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危情 豪门浪荡史1 844无删节

章回七《流水情》(1) 「李太白!」
不住地讶然出声,孙可君几乎掩不住眼底的惊喜。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她竟然,真的这样再次和他重逢……
「……沫澄?」梳着一头整齐椎髻,一身素锦衣袍,李白诧异地望着眼前瞠目结舌的秀丽郎君,原来想问候寒暄两句,却是不由得浅浅笑开,「若非认识妳,这么一看,还真差点以为妳是男子了。」莞尔,他开口,却不住有些失笑。
一旁那清秀俊朗的少年见状,含笑眸子转了转,打量似地瞥了几眼面前的秀丽郎君。唔,如此说来……这可是个姑娘了?
「……哼,我本来就是姑娘啊。」小小不满地轻啧了声,孙可君心里高兴,面上还是很快便恢复了淡定。
冷静冷静,她还得有矜持的!
「那是。」没察觉她眼底不满,李白眸色柔软几分,顺应着笑笑。
杜甫轻轻清了清嗓子,他这才发现友人被晾在一旁,顿了一顿,忙开口介绍:「子美,这是双成和沫澄,是太白锦州的……」
「朋友。」她含笑接话,一双眸子古灵精地望那名唤子美的少年瞧,不知又是打起什么歪主意,「奴姓孙,名作可君,字沫澄,还请郎君多多指教。」笑盈盈地拱了拱手,她开口,打量般的目光毫不避讳。
总觉得……这郎君和她,似乎哪里有那么点儿像?
「沫澄……姑娘。」扬扬眉,少年一双墨玉眸子眼尾带勾,瞳里盈满笑意,倒和她相互笑盈盈对望起来,像两只笑面虎。「敝姓杜,名甫,字唤子美。沫澄姑娘唤我……子美便好。」意思意思拱过手,他看了看她和李白,似是正思量着这二人到底什么关係?
倒是看李白的样子……这么认识他几个日子了,他倒是头一次看见他笑呢?
孙可君听见他名字,眉头一扬,心里又是一阵讶然!
杜甫杜子美──他果真是诗圣杜甫!
这不,杜甫竟然还真是个翩翩花公子,还和她一样喜欢调戏人……罢了,她应当习惯才是。孟浩然都能风华绝代了,杜甫花花公子又有什么奇怪……
「僕安双成,曾为恩公所救。」恭恭谨谨地给两人拱手作揖,安双成的声调认真死板,就差没再次跪下,「见过杜郎君。」望向杜甫,他再次拜了一拜,称呼上格外坚持。
杜甫愣了愣。还想着怎么一旁有个胡人少年,原来是个奴僕?可,看这两人待他态度倒也并不似奴僕……他深思地轻摸了摸下巴。「莫要如此多礼,便唤我子美即可。」年尚十九,他还未遇过谁待他这样恭谨,实在教他不习惯得很。
不过,这三人的关係,怎么看怎么蹊跷啊……
孙可君称颊望着两人。文史上赫赫有名的李杜……嗯,她倒是知道杜甫很崇拜李白,曾写过好几十首诗,全是写着李太白的。
她还真好运,这么一聚,倒把盛唐几个有名的全熟识过一遍了。
还思索着该说些什么,她倒听得后头一阵脚步声,伴随熟悉温润嗓音含笑:「此二位是……君儿的朋友?」弯脣,王维笑低眸望着她,又看了看隔壁桌两位郎君。
怎么一回来,她倒和隔桌两位郎君聊起来了?
转头望了他一眼,孙可君随即笑笑点点头回应,「是啊。」反正杜甫是李白的朋友,她便权当作他也是她朋友了──哎,别太计较么。
她原来还思索着该如何开口替他介绍,那边杜甫却是偏了偏头,细细瞧了瞧王缙王维,随后剎然惊呼一声:「唉呀,这不是监察御史王公么?」讶然出声,他随即起身,朝王维行了个礼,态度恭敬,「鄙人杜甫,听过王公大名。」
他这一发话,王维和王缙面色立时显出尴尬仓皇。糟糕,怎么他就未想过,这洛阳该是有人认识他们的,这教他该怎么向她解释……
「鄙人李白见过王公。」一旁李白歛了歛眸子,忙也恭谨地起身,拱手作揖,眼里有些诧异。
他真是没料到,这么一载多余不见,沫澄竟就这么熟识了两个朋友,还是鼎鼎有名的王维……他来到洛阳不很久,便已听过许多关于他的事蹟了。
他听闻,这王摩诘么,年少受赏,又据说是温文儒雅佳公子……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不必如此多礼。」扬脣笑得无奈,王维拱过手,礼貌地应:「敝人王维,字唤摩诘,此是舍弟夏卿。」简要介绍过自己和弟弟,他心头沉了一沉,才回过头想看看她状况,却发现她面色竟是一派的怡然自得,没有一点他预料中的瞠目结舌。
「敝人王缙,各位唤某夏卿便好。」那边王缙心里冒了冒汗,拱手作揖,侧眸偷瞄了眼孙可君。糟糕,大哥还没和她摊牌解释过啊!这下……
哎,怎么她看来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
「嘿嘿,太白,想不到我竟然认识这个……名满京城的王维王御史吧?」扬脣笑得娇俏,她转了转手指,炫耀得瑟的模样惹得李白又是满面无奈。「摩诘啊,我看这机会难得,不如咱併桌一同用膳?」侧头望向他,她眨了眨眼,笑得灿烂,面色自然得没有一点破绽。
……原来她早知道了?
王维怔了怔,回神过来,眼底有些複杂,却依旧温和笑应,「如此甚好。」
上回她唸了他的诗,便是暗示他这事儿么?她会知晓……是上回落在她房里那块玉牌?
也是。她那么聪明,又有什么是他能瞒过她的?
但,那位郎君,便是她先前提过的李白……
是她说的那个,心上人么?
四个人浩浩蕩蕩移驾到隔壁桌,孙可君也不避讳,一屁股就坐到李白旁边,大喇喇地伸手戳了戳他脸颊笑:「太白啊,一载不见,想不到你也出来玩?哎,我看你好像胖了些……还变帅了一点?」戳戳又捏捏,她毫不留情地下手蹂躏他白皙面庞,笑得灿然豪迈,倒是看得几个人傻眼。
李白早习惯了她的放肆,只是无奈由着她,也不劝阻。「沫澄离开不久,太白便出了蜀川游历。」眸光染上几分暖色,他微微牵动脣角,「这一载未见,沫澄过得可好?」轻偏过头,他望着她,几分关心地问。
孙可君闻言,总算停下手继续蹂躏,只又笑得更灿烂了些:「好啊,怎么不好?」
王缙看得目瞪口呆。他还以为只有他惨啊,但怎么这郎君也就这么由着这姑娘捉弄,似乎眼里还有那么点……看来,沫澄姑娘和这李白,果真关係匪浅?
莫非,她那日说的心上人便是……
见状,杜甫摸了摸下巴,意味不明地望着旁边气氛不错的两人笑。「哎,看来贤兄不是未有姑娘爱慕……而是早有了心上人了么?」一双墨玉眸子笑得欢,他来回看过两人,又看了看那边淡然喝茶的王维。这王御史么,看似淡定的,眼底倒是波涛汹涌……
看来──这倒是一齣好戏了。
闻言,李白白皙面颊立时染上红晕,一下子有些慌乱地将她还捏着自己脸颊的手给摆回了原位。「子美莫要误会,沫澄是……家乡故友罢。」拿起桌上茶杯浅酌一口,他顺了顺气想故作淡定,举止却有些乱了调。
见他这模样,杜甫又是扬脣笑:「家乡故友……哎,双成啊,你瞧瞧这太白……倒是不把你当作故友了,竟就这么把你晾在一边。」摇摇首,他装模作样地歎口气,可怜地看着安双成眨了眨眼,笑得意味暗晦不明。
被这样一说,李白显得更加慌张了起来,「不、不是……」
闻言,安双成只淡淡瞥了眼杜甫,又默默望了眼旁边两人,随后歛了歛眸子,恭谨地启脣道:「双成不过一介鄙人,不配称作恩公朋友的。」

章回七《流水情》(2) 「啪」地一声,孙可君毫不客气地往安双成的头顶巴下,制止他继续贬低自己,另只手倒悠哉悠哉地撑着脸颊,笑咪咪地望着杜甫开了口:「子美啊,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名字,唸起来很像『豆腐』?」语不惊人死不休,她扬扬眉,笑得无害灿烂,倒是满桌男子一下都喷了茶。
王缙不太给面子,一口茶便直接喷回了杯子里。李白愣在那儿反应不过,王维噎了口茶,掩着袖子憋笑。这君儿,怎么这样全然不给情面地损人家……
如此一轮下来,大概只剩安双成还淡定地板着张严肃的脸,没什么反应。
杜甫的脸一下子青了一半。嘴角抽了抽,他扯了扯脣,僵着脸笑道:「杜某还有些事儿,便不打扰五位用膳了。」起身,他吐口气,礼貌地弯身行礼,只那嗓音还有些不自然:「贤兄,后会有期。」
向那边还尴尬着张脸的李白道过别,他僵着颈子转身往酒家门口走,倒又听得后头传来姑娘的声音,气血噎了一阵,差点没被她气死:
「哎,豆腐啊,后会有期!」
啧啧,调戏李白?拜託,他不知道那可是她的专利么?
♦ ♦ ♦
气氛微妙地用过一顿午膳,五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聊下来,也算是填饱了肚子。
「那么──这些日子,多谢二位对沫澄和双成的照料。」步出酒家,几个人站在街头,气氛却显得几分凝重,「摩诘、夏卿,后会有期啊!」弯脣笑得灿烂,孙可君有模有样地拱手弯腰行过礼,也算是谢了他这一载多余给她的温柔细心。
她还不了,也记不得,所以终究只是谢过。
「如此说来,这一载……也过得真是快。」有些複杂地牵起嘴角,王维脣边的弧度掺了些苦涩,却仍只是笑。「日后……我还能给妳捎信么?」抬眸望着她,他开口,问得小心翼翼。
听她那样唤自己摩诘,明明是他给自己起的字,他却听得有些恍惚。
似乎,他已经习惯了听她唤他「少卿」。
「当然。」她弯眼笑成月牙,如同往常般的自若,好似并不是道别。「啊,最后想问你一个问题……少卿,是你编出来的名字么?」实在好奇关于这名的由来,她歪了歪脑袋,开口又问。
王维顿了顿。「少卿……是我原来的字。」像是忆起什么,他微微敛起眸子微笑,眸色温柔暖人,「君儿若是唤不惯,也可以继续唤我少卿的。」
少卿,少年为卿。他得愿所偿进士科举,二十名冠京城,却越来越不晓得,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于是他愈加好佛,最后改字摩诘……但那日静能师父一言,他却发现,自己其实未曾真正懂得那番道理。
爱恨嗔癡皆为空……可他却这样捨不得她走,捨不得和她道别。
「嗯……其实我都行的。」耸耸肩,孙可君笑了一笑,「那么,夏卿、少卿,咱便在此别过了。」再次对两人拱过手,她笑笑望向王缙,调侃地道:「夏卿啊,没了我捉弄你,可别太不习惯啊?」
王缙扯了扯脣,颤寒一阵。习惯?这可不不,他是恨不得脱离好么……「不会不会,王某定然不会不习惯的。」鬆口气地笑,他跟着作揖,心里虽然还是疑惑她到底怎么知晓自己和大哥的身分,但终究还是不好当面问。
「双成也好好保重。」望向一旁依旧安静沉默的安双成,他伸手轻拍了拍他的头,「李郎君……会照料好你们的吧。」心头五味杂陈,他目光笑笑看向李白,确认似地开口,却不是问句。
他心里其实,很嫉妒他啊。能让君儿露出那样的神情,还有今日用膳时的目光……
既然他们心里相互都喜欢彼此,那他也就不担心了。
他只是羡慕,能让她上心的人,终究不是他。
「王公不必忧心,太白……会好好照料沫澄和双成。」见了他认真过分的目光,李白随即严严谨谨地拱手应承,只是心里不禁有些纳闷。
但他也看出来,王维望着孙可君的目光,并不同一般。
有他这句承诺,王维才总算安心下来。笑容温润,他望着她开口,嗓音清浅,字句却重如石山:「那么,后会有期。」
「……多谢少卿大哥照料,后会有期。」顿了一阵,安双成低低开口道谢别离,拱手弯腰,一个礼行得极为恭谨。
「后会有期。」见状,她亦灿烂地抱拳笑。
后会有期,却宁无期。
若是当初知晓结果,或许她但宁此生,都不要和他再见……
那个清朗出尘如是孤绝世事的男子,月牙白色的温润,直至许久以后,她也再不能忘。
「沫澄接下来欲往哪里去?」见前面一白一玄的身影逐渐走远,李白回头看她,心里却有些害怕她又要和自己再度道别。
好不容易再次相遇,他这回……不想放手了。
可她又是怎么想的呢?方才那王御史,看来便晓得是对她有意思的……
他其实怕。他怕自己其实配不上她啊。
「长安。」闻言,孙可君喜孜孜地答,「见过这洛阳繁华,我便更想去见识见识京城繁荣了……啊,太白可知这武周宫殿在哪儿?离开洛阳前,沫澄想去那儿看看。」抬头笑望他,她话答得自然,好像他们原来便是同行人。
「嗯。」微怔一阵,李白浅浅应了声,脣角却不觉轻轻勾起,「正好太白亦欲往那儿,不如同行吧。」眸色几分温暖,他开口邀请,却觉得总算舒了气。
彷彿又是当初,西蜀春暖,人面桃花相映红。
长安的桃花十分漂亮,正好在京城多逗留些时日,待是过年春节时,他正好便又能和她一同去赏花了……
真好。
闻言,她脣角笑意飞扬得更加肆意了些,「那你等等我啊,我去恢复一下……女儿身。」眨眨眼,她扯了扯身上衣服,一溜烟又不见人影。
在王维王缙面前还要扮着男相,是因为他们是两位郎君。古人思想保守,安双成看着还像个小书僮,可她若一个女子跟着两个男人,定然会被说三道四……跟着李白么,顶多便像以前被当作夫妻罢了。
反正她可乐见其成呢,也没什么不妥。
李白还搞不清楚她去做什么,回神过来,便已见她迅速换上一身橙色简便女装蹦了过来,拉着他的手笑:「这样舒服自在多啦!」偏着头,她晃了晃他手腕,倒有点像撒娇。
他无奈轻拍了拍她的头。「妳高兴便好。」说着,他望向一旁安双成,启脣又道:「那么快些出发吧,晚了就没法看了。」
「是。」安双成低应,一双湛蓝眼睛始终淡如清水,不起波澜。
对于宓少卿二人的真实身分,他没什么反应。对于午膳时她开杜甫的玩笑,他也依旧是如此……孙可君有点纳闷。他怎么几乎一点情绪波澜也没有?同龄的孩子,哪个不是高高兴兴的,双成这样两载过来,倒是令她愈来愈担心了……
「……咳。」轻抽出手,李白咳了声,面颊微致命危情 豪门浪荡史1 844无删节微有些红,模样不大自在,「姑娘家这么样子,容易招人误会……」说着,他侧头瞥了瞥四周,有些不好意思。
她倒是笑得豪情,又是毫不避讳地抓回他的手笑:「有什么关係?咱管他人怎么想。」撇撇嘴,她扬扬眉,这笑倒是意味深长。
哼,多少姑娘对他虎视眈眈啊……她就这么拉着他,看谁还敢来搭讪?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7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