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以理解人类,观察蛋白质后,对“如何当人”有了头绪

正如身为人类的我们一样,某种程度而言,蛋白质的命运在创造之初就已经编码了,而正如我们成长时会适应、会改变(是遗传学与教养的产物),蛋白质也会适应现状而变化。蛋白质折叠与人类心灵表现出来的都是生化互动的微妙平衡,决定的因素结合了天生序列与周遭环境:先天与后天的交界处。蛋白质初始定序或许可以决定其方向,但真正的形式与功能在这个第二阶段才变得明显。对于大部分的蛋白质而言,最初的“意大利圆直面”太过不稳定,无法正常运作,为此,蛋白质进展至第二种状态,自行折叠,形成更稳定、更多功能的三维结构,类似人类学习爬行、独自移动的阶段。
我难以理解人类,观察蛋白质后,对“如何当人”有了头绪
发展成二级结构,代表蛋白质往自身目标进入下一阶段。以角蛋白(keratin)为例;角蛋白是羊毛、头发、指甲、鸟爪等物质的主要成分(所以仔细查看洗发乳及润发乳成分的话,会找到α角蛋白)。在这第二阶段,角蛋白不是形成α螺旋(弯曲卷绕的形状),就是形成β折叠。α螺旋的紧密与刚硬堪称生物学上最坚实的创造物,β折叠则较为松散、扁平、柔软,可以在蜘蛛网、鸟羽毛、许多爬虫类防水的皮肤表层上找到。

随着时间流逝,二级结构会进一步与自身互动,组成更高层次的结构,更具特异性,符合自身序列与环境。肌肉里含有两种蛋白质,一种是较粗的肌凝蛋白(myosin),一种是较细的肌动蛋白(actin)。二头肌若要收缩,两种蛋白丝必须互动,肌凝蛋白会利用化学能,牵动肌动蛋白,使两者滑过彼此,以产生收缩。这就是你可以用手拿起这本书阅读的原理。

若要达到收缩,必须进一步折叠制造出更进阶、更具特异性的三级结构,此时蛋白质开始投入专精领域,更能适应特定职务,与我们许多人一样,开始接受专业训练,以利于担任科学家、医师或律师。

三级结构代表蛋白质发展进入最后一个阶段,此时不会再折叠成更复杂的形体,不过还是会继续适应,与不同的蛋白质结合,执行各式各样的功能。我妈口中说的,谁谁谁已经“熟了”,就是这个意思:从名为个人与专业发展的烤箱中出炉,成为功能完备的成人,准备好独立飞翔,掌舵自己的人生。对于蛋白质以及人类而言,这是自给自足的时刻,准备好独当一面,且与他人并肩携手,有效合作。

蛋白质最后的四级结构反映的并不是额外发展的阶段,而是代表蛋白质可以组成另一种型态,形成另一种键结。肌动蛋白若不需要协助肌肉做出动作,也会帮忙细胞聚合,在体内四处移动,因此在免疫系统中举足轻重,有助于生成细胞组织,促进伤口愈合,是个多重功能的小角色:绝对是人体团队中孜孜矻矻的全能型中场球员。

你是不是曾觉得,自己工作时和在家里时是不同的人呢?这就像是四级结构的蛋白质,适应不同的情况与环境,必要时扮演不同的角色,协助身体引擎顺畅运作。身为四级结构的蛋白质是多才多艺的楷模,依据需求行使不同的功用,是我们所有人的模范,也容易促进我了解另一个令我迷惘的人类行为:为什么人不是在每种情况下做法都维持一致?话虽如此,我深信蛋白质的这类演化还是比人类厉害:蛋白质毫不保留地改变形体与功能,我们却经常受常规钳制,得挣扎一番,才能接受个人就是必须长大,还老是抗拒环境的变动,不像蛋白质那么顺应环境。

十五岁的我,观察人群但难以理解人类,观察蛋白质后,人类就日益分明。我将含有蛋白质的细胞放在显微镜下:观察蛋白质演化与成长的方式,发现它们互动活跃,又顺应情境。我们这些科学家可能喜欢将我们对蛋白质所知的一切及其运作方式定义并分类,但事实上,蛋白质本身也可以善变、反覆无常、难以捉摸,就和以蛋白质为基础的人类如出一辙。

话虽如此,蛋白质是在组成团体的时候,才具有莫大优势,独自行事反而没有;没有情感冲动来误事,不担心他人的想法,能自由自在,以最客观有效率的方式安排好自己。蛋白质团队只有实际作为,不搞政治,全心全意,搞定工作。现在就来看看蛋白质的做法。

蛋白质的个性与团队合作
大多数人会发现,朋友的个性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有人比较外向,有人比较内向,有人比较擅长沟通,有人比较谙于采取行动,也有人比较熟悉表达同理心。还有人像我,得询问该拥抱多久才可以带给人安慰(你既然问了,我就好心说,答案是二到三秒,如果是因为分手肝肠寸断,就抱个四秒)。

我们担起的角色反映出自身个性,只是通常并未察觉。在任一团体中,有些人觉得当领头羊比较自在,有些人宁愿别人替自己决定。有些人喜欢直肠子说话,其他人只会用暗示的(唉唷)。

这些状况都不是凑巧。从细胞生物到工作场所,只要集结了人类、动物、分子,其行为就可以依某种阶层体系与关系组合来解释,由个性与生理学来决定。蜂巢里有不同类型的蜜蜂:工蜂建立蜂巢、保卫家园、采集食物,女王蜂是社会黏着剂,也是“老大”,雄蜂的唯一职责是交配,不是交配的季节,则遭蜂群驱逐到蜂巢外。蜂巢因此得仰赖各种蜜蜂行使不同的功能,发挥所长,注意收发彼此的讯号。

透过蜜蜂分工合作了解蜂巢的运作,探究不同的成分(蛋白质或人)互相沟通的方式,也可以理解细胞生物和人类社会的小圈圈。一群朋友决定要去哪里玩、看什么电影,得看大家有什么意见、出什么力,同样地,一个细胞若须执行必要的功能,得仰赖各种输入与动作,而各种输入与动作是来自不同的蛋白质类型。

或者,至少,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组织能达成效率,我们在细胞结构与动物王国里看到的也是如此。人类行为的现实通常更为紊乱。想想你自己的朋友,想想你多么擅长决定与人社交的方式。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约好碰面、敲定场地、邀请大家出席?如果牵涉到请大家做不是他们真心想做的事情,有时是请大家做未必适合他们的事情,这过程又要耗掉多少心力?又一次,从众的欲望以及希冀从他人获得正面评价的欲望,往往会覆写掉有效沟通与有效协调行动的必要。

相较之下,蛋白质的组织足具效率,行事理性,将情感与人际政治屏除在外,实在令人惊艳。观察“细胞讯息传导”(cell signalling)的过程便可看清这点,基本上就是不同的蛋白质互相结合,察觉体内的变化,并将变化告知彼此,最后做出决策。

我将此过程当作模型,以利于了解哪种蛋白质可以印证我观察到的人类行为,更优秀的模型应是何种样貌。方式是将蛋白质行为与麦布二氏人格类型指标(Myers–Briggs Type Indicator,简称MBTI)相互对照。MBTI 将人的个性分成八种属性:外向(Extroversion)、内向(Introversion);感觉(Sensing)、直觉(Intuition);思考(Thinking)、情感(Feeling);判断(Judging)、感知(Perceiving),再判定哪四种最能反映人格特质与行为方式。

对照完之后,我发觉,蛋白质比我想像中还更适合用来说明人类。某种层面上,蛋白质是个性类型的有效参考值,稍后例子将详述。但是,蛋白质又不仅呈现不同“类型”同时并存的实际状况,也是个好模型,描绘出同时并存与携手合作该有的运作模式,也彰显了为何必须表现个性、而非压抑个性。

※本文摘自《人类使用说明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18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