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 (绝品农民工)乖趴下乖把腿张开的3p

Chapter 4. 我想要的爱情(1) 后来,方哲宇夺回了原创音乐大赛的冠军。
我没有亲眼看见,我没有亲耳听见,我人不在比赛现场,那时的我正和宋大翔看电影、吃饭、看夜景……简单来说,就是约会。
当然,比赛后我传了讯息恭喜方哲宇,他也回传了谢谢。
有时候,有些事、有些感觉不用说破,我们就是知道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即使我们并没有争吵、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言论,就只是……不晓得该怎么联络、不晓得该怎么说话,也不晓得该怎么回到过去。
我天真地抱持着无关紧要的希望,以为过一阵子就会好了、以为过一阵子就会和好如初,可是我忘了时间带走的,不只是当时谁也说不出口的疙瘩,时间,同样带走了重修旧好的勇气。
大三下学期,宋大翔在毕业舞会上向我告白。
他拉着我在舞池中央跳舞,唇边的笑容不减,眼神温柔得令人沉溺,我看进他的眼底,看着他映着灯光的眼睛反射出我的倒影,只有我一个人,宋大翔的眼中,只有我一个人。
他悄悄靠近,我屏息以待,他偏凉的唇瓣印上我的……
直至今日,我仍无法忘怀。
要是有人问我,跟偶像交往的感觉是什么?
首先,妳会觉得每天都在演偶像剧,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都觉得很开心,不管他是不是只抽了一张卫生全文免费 (绝品农民工)乖趴下乖把腿张开的3p纸给妳,妳都会感激涕零,心想他怎么会这么贴心、这么善良,简直是难得一遇的稀有动物。
这时候的世界像是粉红色的魔法乐园,随时都会怦怦怦地开出小花、冒出满天飞舞的粉红色泡泡,整个人轻飘飘地漫步在云端。
再来,妳们会成天黏在一起,有时间到处放闪晒恩爱不用说,没时间见面的话,视讯更是不可或缺的好伙伴,醒来说早安,中午问吃饱没,睡前道晚安,任何生活小事都想和对方报告一回。
妳总是想,就是这个人了。
不可能再遇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没想到是同一天。」宋大翔看着我的报到单,笑得有点苦涩,「入伍当天居然看不到自己女朋友来送行……妳说,天底下有我这么可怜的男朋友吗?」
我赖到他背上,勾住他的脖子,「有啊。」
他转头,「谁?」
「没有女朋友的人。」我嘻嘻笑,啄了他的脸颊一口。
宋大翔大笑,一个反身将我压到床上。
大四下学期,学业轻鬆,空堂比课还多,我怕无聊,抱着不试白不试的心情,简单準备了相关资料,报名了电视台的实习计画,原本只想碰碰运气,没想到会在此时寄来录取通知。
也是这么巧,培训报到的日期正好撞上宋大翔入伍的日子。
「我会想妳。」他说,向来充满自信的眼神出现了一丝寂寞。
抚上他的手臂,我笑了,「……撒娇啊?」
宋大翔扯唇,不达眼底的笑意带着失落,伫立在我肩上的手臂颓了下来,他侧身抱住了我,脸庞埋进我的颈侧,微热的气息随着呼吸的频率传来。
「答应我,妳不可以乱跑。」他的大手在我的背上摩娑。
我回抱住他,感受着他的温度,「好。」
「不可以太晚回家。」
「好。」
「不可以不接电话。」
「好。」
「不可以让我担心。」
「好。」
「不可以……」
「嗯?」
宋大翔停顿了好一会儿,感觉到他呼出一口长气,搂着我的手臂却是收紧,我一下一下地轻抚他的背脊,试着放鬆他即将入伍的不踏实。
他的气息来到耳边,「……不可以不爱我。」
我一怔,轻轻地笑了开来。
「我答应你。」
在未知的未来面前,宋大翔难得展现了他的不安,或许我无法真正的感同身受,却也希望尽最大的努力理解他的心情……每个男生总要面对的义务,可能是拘束,可能是他未曾感受过的不自由,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段难以放鬆的空窗期。
身为一个女朋友所能做的,就是让他放心。
我很愿意这么做。

Chapter 4. 我想要的爱情(2) ﹡﹡﹡
「啊啊啊──」
「姓于的!妳再撞我一次试试看!」
午后的宿舍,我倒在沙发上胡乱翻滚,想要滚走在心里横冲直撞的忧郁,这一滚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沛芸,她这个死没良心的大坏蛋,居然大力地把我推到另一头。
「我难受……」
「难受?难受什么啊?」沛芸继续赏我免钱的大白眼。
「帅气男友缺乏症。」我翻身藏住自己,鼻间突然有点酸,这才几天而已,我真的好想好想宋大翔……
好想他的声音,好想他的笑容,好想他的大手,好想他每天晚上哄我睡觉……少了他,一切都不对劲,我不想吃饭,更不想打开社群网站,只想关注无时无刻放在身边的手机,深怕一不小心漏接了他的来电──
「喂,妳几点的班?」沛芸砰地一声盖上书本,她正忙着研究所複试。
我吸吸鼻,「六点下南投。」
「那还不快点準备?」她拿起笔记拍打我的大腿催促,打还不够,她乾脆起身,使劲拖行我烂泥似的身躯,「──少在这里哭哭啼啼地打扰我念书!告诉妳,除了宋大翔,这世界上还有很多重要的事!」
说完,她直接把我关进浴室,逼我洗澡更衣。
若说我为了宋大翔行尸走肉,那沛芸则是为了研究所性情大变,我们真是一对意志不坚的好姊妹,真亏我们受得了彼此,佩服佩服。
今天的工作是下乡採访人物专题。听摄影大哥说是轻鬆的行程,有吃有玩,南投人热情好客,几乎可说是工作兼度假,他大力推荐我好好享受这两天的时光。
我没有认真听,只顾着寻找窗外指向台中的指标,想着正在成功岭受训的宋大翔,想他现在在做什么?吃饭了没有?睡好了没有?虽然冬天好像没蚊子,可他那么容易被蚊子叮,不晓得寝室有没有电蚊香,我好羡慕那些蚊子可以接近宋大翔……
唉,于珊,妳真够窝囊的了。
我们一行人在晚间十点多抵达饭店,正值消夜时段,一路睡了四小时车程的摄影大哥早饿得乱七八糟,吆喝着前辈和我一起去附近吃热炒。
即使肚子填满了思念,身为后辈的我怎么好意思拒绝?我们随意在路边找了间热闹滚滚的小吃摊入座,深夜的小店人声鼎沸,处处都是欢乐的大笑,时不时还有划拳声出现在耳边,根本是庙会庆典的氛围。
我挪了挪板凳,想要坐得离水沟远一些。
「于珊。」
「是?」听见前辈的叫唤,我连忙回答。
他定定地看着我,笑容耐人寻味。
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我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服装,衬衫没沾到污渍、釦子也有扣好,再摸摸重新绑过的马尾,应该没有乱掉才对呀……正当我想转头看四周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前辈总算出声了。
「妳一定被保护得很好,对吧?」年届中年的前辈说着,喝了口生啤。
保护。
这并不是一个完全正向的词彙。
「这、我不……」
「别紧张,我没说不好。」前辈推来另一杯生啤,我没心思喝,他也不在乎,逕自说了下去,「新闻业呢,走久了就知道人生百态。妳生活过得好,可能有很多事情是妳无法想像的,也有许多人的想法是妳无法理解的,但妳必须清楚地知道,这些人事物是真的存在,而且,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上演。」
所谓的记者,是一个代替民众前往事件发生的现场,负责将事实的真相透过画面、文字传达给大众的存在。正因为记者最接近真相,于是更得坚守客观的立场,绝对不可以理盲滥情,时时谨记不可依照个人想法评判是非对错,诱导阅听人的思考和判断。
「没有预设立场,脚步更要站得比谁都稳。身为一个人,妳自然会有自己的价值观、认知、标準,但身为记者,妳必须把自己缩到最小,与此同时,妳的思考却又必须更加全面,否则,妳永远都是站在妳的角度,做不出客观的报导。」
前辈的目光炯炯,直视到我不敢逃离。
「于珊,妳做得到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