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h文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扒开两片阴唇给我舔

Chapter 5. 下雨的世界(2) 我之所以犹豫是有原因的。
宋大翔结束了新训,下了部队,习惯了军旅生活,每个星期几乎都会放假,日子过得比以前还要规律,反观我的培训变得越来越忙,除了固定课程以外,时常因为临时的採访放弃安排好的约会。
有好几次,我和宋大翔都差点因为这样吵起来。
我不想怪他,我知道他的生活比起从前平淡许多,他需要放鬆、需要我陪,我当然想念他,但我也想得到他的体谅,我的不得已、我的工作所需……有时候,我觉得很累,可爱情不就是这样,双方总是要有人选择退让。
调出前几天收到的班表,再三确认星期六的格子是空白的,为了以防万一,我想了想,再次拿起手机,花了好一段时间撰写讯息,送出。
「去去去,想约会就直说,少在半夜传出师表给我。」
几分钟之后,陈哥捎来回信。
我一边偷笑,一边谢谢他的体谅。
终于,在凌晨三点的前一刻,我安心地答应了男朋友的约会。
﹡﹡﹡
约会日之前的星期五,听说是个事事合宜的黄道吉日。
此时,晶华酒店地下会议厅正準备举行一场国际记者会,距离两点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研究着手上的资料,不时和他台的文字记者询问待会的流程。
「珊珊珊珊珊珊!」远远地,就听见有人在喊我。
我抬起头,只见人高马大的摄影师Gary踏着小碎步朝我直奔而来。
「珊珊,妳会紧张吗?不要紧张,当作是来玩、来实习,问题有别人会问,对不对?我们不要紧张,只要不出糗就好,妳唯一的任务就是把麦克风放好。啊,麦牌一定要出来,这很重要,不要忘了!然后不要乱发问,不要晃来晃去,不要挡人镜头,很简单对不对?对嘛,所以不要紧张……」
你才紧张吧?
看着Gary停不下来的嘴巴,我只能露出一抹沉稳的微笑,点了点头,表现出一副从容的模样让他安心。
不过,看来是没什么效果。
「天儿呀,我好紧张!」Gary快疯了。
说明一下现在的状况。
今天早上,我本来只是到公司拿文件,拿完了文件,免不了和其他人喝杯咖啡聊聊天什么的,这一聊不得了,说时迟那时快,娱乐组的总编王哥冲进办公室,劈头就是要人,要一个现在闲闲没事做的人!
咦?那不就是我吗?
所以,我来了。
代替挂急诊的前辈充当一日的娱乐记者。
「不过这个……真实音乐〈创作纪元〉出道记者会是什么名堂?」我虽然搞懂了流程,却不懂这看似盛大的会议有何意义,「居然可以邀请到这么多记者……Gary你看,还有外国人耶!」
「小声一点!妳是多怕别人不晓得妳是土包子?」Gary根本想假装不认识我,可没办法,他只能无奈地撇撇嘴,拉着我弯下身讲悄悄话,「真实音乐是台湾拥有最多创作歌手的唱片公司,这妳知道吧?」
不知道。我摇头。
Gary的眼神说有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Come on! 我是音痴耶,身为被音乐之神遗弃的孤儿,不知道很正常吧?
「看妳打扮得漂漂亮亮,没想到这么落伍,上帝果然是公平的……我说到哪了?喔,重点是,虽然大家都知道真实音乐是创作歌手大本营,但实际上有在赚钱的也不过那一两位天王天后。这次他们签下这么多位创作新人,大张旗鼓地举办国际记者会,不正是打算改朝换代、开疆闢土的宣示吗?」
「是喔。」
「什么是喔!」Gary差点破音,他气得拿头撞我,「就知道社会线不懂演艺圈的高深莫测,One day you are in, and the next day, you are out. 妳没听Heidi Klum说过吗?」
「那是时尚界吧……」我头好痛。
「一样啦!」Gary总算放手让我起身,继续对着我耳提面命,「反正妳待会就乖乖坐好,顺便观察一下其他记者是怎么当的,提问就别想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
等待记者会开始的时间,Gary忙着为我恶补流行趋势,他那一张嘴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哗啦哗啦,完全停不下来,张口闭口全是现今演艺圈的形势走向,外人听了还以为是哪国的股市行情,偏偏听了也不会升息涨利,我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好不容易熬到公关出来请大家坐回位子,我的耳根子才终于清净。
结束开场介绍,会场灯光逐渐暗下,大家的视线集中于前方的投影萤幕,等到所有的声音几近于无,一切準备就绪,一声巨大的落雷震撼地揭开了序幕。
骤雨急落,画面上出现冷色调的废墟场景,斑驳的墙面延伸出破败的年代,倒塌的楼梯见证了多少人类的离散,落叶凋零,尘土飞扬……镜头拉远,夜色寂寥,空无一人的破败城堡只剩下寂寞,此时,一道清冷的女声悠悠地开了场。
高亢,空灵。
配合着画面转换,不同的歌声连番出现。
带着嘶哑的颓废摇滚,引领众人月夜狂欢;黎明前的黑暗是令人揪起心的高音炫技;当一切归于宁静,太阳再次升起,甜美温柔的清脆嗓音宛如草上一滴晶莹的露珠。
明明是同一首曲子,却能用各有特色的风格演绎,合作诉说了一个完整故事,丝毫不显突兀。
四分钟不到的时间,他们震撼了全场。

Chapter 5. 下雨的世界(3) 「让我们用掌声迎来真实音乐〈创作纪元〉的来临!」主持人热烈地大喊,舞台侧边走上了几道人影,「欢迎总监,欢迎製作人,还有为我们献上完美演出,真实音乐最强大的新血──」
出场顺序大概和适才的歌声出现顺序是一样的。我一手拿着笔记,目光盯着台上,看着目前尚无明星光环的新人,心想要怎么区分他们的长相特徵,如果可以用性别区分就简单多了,女生、男生、女生、女生……等等,这群新人什么时候多一个男的?
而且,这个男的我还认识!
方哲宇站在台上,脸上的表情淡定到不行。
「方哲……」我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急着低头翻阅手上的资料,翻到一半,突然想到其他记者告诉我,这回真实音乐为了保有新鲜感,新人的个人资料一概保密!
新鲜感是什么?能吃吗?
又不是菜市场的猪肉!
我呆坐在台下,傻傻地盯着方哲宇看。
许久不见,他给人的感觉没什么变,冷冷的、跩跩的,就是造型衣着有人打理,变得清爽、变得亮眼、变得不那么没存在感了。
除此之外,方哲宇,还是方哲宇。
仗着有Gary的摄影撑场,加上他本来就叫我乖乖坐好,不懂不要乱问,于是我很放心地将注意力放在方哲宇身上,就是全放!梭哈!其他的事情等结束之后再看带子就好,现在我要观察方哲宇,没人可以阻止我。
好巧不巧,方哲宇发现我的存在,他很明显地吓了一大跳,甚至撞到了站在他隔壁的小女生,他红着耳朵道歉,再次换上淡定的神情,试图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看着他拙劣的演技,我差点没笑场。
记者会非常顺利地进行,内容被Gary猜得八九不离十,真实音乐正是计画藉由五位创作新人的加入,打造华人音乐界的新版图,并且发下豪语,希望为委靡许久的台湾唱片界注入一剂震撼的强心针。
即使听来不免八股,可听过了刚才的演出,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实力真的不容小觑……只是,方哲宇明明没有唱啊?
我听过他的歌声,我分辨得出来!
「总监,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适才Promo影片中出现一共四个人的声音,可是现场却有五位新人,请问是哪位没有参与?又是为什么呢?」到了媒体发问时间,坐在最前面的资深记者第一个便问出了我的疑问。
「哈哈,妳的耳朵很利。没错,只有四位参与影片的歌唱。」总监自在地回应,自在到像是一直在等人问出这个问题似的,「在座各位应该有发现这首曲子的编曲很特别,适当地融合了每个人的特色,很棒,对吧?虽然跟我比起来还差了一点,可我要很骄傲地介绍写出这首曲子的,正是我们第五位新人,方哲宇。」
总监话才说完,坐在最旁边的方哲宇马上被一大片闪光灯淹没。
记下笔记,我心中半是觉得理所当然,同时却也感到惊讶。理所当然是因为我可是比在场任何一位记者都还要清楚方哲宇的创作才华,惊讶则是因为他竟然在短时间进步了这么多,连我这堪称「木耳」的人也听得出来兄妹h文 同桌上课要我把腿叉开扒开两片阴唇给我舔他的厉害。
面对所有人热切的注目,他依然面不改色,淡然地像是没他的事。
我兴味盎然地盯着他的反应,猜想他现在在想些什么,不知道看起来如此镇定的他,心里是不是正在偷偷傻笑?我就说方哲宇这人很闷骚嘛,难得这么多人关注着他,小气鬼,笑一下会怎么样?
忽地,方哲宇的目光与我对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