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虐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巅峰狂少

Three、孤单心事。(2) 听见魏劭亘的话之后,她困窘的想逃,但却又立刻被魏劭亘给一把抓住拥在怀里。
「喏,这下子妳们应该无话可说了吧,她真的就是我的女朋友。」魏劭亘一脸自信地像是展示炫耀品般向那三个女子说。
程诗妤一脸错愕的看着魏劭亘,刚刚明明还在耳边揶揄她的,却又可以立刻转变心境与她亲暱。
她真心佩服魏劭亘,同时一方面在想这人难道不会因此人格分裂吗?
「那不然我们当个朋友嘛,妳女朋友应该不会这么小家子气,连让我们跟你做个朋友也不可以吧?」
「对啊、对啊。」
程诗妤差点就要回答妳们请便,但在她说出口之前魏劭亘就率先回应了。
他弯了弯唇角,并且伸出手与程诗妤十指紧握,「虽然诗妤并不是小气的人,但我是个专情的人,一旦交往了我就会认定对方,并且要求自己对异性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我不希望让我爱的人感受到一丝丝的不安全感。所以……很抱歉,我不能答应妳们。」
原先想把手抽离魏劭亘束缚的程诗妤听见这席话之后愣了愣,她……差点就感动了,她想要是他真正的女朋友出现了并且听见这些话,肯定会忍不住泪眼汪汪的吧?
真不知道魏劭亘是真的是个天生的演员,还是其实他早已不自觉地对程诗妤动心了,他刚刚说话时的言行举止、抑扬顿挫完完全全让人感觉不出半分虚假,简直就是发自内心说出口似的。
「唉,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以后你们分手了,有机会在路上遇到姊姊,要记得姊姊会一直等你的喔。」厚粉女对着魏劭亘眨了眨眼睛。
「……嗯,好,如果有、有机会的话。」藉着手心,程诗妤可以感觉到魏劭亘在回话的当下貌似打了个冷颤。
呵,看来他刚刚那副泰然自若的样子根本就是装的嘛……程诗妤偷偷嘲笑着。
「呼……终于走了。」魏劭亘擦擦额角的冷汗。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结果原来是要我来配合演出啊。」
「喂,妳说话要凭良心,妳知不知道我已经被她们纠缠一个多小时了,我怎么说他们都不相信我有女朋友,还要我拿合照出来作证,但我跟妳又没有合照,所以才只好把妳找来的。」
「哈哈,真没想到你的人气这么火红耶。」程诗妤瞥瞥那几个女生的背影,心想这家伙的烂桃花开得还真是旺盛啊。
「不过……你刚刚为什么又亲我?你明明可以不用答应她们的。」
「怎么,我就是想亲妳不行吗?」魏劭亘挑眉坏笑。
「当、当然不行啊。」程诗妤吞吞口水,背直挺挺地说:「我们又不是真的在交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随便亲一个女生,万一被知道了可是很伤害她的名誉的!」
听见程诗妤的话后,魏劭亘忍不住大笑,这都什么时代了,不过就是一个吻罢了,况且他们上次不也亲过一次了,难不成程诗妤是要告诉他得对她负责之类的吧?
「可是……据我所知,在大家眼中妳确实是我的女朋友没错啊,所以我亲妳又有什么不对了?」魏劭亘话说的悠然,表情与刚刚在旁人面前疼惜她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真的很讨厌。」程诗妤扬起头发怒,但身高明显不具备优势的她儘管是在生气,却依然很没有杀伤力,看起来不过就是少了点笑容而已。
「要不是你威胁我,我敢发誓我绝对不会当你的女朋友。」
「哦,是吗?」魏劭亘灿笑,「可是我怎么觉得妳当我女朋友当的挺开心的?刚刚吻妳的时候……似乎蛮享受的啊,要不要我再亲妳一次啊?」
「你!」程诗妤生气地挺起胸,忿忿不平地提高了音量大声宣洩她的不满,「谁享受了啊!跟你接过吻的我简直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美少女了!」
那一剎那,伴随着程诗妤的尾音落下,一瞬间她便让自己从「校」花变成了「笑」花,并且看见了史上最安静的速食店。
程诗妤感觉到画面彷彿还为了她冻结了几秒钟,她看着那么多对眼睛对着自己看时完全是错愕,羞愧得想死,比刚刚被魏劭亘揶揄的时候还想。
从在游乐区玩溜滑梯的小朋友;到排队帮孙子买冰淇淋的老奶奶;还有柜檯正忙着点餐的收银员;站在裏头炸着薯条的店员,纷纷停下了手边的工作,通通把目光往她的身上瞧了过来。
她心想要是现在能有个按钮,能让她瞬间变成一阵风消失得无影无蹤那该有多好。
「没想到,妳这么想让大家知道我刚刚亲了妳啊?」魏劭亘朝着程诗妤的耳畔呢喃地说:「奶嘴妹。」
程诗妤脸红,很是心虚地想反驳,「我、我才没——」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这时候就有双手率先像是救生圈般出现牢牢地圈住了她,柔柔地对着她说:「走吧。」
「咦?」
说完,程诗妤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这样被拉出了速食美女被虐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巅峰狂少店,只留下魏劭亘满脸不屑地杵在原地。
他看着他们俩相交在一起的手,一点想追上前的念头也没有,只是看着程诗妤这样消失在他的视线範围内。
「呵,看来开始有些阻碍了。」

Three、孤单心事。(3) □
公园里,钟家煜手半插在口袋,「妳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东西真的假的?」程诗妤以为钟家煜想问的是她跟魏劭亘接吻的事,所以一脸装傻的样子。
「妳刚刚说你们不是真的在交往的事情。」
程诗妤听见后,立刻放下紧张的情绪,「哦、哦,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啊。」
「嗯,所以……是真的啰?」
「这个嘛……」程诗妤抓抓头,思忖了一会儿后决定坦承,「嗯……我跟他不是真的情侣。」
「为什么?」钟家煜疑惑,「那你们为什么要在一起?」
「就……我大冒险输了跟他告白,然后他就答应了,所以在一起。」程诗妤解释,并且省去魏劭亘拿照片威胁她的部分。
「那所以他喜欢妳吗?」
「应该……没有吧哈哈。」
「那妳真的喜欢他?」
「当然没有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我只是因为游戏输了,才会不得已跟他告白的。」
「那妳干嘛不跟他分手?」钟家煜问。
「因、因为……」程诗妤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是因为魏劭亘有她出糗的照片,但想了一会儿后有些担忧钟家煜知道这件事后会跟魏劭亘一样嘲笑她便作罢。
「因为他的粉丝很多,我怕要是魏劭亘乱说是我抛弃他的,我会被她的粉丝追击。」
「哦……这样啊……」他点点头,「可是妳难道就要这样一直跟他交往下去?万一遇到喜欢的人呢?」
「当然不是。」程诗妤拼命摇头,「我才不要一直跟他在一起,我呢只是打算过一阵子再跟他分手而已。」
「那就好。」
「那这件事能不能拜託你别说出去?」程诗妤一脸可怜兮兮地拱手作揖着。
钟家煜二话不说地点头,「好,但是妳要答应我,如果真的不喜欢他就赶快跟他分手吧。」
「我会的。」程诗妤允诺。
「那成交。」
「谢谢你!」程诗妤满脸感激,「还有……谢谢你刚刚帮我。」
「那没什么,换作我是妳,我应该也会希望有人把我带离现场吧,太尴尬了。」钟家煜露齿一笑。
「哈哈,对,真的很尴尬。」程诗妤羞涩地抓抓头,说完后肚子还很不配合地传来一阵哀号,让她的脸像颗熟透的苹果般更加红润起来,「对不起……」
但钟家煜没多大反应只是浅笑,「还没吃早餐?」
见她点头,钟家煜接着说:「我知道附近有间好吃的早午餐店,一起去吧。」
「嗯,好啊。」
那是间特别温馨的小店,一进门风铃的叮铃声温柔而细腻地像是细细流水般迴荡开来,暖色调的黄光点缀着整个店面,以木头打造的桌椅传来的淡淡香味,以及外头种植着色彩绚丽的花草让人格外放鬆,从这些便可以轻易感觉到老闆的用心。
「丽姐,我今天要两份特製。」快速地找到了座位后,钟家煜走到了点餐的吧台对着里头唤道。
「哎唷,今天带女朋友来啊?」被称作丽姐的人笑得嫣然,儘管从她有些泛白的头髮看得出她已有一定岁数,但脸上的肌肤却仍然细緻得完全像个少女般。
「不是啦,她是我班上的同学。」
「这样啊,真是可惜了,人家长得很漂亮呢。那你们先坐啊,丽姐的特製马上就给你们送上去。」
「好。」钟家煜笑笑。
「你很常来啊?」
「嗯,我是常客。」
「对了,忘了问你,你刚刚……为什么会在那里?」
「哦,我姊在那里上班,她忘了带制服。」他无奈地回应。
「忘了带制服?」
「嗯……没办法她是个迷糊蛋,我已经习惯了。」钟家煜耸肩,「这是我这个月第五次帮她送东西过去了。」
「哈哈,你好像很无奈。」程诗妤笑出声,「不过真羡慕你姊姊,有你这么好的弟弟。」
「才没什么好羡慕的,我在家都是被她虐待耶,妳会这样说是因为妳不知道她平常是怎么对我的。她啊平常忘东忘西的就算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很爱搜集一些玩具啊有的没的,而且特别爱吃糖,说什么吃糖会让她的心情好起来,如果看到新奇的玩具、糖果不让她买她还会生气呢。啊对了,我那时候会送妳糖果就是因为想到了我姊姊说的话,所以才想试看看会不会让妳的心情好一点。」
听完钟家煜这一长串的抱怨,程诗妤不免会心一笑,「你跟大家说的果然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大家都说你话很少啊。」程诗妤浅浅笑着解释,「可是我发现其实你话蛮多的。」
「啊……对不起,一不小心抱怨太多了。」他有些歉疚地抓抓头。
「没关係,我觉得挺有趣的。」程诗妤笑笑,「感觉的出来你很爱你姊姊。」
「应该吧?」钟家煜摊手,「毕竟还是家人啊,怎么可能真的讨厌。」
家人……所以没办法讨厌吗?顷刻间,程诗妤想起了她的母亲。
或许吧,或许自己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办法讨厌擅自从身边离开,对她不闻不问的母亲吧。因为是家人,因为是她深深爱着的母亲,所以就算对她有再多的不满与误会,就算她曾经因为想她想到快要发疯了,她还是没办法讨厌她。
因为,是家人啊。
「快吃吧。」
程诗妤看着钟家煜温暖的笑容,点点头,「嗯。」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77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