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家里只有你?不,还有二十万个看不见的室友⋯⋯

很多恐怖片都爱这样拍:一群阿宅有意无意来到荒郊野岭的一幢布满了蜘蛛丝的大屋里,里头还有鼠辈和小强轰趴玩乐,然后各种不知明的恐怖生物或非生物在那里把他们一路胡搞瞎搞⋯⋯
以为家里只有你?不,还有二十万个看不见的室友⋯⋯
其实,不必荒废许久,只要不勤加打扫,家里就容易出现蜘蛛、衣鱼、蚂蚁、果蝇、蚊子等不请自来的节肢动物,更甭提不小心跑进了一两只小强会有多可怕,简直就是天天上演恐怖大片;以前在外租房时,有天半夜上床睡觉,觉得背后有东西在蠕动,显然不是家养的猫咪,回头一看居然是条半尺长的蜈蚣,当场差点吓死⋯⋯

除去小强、蚂蚁、蚊子、果蝇等家中常见但不受欢迎的昆虫,无论我们再怎么保持干净整洁,也难逃细菌、真菌与我们为伍一同生活,根据《我们的身体,想念野蛮的自然》作者罗伯.唐恩(Rob Dunn)最新力作《我的野蛮室友:细菌、真菌、节肢动物与人同居的奇妙自然史》(Never Home Alone),我们家中,至少有20万生物和我们一起生活!

唐恩系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生物学系和丹麦自然史博物馆的应用生态学家,他的《我们的身体,想念野蛮的自然》就是一本颇令人开脑洞的好书,我们近年逐渐了解微生物对我们的重要性之前,早就告诉我们,失去了这些与我们共同演化了上百万年的微生物、寄生虫,对我们的身体健康可能会有的负面影响。这本《我的野蛮室友》则是唐恩近十年内基于旺盛的好奇心,继续做的有趣研究和发现,并且广邀读者共襄盛举!

人类会出于爱心或陪伴等其他需求在家饲养各种宠物,我们家也养了三只猫咪,有些朋友可能还会养了狗狗、兔子、天竺鼠、仓鼠、蜜袋鼯、乌龟、蛇蜥、鸟禽等等,可是我们仍视家中其他生物为无物。唐恩就很不一样,这位生态学家并非到郁郁葱葱的田野去寻找生物的踪迹,反而特立独行地在人类家中做起群聚生态学的研究,为我们勾勒出家中的生态!

自从荷兰人雷文霍克(Antonie Philips van Leeuwenhoek,1632-1723)改进了显微镜,我们开始见识到各种奇妙的微生物,这些观察让我们鉴定出愈来愈多病原体,传染病不再是瘴气之类传说,我们也逐渐能够反过来控制它们。近年加上DNA定序技术的日新月异,连显微镜无法轻易见到的微生物,我们也能让它们现身说法,近年对微生物有许许多多出人意表的新发现。

唐恩的研究发现许多小型动物和微生物,已演化出各种更适应人类居住环境的特性,对它们来说,人类的家就是它们的“野地”。家庭成员,人类也好,犬猫等宠物也好,也改变了这些“野地”,引来不同的微生物,我们每天掉脱的皮屑和食物碎屑也滋养它们。在现代生活中,我们很多人超过九成的时间,无论是清醒与否,都在室内空间中度过的,它们对我们的重要性,某个程度上来说,远高过野外的生物。

我们的文化中,有些人颇重视风水,我个人完全不懂也不在乎,也难断风水究竟有没有道理,无论是科学上还是心理安慰上的。可是,唐恩从上千户家庭的门框、冰箱、热水炉、地窖、厕所、枕套等等采样的研究确实发现,家的位置、建材、隔间、装潢、通风情形、储存物品等等,确实决定了我们可能会有哪些野蛮室友。他提到一项争议性的发现是,潮湿的石膏板容易滋生有害的黑色霉菌(Stachybotrys chartarum),这令厂商很不开心。

唐恩还在网路上招募群众提供家中莲篷头的样品供调查研究,结果颇为惊人,建议要有心理准备再去书中一窥究竟,以免读了就不敢在变形虫、细菌、线虫和节肢动物的洗礼下淋浴,那样保证你身上的微生物会更多、更有味;就连我们对自来水的加氯消毒,也未必一定就是好事,因为那样反而会增加有害的分枝杆菌数量,因为它们对氯的消毒较有耐受性;而杀灭一些益虫如蜘蛛,其实也让其他有害的蚊虫能够趁虚而入。

有时候我在跟一些阿宅朋友谈到这些和居家环境微生物有关的研究时,会被他们制止,因为知道家中有许多不知名的小生物似乎是很恐怖的事情,还是眼不见为净吧。然而,不管理会与否,这些微生物都会默默地改变我们的健康状态。尤有什者,如果我们成长过程中接触的微生物不够丰富,还会让我们无法发展出健康的免疫系统,导致长大后容易受到过敏、自体性免疫疾病等等的侵犯。因为疫情的关系,各种消毒产品特别畅销,但是滥用消毒药品,破坏我们居家环境的生物多样性,可能是自找麻烦。唐恩建议我们宅在家时也多开开窗户,种种些植物,别老是闷坏了。

当然,我们可不想和致病的细菌和霉菌朝夕共处,寄生虫也确定会传染不少疾病,另一本好书《少了微生物,我们连屁都放不出来:细菌病毒如何决定人类的生活,以及我们该如何自保?》(Ein Keim kommt selten allein: Wie Mikroben unser Leben bestimmen und wir uns vor ihnen schützen)就教我们许多不滥用消毒用品来清洁居家环境的好方法。

除了有趣和影响健康之外,居家环境的微生物,也有可能提供我们各种可能的酵素或菌种,来提升食物的风味,甚至分解垃圾和产生再生能源,以及研发出更有效力的药物。例如从灶马肠道中就找到能够分解大量木质素的细菌,有成为工业用途的潜力。他也在蜂身上找到能酿独特酸啤酒( sour beer)的酵母菌,产品已经上市。

唐恩还告诉我们,韩国泡菜和面包的风味,都有可能来自制作师傅的手艺⋯⋯哦不⋯⋯手风味,尽管使用完全一模一样的食材和程序,不同师傅制作出的泡菜或面包就是有不同的风味,可能就是因为微生物在个人的个别差异,丰富了我们的味蕾。相信各种酦酵食品应该也是如此吧?家中微生物说不定还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虽然我们对人工环境的生物多样性目前仅是窥豹一斑,但《达尔文进城来了:新物种诞生!都市丛林如何驱动演化?》(Darwin Comes to Town: How the Urban Jungle Drives Evolution)这本好书为我们揭示了如何在城市巷弄中寻找隐藏的生物多样性,而《我的野蛮室友》带我们回家探索居家环境中的生物多样性,两本科普好书相得益彰,让你从宅到家到出门趴趴走都能遇见生物多样性的多姿多彩。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17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