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自己家里看电视,就被走错门的邻居掏枪杀了──当心“内隐偏见”

(This Is America)的MV堪称神曲,一推出就在网络上爆红,没几天观看次数突破千万,迄今已超过十亿次:
坐在自己家里看电视,就被走错门的邻居掏枪杀了──当心“内隐偏见”
这首歌和MV探讨枪枝暴力问题、居高不下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率以及非裔美国人长期以来遭受的种族歧视,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隐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轻易在网上找到详细说明的中文文章。

因为拥枪率实在不低,美国有些地方的治安可谓恐怖。刚到美国念博士班时,常有学长姐告诉我们,到了大城市,要判断当地的治安良窳,就看看路上的黑人有多少。

在美国念书那几年,很不幸的,有朋友、师长在所谓的“黑人区”遇上车窗被砸毁、被抢劫还有被殴打的事件,甚至听说有几位朋友的朋友目睹路人在街上被枪杀。这些事件一再加深了我们对所谓的“黑人区”治安不良的印象,一旦在城市中多见到几位黑人,都能感觉肾上腺素上升。

只要关注美国的国内新闻,就会三不五时看到手无寸铁的黑人莫名其妙被警察枪杀的新闻,甚至还有白人警察加班回家时,走错了公寓楼层,把在自己家中看电视的非裔男性当作入侵者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开枪击毙的离谱事件。现在行车纪录器和警用随身录影机的普遍,许多影片放上网络时,民众都对警察的过度反应感到莫名其妙,加剧公众的愤怒。每年因为警察过度反应而杀害的非裔美国人甚至可能有好几百人,但是几乎没有警察在刑事上被定罪。

我在加州念书时,有个重大治安事件,两名警察在奥克兰市的捷运站执勤,逮捕压制了一名黑人,其中一名警察突然无缘无故掏枪把被压制的黑人杀了,引起轩然大波;不久后,据说有个黑人罪犯为了报复该事件,在路边临检时射杀两名员警,在特警攻坚时又射杀了两名特警,造成总共四名警察的丧生。

我从旧金山回家时,刚好遇到四名警察的告别式,目睹这辈子看过最大的警车阵仗。后来,还有两次大规模杀警事件,在华盛顿州和德州各造成四名及五名警察丧生,都和种族仇恨或多或少有关。种族歧视和冲突愈演愈烈,对执法机构来说是危险的不定时炸弹。

虽然没美国那么致命,可是对非我族类的偏见的歧视,在台湾政客也不少见,把移工当作鸡、质疑“玛丽亚”怎能教英文、物化女性、歧视同志、瞧不起年轻人等等。这些言论最可怕的是,都是政客在不经意时说出的,他们还会矢口否认并指责媒体断章取义。很不幸地,许多民众对这样的不当言论无感,对选情的冲击,老实说什为轻微,所以政客有持无恐。

其实,不管是谁,内心中肯定都有所谓“内隐偏见”(implicit bias),我当然也不例外。这些内隐偏见,要透过一些特别的心理学测验才会显露,有时候当事人发现对自己所属的族群也有内隐偏见时,着实感到惊讶。究竟我们该如何好好检视内心的内隐偏见,知道它们如何影响了我们的理性判断,又该如何解决,美国史丹佛大学的心理学家珍妮佛.艾柏哈特(Jennifer Eberhardt)的好书《偏见的力量:破解内隐偏见,消弭歧视心态》(Biased: Uncovering the Hidden Prejudice That Shapes What We See, Think, and Do)能带我们进入一个特别的旅程。

艾柏哈特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她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身为一名非裔女性,她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前夕,被歧视的警察莫名其妙摔在车顶,逮回警局,被诬告袭警,要不是因为身为毕业典礼掌旗官,哈佛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长到警局把她带出去,她不知还要被折磨多久。讽刺的是,她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种族刻板印象的。

即使非裔美国人都当上总统了,美国黑人的境遇似乎没啥改变。2009年,哈佛大学的非裔大学讲座教授亨利.盖茨(Henry Louis Gates Jr.)返回剑桥市的自家住所时,因门锁锁死而强行打开大门。一位邻居把他误认为破门而入的盗窃者,于是打电话报警。盖茨向警察出示了身份证件,表明他是房主,但仍被警察以行为不端逮捕,引起当时总统欧巴马的高度重视;2018年,两位非裔美国人在星巴克等待白人朋友到来时,居然被经理报警逮捕,也引起公愤,导致星巴克为该事件招回所有店员重新进行培训。

刻板印象根深蒂固,人脑是一个分类机器,我们的认知系统把感知到的元素不断分类到各个类别和子类别中,以便我们在世界上有效运行各种事务。我们利用先前的经验和类别的文化知识,形成对接下来将要发生之事的期望,然后影响我们的行为。如果我们的大脑没有那样的刻板印象,那么每次遇到类似的状况就要重新认识,大脑会疲于奔命。我在美国旅游时,也常明显感受到偏见的力量,只不过我常被当作乖乖牌的日本人,所以备受礼遇⋯⋯

《偏见的力量》除了是本科普书,也是艾柏哈特的半自传。她小时候搬家到白人较多的社区,成长过程中发现社交上的一大困扰,就是她无法辨认白人同学的面孔,而有交友上的困难。所有种族都比其他种族的人更擅长识别自己种族的面孔,三个月大的婴儿就会更偏爱自己种族的面孔。当我们这些亚洲人在美国留学时,好市多的会员卡常常借来借去,这是公开的秘密,因为白人店员经常无法认出我们和会员卡上的照片有所不同。当你无法分辨出另一种族面孔之间的异同时,另一个种族就只剩了毫无个性的集体印象了,甚至会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艾柏哈特到耶鲁大学和史丹佛大学执教后,仍致力于研究社会心理、文化暗示所造成的内隐偏见,并且长期和刑罚部门、法院合作。她透过各种实验分析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偏见,也发现黑人比白人更常被警察拦下,尽管被警察查到的白人携带武器的比例更高。黑人常卷入犯罪的刻板印象,导致警察更常觉得黑人很危险,就连非裔美国警察也歧视自己同族裔的同胞。统计数字也显示,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杀害的比率远高于手无寸铁的白人。

尽管偏见真的无所不在,但我们该放纵自己甚至无耻的政客公然歧视吗?人类虽然是是习惯的产物,但是我们也能够透过保持警惕和承担责任来改变这些习惯。她在《偏见的力量》中,介绍了她为一些警队进行的培训课程,帮助他们减少因为根深蒂固的偏见而作出错误判断的机率。

要摆脱偏见对我们的控制,首先我们必需认识到内心中存在的偏见,以及承认这些偏见对彼此造成的伤害。就连研究种族偏见的艾柏哈特带着五岁的儿子艾佛瑞(Everett)搭机时,都见识到成人世界的偏见如何渗入幼小的心灵中。如果我们要后代子孙能够和其他种族和平、公平地共处在大同世界中,至少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不要污染他们,并且让他们有正确的认知吧!

在这个高度国际化且人们快速迁徙的时代,刻板印象已不能像在小乡镇生活那样发挥功能了,《偏见的力量》让我们见识到我们内心深处所需要的改变!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413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