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样 奈奈与薫的sm日记(欧美free嫩b)

Chapter 5. 下雨的世界(4) 我没多想,笑嘻嘻地想和他打招呼,手才抬起,他的视线却冷冷地移了开。
方哲宇他……他明明看到我了,不是吗?
笑容凝在嘴边,我的手僵硬地停在半空。
慢了半拍的思考回归正常运作,我怔怔地回想刚才的画面,倒转,回放,他的冷漠在我的脑海中一再地被证实。
瞬间,我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距离。
不是台上台下的距离。
不是创作新人与实习记者的距离,而是……
我们,已经很久没说话了吧?
所以我才会待在台下,惊讶地看着方哲宇出现在台上,我根本不知道他和唱片公司签了约,若不是临时担任前辈的救火队,说不定我要在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发现这件事……
明明和陌生人一样,我却像个笨蛋,暗自窃喜我们之间的关係。
而这关係,早就没了关係。
后来记者会发生了什么、说了什么,我不复记忆,只觉得身边人来人往,画面来来去去,我的脑海中全是我们过往的记忆,一字一句、一笑一闹,感觉深刻,其实不甚清晰。
人与人,本来就是这样的。
交上记者会报导的文字稿,我独自离开了公司。
其实我该高兴的,对吧?
为了他的才能终于被看见而高兴。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平心而论,确实,我和方哲宇并不是多要好的朋友,我该有自知之明,只是……
我想,我只是有点寂寞。
自以为是地感到寂寞。
「恭喜你签约了。」回宿舍的路上,我向方哲宇传了简讯。
春末夏初,深橙色的傍晚时分,踩着人行道砖,听着脚下的高跟鞋传出规律的声响,我试着平复心情,握着手机的手却忍不住掐紧。
我等着回音。
回音下落不明。
﹡﹡﹡
记得第一次听见方哲宇唱歌的那天──对,就是我唱〈双人枕头〉、被他笑得半死的那天──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喜欢唱歌?
「只有在唱歌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吸引别人的目光。」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
那我是怎么回答他的呢?
「没想到你这么闷骚啊,哲哲。」
……马的,现在想起来,我真是没良心。
「那我们等下就去……珊珊?妳有在听我说话吗?」
什么?
我回过神,不敢相信我竟然忘了自己正在约会。
「啊啊,对不起,我没听见……」我搓搓手,歉疚地望向一脸无奈的宋大翔,「你可以再说一次吗?我保证这次我一定认真听!」
宋大翔叹口气,曲起手指敲了下我的额头。
「约会专心一点,我们都多久没见了?」
「不多不少,正好十四天。」我眼也不眨地抢答,记得上星期我有班,难得他放假却没办法见面,日子过着等着,两个星期一下子过去。
「算得这么清楚?」宋大翔淡淡地笑,神情看起来有点複杂。
「那当然啰,我多想你呀。」我怕他生气,赶紧靠了过去,勾住他的手臂摇呀摇地,「那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次给我听。」
「我是说,吃完饭之后去我朋友的生日趴,他们在KTV订了六点的包厢。怎么了?妳不想去吗?」见我面有难色,宋大翔问道。
也不是真的不想去,就是……我别开眼,没来由地烦躁,甚至有些倦怠,心里头纠结了半晌,什么也没想出来,就只是一个劲地想着能不能不去?而我能不能跟宋大翔说我不想去?
今天是约会,不是吗?是我好不容易抽空陪伴他的日子,难得见面,我当然不想和他分开,可唱歌本来就不是我爱的邀约,而且是他朋友的生日趴,又不是我熟悉的场子,我实在……
天啊,于珊,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
要去,不去,一句话!
「可以不要去吗?」我说。
话说出口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宋大翔会体谅我,我以为。
他只是脸色一沉,严肃地看着我。

Chapter 5. 下雨的世界(5) 「……不行?」我的语气很怯生生,无法控制的那种,大概是因为自己心虚,心里某个角落认为我不该拒绝。
「不是不行,但妳那是问句吗?」宋大翔问得我一愣,他没空管我的疑惑,逕自说着:「如果妳都有答案了,不想去了,那又何必问我?」
他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生气?为什么非得挑我的毛病?
宋大翔突如其来的脾气让我跟着不开心,我知道我不该随着他的情绪起舞,只能尽力压下心头的怒火,试着跟他讲道理。
「我是真的想问我可不可以不去?」我说着,却见到他不以为然的眼神,「……好啊,按照你的逻辑,我说不想去,你就不开心,你自己不也有了答案,自以为贴心地问我想不想去,有意思吗?」
白痴啊,于珊,不是说要冷静下来讲道理吗?妳逞什么口舌之快?话一说完,我懊恼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果不其然,宋大翔被我的冲动给激怒。
「妳现在是想跟我吵架?」他问。
这是问句吗?看着他堪称不可一世的表情,我差点脱口而出。
「……我不想吵架,」闷着气,我警告自己这次真的得压下来才行,「我说过了,我不是一定不去。没错,我是不想去,所以我问你可不可以不去?但是你连问都没问我──」
为什么没问我不想去的理由?
这句话我没机会说完整,宋大翔直接断定了我的意思──
「妳的意思是我不尊重妳?」
「不是!我……」
我不喜欢吵架,真的不喜欢。
可是,我也知道自己只要觉得被误会了、受委屈了,反应便会比谁都还要激动,而那从来不是想争个输赢,单纯是因为我不晓得该怎么办,唯一的方法,就是先保护自己别再受到伤害……
勉强对上宋大翔不悦的目光,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我本来不想说这些,可是妳有没有想过妳最近的态度?我好不容易放假,妳不是要工作,就是和其他人有约,妳有尊重我吗?」宋大翔压着声音,直视着我不放,「现在我不过是想和妳一起去朋友的生日派对,很过分吗?」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不想说,不知道怎么说,此时此刻,我觉得宋大翔根本不懂我,不管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他不会懂。
宋大翔只是瞪着我,好像我真的错得离谱。
「……我不想吵架。」最后,我说。
眼泪无声地滑落,我听见自己这么说。
也许同样处在气头上,宋大翔没有心思理解我的难过,我们之间的气氛并没有因为我的泪水、我的示弱像我这样 奈奈与薫的sm日记(欧美free嫩b)有任何改变,他别过头,望向他方,不再和我有眼神的接触。
放在一旁的手机传来震动,为了暂时逃离桌间的冷漠,我抓了手机起身,与宋大翔擦身而过的同时,我不经意看见他表露的不耐。
喉头呛上酸意,我忍着,看着萤幕上显示为公司来电。
「喂?主任吗?」
老实说,我真希望这通电话不要结束。
应承了那方的要求,代表我有告知这一方的义务。
回到座位上,对面的宋大翔依然沉默,他喝了口水,没过问一句,至于我,可能是与其他人说过了话,情绪缓和许多。
「公司缺人,我要先走了。」我说,没哭没气。
闻言,宋大翔冷冷瞥我一眼,「就这样?」
不然要怎样呢?
心口狠狠一紧,我想问,却也不想问。
委屈涌上心头,原来,宋大翔从来没有试着理解、试着体谅过我的工作,苦的都是他、累的都是他,我的忙碌在他眼中彷彿不值一提,他抱怨我没有时间陪伴他,他讨厌我临时抛下约会,不论有什么理由,这一切全部都是我的错。
「等你冷静下来再说。」背起包包,我準备离开。
没错,就这样。
That’s it.
我大步走在路上,故作洒脱,随手招了辆计程车,告知司机下车的地点,望向窗外,感觉自己的心跳飞快,一下又一下,疼着,痛着,彷彿正在预告我的世界即将崩塌。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