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数三百、有人刷一万!?──古代诗人都花多少钱喝酒?

由于本人酒量颇差,平时没喝酒的能耐,但对酒价还算了解,像拉罐啤酒只要几十块就有了;如果买潘多拉或Costco的红酒大概两三百块,超市买的小瓶威士忌也差不多;至于XO或高级红酒的价位那就是另一个档次,贫穷限制了我的想像力,我真的没消费过。
有人数三百、有人刷一万!?──古代诗人都花多少钱喝酒?
至于古代的酒价多贵呢?虽然这种轶事在“每日头条”那类内容农场也能咕狗到,但多半都是随便唬你。尽管古今时空背景不同,但不同品质的酒精饮料,价差可说是非常大。爱喝却最省的应该就是唐朝第一鲁蛇诗人杜甫了,他的《客至》写到:

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
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杜甫《客至》)

因为家贫只有没滤过的浊酒,而且还要跟邻翁一起共喝同一杯。等等,这会不会有体液交换,不,我是说染疫的风险啊?不过杜甫正常来说也没啥时间去亲自滤酒,还是会去买些便宜的酒挡着用,他的另一首诗里说:

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
早来就饮一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杜甫《逼仄行》)

虽然一早就喝酒有点不OK,但好险只花了三百铜钱。李开周《从奈米到光年》一书就提到这首诗,说唐代一斗约六千毫升,也就是六公升,这酒CP值算是很高了,可见也不是什么太名贵的酒。

至于因嗜酒而被坑到无上限的,大概是跟杜甫并称的李白,他那首《将进酒》大家可能都很熟悉: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李白《将进酒》)

“十千”就是一万钱,同样的一斗酒,杜甫买的等级只要三百钱,李白一买就一万钱,还要拿五花马去换(水饺换酒没听过),只能说白哥你这样太匪类了。不过其实“陈王宴平乐”是用曹植《名都篇》的典故: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胎鰕,寒鳖炙熊蹯。(曹植《名都篇》)

先不说曹植他们桌上那瓶82年的红酒,光是鳖肉熊掌等滨危物种被当成佳肴,比起来一斗美酒值万钱,好像也不算什么了。我看了一眼他的劳力士,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不过人家曹植可是世子啊,喝高级酒本来就应该,只是后来唐代诗人推崇曹植,经常沿用此典故,譬如王维: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王维《少年行》)

白居易:

少时犹不忧生计,老后谁能惜酒钱。
共把十千沽一斗,相看七十欠三年。(白居易《与梦得沽酒闲饮》)

崔国辅:

逢着平乐儿,论交鞍马前。
与酤一斗酒,恰用十千钱。(崔国辅《杂诗》)

看看,每个诗人买一斗酒都花一万块,不会吧?那么多诗人都被坑了。但其实他们不过是拟代长安游侠,或与曹植平乐晏饮的典故呼应而已,千万不要当真。王船山的《姜斋诗话》就曾出言讽刺,说若读诗必求出处、论考据,这是“宋人之陋”,尤其把诗当成真的,那可真是迂腐不通:

必求出处,宋人之陋也。其尤酸迂不通者,既于诗求出处,抑以诗为出处,考证事理。杜诗:“我欲相就沽斗酒,恰有三百青铜钱。”遂据以为唐时酒价。崔国辅诗:“与沽一斗酒,恰用十千钱。”就杜陵沽处贩酒向崔国辅卖,岂不三十倍获息钱耶?求出处者,其可笑类如此。(王夫之《姜斋诗话》)

王夫之说如果杜甫买一斗酒三百块,拿去卖给崔国辅一万块,啊他不就现赚三十倍?所以读诗不赏诗意,而去究其出处,只能说可笑又可怜R。但看了那么多写酒价的诗,我觉得还是诗仙李白最浪费又最霸气: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李白《行路难》)

喝金樽清酒花一万,吃山珍海味再花一万,结果“停杯投箸不能食”,因为“拔剑四顾心茫然”。Come On,白哥,非洲很多小朋友饿到没饭吃你不知道吗?要有同理心,不要浪费食物。

不过确实如王夫之说的,那些探究酒价的农场文,乃“既于诗求出处,抑以诗为出处”,那就是不解诗意了。喝的是便宜三百块浊酒,遥想的是陈思王平乐宴饮的上万块美酒,这才是文学的真谛啊。这么说来读这些诗歌,倒是给了我们另一种增添想像力的方式,而不一定与贫穷或富有相关。

※专栏内容为作家个人创作,不代表本站立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29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