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闹姑娘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岁月静好

Chapter 1-19
「鞦韆,关于补习班的事,你考虑好了吗?」妈在餐桌上问我。
「干么还要去补习班?他不是天才吗?」二哥哼笑。
我没理他,「我还没想好,等暑假过后再说吧。」
「嗯,那就到时候再告诉妈妈喔。阿棠,那你呢?这学期都要过完了,难道你真的想被留级吗?」
「留级就留级,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本来就还不想这么快离开学校啊,哈哈!」
我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脑中冒出一个念头。
二哥不想这么快毕业,该不会是为了沈曼书吧?
看这家伙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沈曼书应该还没正式拒绝他。从那天之后,沈曼书确实没有再把二哥写给她的信退还给我,但我也不是很确定她是怎么想的,毕竟我跟沈曼书没什么交情,不可能特地跑去问她这种事。
「有人在吗?」
妡瑞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打断我的思考。
我和妈站起来走进客厅,见到妡瑞手上捧着一个礼盒。
妈出声招呼:「妡瑞,有什么事吗?」
「亲戚寄了几盒蛋黄酥给我们,我想到莙莙阿姨特别喜欢吃蛋黄酥,所以就拿了一盒过来给你们。」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阿姨不用客气,这家的蛋黄酥真的很好吃,冷藏过后会更美味喔。」
「谢谢妳,那我先拿去放进冰箱。」妈接过礼盒,本要走进厨房,却又停下脚步,回过头热切地问:「对了,妡瑞,阿姨可不可以问妳一件事呢?」
听到妈用久违的亲暱语气与她说话,妡瑞一脸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当然可以,什么事?」
「妳现在有没有喜欢的男生?」
「咦?」
「阿姨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着妳长得这么漂亮,在学校应该有很多男生追吧?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呢?」
妡瑞脸上的笑容一僵,显然很不知所措。
这时人还在厨房的二哥却高声喊:「她不是早就在跟鞦韆交往了吗?都瞒着大家偷偷跑去宜兰过夜了!」
「别胡说,鞦韆亲口说过他跟妡瑞只是朋友,他不会再骗妈妈的!」妈喝斥了二哥一句,继续笑脸盈盈地对妡瑞说:「如果妳有碰到喜欢的男生,一定要好好把握喔,阿姨很期待有天能看到妳带一个帅气的男朋友来我们家玩!」
我和妡瑞交换过一记眼神,在对方眼中瞥见了同样的震惊。
隔天早上,妡瑞站在我身旁等车,神情很是茫然。
「莙莙阿姨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话?」她很不安,「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莫非阿姨已经知道我喜欢阿棠?」
「不是,跟二哥无关。」我沉沉地说,「是她误会我们两个了。」
「误会?」
「嗯,自从上次去宜兰回来以后,我妈就认为我和妳之间不单纯,但不管我再怎么解释,她仍然心存怀疑。」
「那么阿姨的意思是⋯⋯她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因为怀疑我们私下交往,所以她昨晚才故意说那些话,要我别再继续纠缠你?」妡瑞不禁悲从中来,「阿姨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她就这么讨厌我?为什么她就不能再相信我一次?我犯的错,真的有这么不可饶恕吗?」
我看着将脸深埋进手心里的妡瑞,明知说出真相不会有任何帮助,可是这一刻我还是选择告诉她实情,让她受到更大的打击。
说或不说,对妡瑞都只会造成伤害。
因为这并不是光靠釐清真相就能够解决的事。
而这种怎么做都不对的迷惘及罪恶感,也几乎让我濒临崩溃边缘。

前几天在学校福利社,我和陈南津不期而遇。
我刚好站在她旁边挑选饮料,陈南津一见到我,先是满脸错愕,随即匆匆跑开。
这阵子除了妡瑞的事让我烦心,陈南津的事也让我有点在意。
自从去她家吃过滷味后,每次在学校碰见我,她就会突然逃走,哪怕只是远远的四目交会,她也会立刻改往另一处跑去。放学在校门口等公车时,她选择站在距离站牌处约莫五公尺外,很明显就是在躲着我。
我把先前关于她的记忆全部翻查过一遍,想不出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她,即便很想当面问清楚,但她老是千方百计躲着我,让我根本没这个机会。
直到期末考结束,我都没再跟陈南津说过话。
高一这年,就在这充满烦恼和疑惑的心情中结束了。

今年暑假我和妡瑞只见了五次面。
她歉然地对我说,在妈相信我和她之间没有其他暧昧情愫之前,若非必要,我们最好先别见面,因此我只有在去妡瑞家买东西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她。
我没有拒绝妡瑞的提议,毕竟我确实找不出其他让妈得以释怀的方法,只能消极地同意。
儘管我曾认为就算妈继续这么误会下去也无所谓,但那对妡瑞不公平,我知道她不会愿意被妈如此看待。
就算她不在乎妈的看法,也还是会在乎二哥的。
到了学期末,二哥的成绩依旧惨不忍睹,最后果真「顺利」留级。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早上,他走过我跟妡瑞面前时,嘴里哼着轻快的曲调,看起来神采飞扬。
好一阵子没见到二哥的妡瑞,凝望他的眼神有着藏不住的温柔笑意,「阿棠心情好像很好耶。」
「嗯。」我没多做回应。
「对了,鞦韆,有件重要的事得跟你说,我已经退出社团了,从今天起,我放学都会直接去补习班上课,晚上九点才回家,所以你不用再等我喽!」
「妳要去补习?」
「对呀,除了平日晚上,星期六也要去上课,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毕竟我也已经高三了,再不认真点不行。」她声调突转轻快,「还有还有,我爸前几天刚买了一支手机给我,这样以后你就可以打我手机了。」说完她迅速报出一串手机号码。
「好啊。」我立刻牢记在心。
「如果你也有手机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透过手机联繫,用不着再电话到你家里,让莙莙阿姨产生误会,呵呵。」
我没有跟着她一块笑。
到了学校,一踏进教室,我不小心和某人撞个正着,发现对方是沈曼书时我愣了愣,随即开口向她打招呼:「嗨。」
「嗨。」她礼貌地应了声,拿着空水壶走出教室。
升上二年级,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是老面孔,只有几位授课的老师有些更动。
这学期担任我们班导的胡老师,是出了名的严格,教学方式高晓闹姑娘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岁月静好压专制,使得众多学生都是敢怒不敢言,只敢在背后叫她「虎姑婆」。
后来我发现她的心思其实很好掌握,基本上,她就只讨厌「成绩不好」以及「反抗她」的学生,只要不踩中这两个地雷,通常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反之对于成绩好又听话的学生,她向来十分照顾,也会在课业上给予帮助,甚至还享有「特别待遇」。
开学不到一个月,班上就已经有人议论,虎姑婆私下赠送参考书给她特别喜欢的几个学生,据说沈曼书就是其中之一。
班上女生就属她成绩最好,因此相当得虎姑婆的欢心,也获得她最多的照顾。虽然不确定谣言是真是假,却还是让部分女同学心生不满,加上沈曼书个性孤僻,在班上本来就没什么人缘,有关她的各种闲话,总是不时会传进我耳里。
即使如此,她还是很受学长的欢迎,仍有学长会特地送早餐过来给她,而她仍然不曾收下。
也许高中这三年沈曼书都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心意吧。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某日放学,我碰巧遇见正背着书包要去补习班的妡瑞,她一脸精神不济,双眼无神。
「妳怎么了?」我关心地问。
「没什么啦,只是对今天写的几张模拟试题成绩不是很满意⋯⋯加上昨天从补习回家以后,我又熬夜读书,所以有点睡眠不足。」
「妳要好好休息,黑眼圈都跑出来了。」
「呵呵,我知道啦。」她笑了笑,随意地将视线落向校门口,笑容忽然一滞。
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见了站在校门口的二哥,他正在和一个女生说话。
那个女生是沈曼书。
二哥不时比手画脚,热切地说个不停,而站在他面前的沈曼书,始终专注地凝视着二哥,表情不若以往冰冷,且带着浅浅的笑意,偶尔还会开口回应他几句。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Chapter 1-20
沈曼书为什么会跟二哥在一起?
他们怎么会相处得这样融洽,甚至还聊得那么愉快?
「鞦韆,阿棠他还在追那个学妹吗?」妡瑞问。
我脑中一片紊乱。
「沈曼书⋯⋯没有拒绝阿棠吗?」妡瑞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乾涩,彷彿要说出每一个字都很艰难,「难道⋯⋯他们开始交往了?」
我答不出话,因为我同样不知道答案。
原本以为沈曼书早已拒绝二哥,然而眼前所见却让我先前的认知产生动摇。
她应该还没跟二哥说清楚吧?还是她不想拒绝二哥了,所以才会愿意和他聊天?甚至渐渐对他有了好感?
这样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那晚二哥回到家后,心情相当愉悦,但他越欢快,我就越是焦躁,恨不得马上把他抓过来问个清楚,却又害怕会听到我最担心的答案。
那晚我烦恼到几乎无法入睡。
隔天到了学校,我与许久不见的陈南津不期而遇。
经过一个暑假,她对我的态度依然没变,还是一见到我就跑,可是这次她跑着跑着却忽然停下脚步,背对着我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转过身大步朝我走来。
「呃⋯⋯学弟。」她视线飘忽不定,神色紧张,「其实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我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跟你说比较好。」
我静静看她,等着她往下说。
「妡瑞她⋯⋯昨天晚上过来找我,她提前从补习班离开,和我约在外头碰面。她好像出了什么事,一看到我就哭个不停,把我吓一大跳⋯⋯」
「妡瑞哭了?」
陈南津用力点头,「她哭得很伤心,我从来没有见过她那样。虽然这阵子她为了準备模拟考,压力似乎有点大,不过我不确定她是不是为了这件事而心烦,她不肯多说,只说想找个人发洩一下情绪。」
我很意外,一时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
「总、总之,我不晓得妡瑞有没有告诉你她怎么了,但我认为最好还是通知你一声,我想也许你会知道什么。既然妡瑞不肯说,我也不敢追问,只能请你替我多关心她、安慰她一下⋯⋯」她慎重地朝我浅浅鞠躬,「拜託你了!」
陈南津说完就迅速转身跑开,我根本没机会问她为何最近会避我如蛇蝎。
那天放学,我临时被叫去导师办公室,帮虎姑婆处理一点事,稍晚才回到教室。
教室里空蕩蕩的,只剩沈曼书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看书。
我纳闷问她:「妳不回去吗?」
「我爸等等会来接我。」她简略回应。
也许现在是个好时机,问问她到底是怎么看待二哥的?
我缓步走到她座位旁边,瞥见她脚边有一个纸袋,里面装着信件和包装精美的礼物。
我轻轻拉开她前座的位子坐下。
沈曼书抬起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我轻咳一声,没头没脑地解释:「不是我把妳家地址透露给我哥的。」
「我没说是你透露的啊。」她的目光又重回书中。
「我只是觉得跟妳澄清一下会比较好。」
我瞄了眼她手中的书,是本科幻小说,有点佩服她可以这样总是抱着一本书,沉浸在书中世界。
「欸,地上那个袋子里的东西都是妳的追求者给妳的?」
「嗯。」
「那我哥还有再写信给妳吗?」
「偶尔。」她头也不抬,反问:「你今天没跟女朋友一起回去?」
「女朋友?」
「你不是跟三年级的罗妡瑞在交往?」
我微愣,「妳误会了,那是谣言。」
「是喔?我之前偶尔会看到你们放学一起回去,而且别人都说你们在交往,所以我以为是这样。」
听到这里,我做了个深呼吸,顺势问出那个我非常介怀于心的问题:「说到放学,我昨天看到妳和我哥在校门口聊天,你们什么时候关係变这么好了?」
「有吗?」
「至少我觉得你们当时气氛还不错。」
她面不改色地翻了一页书,「我和他只是碰巧在校门口遇到。你哥突然跑来向我搭话,刚好我也有一些事想问他,所以看起来才像那样吧。」
我暗自心惊,「妳有事想问他?意思是妳对他其实也有点兴趣?妳不是——」
「我问了你的事。」
沈曼书说出这一句,再度抬起被夕阳照亮的眼眸,定定凝视着我,「我问了他关于你的事。」
我呆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也没为什么,只是突然想问,所以就问了。」
「妳问了我哥什么问题?」
「就简单问他对你的看法,我想听听看他会怎么叙述你,结果他说你这个人高傲又自大,是个讨人厌的家伙。」
我无言以对。
她看了眼手錶,阖上书站起来,「我要走了。」
「嗯。」我也站起,打算走回自己的座位,但她叫住我,从地上的纸袋里抽出一支金莎巧克力花束,金色包装的巧克力外围以缎带装饰成玫瑰花瓣。
「这个送你,我对花生过敏,但丢了有点可惜,你帮我吃掉吧。」她说。
我没有拒绝。
当晚在房间,我对着摆在书桌上的巧克力花束出神。

『我问了他关于你的事。』

事后想想,听了沈曼书那句话之后,我收下这束花似乎有一点奇怪。
不过得知沈曼书并没有接受二哥的心意,两人的关係不是我所担心的那样,我不由得鬆了口气。
我想起陈南津今天提醒我妡瑞最近状况有异,看看时间,补习班应该已经下课了。走到楼下客厅,妈正在洗澡,可以趁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妡瑞。
「鞦韆?怎么了吗?」妡瑞接起手机的声音语调轻快,听不出异样。
「没什么啦,只是想知道妳到家了没?」
「呵呵,我到家了啦,等等洗完澡就会睡了。我好像有点感冒,所以今晚不会再熬夜读书了,你别担心我。」
「好。」我抿抿脣,打算告诉她关于二哥跟沈曼书的事,「那个,妡瑞⋯⋯」
「干么?在讨论要去哪里约会吗?」
二哥的声音冷不防从旁边响起,我大吃一惊,话筒那头的妡瑞也吓得一时没出声。
「谁准你偷听我讲电话的?懂不懂礼貌?」我当场变脸。
「谁偷听啊?我只是下来喝杯水,就看到你趁妈在洗澡的时候打电话给妡瑞,明明是你才有鬼吧!」他嗤地一笑,「这次又要準备去台北参加谁的签唱会?要不要我补助点旅费?要是又临时没办法回来,还可以睡高级一点的旅馆唷!」
「抱歉,妡瑞,我先挂断了。」一放下话筒,我拽着二哥的手臂,「你给我过来!」
我用力把他拖回房里,恶狠狠地揪住他的衣领怒喝:「你到底懂不懂尊重?以为这样很好玩吗?」
「我又没怎样,我只是好心劝告你们几句话罢了,要是老妈出来发现你和她偷偷通电话,你不就完了?」他依然嬉皮笑脸。
「你再这样试试看!为什么你每次都故意在妡瑞面前说这种话?你都不管她的心情吗?难道不知道这样她会很难过?」
「追根究柢是你们自己把事情搞成这样的吧?你没看到妈现在根本就懒得理她了,虽然她是有点可怜,但也是自作自受啦,谁叫她害我妈心中最乖巧的鞦韆对她说谎了咧?」
「妡瑞是有惹到你吗?为什么你非得这样对她?考虑一下她的心情会很难吗?」
「蛤?我干么要考虑她的心情?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
「因为她喜欢的人是你!」我忍不住咆哮,「妡瑞喜欢的人不是我,是你!所以你就算不接受妡瑞的心意,也不能这么对她,开玩笑也该适可而止!」
二哥先是一怔,半晌说不出话来,似乎连想都没想过有这种可能。
「靠,不会吧⋯⋯」他喃喃低语,然而他脸上不仅不见丝毫喜悦,还流露出嫌麻烦的样子,「那也没办法,我对她又没兴趣,我光是追沈曼书就忙得要死了,哪还有时间管她的事?」
「我没要你管她,我只要你今后稍微顾及一下妡瑞的心情,别再当着她的面讲出那些话!」
「她的心情干我屁事?我才不在乎,不过你还真的是很护着她耶,你该不会是因为妡瑞喜欢我不喜欢你,所以在吃醋吧?」他笑得张狂,「好啦,那你就继续安慰她,我就看你究竟能为妡瑞做到什么地步,哈哈哈!」
我的拳头在二哥走出房间后仍是用力紧攥着。
看到妡瑞多年来的感情,居然就这么被他视如敝屣,我的胸口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心跳失速。

『我就看你究竟能为妡瑞做到什么地步?』

但盛怒中,我却在二哥这句话里逐渐冷静下来,呼吸也跟着恢复平稳。
『我问了你的事。』
『只要是为了妡瑞好,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有个念头在我心中逐渐成形。
我不再愤怒,紧攥的拳头也鬆开。
长久聚集在我头顶上的那片浓厚乌云,终于在此时透出一道曙光。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80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