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美女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自述潮喷好爽动态图

Chapter 2. 小狗阿吉(3) ﹡﹡﹡
「妳们家有没有养狗?」推开剩下不到几口的野菜咖哩饭,我放下汤匙,拿起纸巾按了按唇角,顺道喝了口柠檬水。
听见我突然的提问,其他三人愣了愣。
「狗?」
「对啊。」我朝着沛芸翻白眼,对她惊讶的语气很不屑,「狗,又称犬,哺乳动物,狼的近亲,听说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狗,妳对这种动物有印象吗?」
「我知道啦,妳很烦欸!」沛芸气急败坏地揍我一拳,不是我夸张,这女人手劲真的乱大一把,痛得我回敬她好几下。
打闹好一阵,最后是家榕先受不了,出言止住了我们的战争。
「我妈对狗毛过敏。」等到餐桌回归安静之后,小蜻蜓耸耸肩说道,「以前有亲戚想分我们一只长毛腊肠,结果我妈当天喷嚏打到她头都晕了,只好送回去不养了。」
「这么严重?」我咋舌。
「那我家对阿姨来说是禁区。」家榕喝了口附餐饮料,「因为院子大,我爸养了三只米克斯,成天家里家外跑个不停,机车踏板上都是狗毛,而且最近可能还会再多养一只。」
「蛤,好好喔!我家的人都是猫派,只有我是犬派。」沛芸哭丧着脸,提起上次她到收容所做义工的事,「我本来想领养狗狗回家,结果电话才讲到一半就被骂到臭头,我姊说我存心要谋杀她的小公主,我多冤啊!」
这、这也不能怪沛芸姊姊啦……毕竟她对爱猫的一片丹心有目共睹,她的脸书上全是猫咪的日常生活,美容保养、有机零食不用说,她甚至会用猫咪语气发布动态,主人当得比宠物还没存在感。
「不过妳问这个干么?」小蜻蜓把话题转回到我身上,「妳家有养狗吗?」
「有啊……」话才说完,我摇了摇头,「其实也不算,牠是流浪狗,平常都在社区出没,附近邻居看牠乖巧,每天都会送剩菜剩饭给牠吃。几年下来,虽然没人带回家养,可牠不知不觉也变成我们社区的一份子。」
「感觉好温馨哦!」
「喜欢的话,妳也可以来我们社区住啊,」看沛芸一脸羡慕,我面不改色地提议,「阿吉家旁边还有位置。」
「阿吉?谁啊?」
「那只狗。」
三秒之后,餐桌上再次出现许沛芸的怒吼。
我一边笑着抵挡沛芸的攻击、一边建议她可以多带一些狗罐头当见面礼……虽然我一直都猜不準阿吉那只淡定狗的心理,但大多数的狗狗对于食物通常是很欣然接受的吧?
小狗阿吉。
我的脑海里忽然充满了关于牠的回忆。
或许是没来由的情绪使然,回到租屋处洗过澡后,我播了通电话回台中的家,想问问阿吉最近过得好不好、附近的小朋友有没有乱餵牠吃不该吃的东西……唉,明明阿吉一点也不爱我,我干么这么惦记牠?
「──什么小狗阿吉,是老狗阿吉吧?」二哥嘲讽的语气从手机传出来,「难得打电话回家,居然是问阿吉的事。姓于的,妳有没有良心?」
「姓于的,你才没良心!上次不晓得是谁把我忘在大卖场,某人骑到家了才发现可爱的妹妹没坐上车……」
「且慢、且慢,这位没良心小姐,妳都不知道哥哥我多有爱,我担心妳心情不好,担心妳为什么突然不讲话,有良心的哥哥──也就是我本人──为了逗妳开心,一路上一直跟空气对话耶!我看路人都以为我是神经病吧?」
「你、活、该!」想像那幅画面,我不小心笑出来。
「还笑!果真没良心──嗳,哥,等一下,我还没骂够……」
二哥的声音远离话筒,下一刻,另一道低沉的嗓音随之响起。
「换人了。」
「大哥!」听见熟悉的声音,我喜出望外,嘴角失控地上扬,「你怎么在家?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上星期回家没看到你,妈说你临时到美国出差,害我好失望喔……」
「今天下午刚到。」大哥的声音带笑,后方不时传来二哥吵死人的叫喊,「珊珊,妳是不是说过喜欢吉尔德利的海盐巧克力?」
「对啊?」
「我有买回来哦。」
呆住三秒,我直接尖叫,「──于仲,我最爱你了!」
「妳这星期会回家吗?没有的话,要不要大哥寄宅急便到宿舍?」
「不用这么麻烦啦……」我说着,脑海忽然闪过同个屋檐下的三个女人,「呃,如果大哥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帮我寄上来吗?我想给室友吃吃看。」
「当然好。」
「耶,谢谢大哥!」大哥果然最疼我了,呵呵呵。
「客气什么?」大哥低笑,说他明天就会寄巧克力上来,「对了,妳刚刚是不是跟于季说到阿吉的事,阿吉怎么了吗?」
对喔,阿吉,差点都给忘了。
「我只是突然想到牠啊,不知道牠过得好不好……都是于季啦,混淆焦点、公交美女 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自述潮喷好爽动态图模糊话题!」仗着二哥听不见通话内容,我趁机跟大哥说坏话,「不过,大哥,你最近看到阿吉是什么时候啊?」
虽说阿吉在社区花园有个固定睡觉的地方,但牠终究是流浪狗,很爱乱跑,三天两头没回来是常事,像我上次回台中就没见到牠。
「今天才看到而已。」
「牠看起来怎样?」我的语气出乎意料地急切,老实说,我也不懂我干么突然这么想阿吉,以前都不会这样的……
「看起来怎样啊……」大哥被我一问,沉吟了半晌,「嗯,阿吉不就是那样吗?明明是一只狗却跩跩地不搭理人;给牠饭也是要吃不吃,吃了也是一副勉强赏光的样子;想跟牠玩,牠还不屑地跟你玩。说真的,我还没见过像阿吉一样冷漠的──」
听着,我突然想到什么,惊讶地摀住了嘴巴。
「天哪……」
「珊珊?怎么了吗?」
「没、没事,我没事!」心下一慌,我连忙扯了别的话题带过。
几分钟之后,挂上与大哥的通话,我无力地倒向床铺,瞪着天花板,脑中除了小狗阿吉的冷淡眼神,还有另外一个身影默默地出现,用着相同的冷漠目光静静地瞅着我……
方哲宇。
方哲宇和阿吉根本一模一样。

Chapter 2. 小狗阿吉(4) ﹡﹡﹡
不用问也知道,被别人说你和一只狗很像的话,无论是再乐观、再正面的人也绝对开心不起来,更何况是看来一点也不欢乐,甚至有点阴沉沉的方哲宇。所以,我并不打算跟方哲宇说阿吉的事──
「方哲宇,我们社区有一只狗叫阿吉……」喔,我这坏嘴!
好险,方哲宇没打算理我。
又过了两个星期,每到〈音乐赏析〉这门课,我都会抛弃向来最喜爱的倒数第三排、靠近后门座位,热脸贴冷屁股地坐到方哲宇隔壁。
有点奇怪,是吧?
但要是将我看似反常的行为拿来和我与阿吉的日常互动相对照,一切又会变得合情合理──
方哲宇对我来说就是阿吉。
不瞒您说,我对阿吉就是如此死缠烂打,不管牠再怎么不理睬我、再怎么撇过头、再怎么闭上眼睛,试图眼不见为净,这些都阻饶不了我想要「干扰」牠的慾望……二哥于季说我有病,但我真的很想看阿吉对我摇尾巴。
无奈的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狗眼看人低」,阿吉是狗,我是人,我一直都被牠看得很低……
阿吉到现在都不怎么喜欢我。
「方哲宇,你记不记得上个星期──」
嘘!
他用眼神警告我闭嘴,我只得悻悻然地坐好。
今天的课程延续上週未完的日治时期,讲到歌手纯纯与作曲家邓雨贤的暧昧情愫,老师配合音乐剧片段讲解台湾当时的唱片产业,我没在听,只顾看着明明已婚,却还是用一首〈四月望雨〉和纯纯互诉情意的邓雨贤。
儘管演员的歌声再好,我心底一点感动也没有。
「花心。」我忍不住嗤声。
方哲宇看了我一眼,这回换我不搭理他。
本来就是嘛……目光紧锁在投影萤幕上,不知不觉投入了情绪,明知故事的时空背景与现在的观念不同,看见元配孤单等着忙碌丈夫回家的独角戏,我依然忍不住红了眼眶,深深吸了口气,试着不要让人发现我的眼泪。
灯亮了,故事暂停,我低头抹掉颊上的湿意,模糊的画面停在战争爆发的时刻,耳边听见老师的解说,说明台湾音乐的发展历史,脑海闪过了某些画面,我的思绪停在适才的剧情不断打转。
我知道,大时代的动乱造成了情感的颠沛流离,爱与不爱没有一定的道理,可是我就是不懂为何人们无法坚守一份纯粹的感情……坚贞不渝,是我所嚮往的爱情。
「妳……」
难得方哲宇先开口了,饱含哭音的嗓子却害得我不想回应。
「……干么?」声音小得差点连我自己都听不见。
他默默将面纸放到我的桌上。
我怔了好一会儿,才取出面纸按去眼角的泪痕,小心翼翼地避开眼线,以免破坏我费尽心思化好的妆容。
「他们没在一起。」
「什么?」
「邓雨贤最后还是跟元配在一起。」
方哲宇没有看我,只是一个劲地整理桌面上的纸张,好像那些白纸有惹到他似的,我看得出来他在转移尴尬,因为他光是同一叠资料就弄了三次……啊,现在是第四次了。
「你看过了?」我问,起伏的情绪恢复了正常。
「嗯。」
「是喔……」
「虽说是历史改编的音乐剧,但其中不晓得参杂了多少旁人的穿凿附会,说不定他们根本没有感情牵扯。」嘴上说着状似安慰的话语,方哲宇的眼神始终没转向我,「……如果妳想知道结局的话,可以跟老师借影片回去看。」
话音方落,老师正好宣布下课。
身旁的同学陆续走出教室,方哲宇也不例外,他这次没有再找老师讨论事情,头也不回地离开,而我不知道哪来的冲动,居然跟了上去。
但我没有叫住他,就是跟着。
跟蹤狂的跟。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3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