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是谁 男人一边吸奶边扎下面好多

Chapter 1. 共犯(6) 「妳怎么会在这里?」他扬起笑,看起来有点惊喜。
「回来拿东西,顺便关心一下失蹤的同班同学。」我一时慌张,居然面无表情地扯谎,「你知道,这是身为班长的职责。」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谎言,佟海光再度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讨人厌神情看我,我故意不移开视线,假装自己非常心安理得。
「好吧,那妳找到我这个失蹤人口了,然后呢?」佟海光张开双手,让我看了看他安然无恙的身体,「要不要检查看看?」
无聊。
「没事就好,我……」
「妳不问我为什么要跟数学老师槓上吗?」他突然开口,儘管仍挂着笑容,可我看得出来,他很认真地问我这个问题,「不好奇?还是──」
「你在抗议。」
「哦?」
我知道,佟海光当时拒绝回答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交白卷的行动是临时起意,以至于找不到藉口、说不出理由,他绝对有一套完整的说词支撑他的行为……他的沉默,是无言的抗议。
「数学老师的考题永远超出範围,考得好是应该,没考好会被羞辱,这大概算是他人尽皆知的『教学风格』,」我说,语气没有起伏,「大部分的同学都在私下抱怨,只有你──」
说真的,我不知道佟海光的抗议算是对、还是错……若说这是正确的行动,为什么这么久以来,只有佟海光敢站出来反抗?而又是为什么在他行动之后,没有人愿意出声支持他?
反过来说,如果是错先生你是谁 男人一边吸奶边扎下面好多误的行为,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课堂结束后大呼过瘾、直说佟海光为他们出了一口怨气?
「妳觉得呢?」
我一愣,还在思考的脑袋静了下来。
「……我觉得,你这是愚勇。」
「愚勇?」
「虽然我佩服你的挺身而出、勇于发声,可是能不能达到效果又是另当别论,」就算我真的因为看见面色扭曲的数学老师而感到一丝快意,我还是没办法赞同佟海光的举动,「说不定,只会害到你自己而已。」
不晓得为什么,我很讨厌这个结论。
佟海光目光炯炯地望着我,许久。一下子还好,我还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可是……他真的看得太久了。
「欸我、我要走了……」太不自在了,我想赶快离开。
佟海光捉住我的书包,止住了我的步伐。
「日荷。」
「干么?」可恶,我差点跺脚。
「我再次确认了一件事。」他说,眼睛充满了笑。
「什么?」我下意识地问。
「我很喜欢妳。」
傻眼。
「蛤?」
「我说,我很喜欢妳。」佟海光说得很自然,我被他吓得魂飞魄散,脑海一片空白,还好他补上了一句,「不是想要交往的那种喜欢。」
……还好。
要不然我还真不晓得该怎么办。
「呃,那我可以走了吗?」我指了指校门口的方向,有点害怕地问。
佟海光笑着放开了捉住我背带的手。
「再见。」
「拜拜。」我说。
再见。
这时候的我,并不晓得一句简单的「再见」之于佟海光,究竟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不过就是一句再见而已。
不是吗?

Chapter 1. 共犯(7) 我没有因为佟海光放话说喜欢我就对他比较好,完全没有。再说,我根本不晓得他干么喜欢我,我又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
停下剪纸的动作,我看着散落一地的纸张,再抬头看了看完成率好不容易达到百分之七十的布告栏,深深叹了一口气。
「别叹气啦,不是还有我陪妳吗?」洪苹抱着一叠壁报纸走进教室,一放手,几捆纸唰啦啦地展开,「班导真的以为班长万能,什么事都丢给妳做。」
每学期一次的布告栏竞赛向来是由学艺股长负责,我怎么也没想到,学艺竟然会在比赛前夕出国参加另一个比赛,不用想也知道,班上没人自愿接下这份工作,最后又落到我的头上。
「能者多劳。」我苦笑。
「能者过劳。」洪苹毫不留情地吐槽,「妳别忘了,过几天数学课又要随堂考,忙完这一摊,妳回家还有体力複习吗?」
洪苹平常有在上补习班,对付数学老师超出範围的考试算是得心应手,我数学不好,随堂考通常低空飞过,报分数的时候总是会接收到数学老师不屑的眼神。
「做都做了,总得好好地做完它吧。」这句话一说出口,洪苹马上赏我一记大白眼,说我真是奴性坚强的劳碌命。
可能吧。
只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没对洪苹、没对任何人坦白,我需要找很多、很多的事情填满我闲下来的空档,如此一来,我才不会有多余的时间胡思乱想……或者,埋怨。
天色渐晚,洪苹牺牲了补习班上课前的用餐时间陪我做完一部份的布置,很有义气地拖到最后一刻才离开,走之前不忘提醒我早点回家。
就像我说的,一旦忙碌、脑袋便会忘了烦心的杂事,放学后的校园静谧无声,一个人的教室只剩下剪纸时发出的扎实切割声,刷、刷……每一次下刀,我都全神贯注,所以,突然听见佟海光声音的时候,我的心脏差点从嘴巴跳出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很久了耶,我以为妳故意不理我,」佟海光笑得超级开心,他指了指天花板,「我刚刚还跑去开灯,变亮了妳都没感觉?」
没有。
我故意瞪他,藉此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乖啊,别气了。」佟海光蹲到我的身边,伸手想拍我的头顶,不习惯这样的举动,我头一偏,刻意地避开他的碰触。
佟海光识相地缩回手,不在意地笑了笑。
「你怎么还没回家?」我问。
「今天比较晚。」
我再次拾起纸,规矩地沿线剪开,「又被罚留校?」
「哪有人天天被留校的,妳太抬举我了。」佟海光的声音揉进笑意,他的心情似乎很好,「我在等人。」
等谁?我直觉地想着,但没有问出口。
儘管教室加入了佟海光的存在,宁静的气氛依旧。投入布置工作的我无暇顾及他的感受,没办法分出心思陪他聊天,甚至忘了佟海光还坐在我旁边、看我一张张地剪着之后要组合的配件。
直到他摊开掌心、接下缓缓飘落的一张纸花,我才从自己的小宇宙里清醒。
「我之前就一直在想……」佟海光拈起花朵、挡在他的右眼前面,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日荷,妳是不是很会画画?」
「……为什么这么问?」
「这朵花、这些各式各样的剪纸、设计图……」他的视线随着他的话语移动,然后,重新回到我的身上,「还有,那个羽翼。」
我定定望着他,不愿意闪躲。
没什么好心虚的。
「只是学过几年而已。」我平静地说着,却控制不了紧握的手。
「没再学了?」
「嗯。」
「为什么?我觉得──」
「佟海光,你不觉得你管太多了吗?」
我突然阻止他未完的话语,用力放下剪刀,我没有多看一眼他的表情,起身整理四处飞散的碎纸,只为了逃离他多余的关心。
有些事,不容许别人自以为是的涉足。
不只是不想,更是讨厌。
心跳跳得飞快,我暂时停下捲壁报纸的动作,感觉到自己发热出汗的掌心,或许这时我才真正的正视自己有多不希望别人提到这件事,就连一点也不行,我无法冷静。
「抱歉。」
抬眼,我看见佟海光收起了笑容,看似认真地望着我。我不清楚他是为了什么道歉,如果是因为他搞砸了气氛、把情况弄得很尴尬的话,那……我想,我有同样的责任。
可是,我不认为我有错。
「……我要走了。」接受不了他的道歉,我面无表情地经过佟海光身边,逕自拿起书包,準备就这样离开。
「日荷。」
距离门口只差一步,佟海光唤住我。
「再见。」他说。
再见。
我缓缓回过头,看见佟海光站在原地,身旁是一张张无人的桌椅,他的背后只有一片漆黑的天色,那感觉……该怎么形容?
或许,或许我感受到的,是孤独。
「……再见。」
于是,我说了再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3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