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社交最内圈的挚友或伴侣,激起的羁绊让我们更健康

英国演化心理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发现,人类对不同类型友谊的需求程度,相似度极高。假设你位于社交圈的中心位置,然后想像一个由中央靶心向外画出的三个同心圆,分别为内圈、中圈和外圈。邓巴告诉我,自狩猎采集时代以来,人类就学会形成像这样有远近之分的友谊。
位于社交最内圈的挚友或伴侣,激起的羁绊让我们更健康
这三个连结之圈大致上与孤独的三个方面相对应:亲密性、关系性和共同性。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至交和可推心置腹的密友,我们和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情谊,这情谊充满互相的关怀与信任。我们也需要普通的朋友和社交关系,从中得到扶持与连结。我们还需要让自己归属于不同的社群,包括邻居、同事、同学和朋友,我们和他们拥有的是共同的目标和身分认同。

就最简化的演化观点来说,在最内圈,我们会倚赖少数几个人保护、支持与提供养分。这些人包括我们的恋爱对象,遇到危机时会前去投靠的至交和家人,以及我们喜欢经常和他们腻在一起的人。我们与这些最内圈的人之间有最强的羁绊,但也需要为他们付出最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维持这些关系。因此这种对象的人数是有限的,大约为十五个人。

邓巴表示,我们出于本能会把60% 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内圈的朋友和至交身上。其余40% 的时间和精力,我们大多会花在中圈和外圈的朋友身上。当我们需要得到支持时,他们不是我们第一时间去找的人。但假如我们向他们求助,他们很可能助我们一臂之力,反之亦然。这些人包括每年会碰几次面的老朋友和老同学,过节放假时会去找的亲戚,当我们结婚或生孩子时,会通知他们这些好消息的人,以及偶尔相约一起吃饭的邻居。

内圈:至交与密友
在1938 年的经济大衰退期间,哈佛大学展开了一项长期研究,以1939-1944 年的二百六十八名男性毕业生为对象,试图找出哪些因素有助于人们拥有健康且幸福的人生。

这个研究是史上历时最长的研究,至今已经超过八十年,现在仍然持续在进行。最初那批参与者有不少人后来成为成功的政治人物、创业家和医生,也有一些人违法犯纪与身陷财务问题。从一开始,这个研究就将原始参与者的妻儿都纳入。它还并入另一个同时期的研究,以波士顿最贫困地区的456 名年轻男性为对象。4

罗伯特.沃丁格(Robert Waldinger)是这个研究的现任主持人,他和善、有耐心、聪明灵活,而且虚心受教。沃丁格表示,当他刚接下研究主持人的工作时,心中怀抱了一些预期的想法:营养的饮食、运动和遗传基因是幸福与健康的关键要素。沃丁格是个禅修者,因此他也明白静坐和其他灵性修练的重要性。但这个资料丰富的研究得出一个与健康有关的核心要素,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亲密关系。

沃丁格表示,哈佛的资料显示,比起智商、财富或社会阶级,内圈人际关系更能预测一个人能否活得健康幸福。有一个能在半夜三点打电话求助的对象,有助于维护我们的身心健康。“五十岁时对自己的人际关系最满意的人,”沃丁格在TED演说中表示,“到了八十岁时身体最健康。”5那些亲密关系也是防止亲密性孤独形成的最佳利器。

这种亲密关系虽然令人安心,而且具有疗愈力,却不是全然没有冲突的。事实上,我们比较常起冲突的对象,往往是我们的好朋友和亲密伴侣。我们经常被他们激怒,或是对他们感到失望,反之亦然,这是因为关系亲密的朋友对彼此付出了许多情感。不过,我们之所以选择对他们坦率直言,并投注许多情感,正是因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可以让我们放心做自己的安全空间。

亲密关系虽然可能涉及性关系,但它也是肢体性的关系。肢体接触能使我们的大脑释放大量化学物质,其中之一是催产素。催产素使我们更聚焦于社交讯息,强化我们和朋友与家人之间的关系,确保我们受到照顾和保护。肢体接触也能促使大脑释放脑内啡,这种类鸦片神经呔是一种天然的止痛和激发亢奋感的物质。

我请邓巴解释原因,他以人类的灵长类近亲的社交梳理(social grooming)习性来说明。社交梳理能够有效的刺激大脑,释放有助于强化亲密关系的化学物质。邓巴告诉我,这些化学物质让大猩猩觉得非常舒服,以至于它们一天愿意花三个小时来互相梳理毛发。不论是梳理者还是被梳理者,他们都能获得这种舒服的感觉,这会强化他们之间的联系,降低彼此的压力。当我们出于爱和友谊碰触彼此,也会得到类似的舒服感觉。就和灵长类动物的情况一样,这些化学物质发挥了类似情感维系的作用。

肢体接触引发的情感具有强大的效果,因此,人们的至交好友大多是他们的配偶或恋爱对象,是合情合理的事。我们把这个人称作“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期待这个人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理想上),他也是我们在半夜三更聊心事和求助的对象。

然而我们要记住,亲密关系不一定含有爱恋的成分。事实上,使人神魂颠倒的恋爱有可能造成一些不利的内圈代价。伴随热恋而释放的脑内啡和催产素等化学物质,会使恋人基于生物性因素,把焦点全放在对方身上,尤其在刚陷入热恋、生理性吸引力最强烈的时候。邓巴告诉我,这会降低他们的社交活力或是与其他人连结的意愿。

恋情在短时间内或许令人亢奋,但假如这段眼里只有彼此的关系,把其他的重要友谊全部排除在外,或是忽略其他友谊的时间太长,这段恋情有可能会导致关系性与共同性孤独。当这段恋情稳定下来,社交荷尔蒙与神经传导物质的释放减少,就有可能引发社交危机。假如恋情最后以分手收场,失恋的悲伤也可能引发亲密性孤独。

历史比较悠久的文化似乎了解,把恋爱看得比其他情谊更重要其实非常危险。历史学家史蒂芬妮.昆兹(Stephanie Coontz)在《纽约时报》的特稿提到,直到一百年前,“大多数的社会认为,把夫妻情感与核心家庭的关系看得比对邻里、家族、公民责任和宗教信仰的承诺更重要,是一种反社会行为、甚至是病态的自我耽溺。”6

与世隔绝的恋爱关系往往是脆弱的,在承受压力时容易破裂,而健康的亲密关系(不论是配偶或摰友)能够从外围圆圈的朋友得到社交缓冲。那是因为我们从所有的支持性友谊得到的安慰、镇静力量和情绪能量,可以强化我们的情绪核心。我们的核心愈强健,就能给周遭的人愈多支持。

注释

Kate Murphy, “Do Your Friends Actually Like You?,” New York Times, August 6, 2016, https://www.nytimes.com/2016/08/07/opinion/sunday/do-yourfriends-actually-like- you.html.
Olga Khazan, “How Loneliness Begets Loneliness,” Atlantic Media Company, April 6, 2017, 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7/04/how-loneliness-begets-loneliness/521841/.
John T. Cacioppo, “John Cacioppo on How to Cope with Loneliness,” Big Think, November 3, 2008, https://bigthink.com/videos/john-cacioppo-onhow-to-cope-with-loneliness.
Liz Mineo, “Good genes are nice, but joy is better,” Harvard Gazette, April 11, 2017, 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7/04/over-nearly-80-years-harvard -study-has-been-showing-how-to-live-a-healthy-and-happy-life/.
Robert Waldinger, What makes a good life? Lessons from the longest study on happiness, November 2015, TED, 12:36, https://www.ted.com/talks/robert_waldinger_what_makes_a_good_life_lessons_from_the_longest_study_on_happiness..
Stephanie Coontz, “Too Close for Comfort,”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6,2006, https://www.nytimes.com/2006/11/07/opinion/07coontz.html.
Kim Parker and Renee Stepler, “As US marriage rate hovers at 50%, educational gap in marital status widens,” Pew Research Center, September 14, 2017, https://www.city-journal.org/decline-of-family -loneliness-epidemic.
※本文摘自《当我们一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18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