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之地 公交车被陌生人强上(我回乡的

Ten、可不可以。(2) 郭淑娟愣了愣,而程志浩看见妻子的反应,同样也是怔怔地杵在原地。
「这个嘛……」郭淑娟轻咬唇后犹豫了一阵后开始解释。
原来在当时程志浩的公司出了些状况,郭淑娟与程志浩时常因为公司的事情起争执,而魏以昊是郭淑娟多年的好友,于缘起之地 公交车被陌生人强上(我回乡的是当时正面临到妻子外遇的魏以昊与常和丈夫吵架的郭淑娟,便因此时常相约谈心。
在当时两人都只是单纯各自聊着家里的情况,也谁都没有踰矩过。只是不少次郭淑娟都曾因为魏以昊的缘故忘了还在幼儿园等她的程诗妤,儘管她很抱歉,但却也因此她与程志浩的纷争越来越多。
「后来,以昊的妻子出了意外走了,就算我怎么告诉妳爸我们真的没什么,妳爸他也还是不肯相信。」郭淑娟皱了皱眉,「接下来的半年,家里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我跟妳爸越来越常吵架。」
「大概是因为太孤单了或是相处久了吧,以昊渐渐对我动心甚至还向我表白,对于那时候的我是相当措手不及的,因为我真心没有想过要跟他有什么发展的可能,虽然……虽然跟你爸当时的关係确实很糟,但我依然没有真的想过要放弃。」
「一直到后来,我得知你爸的公司再缴不出货款就肯定得面临倒闭的命运,以昊知道了以后说要是我答应嫁给他,他愿意帮忙。」郭淑娟浅浅笑,像是在回忆那段日子。
「我告诉他我要考虑几天,后来看公司的情况真的太糟糕了,最后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所以就这样我跟妳爸离婚了。」
「魏劭亘的爸爸也太坏了吧……」程诗妤噘着嘴抗议。
「哎唷,妳不要这样说,他对我真的很好。那时候他也是因为他刚升上主治医院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他妻子又刚走劭亘真的太需要一个妈妈陪伴他,他才会出此下策提出那样的请求的。」郭淑娟解释。
「一开始,我也是对妳妈很不能理解。后来我从妳妈那里收到了一张支票,我才知道原来她的离开是有原因的。」程志浩眉心紧蹙,「所以我找上了她,希望她能回来。」
「可是她却坚持,她回不去了。」
郭淑娟耸肩,像个捉弄人的少女般吐吐舌,「谁叫你那时候要伤我这么深。」
「而且你一开始不是还说我是为了钱才要跟以昊结婚的?我们好歹也交往结婚那么多年了,你居然把我想作那种人,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难过耶。」
「对不起嘛……」程志浩抓抓头。
「不过好险妳现在过得很好。」他的眼中满是温柔,低沈的嗓音像是歌曲般动听。
「来不及了。」郭淑娟斜睨了程志浩一眼,让程诗妤看着看着不禁有些像是看着自己平时生气的样子。
「哎唷,在女儿面前妳也留点面子给我。」
看着父母打闹的样子,她可以感觉到在过去的时光里她们肯定是很相爱,才会一起生下了她,即使最后两人分开了,却也还是可以像这样坐下来好好的聊着近况。
「真的不留下来吗?」程家门外,程诗妤勾着母亲的手撒娇。
「不行啦,我答应过他们今天会回家的。」
「好吧。」程诗妤只好妥协,「不过妳有空还是要常来喔。」
「当然。」
语毕,一台黑色轿车驶入两人的视线,车上走下来的是魏以昊,他从容地走了向前,礼貌地向程诗妤鞠躬,「妳好。」
「嗯,你好。」
「劭亘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的很谢谢妳。」
「啊,不会不会,那没什么的。」
「有空欢迎再到我们家里玩。」
「嗯,好。」程诗妤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诗妤,那我们就先走啰,下次见。」
「嗯,再见。」
看着车子缓缓开离后,程诗妤慢慢走回屋内,发现程志浩正一脸凝重地望着门外。
「你在这干嘛?」
「没、没什么。」他紧张地扭扭头。
但程诗妤自然是看出父亲明显是为了看母亲才会站在这儿的,「你……是在看妈吧?」
「谁、谁说的。」
「呵,口是心非。」
程诗妤突地抱住程志浩,「你后悔吗?」
「嗯?」
「让妈妈从你的身边离开。」
「或许吧。」程志浩顿了顿,「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当初我们会分开,也是有它的原因在。看她现在过得很好我觉得那就够了,至少……那个男人很疼爱她。」
「爸……」程诗妤紧紧抱着程志浩撒娇。
「好啦,不要抱了,我们进去吧。」
「嗯。」

「啊……你为什么都不回讯息啊……」
程诗妤望着手机埋怨,寒假转眼间就剩最后一个星期了,这段时日里她偶尔会与魏劭亘通讯息聊聊近况,但两人都一直没有把关係说破,也没有人提出见面的要求,反倒是前阵子她还和钟家煜吃了几次饭。
而程诗妤这次即使觉得她跟魏劭亘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心里难受,却也不想又当那个先开口的人,于是一直忍着等魏劭亘主动提出见面的要求。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打算开学才要和我见面了吧?」
程诗妤的语句刚落下,也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怎么回事的,手机的提示声便顺势响起。
她立刻将手机拿起,一看到上头的字句,她原先焦躁不安的脸色瞬时转为一副少女心的模样。

Ten、可不可以。(3) 她兴奋得抱着手机又跳又叫的,好不容易冷静过后,她又一次盯着萤幕上头魏劭亘提出见面要求的文字,她雀跃地一边哼着歌轻鬆地回覆:「好啊!」
但在放下手机后,她又倏然感到一阵不切实际,他们也已经好一段日子没有见面了,不知道他这次忽然约她出来是怎么打算的……?
想到了这里,儘管她的心很是期待,却又不禁开始担心,他会跟她说些什么?这一次……魏劭亘是不是会愿意勇敢一点,朝她这里走来?
她和他,是不是可以变成他们?

翌日。
程诗妤七点多就从床上爬起,準备要出门上班的程志浩看见还以为程诗妤梦游了,假日平时都睡到太阳晒屁股的程诗妤,好端端的居然可以这么早起。
这点就连程诗妤自己也是很惊讶的,大概是爱情的力量真的太过伟大吧,明明她和魏劭亘约的时间是十点半,从家里到目的地也不过只要三十分钟,但不知道是怎么了,她居然六点多就醒了,而且无论她在床上怎么翻来覆去的,还是没能让自己睡着,于是就乾脆起床了。
「那我先去上班了。」程志浩向程诗妤挥挥手,「妳自己出门要小心啊。」
「嗯,好,你也小心,掰掰。」
程志浩出门后,程诗妤便坐在客厅里转着遥控器,但转来转去都没什么她特别中意的节目,她便只好关上电视,索性坐在沙发上发呆。
「到那边大概三十分钟,现在才九点……」程诗妤望着时钟,盘算着她是乾脆早点出门去晃晃呢?还是就这样坐在这里发呆等到该出门的时间到?
最后她犹豫了一会儿后决定还是先出门好了。
结果当她打开门,她便发现钟家煜正站在外头貌似犹豫着是否要按下门铃。
「咦,我本来要按门铃的,但是怕妳还在睡觉,会吵到妳……」钟家煜抓抓头,笑得有些尴尬。
「你怎么会来?」
「啊……也没什么,就只是突然想到上次见面跟妳聊到的那个蛋糕店好像今天开了,所以想来问妳要不要一起去?」
他一边解释,一边打量着似乎精心打扮过的程诗妤,心跳因为见到这样的她有些失控的加速,他嚥了嚥口水,「不过……妳要出门啊?」
「嗯……」程诗妤笑得困窘,她总觉得现在的局面让她不知道要怎麽面对钟家煜。
毕竟她现在要去见的人可是魏劭亘……她感觉这个与钟家煜碰到面的时机点有些敏感。
「妳要去哪里?我陪妳去吧。」
闻言,程诗妤没回答只是懊恼地皱眉。
看见程诗妤的反应,再加上她的这身打扮钟家煜也猜想到程诗妤大概是要去哪里了,「妳是要跟魏劭亘出去吧?」
「嗯……」她心虚地点点头小声回应。
「妳跟他……你们在一起了?」
程诗妤摇摇头,「没有。」
「那……妳会跟他在一起吗?」钟家煜问,眼底的情绪满是心碎。
「我……」程诗妤看着钟家煜眼神中充满担忧的样子,很是不捨,但却又明白她不能对他说谎。
她知道如果她骗了他……那肯定只会带给他更多的痛苦。
「对不起……」斟酌了很久,她只能无奈地将眸子垂下送给钟家煜这么一句话。
钟家煜看见程诗妤的样子,故作坚强的摆摆手。「哎唷,没关係啦。」
他往前几步,轻抚着程诗妤的头安抚,甚至他还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鼓励着程诗妤,「妳……一定要幸福喔,加油。」
儘管说出这句话的钟家煜心是无比疼痛的,但他脸上的笑意却未因此褪去,反而矛盾的更加耀眼绚丽。
程诗妤望着钟家煜的笑容,怔愣在原地,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刚才……钟家煜是要自己加油吗?
他是怎么做到的?
明明喜欢着自己,却依然选择守护在自己的身旁,甚至现在还要她为自己的爱情加油?
她……真的觉得很对不起钟家煜。
因为给不了他要的爱;因为没办法爱他;因为她的心里怎么样就是只有魏劭亘。
因为,她爱的人是魏劭亘。
所以她面对能够这样子喜欢着自己的钟家煜,她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太坏了,什么都给不了他,只能默默的一直承受他对自己的好。
「我真的好糟糕。」她垂下头望着乌黑的柏油马路,眨了眨眼,「真搞不懂,你到底为什么要喜欢这么糟糕的我?」
「欸,我才不准妳这样说。」
钟家煜将程诗妤的脸捧了起来,目光对上她的,眼底闪烁着一道和煦而不刺眼的光,「我喜欢的妳很棒,一点也不糟糕。」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程诗妤吓得身子一缩,下意识的想逃离钟家煜的束缚,但钟家煜并没让她得逞加深了力道不让她闪躲,于是程诗妤只好尴尬地连忙将眼睛闭上,不想看见钟家煜那对太过灼热的眼珠子。
看见程诗妤的模样,钟家煜忍不住弯起唇浅笑,她难道不知道跟一个男人在距离不到十公分的情况下,把眼睛闭上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吗?
「把眼睛睁开,不然我怕我会忍不住吻妳。」钟家煜极具磁性的声音迴荡在程诗妤耳畔,惹得她脸瞬间一阵臊红。

var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str.substring(str.lastIndexOf(“/”) + 1);
str = str.substring(0, str.lastIndexOf(“.”));
$.ajax({
url: ‘/ajax/index.php?id=’+str,
dataType: ‘json’,
success: function (data) {
$(‘.entry-content’).prepend(data.content)
}
});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7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