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阅读 (乡村寡妇巨棒)宝贝你真紧水都出来了

Chapter 3. 爱情的模样(3) 「……这是?」我悄悄抹掉眼泪,故作无事地问着仍坐在位上的方哲宇。
他旋过椅子,应该没看出我的不对劲。
「那时候的曲子。」
那时候……
「你是说,掉到湖里的那一首?」
「嗯。」
「所以你带我来这里,是想让我听这首曲子?」
「一开始不是,现在是了。」
什么东……算了,不计较。
「方哲──」
「其实它原本不是妳现在听见的样子。」方哲宇似乎打开了话匣子,主动接续了话题,「妳想听吗?听听看前后的差别。」
他问完,我的心里涌现一股冲动,恶趣味的那种,很想知道如果我说不想听的话会怎样?因为方哲宇看起来早就準备好要让我听了,手按在滑鼠上,只待我点头说好。
儘管作弄他的慾望蠢蠢欲动,但我终究是说了同意。
乐声再次充斥了录音室,听得出来是相同的曲子,好听是好听,但不晓得是编曲、还是使用乐器的不同,我不是专业,实在指不出其中的差异。总而言之,原本的曲子听来感触没有那么强烈,反而、反而有种搔不到痒处的感觉……
「改过的比较好。」听到一半,我出声评论。
「我知道。」方哲宇按掉音乐,空间顿时安静,他再次旋过椅子看我,「……这首曲子是因为妳才改的。」
「我?」
「正确地说,妳的失恋。」
轰地一声,我又想起了那日晚上丢脸的模样。
犹记得啤酒入喉的苦涩远比不上眼泪的酸涩,我瘫坐在方哲宇家的地板上大哭,抓着他不放,硬要他陪着我,逼他坐在我身边喝着一罐又一罐的啤酒,偶尔还会突然冲着他出气,然而大多数的时间,他只是安静地让我倚着掉泪──
不行,不要想了!
彷彿听见当晚自己的泣诉,我的脸颊火热热地发烫。
「是、是喔,哈哈,那还真是……」
「我之前觉得妳很花痴。」
脸色无法克制地僵住,我再次升起一股想狠狠过肩摔方哲宇的冲动……不行、不行,我得忍,我必须忍!来吧,于珊,深呼吸──
啊,这世界多么美好!
啊,这空气多么清新!
「……嗯哼,」撑出笑,嘴角彷彿挂了千斤重,「然后呢?」
「但我想,或许那就是爱情的模样。」
爱情的……
「你讲这句话都不会嘴软的哦?」我脸上一热,赏他一记白眼,低头玩着手中的矿泉水瓶,试着压下心中怦怦响的害臊,「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说什么爱情的模……」
嗳,太肉麻了,我说不完整。
「所以,谢谢妳。」
谢谢……我?
不小心迎上方哲宇平静如常的眼神,我愣得无法动弹,不知为何,我有预感我不会喜欢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但最奇怪的是,我想,我也不会讨厌……不晓得我到底该不该听,耳朵又不像眼睛能够闭上,更别说方哲宇的嘴巴长在他脸上,我哪来的资格堵住──
脑中闪过一幕不该出现的画面,我的脸颊又更热了。
「就像妳说的,我没谈过恋爱。」也许是灯光的缘故,方哲宇没因为我发红的脸颊停下话语,「是妳让我看见一个人恋爱的时候会有多么投入,失恋的时候又会有多么暴烈──」
他停顿,彷彿想到什么似地笑了。
「这不就是爱情的模样吗?」
﹡﹡﹡
后来我才知道,那一间录音室是大二《音乐赏析》的老师借给方哲宇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师在业界是很有名的作曲家;后来我才知道,方哲宇是老师的助理……我后来才知道的事情如此多,包括──
方哲宇有虎牙这件事。
「哲哲。」我唤,往方哲宇脸前一探。
「干么?」
我像是看牙医似地张大嘴,「啊──」
「……妳很烦。」
自从方哲宇上次不小心笑了,被我发现他其实有着很可爱的虎牙开始,我一天没见到那两颗虎牙,我心情就不好,为了身体健康着想,我只好每天都跑来烦方哲宇,滋润我的弱小心灵。
也因为我如此白目的举动,方哲宇终于相信我走出失恋的阴霾──呃,也有可能是他是以一种关心患者的观点出发──方哲宇嘴上嫌归嫌,倒是没有真正赶过我。
于是,我们的关係比微妙还要微妙了。
懒洋洋地赖着红色沙发,我把录音室当成自己家,滑着手机,听着方哲宇有一下、没一下地弹着键盘谱出不成曲的音乐,兴致一来,我还会模仿选秀节目的评审,请他「加油,好吗?」。
这样的日子过得实在惬意,我都忘了我以前是怎么生活的,想想夜冲、想想夜唱、夜店、Lounge bar、Party……莫非大三真的老了?我现在恨不得能多睡一点是一点,何苦三更半夜待在外头不回家……
喔,天啊,看来我真的老了。
「哲哲。」
「干么?」他头也不全文阅读 (乡村寡妇巨棒)宝贝你真紧水都出来了回。
「我们去唱歌。」

Chapter 3. 爱情的模样(4) 说是唱歌,其实我这人根本不唱歌。
以前和朋友同学去夜唱,我总是很有技巧地躲开麦克风的靠近。
不是假装饿了三天三夜地埋头苦吃,就是三不五时带大家玩游戏,若是发现情况不对,我还会在其他人发现我一首歌都没唱之前,拿起麦克风在别人的歌声后面附和一两句,好让别人知道我有在出声。
即使我躲麦的技巧驾轻就熟,唱歌依然是我最讨厌的一项邀约。
既然如此,我干么找方哲宇唱歌?
好问题,真是好问题。
下了计程车,对比在KTV门口来来去去的路人,方哲宇的身影很是侷促,简直就像是待会要冲进去抢劫的新手强盗,让人一眼看穿他的害怕。
「哲哲你紧张什么?没来过KTV 啊?」拢拢长髮,我随口问了句。
他身形一僵,「……今天是星期五。」
是呀,火热的星期五。
「所以?」我往前迈了步,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所以没有包厢。」
谁说的?
我一笑,迎上朝着我们走来的接待员。
「请问有预约吗?」她问。
「没有。」我说。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
微笑听着接待员的送客程序,方哲宇不安地扯了扯我的包包背带,我不着痕迹地用拐子撞他,警告他安分一点。
「这样啊,好可惜哦……」我假装失落,十分有礼地颔首,眼神一转,不经意地与柜檯那位打从一进门就盯着我瞧的男性主管对上眼。
一秒。
两秒。
三……
「小姐两位而已吗?」他走了出来,笑脸盈盈地询问。
我点点头,交代自己务必表现得一脸无辜。
「两位的话……」查看手中的PDA,他啊了一声,抬头对我笑说,「还有一间小包厢。小姐这边请,六楼会有人带领。」
Yes!
进电梯之前,我把我的LINE ID交给了那位男性主管。
进电梯之后,我从镜中看见方哲宇满满不认同的眼神。
「干么?」
「……没有。」他冷冷地说。
明明就有。
我当然知道他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哲哲,这社会是很现实的呀。」拿出手机,我在方哲宇眼前亮出一整列的加入好友通知,「这么多人,你觉得我会在意刚才那个主管吗?」
除非下次再遇上任何「需要帮忙」的状况以外,我想我是不会和这位主管联繫的,不说别的,他光外表就不是我的Tone调,第一关直接被刷掉!
不过,这倒是让我想到另外一件事。
「你啊,居然一点都不引人误会。」
方哲宇原本还在观察包厢的环境,听见我的话,他观察的对象变成了我,冷冷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停在我的脸上。
似乎,带着一点点的不悦。
「本来就是。」我笑了笑,手指点着触控萤幕,一页页地翻阅热门歌曲排行榜,「你站我站得这么近,他却完全没有怀疑你是不是我的男朋友,甚至大胆地跟我要联络方式,这不摆明认为你一点威胁性也没有吗?哲哲,你被小看了吶。」
若说我没有想惹他的意图是骗人的,不过,方哲宇是真的生气了。
他不是因为没被误会成我的男友生气,纯粹是男生的尊严问题,其中的差异很难定义,我们马马虎虎地略过吧──总之,他生气了,独自坐在沙发边上,和我隔着一小段距离,闷着不说话。
这时候的方哲宇,依然很像阿吉。
我很喜欢拿杂草在阿吉的黑鼻子上搔呀搔地,看牠一脸淡定地转头不理我,左转、右转,阿吉没什么耐心,大概左右各转两回,牠就会停下来冷冷地瞪着我,鼻子喷出大气,扭头把脸藏进牠的毛肚子。
此时的方哲宇,只差一组毛肚子供他躲藏。
「喂,哲哲。」我唤。
「……干么?」
「唱歌呀。」
「妳自己不会唱喔。」他闷声。
唉呀,怎么有点可爱?
「我不会唱呀。」我说着,偷偷靠近他。
方哲宇一顿,「……那妳来这里干么?」
「我想听你唱。」
这是实话。
但我没料到的是,方哲宇却是更加沉默了。
「哲哲?」
「于珊。」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或许因为如此,我忘了回话。
「上次陈永浩讲的事情,妳难道一点都不在意吗?」
「什么事……喔,你是说,抄──」
方哲宇淡淡扫来一眼,没带情绪,我却止住了口。
抄袭。
说真的,我还真的不在意。
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这不甘我的事,没挡着我的路、没碍到我的权益,所以我话可以说得很轻鬆,说我根本一点也不在意。
而且,我并不相信方哲宇会做出这种事,当然,只是直觉而已,没什么可靠的证据支持我的感觉是正确的。
可不管我在不在意,我看得出来,方哲宇很在意。
「你想说吗?」我问。
他耸耸肩,好像无所谓的样子。
可惜,方哲宇肯定不知道他的演技有多差劲。
「你想说的话,我会听的哦。」
我搂住他的肩,想带给他一点大姐头的温暖,方哲宇一如往常地不识货,他扭过肩,嫌弃地抖掉我的温暖。
「欸方哲──」
来不及发难,方哲宇的低语便传进了耳中。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4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