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之外 历少悠着点(苏简溪)小说全本原文TXT

Chapter 4. 我想要的爱情(7) 「因为那时候的于珊会很开心、很开心,开心到忘了吃饭睡觉,只记得开心。」我笑着说,说着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宋大翔,我以前真的很喜欢你。」
他笑了,笑声在胸膛轰隆,传到我的心里。
「只有以前?」
「对啊。」
「还敢『对啊。』!」宋大翔模仿我的语气,低沉的声音藏不住笑意,手臂收紧了一点,作势勒住我的脖子威胁,「珊珊,妳最好把话说清楚哦。」
本来想和他演一齣「老爷不要」的戏码,忍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噗哧一笑。
「宋──」
我正想说点什么,宋大翔却在此时搂我搂得更近。
于是我不说话,他也是。
那一瞬间,气氛变得很安静。
我能感觉到他的温度暖暖地将我包围,抚过他变得粗糙的手,想起他告诉我有关军中的一切,我往后靠了一点点,将我们已经近得不得再近的距离再拉近一点点,即使是一点点,我也不想离开他一点点。
「……为什么喜欢我?」窝在宋大翔的怀里,他的声音响起,笼罩着我。
「以前?」
「以前,现在。」他边说边亲了下我的头髮。
我咯咯笑了几声,「让我想想喔……」
「还需要想?」
「唉唷,我九九乘法也要想啊!大男人,体谅一下行不?」我架起拐子撞了身后的腹部,换来他不痛不痒的笑声,「……以前,我真的觉得你好帅。不只是外表的帅,你懂吗?就是,我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什么都会,什么都可以做得这么好,而且,还长得这么帅──」
「说来说去,还是帅嘛──」
「不是那个意思啦!」我真是……烦耶,外貌协会错了吗?我恼得要宋大翔不准再笑,等他真的停了笑声才愿意说下去,「反、正!在高中美少女于珊的眼中,宋大翔学长是一个不可接近的存在,我喜欢他,却不敢接近他,就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这样,就很满足了。」
有时候,无所不能的于珊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生,害怕被拒绝、害怕不被喜欢、害怕失败后的一切一切……因此,高中的我从来不曾付出行动,主动前去认识隔壁楼的宋大翔,永远只敢在经过他们班楼下,假装不经意地抬头,希望他能正好出现。
「那,现在呢?」拜我的崇拜所赐,宋大翔的声音揉进了更多的笑意,「走在路上捕获野生学长的感想是什么?」
「我吓死了。」
「蛤?」
「我真的有一瞬间以为是整人节目!」我很认真,没在开玩笑,「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虽然我知道你是活生生的人,但是……但是,对我来说太不真实了,而且、而且──」
「而且,我居然会约妳出去。」
「拜託,我那么漂亮,你不约我才奇怪。」本来就是,会被我诱惑的是禽兽,不被我诱惑的是禽兽不如,「可别让我怀疑你哪里有问题,呀──」
我的世界无预警地倒转,吓得我尖叫出声。
宋大翔居然一把将我扛上肩头,无视附近的情侣射来无数冷箭,他大爷倒好,像个意气风发的盗匪头子,光荣地扛着他的战利品下山去。
没过多久,我从「被扛」变成「被揹」。
走在下山的路上,周遭除了一片璀璨繁华的市景,空气中只剩下宁静,静得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双手搂着宋大翔的脖子,我埋进他的肩窝,让每一口呼吸都充斥着他的味道,少了他惯用的Bvlgari男香,他的身子依然有着「宋大翔」的味道。
我喜欢的味道。
「珊珊。」
「嗯?」
「多依赖我一点。」
「……什么?」我稍微撑起身子,问。
宋大翔一晃,又把我晃回了原位。
「多依赖我一点。」他重複,稳稳地托着我,步伐平稳,「不要有顾虑,不要把事情藏在心底,再多依赖我一点,好吗?」
「我……」
「我知道,妳不是故意逞强,」宋大翔的声音好温柔,温柔到我好想哭,「可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分担妳的烦恼,不要担心会对我造成负担……嗳,我是谁?我是妳的男朋友耶,多麻烦我一点好不好?」
「白痴喔……」
宋大翔轻叹了口气,「珊珊,我不想再看见妳哭。」
可我又哭了啊,因为你。
靠着宋大翔的肩膀,我用他的衣服擦掉了夺眶的泪水。
「珊珊。」
我没办法回答,只能躲在他的背后偷哭。
「不论如何,还有我在这里陪妳。」
眼泪不听使唤地掉落,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底感动地乱七八糟,只知道自己胡乱点头,用力地抱紧了身前的他。
宋大翔,我能不能相信你是那个人?
那个能够带给我真正爱情的,那个人。

Chapter 5. 下雨的世界(1) 播出黄老伯夫妻专访的那天,我正跟陈哥在台北市区跑一则纵火案,为了等嫌犯做完侦讯,我们在警局外面足足守了四个小时,从晚间七点待到深夜十一点,晚餐是两颗御饭糰,只有摄影光年之外 历少悠着点(苏简溪)小说全本原文TXT江大哥说他卡位很辛苦,吩咐我多买两颗茶叶蛋。
等回到公司过音剪带完成,时间不知不觉过了十二点,站在茶水间的流理台前,我放空地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心想又是新的一天了,时间过得比想像得快上许多。
「喝咖啡?」
「啊?」我看着手中的即溶包,再看看倒着热水的陈哥,突然想不起来自己在这站了多久,「对、对啊,喝咖啡……」
「不怕睡不着?」陈哥热水喝得飞快,看得我喉咙都快烧起来了。
嚥嚥口水,我点头,「不回去了。」
「这么拚?」
「哪比得上你。」先说好,我没在拍马屁,前一晚我离开公司,陈哥还在,一早我进公司,陈哥还是在。「陈哥,你到底有没有回家?」
「待会就走。」他说,大概是发现我不相信的眼神,陈哥会心一笑,「真的,我明天不进公司,我放假。」
「那就好。」
「小妹妹,轮不到妳担心我。」陈哥睨我一眼,眉毛挑起,「倒是妳,好好的家不回,干么睡公司?半夜不敢坐计程车的话,跟陈哥说一声,我可以送妳回家啊。」
不敢坐计程车?
笑话,我可是前任Party Queen,怎么可能不敢半夜坐计程车?
「谢师兄好意,小师妹心领。」我做作地打揖,顺便解释了原因,「其实是明天早上有集训啦!你看,都这个时间了,我回家洗洗弄弄,躺到床上都不知道几点了,睡没多久又要起床多累啊,还是睡公司比较划算。」
听我这么解释,陈哥摇头失笑。
「妳真是当记者的料。」
「什么?」
「工作第一,不恋家,说这些的时候还笑得很开心。」陈哥细数,我看不出他的表情是骄傲呢,还是幸灾乐祸,「怎么,要不要考虑别当主播了,直接下来当记者?」
「好啊。」我想也不想地回答。
「哦?」
老实说,我是考虑过的。
这几个星期下来,比起待在公司上课,我发现和陈哥东跑西跑才是我每天起床的动力,说真的,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喜欢站在第一线採访,那份成就感之大,光是看着自己跑的新闻上电视都可以配三碗饭。
其他实习生见我老想往外跑,跑的也不是轻鬆路线,总是一脸疑问地问我:待在棚内吹冷气不好吗?採访不累吗?不觉得辛苦吗?
是啊,记者是很累,但很爽。
「不过我看上面对妳挺满意的,大概不会轻易让妳如愿吧?」话锋一转,陈哥压扁手中的纸杯,「女生嘛,如果有机会的话,当主播总是好一些,不必在外头风吹雨打,每天漂漂亮亮地播新闻就好。」
我撇撇嘴,「真不像你会说的话。」
「这叫忠告。」陈哥笑说,一手靠着檯面,「妳没听老江说我,做了几年还是这么不上不下的?做人和当记者一样,可别太有理想风骨,不流行了。」
江大哥曾经告诉我,若是想了解陈哥这个人,跟着他跑新闻绝对比和他坐下来聊天更能懂得他到底在想什么。
我曾经看着陈哥一边和地头蛇闲聊前一晚发生的械斗案,一边和偏远山区的小学校长聊物资补助,两相比较,长官要的当然是械斗案祕辛,够狠、够辣,收视率才会高涨,但陈哥就是有办法让两则新闻一起在黄金时段排上稿,甚至让观众愿意慷慨解囊、捐助善款。
这个社会最不缺乏的就是刺激,最需要的是温馨。
那时候,陈哥是这样跟我说的。
「等我真的拿到合约再说吧,还早呢。」我笑了笑,心里默默有了决定。
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陈哥嘴边的微笑高深莫测。
然而这回他没多说什么,只叮咛我注意安全,他先回家了。
陈哥离开之后,即使外面不时传来交谈声,一个人的茶水间也像是另一个独立的世界,我一口喝光凉掉的咖啡,拿出手机,萤幕上显示着「02:24」的斗大数字,单手滑开图形锁,只见LINE亮着的红色未读讯息数字,我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都忘了手机的存在。
小蜻蜓问我明天会不会到校、沛芸叫我有空帮她买NARS的腮红、家榕在群组里问大家何时可以一起吃饭……我一一回覆每一则讯息,告诉小蜻蜓不会、命令沛芸自己去买、跟家榕说约好了再通知我一声。
最后,我看着宋大翔的简讯,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星期六出去走走?」
好……按不下送出键,我删掉了仅有的一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