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辛德勒成为绘本故事,温柔牢记纳粹历史与人性微光

孩子们大约几岁适合认识纳粹大屠杀(Holocaust)这个字眼呢?许多教育者建议年龄为十岁左右。不过,曾获美国绘本凯迪克奖(The Caldecott Medal)与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Fellowship Award)的作家彼得.席斯(Peter Sís)近期出版绘本《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便以此为主题,推荐给六至九岁的儿童阅读。
英国辛德勒成为绘本故事,温柔牢记纳粹历史与人性微光
在书里,图文并茂地描述惨痛历史中的人性微光。

1938 年圣诞节前夕,二十九岁的英国证券交易员尼古拉斯.温顿(Nicholas Winton,Nicky)原本打算去瑞士滑雪度假,接到朋友的电话后,便放弃假期赶至布拉格。在那里,有二十五万名难民,大多是在《慕尼黑协定》后,从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区逃离的犹太人。

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纳粹占领捷克其他地区似乎只是时间问题,难民父母们都迫切希望能将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英国的“儿童救援”(Kindertransport)计划如黑暗中的一线曙光,开放未满十七岁的犹太儿童至英国避难,条件是必须有英国家庭愿意收留、支付孩子的生活费与教育费,且孩子们的旅程需被完善规划——包括回程车票,并需保证战争结束后就会返回原地。

时间紧迫,温顿立即投入“儿童救援”计划,并意识到若遵循正规管道,孩子们的性命恐将危在旦夕。因此,他贿赂纳粹官员、伪造文书、亲自替孩子们筹募资金、不够的便自掏腰包,最后,温顿协助将六百六十九名,最小只有三岁的犹太儿童平安送至伦敦,由于温顿并未具名,这些孩子们最多只知道自己能获救,是由于一位英国人的善行。

战后,温顿从未向其他人提过此事,甚至连他的妻子葛蕾塔(Grete)都不知道。相隔半世纪后,1988年,葛蕾塔一日发现丈夫的剪贴簿,里头详细记载着当年援救行动的细节、孩子们的名单、与孩子父母的通信等,这才得知温顿当年如英国辛德勒般的英勇举动。

葛蕾塔将故事与纳粹大屠杀历史研究学家伊莉莎白.麦斯威尔(Dr. Elisabeth Maxwell)分享,这项沉默的善举才曝了光。BBC 《That's Life》节目主持人埃斯特.兰森(Esther Rantzen)为此邀请温顿上节目,更经由麦斯威尔从中联系,让许多当年被温顿拯救的孩子亲临录影现场、对温顿表达谢意。节目播出后,散落全球各地的幸存者更纷纷写信、亲自登门感谢温顿。

节目中,温顿被安排在观众席第一排,主持人兰森询问观众:“现场有哪些人是当年被温顿拯救的吗?有的话,能不能请您起身呢?”那一刻,现场所有观众都站了起来,包括坐在温顿一旁的维拉.吉辛(Vera Gissing)。维拉顺利逃出纳粹魔掌后,在英国成长、结婚并育有三名孩子,也曾将自己的人生故事写为《Pearls of Childhood》出版。“如果不是因为温顿的善举,我根本不会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维拉的女儿妮可拉(Nicola Gissing)不禁有感而发。

在《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中,故事以尼基与维拉为主角、双线开展,席斯以简单、直接的语言,描述维拉及温顿两人的童年,包括纳粹入侵前,维拉位于布拉格近郊小镇的家、温顿的童年嗜好——数学、集邮、摄影和击剑。而原本毫无交集的两条平行线,因为一场救援计划短暂相交后又错身,各自步向生命的旅程。

席斯的插画,将日常生活的琐碎细节,与丰沛想像完美结合为精致图像。譬如书封上,年幼的维拉孤零零地站在月台上,拎着一只小行李箱和猫咪布偶。在维拉小小的身躯轮廓中,席斯填进所有对维拉来说最珍贵的人事物:她的父母、家园、小马。

席斯曾以达尔文(Charles Darwin)、伽利略(Galileo Galilei)、莫札特(Mozart)为主角绘制绘本,“我总是受到这些人的启发,他们把自己的人生,活出超越生命的价值,他们的故事,创造了如此惊人的历史,”席斯表示,温顿曾说自己并不是英雄,因为他从未身陷危险之中。但对席斯及许多人来说,“温顿当时已尽他所能,帮助了许多人。”

而在书里,席斯除了记录温顿的善行,并未刻意回避那些无可奈何的遗憾。

事实上,温顿当年共安排了九列火车,依序出发,将孩子们送至伦敦避难,第九列火车预定1939年9月1日出发。然而,纳粹德国当天入侵波兰、英法正式向德国宣战、德国封锁边界,最后这列载了两百五十名儿童的火车,并未顺利从布拉格开出。维拉的表兄弟姐妹们正在这列火车上,最后这些孩子大多丧命于战火及大屠杀中。

温顿曾多次表示这是他最大的遗憾,只要想到那天迫切期盼火车进站的孩子们,总感到痛苦万分。“再也没有人见过那两百五十个孩子。那天,在利物浦站,有两百五十个接待家庭空等了一场。如果那班车能早一天出发,一切就还来得及。在这列火车上,也许没有任何一个孩子幸免于难,这真是很糟糕的感受。”这场永远无法挽回的悲剧,像梦魇般挥之不去、萦绕温顿心头,经席斯适当转化,忠实呈现于《 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中。

心理医师朵娜.马修(Dona Matthews)表示,这是她读过第一本、向低龄儿童介绍纳粹大屠杀的书籍,更推荐亲子共读此书,“这个故事的重点是尼基和维拉,不是恐怖的大屠杀。在故事里,阐明包容、尊重他人多元种族的重要性,对孩子来说,是理解纳粹大屠杀、或其他相关议题很好的入门教材。”

温顿的女儿芭芭拉.温顿(Barbara Winton)也同意这样的看法,“无论您几岁,一旦发现自己周遭有错误的事情,就该挺身而出,采取行动改变它,就像我父亲一样,”芭芭拉表示, “这就是这个故事要告诉大家的信息。”

这位英国的辛德勒,尼古拉斯.温顿(Nicholas Winton)已于2015 年逝世,享年一百零六岁。但他当年毫无畏惧、挺身而出的英勇举动,对六百六十九个孩子及其子孙的影响,将长存于世界中,如黑暗幽谷里绽放的花朵,永远芬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22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