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治郎是江湖卖艺的傀儡师?伊之助是江户时代的弃儿?

社会上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范或规则等必须遵守的事项。如果违反或不从,就会成为批判的对象,遭社会放逐,这就是所谓的“墙外人”,他们成了排除在社会秩序之外的存在。特别是平安时代,这些人被视为“鬼”。他们多半无法过一般生活,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度日。有人住在远离人烟的深山、也有人漂泊(流浪)到各地。一边狩猎,闲暇之余,表演配合歌曲操作人偶(傀儡)跳舞的技艺、巡回各地的人,叫作“傀儡子”(傀儡师)。
炭治郎是江湖卖艺的傀儡师?伊之助是江户时代的弃儿?
傀儡子从一个村子游走到另一个村子,多数人一辈子当中都不会有机会与公界(世间)同化。虽然如此,倒也并非跟世间斩断一切关联,还是有生活上最低限度的往来。比方说,来到一个村落,就会造访家家户户、在门口献上贺词,甚至表演。还会占卜、驱邪、加持祈祷等,一开始宗教性质较强,不过随着时间经过,渐渐演变成谋取生计的艺能表演。

傀儡子除了操控傀儡的傀儡戏,还会进行表演,男性是相扑或魔术、剑舞、滑稽表演等,女性则配合剧情唱歌。宽治元年(1087)大江匡房撰写的《傀儡子记》中有介绍关于傀儡子集团的各种表演。

“男性都擅长弓道及马术,还会变魔术,用2把剑将沙石变成钱、或是把草木变成鸟兽。女性则画眉毛、染牙齿、在脸上画伤心哭脸的妆、假装脚没力气弯着腰、装出一副蛀牙牙痛的表情假笑之类,或者唱歌卖弄风骚、诱惑男人。”

到了镰仓时代,原本一直流浪各处的傀儡子也开始隶属于寺庙神社,并且分散定居。傀儡子的表演升华为猿乐及人偶剧等,然后再进而分枝为人形净瑠璃、能乐(能及狂言)、歌舞伎等。傀儡子在寺庙神社举行的相扑和剑舞,作为祭神仪式,至今依旧广为传承。

在山里继承技艺的灶门家之特殊性
《鬼灭之刃》中,描写主角灶门炭治郎家代代传承叫作“火之神神乐”的驱邪神乐(第40 话)。透过整晚不停献舞,来祈求1 年的无病息灾,灶门家嫡子炭治郎也学会了它的舞型。

炭治郎之父──炭十郎──虽然体弱多病,却知道以最低限度动作发挥最大限度力量的呼吸法,所以可以跳一整夜舞。进了鬼杀队的炭治郎,从“火之神神乐”衍生出“圆舞”、“碧罗之天”、“灼骨炎阳”等剑法。而大家会渐渐知道,“火之神神乐”和被称为“起始呼吸”的“日之呼吸”,两者间其实关系极为密切。

傀儡子后来隶属寺庙神社或公家,因此艺能集团得以发展,而即使没有得到专属雇用的傀儡子,跟寺庙神社的连结还是很紧密。他们确立了江湖艺人、闯荡艺人的地位,也能够自由进出未知国度。有些为政者注意到他们这种特殊性,利用他们当间谍,导致世人开始对傀儡子抱持警戒心,冷眼看待这些“排除在社会秩序以外的人”。傀儡子会施展不可思议的魔术,原本就可疑,在世人眼中应该是像“鬼”一般的存在。

“火之神神乐”也不是那种邻居会来看的表演,灶门家当主会在年初从日没到黎明独自不停跳舞。在层层积雪的山里,不断反覆跳着几百、几千、几万遍所有的舞型。(第151 话)。

作品中并没有叙述灶门家是离群索居的状态,但也没有描写他们积极和村落的居民交流。村落的人们,是如何看待“火之神神乐”的呢?代代继承“火之神神乐”的灶门家并不是漂泊民,但居住在远离村落人群的山上。在山中继承技艺的灶门家,令人联想到中世的艺能集团──傀儡子──的样貌。

从嘴平伊之助看五千个“弃儿”
灶门炭治郎的同期剑士──嘴平伊之助,是被山猪养大的“弃儿”(第10 卷.番外篇)。跟伊之助一样,被野生动物养大的“弃儿”,少见但偶尔存在。例如,有从3 岁到8 岁都跟着狗群一起生活的少女,用四只脚行动,也几乎不会说人话。不过,伊之助曾经有一段时间受一位老人和他的孙子照顾,词汇还算相当丰富。

到江户时代为止,丢弃婴儿的行为并不特别稀奇。平安时代的《日本灵异记》,就有一心穿梭在男人间的母亲,对孩子弃之不顾、不给孩子授乳、让孩子饿死的故事。

弃儿成为取缔对象,始于颁布“生类怜悯令”的5 代将军德川纲吉的时代。弃儿的原因有多产多死及生活困苦等。以前幼儿死亡率高于现在、幼儿人权相对受到轻视,对弃儿的排斥感似乎比现在薄弱。同时,收留弃儿、视之如己出、扶养长大的人也并不少见,也有些父母抱着让孩子“逆转人生”的心态,把小孩丢在有钱人家门前、或是寺院境内。

此外,以前有“弃儿长得壮”的传统说法,当小孩出生于父母的厄年[1]、或是生出体质孱弱的小孩,有“形式上丢弃一次,马上捡回来,就会健康成长”的迷信。丰臣秀吉就相信这个迷信,把自己刚生出来的小孩取名为“舍”[2]。即使到了明治时代,弃儿每年大约有5000 人以上,到了大正、昭和,随着时代更迭逐渐减少。昭和初期大约是600~700 人、昭和50 年代则减少为200~300 人左右。

另一方面,孤儿院(儿童养护施设)陆续设置,养育没有家人的小孩。由于资本主义,明治的日本发展急速,社会福利制度却追不上,贫困居民增加,出现许多弃儿。为了改善这个状况,孤儿院相继设立。《鬼灭之刃》的“柱”之一──悲鸣屿行冥,在进入鬼杀队前,也是在寺院养育孤苦无依的孩子们(第135 话)。

注释
[1]类似犯太岁,是日本人相信灾祸容易降临的年龄。以虚岁为准。基本上,男性的厄年是25岁、42岁、61岁,而女性是19岁、33岁、37岁、61岁。
[2]在日文中为“丢弃”之意。

※本文摘自《鬼灭的日本史》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32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