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养成不动脑的习惯,反而能在社交上加分?

人的一生很少会碰上完全没坏处的好事,比方说喜获麟儿那一晚大家当然很兴奋,但也是担心到睡不着;碰上横财赚大钱当然高兴,但恐怕是会引来贪婪亲戚的觊觎。人类的最大天赋也是如此祸福参半。那个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从而产生股票市场的叙事能力,也会让我们在那个市场里头做出糟糕的决策!《理性之谜》(The Enigma of Reason)的作者梅西耶(Hugo Mercier)和斯珀伯(Dan Sperber)指出:严格来说,人类演化出来的思维方式并不“正确”,但是那种维护共同信仰的稳定,却是人类物种之所以成功的基础。[5]
我们养成不动脑的习惯,反而能在社交上加分?
我们来比较一下动物和人类对于信念的不同处置,就能更全面地理解这个概念。我们人类会因为发现跟深刻信念背道而驰的想法,而在认知上感受到不协调的痛苦,比方说,相信“自己支持的政党,其成员都是聪明而善良”,但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就算是碰上客观事实,例如该政党明明政策失败、领导能力不足,或是政党路线与科学现实相矛盾等种种不堪,但原先的政治信赖常常还是难以扭转。这是因为,起初就是从那些共同信念开始,把人类团结在一起的,所以就算碰上非常明显的矛盾,要打破这样的联系也绝非易事。一个改变初衷、面对现实、承认错误的政党狂热者,必定要付出巨大的社交代价,失去许多社会关系。这种心理上的变化,就算是再合情合理,也一样对人之所以为人带来许多破坏。

现在,假设有一只怀抱信念的瞪羚,它认为:“这里没有狮子。”但只要听到树丛沙沙作响,它马上就会落跑,不然就会被吃掉。动物的沟通交流就像是二进位的思考:有狮子或没狮子?跑去躲起来,或是留下来猎食?

具备复杂思考能力的人类,也具有更严重的自我欺骗和非理性状况。一头瞪羚要是像人类一样想太多,它发现树丛沙沙作响还是会觉得那里怎么可能躲着一只狮子呢,说不定到最后还很高兴地被吃掉。欠缺客观推理能力的瞪羚,大概活不了多久,恐怕也无法留下后代,所以这对整个瞪羚物种来说也算是好事。

但人类的情况却不是这样,附和集体主义和非理性的聚众狂热,反而可能带来更大的创造力。因为我们最讲究效忠小团体,所以那些自夸自大、贬低他者、躲避科学检验的人,可能从他人那儿获得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尊重。就像梅西耶和斯珀伯所说的那样:“从『知识分子』的角度来看,那些奇怪、愚蠢或纯粹就是傻气的思考习惯,从社交互动的角度而言却可能是聪明伶俐。 ”[6]

注释
[5] Hugo Mercier, The Enigma of Reas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6] Elizabeth Kolbert, 'Why facts don't change our minds,' The New Yorker (February 27, 2017).

※本文摘自《非理性效应》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25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