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见不平 父女情深高h陈倩像极了爱情

第六十四章 为难 前方没车,麦英齐侧过头往旁边悄声无息的于紫庭看了一眼,却见她已经在平稳、静谧而凉爽的车内睡着了,他心中感叹,真是个叫人放不下的小东西。
他稍稍减缓车速,伸手探了探副驾驶座前方两侧冷气出风口的风向与风量,他调整靠近驾驶座的风向,让冷气朝着自己吹,继而又把车内温度提高了两度。
不确定自己的动作有没有惊醒她,目光很快地朝她巡了巡,发现她睡得四平八稳,他这才安心地看向前方,想着自己可以利用时间构思接下来的处置。
他一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支在扶手上,手指摩娑着下颚,深邃的眼眸微微瞇起看着前方,看似陷入了沉思,然而,没过一会儿,他将另一手也放在方向盘上,转头看了身旁恬静的睡颜一眼,无奈地摇头苦笑。
他终究无法静下心来思考,满脑子都在想她为什么会哭肿了双眼,这种心思受人牵制的状况在他身上从来不曾发生过,于紫庭是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一个走进他心里,让他费神惦记的女人。
安静的空间里只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他放鬆地向后靠着椅背的头枕,索性就来理一理自己的心思,不过,他随即自嘲一笑。
他的心思哪还需要理?他的思维、下意识的言行早就宣布了答案,是他自己一直不愿意面对,想抵赖,不敢承认自己对于紫庭一见锺情,因为他不甘心,他十五岁立誓,坚持了二十年的人生态度竟被一个涉世未深的十九岁小女孩挑战,而最让他介意的是她还没出招,自己就竖白旗投降了!
但话说回来,跟自己的心意对峙实在太累了,只会让自己心力交瘁,这场战争打得一点意义也没有。
他暗叹一口气,何苦为难自己,就顺从自己的心意走,或许哪一天…自己就改变了心意也说不定!
既然心意已决,那就简单多了,从今往后…,他目光坚定地看了身旁的于紫庭一眼,在心中对她宣示:『于紫庭,妳今后的一切由我法兰克‧麦克佛森说了算!』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宣示主权的于紫庭依然睡得安详,直到她觉得口渴又感觉肚子有点胀胀的,才想要换个姿势,却发现脖子歪着好僵硬,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看…,随即惊醒过来,自己居然睡着了,她下意识往旁边偷瞄…
「我们快要下高速公路了,妳家怎么走?」麦英齐瞟了她一眼,终于醒了,不然他就该叫醒她了。
「我家…」她的声音嘎然而止,呆望着麦英齐,她不知道!
他们昨天才搬到新家,她对附近还很陌生,还是问了舅妈与方美莲才知道怎么从新家搭公车转捷运到饭店。
「妳不认识路?」麦英齐飞快地看她一眼,她迷惘的神情让他胸口一滞,她像个迷路的孩子般地不知无措。
「啊,」她的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赶忙笑着说道:「您直接回饭店就好,从那里我可以自己回家!」怎么来就怎么回去啦!
看她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麦英齐却嗤之以鼻,其他的女人巴不得他能送她们回家,最好还能送回房间、送上床!只有这个小东西把自己往门外推,真不知道她是傻而是笨!?
「妳昨晚没睡好?」他对她浮肿的眼睛耿耿于怀。
「啊?!」于紫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回家怎么跟昨晚睡没睡好有关?
「妳的眼睛怎么肿了?」麦英齐索性挑明了说。
「哦,现在还肿的?」她吓一跳,赶紧用力眨眼,可是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啊!
「已经不肿了,妳是…捨不得搬家?」为了那铁皮屋?麦英齐不以为然。
「不是啦…」于紫庭神情落寞地否认,虽然昨晚已经决定不再生气,但是想起来仍会心情不好。
麦英齐也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低落的情绪,飞快地看她一眼,问道:「那是怎么了?」
于紫庭心想,大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明明就是父亲做错了事,凭什么要他们没有做错事的人替他遮掩,心一横…
「是…」她连〝爸爸〞都不想说,但又想不到适当的称呼,只能愤恨难消地说道:「我爸骗我妈跟他离婚,然后扔下我们,他自己在外面结婚了。」
听着她语气中的愤恨,麦英齐暗自庆幸,虽然他有过不少〝女伴〞,但在他不谈感情、不给承诺的原则之下,他完全没有感情包袱,现在想来,自己真是有先见之明,不然她要是跟自己闹着算旧帐,那可就为难了。

第六十五章 如火如荼 麦英齐可以理解于紫庭因为父亲的离弃而心生怨怼,他也认为一个男人抛下妻小任其自生自灭的行为确实可耻,但是他并不认识她的父母,更不知道她父母离异的真相,因此,他不会妄加评论,不过也不能放任不管。
「紫庭,」麦英齐慎重其事地说道:「妳父亲的行为不能代表所有的男人,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那样做。」他必须给自己铺路。
「哼,谁说的,茹怡的爸爸还不是在外面有了小三!」于紫庭立刻提出男人都是坏男人的例证。
「小三?」麦英齐疑惑地瞟了她一眼,那是什么?茹怡的爸爸又是谁?
于紫庭没注意他的反应,自顾自地说道:「反正我不会原谅他,我再也不要理他了。」
麦英齐听她的口气就像小孩子跟朋友吵架,然后喊着不要跟他玩了似的,但他不敢笑她,毕竟这对她来说是很严肃的事情。
麦英齐没有再说话,他觉得于紫庭此时应该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他们回到饭店,麦英齐下车前对她说:「今天的加班费三千,妳自己去领。」
「好,谢谢执行长。」于紫庭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道谢。
※※※
星期一一早,于紫庭从资料库里找出了汉享食品刊登那则广告的签呈与广告样张,麦英齐拿到资料后便找来了汉享的张总与董事长宋明洁,询问当时汉享食品大肆宣传打广告的原因。
「报告执行长,」张总看着那则广告签呈说道:「大约在半年前,市场上传出有类似的产品要上市,说是包装跟我们汉享食品的包装非常类似,我们觉得要让消费者对我们汉享产品有更深刻的印象,所以集团经营会议上通过刊登广告的提议。」
张总看了一眼宋明洁,见他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才又接着说道:「那时候广告公司觉得我们拟的广告内容太保守,建议我们用词遣字要大胆一点,只要不违法、不指名道姓就没问题,所以就加上了〝汉享生产的才是真品〞的字样,这则广告中完全没有指控或威胁的意思,纯粹只是想要加强消费者对我们汉享的印象而已!」
「所以…这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坐在一旁的宋明洁顿时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张总接口道:「赵志丰以为汉享是针对他们庆业做的广告,所以怀恨在心?!」
「那是因为他自己做贼心虚!」麦英齐为这个中毒事件的引爆点,做出了注解。
麦英齐当然不会放过庆业食品公司及赵志丰,他低调地把所有检验报告、货号资料等等全部交给律师,由委任律师向法院提告,他并指示律师还要控告赵志丰背信罪,没隔多久,检查官便带着收索票直奔庆业食品公司而去,将其负责人、赵志丰、嫌疑人及物证全数带回。
庆业食品的老闆交保后,一再託人与大享集团交涉,希望能私下和解,但麦英齐完全不予理会,拒绝私了,他绝对不会放过想要损害他利益的人,更何况是已经造成了损害的事实。
就在麦英齐如火如荼地对付庆业食品的时候,孙仲强拟定了员工外语能力测试,员工可以按照自己擅长的外语做选择,顿时,大享集团人人都在恶补外语,深怕自己的语文能力测试结果会垫底。
在此同时,于紫庭星期一拿到了孙仲强的推荐信,将应徵文件送给了老师,隔没两天就接到星期五面谈的通知。
「舒姐,我去面试啰!」于紫庭换了自己的学校制服从资料库出来。
「去吧,别紧张,好好表现。」舒季虹笑着鼓励她。
「嗯,好!」她笑着应下,继而低声欢呼道:「于紫庭,加路见不平 父女情深高h陈倩像极了爱情油!加油!」她握拳给自己打气,临走还不忘回头比出胜利的手势,对舒季虹顽皮地一笑。
舒季虹忍俊不禁地笑着目送她离开,随即敛起笑容看向桌上的英文讲义,她感叹,如果当年读书有现在这么用功,自己也不会考不上大学了。
这时,外出开会的麦英齐居然回来了,舒季虹颇感讶异,他怎么会在中午一点钟这个时间进来。
「执行长,您用过午餐了吗?」舒季虹问道。
「嗯,」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随即问道:「紫庭呢?」
「紫庭她请两个小时的假。」舒季虹回答。
「请假?」麦英齐皱起眉头,「她有什么事?」他没有印象她说要请假。
「报告执行长,紫庭她今天下午有一场面试,她昨天就请了假。」舒季虹照实说了。
「怎么没告诉我?」麦英齐脸色沉了下来,她居然跑去面试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65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