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依梦 (霸道人生)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

第四迴一眼万年-情何以堪(5) 接着和十四随便扯了几句天南地北的话后,就放十四回去休息了。
目送完十四离开之后,我找了块抹布开始擦拭刚刚十四留下来的一片狼籍。
那个髒小鬼,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擦着他刚刚吐出来的水渍,我内心圈圈叉叉无限。
「姑娘?」在我擦地板的同时传来了翠竹的惊呼声,回头一看就见翠竹挺着大肚子慌张的就要往我这里跑来。
我丢下手上的抹布一个箭步上前去搀扶她,「翠竹妳要动唤我一声便是,万一不小心跌倒了那可怎么办?」我皱眉不认同的看着翠竹大而明显起伏的肚子,心中无比慌张。
翠竹顺着我扶着她的手向上看往我的脸,黝黑晶亮的盈盈美眸满是歉然。
「对不住了,姑娘。」翠竹很诚心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字里行间满满的歉意。
我眨眨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颊,慢吞吞的笑了,翠竹则是回我一个更加美丽的笑颜。
把翠竹搀扶到椅子上落坐后,我才又继续蹲下身子擦地板,好一会儿确定地板上没有太明显的水渍之后我才呼出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
一站起来就对上了翠竹不解的目光,我尴尬的笑了笑,长话短说的把刚刚十四对我的弃嫌说给翠竹听。翠竹听完之后还怔了一下,才眨眨眼睛笑了出来。
「十四爷本就是嘴上不饶人。」翠竹笑得很乐,一点也没有同情我的意思,「不过姑娘这般被对待也不算是很亏啊。」
「怎么说?」我有气无力的把下巴靠在桌上,双手让它自然垂落,侧着一边的脸看着翠竹。
翠竹漾起浅浅的笑容,「十四爷啊,从奴婢知道开始就是嘴上不饶人。」
「他从来不会对任何人多上一份心思,也很少笑,只有偶尔对着八爷他们的时候才会有少年般的灿烂笑容。」翠竹低歛下眸落在桌沿方巾上的绣花图腾,很意味深长般,
「八爷也是。虽然很常露出笑容,可是那笑往往不入眼底,可自从姑娘出现之后,八爷、十四爷都变了。」语末翠竹抬眼看我,目光灼灼。
「姑娘,妳很幸运、也很不幸。」她如此说着。
我怔了怔,一股说不上来的感受环绕心头。
「对了、姑娘,妳要不要学泡茶呢?」翠竹打散空气之间的烦闷,扭头这样问我,脸上浮起的是那抹一贯的温和有礼,好像刚刚跟我说起阿哥的翠竹,跟我面前的这个姑娘是不同人。
「妳愿意教吗?」我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握住翠竹的手,刚刚我才在想而已翠竹居然已经自己先提出了,莫不是我们俩有心电感应?
我正如此想着而已,就见翠竹不怎么自在的看看我、又看看自己的手,直到她有些尴尬的轻唤我一声,我才发现到我太过唐突了。
这翠美人可是经不起我这样惊吓的。思此我只好有些失望的收回手了。
翠竹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两声,轻启唇道:「我愿意教。」
这句话让我的眼前又出现一道曙光,如果翠竹愿意教我的话……哈哈、十四和老八下次可就没机会调侃我的泡茶技巧了。
「那就先谢谢妳了。」我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朵花,毫不客气的对着翠竹施展。
「不会。」轻勾唇角,翠竹的黑眸闪烁。
接着她去拿了一些茶叶和新的茶壶、茶杯放在桌上,开始跟我讲解泡茶的技巧究竟是如何。
「首先用热水沖茶壶为了可以增加茶叶色、香、味的本质,也洗去上一壶茶所残留下来的味道,这样新的茶才不会有杂味。」她边说着,边用热水往茶壶上面倒,表情正经八百的和我讲诉,
「然后放下去的茶叶也不可以放太多,只能放下去这样一点。」她放下了三分之一的茶叶下去,继续讲着后续的步骤。
而我则是听到第一个步骤我就汗颜了。
我都只有把茶叶丢下去就用热水泡,什么前置步骤都没有,就连茶叶也放了不少,难怪老八他们要嫌弃我,连我都想要嫌弃我自己了,怪就怪在之前的宫女姐姐教技巧的时候我在打盹没听。
翠竹还教了很多自己所学的技巧给我,很有耐心的一一教导,我都是似懂非懂的跟她点点头。拜託,这真的不是我的强项啊。
教到最后,直到我可以泡出一壶可以入口的茶翠竹才放过我,我立刻无力的倒在桌上回头沖翠竹一笑。
翠竹也是温和的朝我一笑,就跟我说要去整理一下茶具就先拿走了。
我目送翠竹的身影走入后院后开始在桌上打起盹来,实在是翠竹斯巴达的教育让人吃不消啊。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被翠竹给摇醒,首先进入我感官的不是翠竹美丽的脸蛋,而是清香浓厚的莲子花茶。
鑒于之前喝过、而且深深爱上,我对于这茶的味道理所当然的熟悉,而且忘不掉。
我从椅子上直起身子,眨眨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翠竹。
「这壶茶都是给姑娘喝的。」翠竹失笑般把茶壶和茶杯一一的放在桌上后就坐在我对面的桌子,笑着看安然依梦 (霸道人生)护士的下面又湿又紧我。
我也回她一笑,自己抬手斟了两杯茶,一杯放在翠竹前方一杯放在我自己的前方。
翠竹还是笑着,眸光落在茶中抬手举起茶杯状似不经意的轻晃两下,再看着我,自己先一饮而尽。
我也慢慢的喝下,一口一杯茶,没有多久那壶茶就被我和翠竹给喝光了。
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开始觉得不太对劲,好像胸前有什么东西给闷住,可是看向对面的翠竹她却没有任何反应,还是那样温和的沖我笑。
「姑娘可觉得哪里不舒服?」翠竹问我,不是之前那样的关怀而是带了些许恶意那般,事不关己的询问。
「是有点……」可我还是不疑有她,如实的说出我的感受。
只见翠竹摇摇头,从椅子上站起,「让奴婢给姑娘看看吧。」她如此说着,一个箭步来到我的身后。
在我还在纳闷些什么的时候,脖颈处传来一阵让人不舒服的感受,我垂眸一看就移不开眼神了。
是一把匕首,明亮亮的匕首。
「……翠竹?」我不确定的开口,硬生生的扯出一抹笑,希望翠竹只是同我开玩笑。
可拿着那匕首的主人却沖耳未闻,匕首反而更加接近我的脖颈了。
头上传来翠竹冷冰冰,我第一次听见的嗓音,不是有礼的冷,而是实实在在你会打从心底冷,纳闷于这人自己是否曾经认识那种彻骨的寒。
「姑娘,妳就是太欠缺防人之心了。」翠竹轻轻的笑着,那笑实在让我整个人起鸡皮疙瘩。

天啊终于写到这里了。

第四迴一眼万年-蛇蝎美人(1) 「……翠竹?」我不确定的又低唤一次,可那声音不论响起几次都还是再熟悉不过了。
「姑娘,都不知道妳是太信任奴婢还是太笨了呢?」翠竹咯咯的直娇笑,原本放在我脖颈的匕首往上滑过我的颊,带上金属冷冰冰的触感,又向下滑往我的后背处不知道在比划些什么。
感受那匕首,我脑中蓦然出现四阿哥很多年前说出口的那席话,他说他知道我捨不得,可是翠竹就是未爆弹留不得,所以他在保我。我闭上眼,细细的感受那匕首的锐利,如今,我总算知道他的用心良苦。
「为什么?」我嘶哑的开口,带上了些许的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有点儿的心灰意冷,饱含许多意味的、为什么。
为什么肯待在我身边五年余?为什么肯帮我这么多?为什么肯这么多年委屈求全?我有好多好多的为什么想要问翠竹,可是话到口边往往只余一点儿。
我想要侧头看看这我所熟悉的美人儿,可脖子上的匕首却不让我如愿,咄咄逼人的逼近我。
感觉到翠竹似乎愣了一下子,才慢慢的说:「为什么啊……没有为什么。」她话中含了笃定,下一秒却又犹豫不决般的继续道,「姑娘,这些年妳是真心对奴婢好,奴婢很是感激。可那位爷的话,奴婢是不可不听的,所以,只能对不起姑娘了。」她轻轻的说着,声音如风般轻柔,又很沉痛似的一字一句都扎在我的心上。
我是真心以为翠竹是我的朋友,除了阿哥们以外,就数翠竹和小林子跟我要好了,可现在其中一人却拿匕首摆明要对我不利,这是让我情何以堪?
「我啊,从第一次见到爷的那一天开始,从爷把我领出花楼那一天开始,我就在心底发了誓要从此效忠爷。」翠竹突如其来的说了这一段话,如果她手上的匕首没有再继续晃着的话,我会以为她是要跟我聊天叙旧的。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听到翠竹一个人在喃喃自语着,偶尔还伴随几声心满意足的轻笑,「那位爷从此以后就是我的天,我爱他。」
我爱他。
我呆愣愣的听着翠竹的自白,蓦然之间有点的同情她,或许她也跟老八一样,是爱情世界里面的可怜人。
可是,这同情的,真的只有他们而已吗?
我垂眸落在银色的匕首上头,那上头照出我面无表情的脸还有翠竹带着一抹笑容的丽颜,那匕首就像是眼睛一样映照出翠竹和我,银色的光泽好比泪水,一点一点的漾开。
「所以啊……就算为了他赔上我的命,又如何呢?」她笑了,握住匕首的手却鬆了。
脖颈上的箝制消失使我立刻回头,一回头就见翠竹直直的往后倒下,手已经无力拿起匕首,那原本被弄来箝制我的匕首被丢落在地上,随着的还有穿着绿色杉袍的美人儿。
她倒下的瞬间就跟慢动作一样,我愣在原地,犹豫于该不该去扶起她。
那是刚刚想要至我于死地的女人,可,那也是跟我相依为命好久的女孩儿。
行为总是比思考快一步先,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抛开一切去接住她落下的身躯了。
倒在我的怀里她的诧异只有一瞬间,下一秒只是牵起虚弱的微笑,「姑娘、妳就是……太善良了。」她对我说。
我其实、一点也不善良,刚刚我是真的想过要把妳丢下啊。我很想这样告诉她,可是,却怎样也说不出口。
「那位爷让我取姑娘妳的命……」她边说,奇怪的是居然有血一丝一丝慢慢的从她的唇、口渗出来,模糊了她的话。
「翠竹别说了、别说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落在她苍白美丽的脸上,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泪水就跟坏了的水龙头一样不停的流,无法止住。
「再不说我就死了啊……」翠竹倒是很坦然,脸蛋上有一有迴光返照的哀然。举起不停抖动的手伸往袖子口,我亲眼看着她拿出一瓶没有任何颜色的液体,在我不解的目光中慢慢的喝下,等我想到不对把它打掉时,那里头已经一滴也不剩了。
「翠竹妳喝了什么!」我惊慌了瞪大眼睛,发现陶娃娃的眼神已经慢慢没了焦距,「妳等等、妳等等,我让人招太医、让人找医生来!」我哭喊,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清楚了。
「我在妳的茶水里面放了鸩……」她苍白一笑,「可是我怎么样也下不了手杀了妳、姑娘。」她也慢慢的哭了起来。
「我只放了一点儿、一点儿而已,剩下的我都自己喝完了。」她的声音已经不复先前的明亮悦耳,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破坏那样,变得嘶哑可布,我是第一次见到毒药的可怕,第一次觉得说毒药原来是这么可怕的东西。
这娇娇弱弱的美人儿却有那个勇气全部喝光。
估计我也是气急攻心,抱着翠竹痛哭的同时自已也呕出一口的黑血,这口血就落在她绿色的衣摆上,红色和绿色相冲的二色融合在袍子上,突兀却又缤纷的色彩狠狠的刺激我的感官,我的泪水更加的猖狂了。
我的眼前除了泪水就是黑暗慢慢的垄罩,直到我晕倒前,似乎还听到翠竹不停的说着什么。
「姑娘……救救我良人的孩子……」

天,这章剧情似乎有些芭乐哈哈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2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