的婚。我父亲外派去美国进修,爱上了他的导师。」神仙开始跟我讲他的家族史。我可不可以选择不听。当一个人跟你分享他的故事,就意味着你也要给他讲一些什麽作为回报。可我没有什麽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可以跟他讲,这样不公平,我会觉得欠他的。
但我没有开口阻止他,也许是因为他难得一见的黯然表情。他现在的样子和平时反差太大,让我有点儿应接不暇。像是一个灯火辉煌的剧场,突然暗了下来,只剩下一盏聚光灯,照着台上孤零零的身影。
他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在讲别人的事情,全不在意,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在意,「我母亲受的刺激太大,身体……出了些毛病。那年,我姐姐上初二。」
他顿了顿,跳过生活的琐碎细节,「我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她半工半读,一直到我十八岁,然后我去了美国。」其中的艰辛无法与外人道,全部隐含在他远远望着姐姐身影的眸子裏。
完美的神仙,不完美的家庭。我不得不承认,他成功的激发了我内女刑警林艳被擒被蹂躏_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心的同情。我下意识的拉过他放在桌上的手,安慰的拍了拍,「对不起。」
他用一双氤氲着淡淡悲伤的眸子望着我,手慢慢的翻转过来,将我的手握在掌中。他的动作太自然,以至于我忘了抽回。
「姐姐一直没有嫁人。她说,要先看到我幸福,她才能放心。」
这样的话题太沈重了,我有点儿坐立不安。神仙看出来了,放开我的手,「吃好了麽?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妳看起来也累了。」
忙活了一天,的确累。可看着开车不出声的神仙,心更累。
一直以为镶着金边儿的神仙的生活定然是一帆风顺的惹人嫉妒,所以才有那样烟尘不染清澈见底的眼神。
现在我才隐约明白,透明的不一定是蒸馏水,也许是看透尘世把一切隔在外面的玻璃。
他又让我开始犹豫了。
身世坎坷的男人惹人心疼,但他那句姐姐没嫁人把我给噎住了。我承认我也着急把自己嫁出去,但那压力必然是来自我自己,不能来自别人。否则我会觉得自己就是个让人拿去救急的备用品,本质上可有可无。
于是我开始怀疑神仙也许并不是喜欢我什麽,只是刚好他需要个人陪他在姐姐面前表演幸福,而他觉得我应该是个好演员。
男主角兼导演跟临时女主角在电梯门边告别的时候,依旧忘不了嘱咐我刷牙。一切照旧,只是这次的晚安吻来的没那麽突然,或许是因为我习惯了。
真是太可怕了,人都说一件事连续重复28天才会养成习惯。我这才坚持了两天,我惰性也太强了。

CH 0x2C 神仙和妖精 没等我进家门,手机就响了,妖精的号码。
「祖宗,又怎麽了,等着上供呢?」
「诶哟,大嫂子,我可不敢当,不敢当。」听声音是张乐。
「谁是你大嫂子?打错了吧。」
那小子改口倒快,「甜甜姐,包子哥喝挂了,妳能过来接他一下麽?」
「他爱死哪儿就死哪儿去,我干嘛去接他。」真当他是祖宗啊。
「甜甜姐,我多说一句妳别怪我,这次就是妳不对了。昨天是包子哥生日,他在家等妳到半夜……」
要命。
唐双的生日我怎麽就忘了。二十五年,这是第一次。都是这阵子加班加的,模糊了日子。最要命的是,我还说他给我打电话都是屁事儿,怪不得他下午跟我翻脸。
到雷昊他家K房,进门就撞上大伟的老婆,她把自家男人往一边儿一丢,拉着我就往包间奔,「这麽多年没见过包子这麽喝酒的,专拣着度数大的灌,坐下没一会儿就高了。米雪正跟那儿守着他呢。」
我脚步顿了顿,还是擡手推开了包间的门。
沙发上横躺着一个人,米雪的小身板跪在一头儿,拿着个毛巾抹泪。我心裏「咯噔」一声,莫不是来晚了,没见到最后一面?
我呸呸呸呸……
「甜甜姐。」米雪回头看见我,神色有点慌,强自镇定,「妳来了。」
我低头看看沙发上人事不省的妖精,睡迷糊了还皱着个眉头,万分痛苦的模样。本来就白的脸现在苍白的几近透明,看着让人心脏都揪了起来。
「叫个人来帮我把他擡出去。」我伸手拍拍唐双的脸,完全没反应,好在入手还有温乎劲儿,没死。
几个看场的小伙子进来七手八脚往外擡人,不知道谁挂了一下我垂在一边的髮髻,髮饰应声开了,头髮披散下来。我也没抽出心思去整理,直到把妖精拖上计程车这才想起来,给雷昊店裏的前台打了个电话,让她帮我留意着,便没再去想。
到了我家楼下才发现有点儿麻烦。计程车司机也是个女的,我俩怎麽也没法把死沈死沈的妖精弄上楼去。
大半夜到哪裏找人去,别说那帮臭小子都喝高了,再叫人来还要等半天。女司机挺可怜的跟我说,还得赶紧回家跟人换班。我犹豫了一下,又犹豫了一下,拨通了神仙的电话。
他下来的倒是挺快,已经换了一身家裏穿的休閑装。
「实在对不起,半夜把你叫出来。」我真的是不好意思,但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总不能把妖精丢在花坛裏当花肥。
「还好,我还没有睡。」他默默的看着瘫在计程车后座上的妖精,不知道在琢磨什麽,神色凝重。
神仙瞥我一眼,转了个身,背对着车门。我以为他要走,急着出手拉住他。
「帮个忙,算我欠你的,回头请你吃饭。」
他只是淡淡地说:「扶他起来。」
我和司机姐姐把妖精擡到神仙背上。两个人差不多高,但妖精块头比神仙大,看着挺悬的。
「不行就算了吧。」我替神仙捏把汗。
「前面开门。」神仙为了节省体力连指示都变得简短明确了。
一路神仙的脚步都有些蹒跚,我好几次想要他把妖精放下来,我再想办法找一条床单给他裹起来拖回去就好。可我看着神仙硬绷着的嘴角,没敢开口。
神仙和妖精本不是一路人,楞让我扯一块儿去了。这两个男人我算是都欠上了,有空想想怎麽还吧。
神仙把妖精丢在我床上。我连跑带颠的跑去厨房倒水,然后从柜子裏拿了一条干凈的毛巾。
出门前我把小家伙关在阳台上了,如今被吵醒,哢哧哢哧的抓阳台的门。我沖外面「切」了一声,它就安静了。
神仙瘫在沙发上,看看卧室的门,嘴裏念叨出俩个字,「祖宗。」
我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神仙在学凡人讲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神仙被我带坏了,这也太不合他的气质了。
他喝了一口水,然后望着我扑哧笑出来。
「我用的不对?」
神仙的笑一如既往的有感染力,我也乐了,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我摇摇头,走过去把毛巾递给他。他没接。我指指自己的脸,「都是汗。」
他沖我挑起下巴,凑过来,「妳来吧,我没劲儿了。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好好运动过。」
我犹豫了一下,走近神仙身边。
他仰着脸,额前的刘海打湿了,一缕一缕的,像个跑着玩儿累了的孩子。眼神也像,清澈的一汪春水。我以前没有这麽近,这麽仔细的观察过他,那层水雾之下,那层玻璃晶体的后面,隐约的淡淡忧郁,那才是真的他。可惜波光粼粼的看不太清晰,总有这样那样的亮光一闪而过,再去捕捉,却只剩下两个小小的我。
他垂了眼睑,抓住我拿毛巾的手,在他的脖子上抹了两把,喃喃的自言自语:「没想到追妳还挺耗费体力的。」
我说我全身的血液都沖上头了差点儿中风你信麽。
他突然站起身,这样的距离就有些太近了。我条件反射的向后退,腿弯碰到茶几,撞倒了上面的水杯。神仙眼明手快的先伸手揽住了我的背,然后抱着我弯腰去扶水杯。
他的胸膛迎面而来,带着淡淡薄荷香皂的清新和年轻男子特有的气息,我随着他弯腰的动作向后仰过去,视线沿着他的领口向上经过喉结停在他刮得干干凈凈的下巴。堪堪没有看到嘴唇,他已经直起身,放开我。
「没事吧。」他指指卧室的门,又指指我。
我紧紧地攥着手裏的毛巾,「没事了,他酒品还不错,喝醉了就是睡。」而且还不会宿醉头疼,这绝对是天赋的说。
「那早点休息,我先上去了。」
「嗯。多谢你帮忙。」
「记得欠我一顿饭。」
「嗯。」
防盗门轻轻的关上。我回身用毛巾捂住自己的脸。
心中一声狼嚎。
嗷~~~~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5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