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外挂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医道生香

CH 0X11 他就是专职掐我桃花的罪人 他的就是他的。
就算他捨不得碰,别人也不能碰。
———-
「那个小子是谁啊?!」
宿醉的人居然醒了,坐在餐厅裏,啃着我出门前没舍得吃的鸡蛋糕。啃一口,嫌弃的皱着眉头,呲牙咧嘴的嚼。仿佛他嘴裏嚼的不是鸡蛋糕,而是人骨头。
跟刚才的神仙哥哥比,家裏这只更像是邪气未脱的妖精,明显带着野生的气味。
这鸡蛋糕的确没有唐双家西饼店做的好吃,太筋斗了,比较适合练牙口。我偷懒去超市的时候看到减价顺便买的,吃完了以后就不打算买了。
面前坐着一个可以随便让我A早餐点心的主儿,我干嘛还花这个冤枉钱。
而且尝试新东西从来都是失败的多,所以我还是偏向于固守老习惯。
人也是一样。
卧室的门开着,我往裏瞥了一眼七七外挂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医道生香,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我在屋裏转了一圈也没见着大姑娘。
「米雪呢?」
「想转移话题逃避回答?明显有猫腻。」妖精又瞇起眼睛来了,「一大早就去约会了?」
「周六七八点去早餐店约会还真浪漫,你就做不出来。」我把油条放在篓子裏递给他,转身找碗盛豆浆。
「饿了一晚上迫不及待?」怪罪的声音欺到厨房门口。
我一回头,妖精正捏着兰花指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一口一口的尸解一根油条,嘴唇油光锃亮的看起来分外的红润,跟染了血似的。
我开始怀疑米雪不在的真正原因。胡思乱想果然是我的看家本领。
「怎麽,吃醋了?」我挑起下巴,带着挑衅的笑容看他。
「切~#¥%*」他歪头不知道背着我嘴裏嘀咕了一句什麽,再回头,脸上挂了个Prince Charming的表情,眼角一瞇,我几乎听到空气中一声水音,「叮~」。
潜台词,也不看看妳大爷是谁,就妳小样的,能轮着让我为妳吃醋?
我配合的做了一个扶额晕倒的动作,顺便翻了个白眼,回身去倒豆浆。
唐双贴过来,端了一碗豆浆,靠在流理台边上,低头看着我,语重心长:「甜甜,我还不是怕妳嫁不出去麽。」
我往旁边挪了一步,低头看着手裏的豆浆袋子,「哪儿跟哪儿啊就把我往外推。」
「甜甜,妳是不急,咱叔咱婶的不都急着抱外孙呢麽,要不也不会天天打电话叫妳回去相亲。妳都什麽年岁了,我姐跟妳这岁数孩子都快幼儿园毕业了。」
唐晶二十一岁结的婚,没过半年生了个女儿。这速度,我没法比,也没机会比了。
「是,没几个人能跟你家姐弟这麽喜欢孩子的。实话说,你播了那麽多种,外头偷着收了多少粮食了。」
他说不定是送子观音下凡,遍洒甘露,普渡众生,怪不得那麽大一颗博爱慈悲的心。
「靠,我是那麽没把门儿的人麽。说妳呢。那小子哪裏人?干嘛的?什麽背景?家裏几口人?父母双亡的最好,我怕妳这性子嫁过去搞不好婆媳关系。」
唐双往我身边逼近了一步。
「查人家户口直接问人家去,就住楼上。今天我第一次见着他,问我有什麽用,我就知道他叫贾菲。」
我又默默挪开了一步。
「只知道人家名字就敢跟出去约会,没想到咱家甜甜还挺有guts的。我劝妳一句,男人是老虎,动物兇猛,小心靠近。」
老虎精又走近了一步。
「别以为全世界男人都跟你一样,饿鬼投胎,见一个扑一个。」
我已经退无可退。
「妳哪只眼睛见我扑人了。我明明每次都是被扑的那个。」
你明明现在的姿势就很有要扑人的架势。
「我也没见你抵抗啊。」
我做出了全方位防御準备。
「扭搭着说不要不要丢我大老爷们的份儿。」
要唐双做爱情动作片裏被强迫的女优状,的确有点儿难以想象。
「哎哟。」
我脑袋上被人拍了一巴掌。
「琢磨什麽呢,表情那麽痛苦。」
「你洗手了麽,满手油就往人家头发上抹。」
不说还好,某人越说越来劲了。
「多抹点儿给妳护发。好好的头发没事又染又烫的,揉起来跟蓬枯草一样。还是妳以前那头粉丝摸着滑溜顺手。」
怎麽听着跟外星人似的,头上长粉丝。
回想我以前清汤挂面的发型,原来唐双也是哈黑直长发那一卦的?我是不是应该去把头发染黑拉直?
我端了碗豆浆从厨房出来在餐桌前坐下吃早饭。
妖精琢磨琢磨反应过味儿来,「以前怎麽没发现妳那麽会转移话题啊。跟妳说,那小子装摸做样的不地道。听我一句劝,趁早离远点儿。」
「你从哪裏看出人家不地道了。」我倒觉得贾菲眉目爽朗,眼神清澈,笑容单纯得很。神仙一样的人物。
「完了,完了。」妖精用手捂着脸,一副欲哭无泪的姿态,「咱家甜甜圈要给猫叼走了。」

CH 0x12 真想一直被他这麽揉下去 他不喜欢听她说别的男人好。
就算他知道自己有多坏。
———-
「为什麽是猫?」
我回想贾菲的脸,细眉细眼的,应该更像狐貍。
「加菲不是猫是什麽。」
「噗。」我一口豆浆喷出去,没想到这一茬儿。不过那瘦瘦高高的男人,和加菲猫外形不符啊。
妖精抹了一把脸上的豆浆,难得没生气,继续关注楼上的神仙,「说正经的,吃亏了没。」
我点点头。
妖精炸毛了,眼看着要现原形上楼找人算账去。
我拉住他,扯了扯自己已经浆成纸板状的裙子,「刚才不小心撞到他洒了一身豆浆。」
「故意的。」妖精斩钉截铁。
「故意往人家姑娘身上洒豆浆装邂逅那是你才做的出来的事。是我不小心,回身撞到他身上的。」
「妳故意的。」他这次加了主语。
「我倒是想,转身前没注意到身后是个帅哥。要知道就不泼豆浆了。」
泼点什麽更有情调的东西。话说狗怎麽圈地盘来着。
「妳不是天天自称2。0的视力,怎麽也有看花眼的时候。那也叫帅哥,妳是没见过帅的。」某妖精鼻子翘到天花板上去了。
「他那五官凑一起看着还挺舒服的。」我虽实话实说,但多少也带着点儿赌气的意味。
「难道妳看着我的五官不舒服?」
「你属于攻击型的,不一样。」
「是,他给妳整上床了妳更舒服。」
我脸一红,「你每天脑子裏就想着那点子屁事。」
「他脑子裏想的估计还不如我呢。」
妖精的脸比我还红,不过原因显然和我不一样。
我懒得跟他胡搅蛮缠这种没影的事情,影响食欲。
可妖精对诋毁神仙的工作持之以恒弃而不舍,拉了一把椅子靠过来,做出促膝长谈的姿态,「妳没谈过恋爱,对男人不太了解。这种想法对于男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但对于女人来说再危险不过。虽然我一直宣扬替天行房,男女平躺,日日向上,世界合平,可我知道甜甜跟我不是一种人。妳……」
「我怎麽没谈过恋爱?」大学时候,我男朋友也交过三四个有没有,别说的好像我没人要。
「就妳,就妳那叫谈恋爱?」妖精对此嗤之以鼻极度不屑,「妳知道啥叫谈恋爱?跟男的出去吃饭就叫谈恋爱?别告诉我拉拉手就能生出孩子来。」
我收回手握在胸前做害怕状,「我可没少跟你拉过手。」
要拉手真能生出孩子来,给唐双的孩子办个私立学校都够了。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紧紧攥着,做呲牙咧嘴威胁状,「那妳等着给我儿子当妈吧。」
我抽出手拍他头,被他头发刺到,又猛地缩回来,「嘶~你真当我是火星来的啊。」
他又把我手拉回去,轻轻地揉,「唉,我这不是担心妳麽。念那麽多书把脑子都念傻了。把谁都当好人,就我是坏人。」
把谁都当好人的确是我不对,但他是坏人应该没错吧。
坏人还挺会做手部按摩的,先揉我的手掌,然后十指交握,向后轻压我手指根的关节,再然后一根一根撸我的手指头,撸到指尖还捏住抖一抖。
都说手上神经末稍丰富,连接身体七经百脉,让他这麽一揉,揉得我通体舒畅飘飘然,真想一直被他这麽揉下去。
念头刚闪过一半,老天爷就看不过去了,坏人的手机响起来:
「Baby, can’t you see. I’m calling. A guy like you should wear a warning.
It’s dangerous. I’m falling. There’s no escape …」
(小甜甜布兰妮 Britney Spears 之 <<Toxic 毒药>>
全裸MV喔~~
宝贝,难道你看不见么?
我在呼唤你 (calling 也有打电话的意思)
一个你这样的男人
应该带上警告牌
你真的很危险
而我却沉沦了
没有出口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5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