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伯特》作者:比起笑对方鲁,最好指出他的“鲁蛇思维”

身为连环漫画《呆伯特》(Dilbert)的创作者,我几乎天天都以嘲讽的方式遏止那些荒谬到不行的管理行为持续散播。如果我这么说听起来似乎夸大了自己对于社会的影响力,那么请想想这件事,二○一八年,特斯拉(Tesla)的执行长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写了一份备忘录给全体员工,他在里头阐明如何进行有效益的会议,以下是其中一条规则:
《呆伯特》作者:比起笑对方鲁,最好指出他的“鲁蛇思维”
埃隆.马斯克的规则六:“一般而言,运用常识作为你的指南。如果在特定情况下,遵守某项『公司规定』明显荒谬到足以被画进《呆伯特》漫画里,那么这条规则就应该改变。”

请注意!由于“呆伯特”这个词存在于他们日常使用的词汇中,并且他们都对“如同呆伯特一般”的政策会是什么样子略知一二,这使得马斯克在描述他对员工的要求时要容易得多。可见赋予事物名称会赋予它们武器般的力量。

我举特斯拉的例子是因为找一句已经出版过的引言比较容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近三十年来,一直都有来自大公司的经理人直接向我回报,他们之所以改变或是避免了一些政策,全因“我们不想最后被画进《呆伯特》漫画里。”或是意思类似的话语。被嘲笑的风险导致行为的改变,其影响程度,我什至可以说它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比起没有名称,如果你有一个负面的词汇来指称某件事情,反而会比较容易避免它。在我介绍输家思维这个词之前,你会用什么词来描述一个聪明却因为缺乏跨领域的接触,而在思想上有盲点的人?你的预设值大概会是从你所认识的词汇中,选择出最接近的那个,它可能是愚昧、蠢、笨蛋,诸如此类。不必由我来告诉你,在你指称某个人是笨蛋后,再要去改变他的想法会有多困难;如果你采用稍为高明的手法、聪明的途径,把一个人思想上的盲点用一个术语来描述,像是确认偏误,或是认知失调,你的目标对象则会宣称你才是那个被认知错误所困扰的人,然后这项讨论便会无疾而终。

比起没有名称,如果你有一个负面的词汇来指称某件事情,反而会比较容易避免它。

现在,把那些没用的方法跟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方法比较一下,我允许你拍摄这本书里的任何单一页面,并且在社群媒体上分享,或是跟认识的人分享,或是在任何情况下作为你辨识出输家思维时的答覆。这个页面将会是来自一本已出版的书籍,这会让你的论点更有分量,并且让对话不那么有针对性,也不至于像是你个人的疯狂意见。如果你向人叙述这一页是从《斜杠思考》这本书来的,你会让自己的立场同时拥有嘲讽和免费的可信度这两名生力军,而且当这本书变成畅销书时,在抑制输家思维上,力道还会再更强。

截至目前为止,你大概在想,为什么我不建议你去骂别人很笨,却又同时介绍了输家思维这个看似差不多一样糟糕的词呢?差异之处在于愚笨指称的是一个人,而输家思维指的则是技巧。要记得,我们所有人时不时都会进行输家思维。输家思维中的“输家”指的是结果,不是相关人士的DNA,如果你要使用这个词的话,切记要区分出这项差异。骂别人很笨不会让他们变聪明,但是指出一个糟糕的技巧并以一个好的技巧与之相互对照的话,就可以即时让人朝着比较有效益的方式思考。就像我之前举的沉没成本例子,一旦你接触到这个全新的概念,它几乎是自动成为你未来思考的一部分。

我之所以有能力写这本书,仅仅因为书中所描述的错误,大部分我都犯过。我从经验中学到如何在我自己以及他人身上辨识出这些错误。在很多的情况下,我都是在被可信的人士嘲笑后(切身之痛啊!),才学到这些技巧。没有人可以幸免于偶尔陷入输家思维中,但我希望你们在这儿读到的内容能帮助你们免于被嘲笑,如同我长年以来所经历的;无意中还学会了怎么写这本书。

输家思维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好莱坞的艺人们在替政治或是社会议题发声时,看起来──至少在我们许多人眼里──与其说是聪明,不如说是真挚。你不会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些奇怪。大部分娱乐产业界的人都非经过训练养成的科学家、工程师、律师、经济学家、哲学家,或是通晓其他关于如何做决策的领域;再加上,作为人类,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如果你从来没有上过课、学习过如何有效思考,你就不会有一个参考架构,用来了解自己做得对不对。

你可能天生就是个聪明伶俐的人,这一点可能性满高的,因为你现在正在阅读这本书。而且你或许曾经修过一门逻辑课,这会是个很好的起点,但也不会让你像那些研读其他学科的人一样,并用他们看待世界的方法来理解世界。如果你只是接触过某几个学科的思考方法──比方说历史和哲学好了──那么要理解经济学家和科学家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你依然有个缺口。

如果你只是接触过某几个学科的思考方式,在有效地理解世界这项能力上,你仍会有很大的差距。

举例来说,你可能认识赛斯.麦克法兰(Seth MacFarlane),知道他是获得广泛成功的电视动画节目《盖酷家庭》(Family Guy)的创作者。然而,那只是他成就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亮点罢了。他的才华是世界级的,在一个人身上能看到如此洋溢的才华,绝对是最令人叹为观止的经验之一了。他是一名歌手、演员、作家、艺术家、制作人、幽默大师和声音表演者,但这是否告诉我们麦克法兰所拥有的经验和教育背景有正确的组成,让他得以理解这个世界?面对一个横跨多个领域,比方说科学、商业、心理,并拥有深厚经验的人,他所拥有的那一组思考技巧(我们已知的那些)是否可以与之相提并论呢?

根据麦克法兰的卓越成就,他看起来像是在所有他取得成功的领域里都有相当的才华,我从远距观察到的印象是,他天生的智商就超乎常人的高。他毕业于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并且在各项娱乐事业中(动画、电影、真人电视秀、音乐、颁奖典礼主持等)累积了一项又一项的成就,并同时从几乎每一个项目都赚取了新的财富,换句话说,他是个绝顶聪明的家伙,而我也没有理由去质疑他的立意良善。

不过,根据他在推特上的政治评论,他似乎在教导我们该如何用最好的方式来看待世界上没有多少经验。如果这样的描述在你身上也适用,那么,你就不会注意到你的、或是麦克法兰的政治意见中,有任何的缺失。我会举一个绝佳的例子来证明我的论点。在下面这条推文里,麦克法兰说,实际上,由于大量的科学家都这么说,我们可以确信,气候变迁是真实发生且相当危险的。

注释
*译者注:意指石油年生产量达到顶峰,其后的生产率就会下降,1953年美国地质学家哈伯特曾预言美国的石油生产将在六○至七○年代达到石油顶峰。
[1] K. Mahmood, “Do People Overestimate Their Information Literacy Skills?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mpirical Evidence on the Dunning-Kruger Effect,” Communications in Information Literacy , 2016, 198–213.
[2] Aaron E. Carroll, “ Peer Review: The Worst Way to Judge Research,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 ” New York Times , November 5, 2018.
[3] Sheila Kaplan, “ Duke University to Pay $112.5 Million to Settle Claims of Research Misconduct, ” New York Times , March 25, 2019.
[4] Richard Jacoby, “The FDA's Phony Nutrition Science: How Big Food and Agriculture Trumps Real Science–and Why the Government Allows It, ” Salon , April 10, 2015.
[5] Dan Robitzski, “ Faulty Studies Mean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Nutrition Is Wrong, ” Futurism , July 2018; Julia Belluz, “ Why (Almost)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Food Is Wrong, ” Vox , August 16, 2016.
[6] Susan Solomon and Diane J. Ivy, “ Emergence of Healing in the Antarctic Ozone Layer, ” Science , July 15, 2016, 269–74.[7] Einstein Sabrina Stierwalt, “ Why Is the Ozone Hole Shrinking?, ” Scientific American⤴
, March 22, 2017.

※本文摘自《斜杠思考》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61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