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推荐 (乡村男支教)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Chapter 3. 爱情的模样(5) 「大一的时候,我参加了一场原创音乐竞赛。」他的语调很平静,视线却是僵硬地停在地面,「我很幸运,作品一路通过了初赛、複赛,决赛评比的评审之一甚至有我的作曲老师。」
「音乐赏析的……」
「不是,不是他。」他摇摇头,没有多做解释,「决赛当天,我準时到场,工作人员和我确认细项,我紧张地吃不下主办单位的便当,比赛开始之前,我的老师特地来拍拍我的肩膀为我加油,一小时之后,我就听见台上有人唱的曲子跟我的作品几乎一模一样。」
当下的他完全傻了,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办。
登台比赛可怕的是,先表演的人无论如何都在形式上佔了优势,后来的表演会因为似曾相识,成了观众议论纷纷的焦点,就算方哲宇抵住了心里的不安,尽力表演完毕,台下的反应却是一片死寂。
没有掌声,只有凝聚成巨大压力的细语。
「后来他们紧急召开了会议,讨论的结果是我抄袭,证人则是我的作曲老师。」
他试着抗议,却被老师拉到后台「晓以大义」。
老师说,他想安排那位新人出道。
老师说,他想让新人有个响亮的名号。
「他说会补偿我,拜託我不要张扬,他一定会把我介绍给唱片公司、介绍我认识更多有名的作曲老师……」昏暗之中,方哲宇隐约勾起了唇角,「哈,摸头摸得有够烂,他也不想想,谁想碰一个和抄袭沾上边的创作人?」
事情就这么了结。
后来,那位新人在唱片公司强大的行销策略之下,专辑卖到庆功改版,所谓的「创作冠军」也不过是他专辑腰封的一小行文字,小到根本没人注意。
而他,区区一个方哲宇,小小的方哲宇,不过是无名大学生的方哲宇,除了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提早了解业界的庞大黑幕以外,他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我不想再唱……喂,妳有没有在听啊?」
「有啊。」拉回停在手机上的视线,我坦蕩地迎向方哲宇特别不爽的目光,「不就是你被敬重的老师诬赖抄袭,被迫将冠军拱手让人,束手无策又心灰意冷,从此以后不想再唱歌吗?」
我觉得我超强,很会整理重点,加强记忆。
「……嗯。」
找不到地方反驳,方哲宇也只能点头。
我啧啧地摇手指,「这就是你不对了。」
「我?」
「抹黑当然不应该,消沉却是你的不对!」无视方哲宇的惊愕,我再次将手机亮到他的眼前,「走吧,从哪里跌倒就该从哪里站起来!我刚才已经帮你报名了,这次一定要把冠军夺回来!」
没错!
萌萌都站起来了,没道理哲哲站不起来!
来吧,哲哲,一起把原创音乐大奖的奖盃带回家吧!
﹡﹡﹡
方哲宇差点没杀死我。
他硬是跟我冷战了三天三夜,电话不肯接,讯息不愿回,就连跑到他上课的教室堵人也对我视而不见,搞得全校的人都以为我在倒追方哲宇,到处都在谣传我换了口味(或是摔坏脑袋),居然转性爱上阴沉宅男。
拜託,这真的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
好不容易在方哲宇的现任老闆,也就是《音乐赏析》老师的说服之下,顽石总算点头答应,我们的谣言也终于停在「于珊求爱未果,扬言以死相逼」,不再继续超展开。
不过,我原以为方哲宇会用现有的作品参赛,没想到他说什么就是要写一首全新的曲子,因此,为了赶上上传档案的截止日期,方哲宇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录音室,我说过我很善良,我怕他饿死,只好每天带着晚餐探监……喔不,探班。
「阿吉来,阿吉吃饭了哦!」
「……于珊。」
我眨眨眼,假装没看懂方哲宇眼中的杀气,「嗯?」
他无言,但也拿我没辙。
看方哲宇离开坐了整天的电脑椅朝我走来,坐了这么久都不活动,我忍不住调侃他的屁股一暝大一吋,看起来比昨天又大了一点点。
「吃完饭一起去散步吧?」我说,一边把汤碗推过去,「你真的该运动一下,呼吸新鲜空气,活络活络脑袋。」
他顾着扒饭,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我看着他,心里出现了奇怪的满足感。
大概是因为我又把方哲宇和阿吉连结在一起。以往看阿吉吃饭,见牠吃得开心,我也开心,觉得很想把全世界的鲜肉都献给牠;看方哲宇吃饭的话嘛……不知道,应该是差不多的感觉吧?
用过晚餐,我们离开位于地下的录音室,走上地面,初冬的冷风呼呼吹过身边,我们没有目的地,只是安静地沿着巷子行走。
和方哲宇相处,大多数的时间都是我在叽哩呱啦地说话,可这并不表示方哲宇是个沉默的人,他的话其实不少,尤其谈到音乐的时候,不用我一声附和,他的话有如对皇上的景仰,涛涛江水、绵延不绝。
「……快结束了吧?」我摀着暖暖包,随口问了身旁的他。
「嗯。」方哲宇哼声,视线习惯性地盯着地上,「只差一点后期调整,过几天应该就可以上传了。」
「有信心吗?」
他没正面回答,反倒睐我一眼,「妳呢?」
「我?」我失笑,「又不是我要比赛,我有信心是要卖给谁?」
──卖给我。
突然,我读懂了方哲宇的意思。

Chapter 3. 爱情的模样(6) 「嗳,哲哲,你别担心呀。」我大力拍拍他的背,顺势勾上他的手臂,「你知道的,虽然我这人没什么音乐素养,但是勉强还分得出曲子好不好听,我对你的音乐很有信心!别怕,姊姊给你靠!」
「谁是姊姊啊……」
「哎哟,敢情是拿翘了?」我斜眼瞪他,不识相的家伙真没长进,「告诉你,我不只是你姊,还是你的救曲恩人、救自尊恩人,如果你哪天把命弄丢了,我还可以勉为其难地当一下救命恩人。怎么样?够义气吧?」
「妳只是想让我欠妳吧。」
「此言差矣。凭良心讲,我是能图你什么?」你全身草,我浑身是宝,到底是谁图谁来着?「顶多要你唱歌给我听。」
「好啊。」
咦?
我愣住了。
「真的?」我不敢相信。
「嗯。」
「真的的真的?」我确认。
「嗯。」
「真的的真的的真──」
全文推荐 (乡村男支教)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不要就算了。」
「嗳!」我赶紧大叫。
多问几次都不行,这么没耐心怎么行?
方哲宇笑了,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有点可爱。
「想听什么?」他问。
「我想听什么都可以?你人体点唱机啊?」
「试试看啰。」他居然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可恶,区区一介方哲宇,谁准你嚣张了?
「双人枕头。」我说。
他着实一愣,「蛤?」
「不会唱啊?」哼哼,看吧,你也不是那么厉害嘛!我自以为占了上风,得寸进尺地补充,「这可是经典台语歌,连这首都不会唱,居然还敢──」
「不,我会唱。」
「哦?那……」
「这首有对唱版本。」方哲宇看向我,眸里找不着半分慌乱,「一起唱吗?」
……Shit.
我的表情肯定很僵。
「于珊?」
「算了,我不要听了。」我埋头往前冲,就像是受惊的鸵鸟。
「为什么?」他追上来。
「没为什么。」
「可是我──」
「烦死了!谁怕谁,唱就唱!」突然停下脚步,跟我跟得很紧的方哲宇差点撞上来,我一头热,根本失去了理智,「唱啊!」
被我突如其来的反转给吓了一跳,方哲宇盯着我的表情有点尴尬,他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抗拒唱歌,更没想到我会突然说要唱歌。
拜託,我自己也被自己给吓到了。
我干么说要唱歌?
我干么挖坑给自己跳?
「你先。」强装镇定,我摆手示意他开始。
方哲宇真的很擅长唱歌,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整理呼吸,找到了正确的音律,轻轻鬆鬆地唱出了记忆中的曲调。
而且,很好听。
偏偏这时候的我根本没有心思聆听。
「……也会孤单。」
换我了。
「棉被卡厚,若无──方哲宇笑屁啊!」
他笑到飙泪。
我气得猛往他身上打。
怎样?我就是音痴啊!音痴不能唱歌吗?音痴没人权吗?所以我最讨厌唱歌了,会唱歌的人了不起啊!我五音不全还不是活得十全十美──
好,十全九美,但绝对瑕不掩瑜!
「笑够了没?」我冷声询问,方哲宇总算停下他没礼貌的嘲笑。
虽然他看我的时候,嘴角不小心抽动了一下。
「我以为妳在开玩笑……」
「好笑吗?」
「的确是满──嗯,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他低头,兀自偷笑。
眼看方哲宇笑成这样,我的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我知道自己唱歌很难听。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意识到的时候,音乐课就是我最讨厌的一门课,每次期中考试,我都很害怕老师会要我们準备歌曲考唱歌。合唱还好,我可以躲在别人的声音后面,可是一旦遇上独唱,我怕得只差没用产假逃避。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唱歌。
「于珊?」
闷着坐到一旁的花圃,我不想说话了。
「妳生气了?」
其实还好,只是一时笑不出来。
我想,方哲宇应该是第一次碰到女生生闷气的情况。起初,他手足无措地站在我的身前,好像想说什么又怕说错什么,接着开始自责,猜想自己可能太过份了,最后,他发现无计可施,只好跟着我呆坐。
真是木头,大木头。
「不然,我唱歌给妳听,算是……道歉。」
我没回话,只是静静地等待。
因为我的沉默,我能感觉到方哲宇的不安,他躁动了一会儿,彷彿下定决心地呼出气,沉静之中,他起了音,低声清唱。
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略低,乾净,带着一点说不出的苦涩。
……Right now there’s a war between the vanities……
….. But all I see is you and me……
…… The fight for you is all I’ve ever known…….
「……So come home……Come home…….」
坐在冷得令人发抖的路边,方哲宇第一次唱歌给我听。
那个时候,当我看着方哲宇垂眸轻唱的侧脸,路灯的光线细细地描绘出他的轮廓,那一刻,我忽然很难想像他在众人面前唱歌的样子……我不知道,我想,我只是很喜欢他的声音,喜欢到──
不想和他人分享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