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征服 (极品小司机)在办公室里揉护士

第四迴一眼万年-情何以堪(1) 康熙五十二年,新的一年在废太子风潮稍微冷下之后,又有大臣开始上奏说立储。康熙爷每每听到这个话题总是沉默不语,任由那些大臣说得口沫横飞也不动一边眉头。
至此,立储之事算是没有了下文。
我还记得十四说的,他说他要当朕。
从上次到现在我们居然足足有月余没有见面,这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看来这次他真的是心意已决。
如果十四想的跟我一样,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从战场下功夫,这么一来多日没见也有了个他在养精蓄锐的理由了。
虽然我自个儿是认为十四只是单纯不想见我罢了。
四阿哥就不用说了,他已经慢慢从政事上抽身,只有偶尔康熙爷召他的时候才会难得看见他在宫中缓步行走,衣服也从锦衣华袍换上了素色布衣,他的想法我们都懂,就是没有人要清楚道出,表面上虽然不过问世事,可、追随他的人好像越来越多。
大家或许都明白,四阿哥并没有实际看来那么简单。
而他说的牵制十四这点我也没有做到半分。上次十四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如果我是真的想帮四阿哥我当时就应该答应才是。
可是、这样利用的感情放在十四身上,实在太太太大的不公平了。
我不想就这样毁了那个少年。
垂眸落在手上的竹扫把上,我有些感概的叹了一口气。
而我跟翠竹,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不对,但是我们互动的时候总是免不了尴尬。翠竹也逐渐少出现在我眼前了,现在她都是早早出门,每到夕阳西下才缓缓回到屋子陪我用膳。
这样子的日子平稳中又带些的浮动,直到有一日晚上用膳的时候,翠竹闻到鱼的腥味转身的那瞬间,一切都开始不对了。
我立刻一慌把碗筷都丢下放在桌上,绕过桌子走到翠竹旁边蹲下,替她顺顺气。
翠竹手揪住衣袍的领口,神情苍白痛苦的蹲在地上乾呕,长长的帘睫盖住她漂亮的眸子,唇张的老大的粗喘的气,无完全征服 (极品小司机)在办公室里揉护士比的难受。
水、水水……我慌慌张张的从地上站起来,用不稳的手拿起茶壶给翠竹添了一杯茶。
翠竹侧头看我一眼,轻轻的颌首接过茶水,慢慢的啜着,直到喝完了一杯茶她才稍缓。
我接过她喝完的茶杯,不安的挑眼看她。
她闭上眼睛大口喘着气,好半晌才挣开眼睛侧头看我。黑色的眸子如被泼开的墨渍蕴染在她的眸中,眸光被她的虚弱给沖散,遍布而零碎的落在她的眼中。
她很虚弱的对我笑了笑,摸着自己看不出起伏的小腹说:「姑娘,我似乎、有了……」

我把自己所有的家当都拿了出来,无论是娘娘们的赏赐、还是阿哥们比较没有意义的玉饰,我通通都拿给小林子拿去替翠竹换好一点的补药跟食材,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宫女不会有人专门帮她补。
而且,宫女怀孕好像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让小林子隐密进行,就是不知道所谓的隐密是多隐密而已。
我还特地去让小林子去打听一些其他宫内比较没有的食材,让没什么事就来宫内晃晃的老八帮我带来。
当老八看到我拿给他的纸条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立刻看往我的小腹。
「……不是我。」我在呆了零点三秒后才发觉老八的眼神,立刻否决他。
「我想也是。」他嗤笑了一声,上勾的狐狸眼就像是藐视我的眼神。
我内心的小宇宙想爆发却又不敢爆发,忍忍忍忍忍──
「那么,是谁呢?」老八的话打断我的情绪,就像是从头顶被浇了一桶冷水,什么火都瞬间熄了,因为我还想到我有求于他。
「你觉得呢?」和我要好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小林子一个是翠竹,老八怎么猜也不会猜小林子吧?
「不会是小林子吧?」他惊讶的问着,说完后又自己哈哈大笑了起来。
居然还真的给我猜小林子……
「怎么可能?当然是翠竹。」我说,双手环胸很不以为意。
岂料老八听到我的回答却是一愣,停止了笑声,「妳还有跟她联络?」他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瞠大风情万种的眸,他就像看一个傻瓜那样的看我。
「有什么不对吗?」我皱眉。老八是警告过我翠竹的危险,但是我却没有听进去,毕竟、来四阿哥的话我也从来只当耳边风,听听就过没有多想。
可老八的这个反应还是大大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没有,可是我先前……」他的话顿了顿,不说了。
老八从来是个有话直说的人,这次居然停在一半,而且不是卖关子那种停顿,是想到不对才停止的错愕。
「怎么了?」我继续追问。
「没事。」他笑说,抖了抖手上的纸张就匆忙的要离开。
我送他离开宫门口,望着那远去的紫色身影,有股说不上来的不安开始从心底蔓延。
老八的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呢?这个问题,除了他本人以外,似乎没有人可以给我回答。

对不起,六日暂更(跪

第四迴一眼万年-情何以堪(2) 老八果然是一个很有效率的人,不出一个星期就把满满一张纸条上的东西拿来给我,还有我假公济私要的零嘴。
老八提着一袋零嘴走入小屋子,随之走入的还有面无表情的老九。他也跟老八一样拎着一袋东西,先侧眼睨我一眼什么也不说的把东西放下,就又走到老八旁边站好了。
老八笑着侧睨他一眼,把东西递给我道:「老九因为被我差遣不高兴了。」他扯唇很坏心的笑着。
「八哥……」老九很不满的低呼,看着老八的更加放肆的笑声却没有半分的不悦。
我看着老九眸中的无可奈何,再回头看往老八俊秀邪气的脸蛋,蓦然之间有种奇怪的念头闪过脑海,带来不可思议的猜测。
我暗自瞠大双目,立刻把那份猜想甩出脑海。
「这是妳要的东西,除了一开始说的那些,我还另外多準备了些,尤其是妳要的零嘴。」伴随老八好听声音的,还有老九拎着的那袋子摆在我面前。
「……你可真体贴。」我摇头把奇怪的想法晃出脑海,僵硬的对老八一笑。「多谢八爷了。」
「不用客气啊。」他笑说,琥珀光温柔而哀伤的瞅着我,「只要是妳的要求,我都会达成的。」他垂眸,很明显是透过我看着别人。
如果这里只有我和老八两人,我一定会马上反驳我不是杜衡。
可现在还有面无表情坐在另一旁一直盯着我们的老九,那句话卡喉口很久,我还是吞了下口,只能无言的陪着他轻笑几声,另一方面则感受到老九看向我的眼光越发的深沉了。
「老四最近都没有上朝了。」老八说,看着我的眸子恢复了清明和调侃。
我的心头泛起一点的心疼,只有闷闷的嗯了声。
「八哥……」老九一惊正要出声制止老八,却被老八一个手势给止了声音。
「无妨,自己人。」老八低声的说,「他不知道是安了什么心眼儿,可朝内老臣居然真有人靠向他那边,真不明白那种只会躲起来的懦夫有什么好。」他边说边夹杂着让人心惊胆颤的冷笑,配合他媚中带邪的俊秀脸蛋还真有几分的吓人。
可是老八怎么会讲出这么情绪化的字眼呢……「他是在养精蓄锐吧。」我脱口道。
「哦……养精蓄锐啊。」老八拉长音调,上扬飞斜的狐狸眼风情万种的看我,黑色眸子闪过美丽的琥珀眸光,似笑非笑的勾着唇角。
盯着他的面上表情,我这才发现被套了话。
「八爷要问我想法直说便是,拐弯抹角的让人怪不舒服的。」我翻了个白眼,替他添了一杯茶。
老八依然扬着笑容,毫不犹豫拿起茶杯就啜了一口。
「不怕我下毒?」我调笑似的问,就不信老八对我完全没有任何戒心。
他轻轻的笑了起来,把一杯茶给喝完之后才如此回我:「我只怕妳没这个胆。」
我哼笑两声,就着他的手把再把茶杯给斟满,这一次他就没有一口乾,反而是垂眸落在杯中之物才挑眉抬头看我。
「这茶妳泡的?」他问我。
「怎么了吗?」我不解的回问,手上泡着下一壶茶的动作没有停下。
「挺难喝的。」他轻声的说,仰头又是一饮而尽。
我泡茶的手完全停顿下来,看着老八的侧脸彻底的无语。这八爷……真不知道该说欠揍?直接?还是白目?
「……不喜欢就不要喝。」我重重的哼出一口气,伸手抢走他的茶杯。
「欸。」他抬手很轻易的就拿回我手上的他的茶杯,很嚣张的在手上把玩,透过茶杯上缘看着我微愠的脸,慢慢的笑了。「我可没有说不喝。」
「或许、这茶意外的对我味儿。」他说的话染带几分的意味深长。
茶么?我愣了愣,杜衡那秀丽脸上镶着的茶色美目在第一瞬间快速晃过,再抬眼看往老八落在茶上的眸,我张了张唇,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老八对杜衡的感情,从我知道开始最少也六年了。究竟要怎样的情深才可以维持六年的癡狂?之前杜衡也同我说过,希望我可以听听她的故事,原本的悻悻然好像在突然之间有了兴趣。
老八又继续在小屋子跟我东扯西扯好一下之后,才说有事要先离开了。
我目送着他们两个的离开,过程承受老八的调侃和老九的愤怒。
我甩头,晃掉老九那从头到脚都很莫名奇妙的愤怒和敌意。刚刚个那个猜测就当作我脑抽了,我不想放在心上,总觉得说出口了,会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后果。
深吸一口气,我整理完茶具和茶叶的残渣后才举步走向翠竹安歇的床塌处,翠竹睡的很熟,估计是很累了,仔细一听还可以听到小小声的呼噜声。
我拉来一把椅子坐在她旁边,拿来桌上水盆中的布巾替她擦擦汗,然后开始很认真的观察这个女孩儿。
我一直都只觉得翠竹很美丽,那种印象还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惊艳。如今过了五年,那曾经的妙龄少女眉目之间还是染上了点点的沧桑,就像是飞累的孤鸟还是选择停下来稍作歇息。
抬手顺开她纠结的浏海,我的心中百感交集。
或许是对这个女孩的命运感到不值,或许是心疼于她的花样年华却是在这样的深宫中度过。若要说起来,我也没有比她好上多少,可是至少我是有选择权的,而她则是一举一动都要人家下令的傀儡娃娃,无法自由行动。
替她擦掉汗珠,我的动作很专心,以至于没有发现到翠竹在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姑娘?」她突然的低呼吓了我一跳。眨眨眼睛和她的黑眸对看,我还是扬起了笑容。
她的眸中闪烁不明的光辉,对视良久也随之笑了。
「翠竹我想问妳,」我顿了顿,「孩子的阿玛是谁?」
「孩子的阿玛是我的良人。」翠竹轻抚着自己平坦的肚皮,笑的很美丽。
我问这个问题的同时就没有奢望说翠竹要回答我,原本不抱任何期待的心情,却出乎意料,那股喜悦还真的无法言喻。
「是、是吗?」我结结巴巴的回答她,换来的是她轻声的咯咯笑。
我和翠竹开始有一撘没一搭的聊起天来,看是最近天气怎么样、还是最近又有什么好吃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聊天的途中还是可以看到翠竹不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我不禁也把眼神放柔落在她还是看不出起伏的肚皮。
翠竹的良人啊,还真想见见他呢。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2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