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认是双鱼生活三十四年后,才发现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

结果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
自认是双鱼生活三十四年后,才发现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
约莫接近2020年初,因为改名的关系,趁机到户政事务所查了自己的出生证明。以往想起自己的“身世之谜”,我总是问不到一个绝对的答案。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拿到自己的出生时间之后,星盘全部重新算过,这才发现我的上升星座是狮子座。当下的那种惊讶,就如同我大约在好几年前才认清自己的生肖,因为农历生日还没过年,所以其实属老鼠一样。

那段时间其实过得有点奇妙。一边重新认识自己的出厂预设值,一边像终于找到正确型号的说明书,对照着自己的使用说明。“好吧,是满像的。”诸如此类的话,那几天时常陪伴着自己。因为我活生生地过了三十四年自认是上升双鱼的生活啊!尽管星盘上只有上升星座改变,我却突然整个都不太对劲了。

所有我以为我的选择困难、优柔寡断、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突然间被一纸官方的出生证明给赦免释放了。那头心里的狮子打翻了水族箱,将鱼生吞。接着而来的跑马灯,是那本说明书上显现的各种狮子意象。我的骄傲、我的自我爬梳和展示、我的不服输……“搞了半天原来都是这头沉睡狮子的梦境吗?”我这样想。

在那段调适的日子不久后,我突然感悟到人生很短。虽然看似没有什么关联,但在知道自己真正的上升星座之后,我有一种得到第二生命的感觉。像拿着假剧本演出各种剧情的漫威演员,终于知道自己的演出在整个剧情架构里,扮演怎样的角色。放到一个更大的格局来看,那几乎是一种催眠。带着双鱼的假设,形塑了双鱼的样子并接受了这样的认知,就这样过了三十四个年头。

而回到改名这件事上,如果在出生时我们的名字就已被注入父母的心念,长大后是否就会长成那个名字形状的西瓜?在多数的自我抗辩中,占去最多百分比的我的立场,时常认为,名字终究只是某种灵长目智人对于他者的意识标靶,而意识就像飞镖,在想到某个人事物之时,就会飞往意识标靶去。如今我却改了这个标靶的名字,而我却依然感觉我仍旧是同样的人。

在改名与星盘看似自相冲突的矛盾中,我突然想起有一阵子,脸书上很流行各种心理测验,星座的性格的预测的各种测验。可能是因为略懂塔罗牌的关系,日子久了,就对这些心理测验开始无感了起来。我什至想,人类在做这样的测验时,因为从答题开始,经历一道道题目筛选,最后得出某一选项,便认为最终的那个宿命般的结果,必定是经过自我自由意志严刑拷打后,对自我的吐实与坦承,因此认为自己被归类到的,必定是自我的反映。因为第一题到第十题的过程,仿佛滤去了杂质,在最后显露出答题者的本质,才会得到“好准喔!”的惊叹。但如果顺序反过来呢?如果ABCD四个答案全部看过一遍,再揭露前面的题目,仍然是一样的准确吗?

我其实没有什么想法。

也许真正的我只是一团藏在神经元里带有电子讯号的迷雾,尝试着看清一朵朵的生命之花。


※本文摘自《娱乐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22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