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少女、金色怪物、群贼、乱世与人心的阴阳交界

长篇小说开头太重要,有的开不好,闷,读几页便放弃了,有的吸引你一路读下去,欲罢不能。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一开始便让我好奇,想知道然后呢?然后,一部厚厚的小说便读完了。
魔手少女、金色怪物、群贼、乱世与人心的阴阳交界
喜欢《金色大人》的开头,是因为牵涉到安乐死的话题。不是现在我们提到的安乐死,而是真正的安乐的死亡──既安且乐,在祥和梦境般的情境中离开世间。若真能如此好死,死亡或许不会那么令人生畏恐惧吧。

且说从头。男人风月场所负责人熊悟郎,从小就有法眼,当有人心怀不轨,带有杀意,他会从对方身上看到只有他见得到的火花和黑雾,这种灵敏直觉多次救了他。这天,一个女子,名叫遥雪,以应征为名,来到面前。谈话中熊悟郎感觉到谎言的火花,但不对啊,遥雪进门前经过安检,手无寸铁,她也喊冤,表明自己没有恶意。难道熊悟郎多年来不曾失误的直觉不准么?

在逼问下遥雪答道,一如他的法眼,她也有特异功能。是一双手,触摸对方身体,即可使之安详死去。

身为医生的父亲,便安排她善用神奇力量,帮助别人。村里老人,罹患重病,药石罔效,痛苦难耐,一心求死,她的手抵在对方胸口,患病老者,先是苦痛减轻,继而身心进入美好幻境,最后从疼痛中彻底解脱,沉醉在幻梦中离世。

多引人向往啊。人都会死,最终都是同一命运,但好死不好死却各有命。不怕死神魔,最怕病来磨,拖着,痛着,直到断气,离世前一段或长或短时期饱受煎熬。若有某种药物或手法,可令无望痊愈,又痛苦难当,渴求提早离开的病患,能够不痛,甚至在感觉愉悦中解脱开来,岂不令人向往?

不过,死生大事,兹事体大,全球正式合法化安乐死的国家还不到十个,台湾要通过安乐死合法化,难度很高。

想起傅达仁的案例。

傅达仁,我辈看他球赛转播长大的资深媒体人,罹患胰脏癌,饱受病痛折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四处请愿,要求修法,促使安乐死合法化,无奈难以如愿,几年前,远赴瑞士,在非营利组织“尊严”安排下,以“协助自杀”离苦。

一般媒体称傅达仁的死法为安乐死。但即使在瑞士,安乐死也不合法,“尊严”组织所做的,是“协助自杀”(或称“陪伴自杀”),由医师提供药物与咨询,让病人在意识清醒之下,自行结束生命。此与安乐死经由他人之手结束生命的作法不同。

在网络上看傅达仁在家人陪伴下,喝下毒液与世诀别的影片,虽然最后头部垂下告别人间的画面剪去,仍令我心里震撼难忘。

然而其中充满矛盾,如果为人安乐死,是帮助不想存活,或活着痛苦,自觉生不如死的人达成愿望,不是说助人为快乐之本吗?但这分快乐之本在法律上形同间接杀人,是不可原谅的罪行。

这也是这部小说中遥香为难之处。父亲再三叮嘱,这能力,只可用在病重痛苦的人身上,不能用来害人,也不可帮助他人自我了断。遥香因此陷入两难——村里六位老人,虽无重病,但一生劳苦,老后疲惫,筋骨酸痛,了无生趣,不想各自孤独死去,很盼望在安乐情境中集体离开人间,他们央求圆此心愿。

那么是答应或不答应?这是杀人与救人的两难。如果杀人是为了救人,该不该杀人?如何界定杀人还是救人?

《金色大人》写出这种矛盾,就像善与恶如何分辨,也有相当思考空间?

是非黑白往往不是可用表面二分法判定的。熊悟郎所在的山上,如同《水浒传》的梁山泊,群盗盘据,他们掳掠民女,抢劫粮仓,从法律面来说,所作所为俱为斩首重罪,但执政的德川将军又好到哪去呢?饥荒时期,人吃人,却有王公贵族食物多到吃不完。反观这些山贼,当村民被政府苛政逼得喘不过气,他们把袭击粮仓得来的米,无偿分配给村民,把冒死私垦田地所收获的米和作物,利用祭典时发放下去。又如劫掠女子,是恶霸行为,然而他们对外心狠手辣,对自己人如对家人般感情亲密,让女子们衣食无虞。

是非善恶,难以界定,恒川光太郎写出人世间难以界定的阴阳交界。而这部小说的属性也难以界定,它综合多种元素融会而成,无法以单一类型来定位,或许可称之为具备历史背景,兼有奇幻、科幻、推理元素的乡野奇谭。

拿到《金色大人》,开卷试读一二,觉得有趣,多少是因为遥雪这个角色联想而来的安乐死话题。或许正因如此,读着读着,发现遥雪此人与她的特异功能怎么之后被撇在一旁?仿佛作者忘了她,或只是耍个噱头罢了。而神秘的金色大人却一直出现,心里多少有点疑虑,但随着情节开展,以及身分来历的揭开,金色大人的形象越来越鲜明,越来越立体,到了后面几章,两人合体,有了更深的互动,一个怀着复仇恨意,一个带着忠贞义胆,两者相濡以沫,走向生命的重要进程,故事于浓浓的情感、淡淡的忧伤中结束,饶有余韵。

阅读至此不得不佩服作者,金色大人与遥雪的关系描述,从开头到卷末,隔一座山头般那么遥远却又兼顾呼应,一如各章节的人物情节,勾勾连连,层层叠叠,作者驾驭长篇的能力令人激赏。

由于角色设定,金色大人并未主导全书情节。前几章的他/她/祂/它,据说身手高强无人能敌,但经常长时间不动,不吃不喝不拉,以金光闪闪的铠甲头盔覆盖全身,被民众视为怪物,形容他是会走的佛像。这角色看似配角,但越到后来越发重要。幸好有他,没有他,小说张力尽失,感动力弱掉。

光从《金色大人》书名,难以想像这是什么主题的小说。日本原版与中国简体字译本都以《金色大人》为书名,金色大怪物的身分之谜可能透露端倪。但这书名虽然贴切,却乏味不讨好,在书店还有被分类到理工丛书的尴尬。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18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