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一起上 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

Chapter 1. 共犯(4) 众人皆睡的午休时间,我一个人默默地蹲在后走廊的地板上整理资源回收。为什么只有我?绝对不是因为我故意不告诉他、排挤他、觉得自己做比较快的关係,而是因为佟海光根本还没回教室,我上哪找人?
老实说,也懒得找。
安静的氛围之中,只剩下我喀啦喀啦踩扁宝特瓶的声音,放空了思绪,做着制式化的动作或许也算是一种休息……吧?叹口气,我还是习惯这样安慰自己,有点阿Q。
不是不好,只是……
「嘿!」
「──佟海光?」我直觉地道出他的名字。
佟海光笑了笑,递给我一瓶草莓牛奶──这是他的善意,我应该收下的,对吧?但是我没有,我犹疑的目光在草莓牛奶和他脸上的笑容间来回,莫名僵持了好一会儿。
「为什么要给我?」半晌,我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让妳一个人忙,我不好意思啰。」佟海光话才说完,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把将草莓牛奶塞进我的手中……接着,又是笑,「剩下的我来吧,还要做什么?」
沁凉的水珠透进了我温热的手心,我的脑袋跟着有些冻了,只能愣愣地告诉他还要整理垃圾桶,他点点头、应声道好,手脚俐落地忙碌起来。
我的工作一瞬间转化成监工工头。
吸管戳开罐上的铝箔,小口地喝着香甜的草莓牛奶,很久没喝到这个味道,该说是怀念吗?不知从何时开始,我的生活不再有甜腻的草莓香气,永远都是清淡无糖的选择,不至于无味,但也说不上缤纷。
脑海闪过某些画面,我闭了闭眼,删除。
「日荷。」
突然听见他喊我的名字,我的心不自觉地一紧。
「怎么了?」我问。
佟海光没有停下动作,「妳为什么想当班长?」
「为什么?」
「嗯,为什么?」
我不晓得他想得到什么答案,虽然佟海光的语气很平静,可是……我不知道,我感觉自己的防备一下子立起,抿了抿唇,我望着他的背影思索片刻。
然后,给他一个不痛不痒的答覆。
「班导指派给我的。」
「所以妳并不想当?」佟海光说着,一边从垃圾桶挑出铝箔包。
「我没有这样说。」
「是吗?」他声音带笑,听在我耳里却成了讽刺,为什么?我不明白他干么问、也不懂他不予置评的语气代表什么。
我有点火大。
「弄好就回教室吧。」丢下话,我转身离开佟海光似笑非笑的视线範围。
「妳生气了?」
他跟上来,我故意不搭理他,逕自坐进座位,眼角余光瞄到佟海光一屁股坐上他的桌子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压下朝他发火的冲动,无视他强烈的存在感,用力翻开笔记本──
就连老天也不帮我,夹在其中的纸张飞了出去,不偏不倚落入他的手里。
「还我。」
佟海光很快地看完内容,不知他看到了什么,盯着某处挑了下眉。儘管心里有些狐疑,可我根本不记得纸上写了什么,只是伸长了手、想要他赶快把东西交还到我的手中。
「这是妳的?」他挥了挥纸。
「废──还我。」
「不然我们打个商量。」
什么?
我蹙眉瞪着他,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换我当班长,我就把这张纸还妳。」
蛤?
「你是白痴吗?」终于,我终于忍不住说出口了。
佟海光瞬间笑开,为了避免吵醒其他午睡的同学,他压低了音量、刻意控制笑声的肩膀一耸一耸地抽动着,耳朵涨得红红的、整张脸全皱在一起……简直是用生命在笑。
但也因为他这时的鬆懈,我看见了纸上画着羽翼的光字。
原来如此。
「真的不让我当班长吗?」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佟海光再次询问。
「不了,谢谢。」
「嗳,可是妳又不想当。」
「我说了,我没有这样说。」我加强了语气强调。
「妳不是说是班导指派妳当才当的吗?既然不是自愿,就表示妳并不想当班长,对吧?」他话说得简单,我听得很不耐烦。
深呼吸,我不想生气。
「既然是班导指派给我的工作,无关想与不想,我有责任把职务做到最好,」我尽量一字一字说明清楚,不愿再给他歪曲的机会,「责任,你懂吗?不是你说想做我就可以撒手不干的。」
再说,要是让佟海光当班长,我不敢想像我们班会变成什么样子。
听完我的拒绝,我原以为佟海光还会继续和我争论,没想到他只是定定地看了我几秒,又笑了起来。
不过,这次是简单的微笑。
「我知道了。」他说。
佟海光过于温顺的反应反倒让我措手不及,对上他的目光,我故作镇定地别开脸,拿出讲义预习下午的课程。
「日荷。」
「干么?」手上的笔一顿,我头也不回地应声。
「这张纸──」
啊。
转头,只见佟海光扬了扬手上的纸张,光字的羽翼随着他的轻挥而摆动,有那么一刻,它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样。
「送我好不好?」他问。
「……随便。」
对我来说,那不过就是一张没有意义的涂鸦罢了。

Chapter 1. 共犯(5) 后来的日子,我们算是相安无事地度过──除了两个明明不太重要、却让人耿耿于怀的问题以外。
第一个问题是,佟海光几乎没有一天不迟到,好像校规其实有条隐密的佟海光条款、注明他的到校时间跟我们不一样似的,这不要紧,问题是第二个问题……佟海光几乎每天都会跟我说「再见」。
听起来没什么,但重点是,他曾经大老远从别的地方跑来,就为了跟已经走到校门口的我说一句「再见」,这举动看在别人眼底还以为我们是交情多好的朋友──
不对,还有第三个问题。
「喂。」
我用手戳了戳佟海光的后背,正忙着踩扁空瓶的他转身看向我,来不及转好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显得有点傻气。
「啊?」
「最近班上有人跟我反应,说你们上课太吵、扰乱老师上课的秩序,要我请你们注意一下。」我边说边拾起地上散落的瓶盖,偷偷掩盖我讲这番话的尴尬……我真的很不习惯当这种纠正别人的角色。
的确,佟海光在课堂上的确是吵了一点,老是挑老师话里的语病啊、故意细数老师讲了几次口头禅、或者对一些奇怪的谐音字做出特别大的反应,老实说,还挺好笑的,有好几次我也跟着大家笑得东倒西歪。
要不是有几个同学一脸严肃地请我不要放纵自己的好朋友,或许我永远也不会发现这样的行为其实造成了某些人的困扰──
最重要的是,我跟佟海光才不是好朋友。
「喔。」他回应。
只用了一个单音。
「你接受?」算我疑心病重,我不敢相信佟海光如此轻易地照单全收。
「我听到了。」
听他这么说,我没有再继续怀疑,抱持着「既然他都说了,大概就是会改进吧」的想法,以为他不像我想的一样难以沟通……这样的想法维持了三十分钟,短短三十分钟。
下午第一堂课,佟海光马上故态复萌。
甚至,变本加厉。
「佟海光!」数学老师拿起课本用力地摔在讲台上,全班鸦雀无声,就连眼神都很小心,深怕一个不注意就捲进了他与他的战争。
他,佟海光。
他,数学老师。
佟海光站在座位旁的走道上,面对数学老师的怒火,他没有半分怯弱,直挺挺地站着,好像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有吗?
我不知道。
「你交白卷是什么意思?说啊!」数学老师大吼,拳头再次落在讲台上,砰地一声,坐在前排的同学吓得肩膀一缩。
佟海光只是平静地望着他,不发一语。
或许是因为我距离佟海光不到半步的关係,我能清楚看见他笔直的背脊、感受不到一丝慌乱的态度,要不是现在的气氛过于紧绷,我差点以为他的眼神出现了笑意。
我想,佟海光的沉默,绝不是找不到说词、下不了台的僵持。
「……妳觉得数学老师叫他去哪?学务处?」走在前往校门口的路上,我不自觉开口问了身旁的洪苹。
那场令所有人屏住气息的对峙,最后不了了之的收场。数学老师得不到理想的答覆,气急败坏地要他滚去该去的地方,在那之后,佟海光没再回到教室。
他去哪了?
「谁?该不会是佟海光吧?」洪苹蹙起眉,近乎困惑地望着我,「妳担心他?不是说不想跟他扯上关係吗?」
「只是好奇。」我对上洪苹明显不信的目光,尽量维持无动于衷的表情,「……不知道就算了,我问问而已。」
她还是不信。
「日荷,说真的,」洪苹斟酌了一会儿用词,我知道接下来的话并不是出自于她的真心,但是……我懂,真的懂,「如果妳想好好地过完高中生活、顺利到不行地考上大学的话,还是不全家一起上 用力 粗大 啊 水 揉捏要跟佟海光太过接近比较好。」
「我知道。」我说。
可是,我真的知道吗?
目送洪苹搭乘公车离开,我呆站在原地好久。有些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情绪似乎重新被谁翻了上来,脑海里响过某些人的声音、某些人的话语,全部,全都是属于别人的……我呢?
我的想法是什么?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来到学务处门口发愣。教官不在、老师不在、主任不在,当然,也没有佟海光的身影。
干么啊我……捏紧了书包的背带,我忽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日荷?」
下一刻,我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伴随着熟悉的声音,不用回头便知来人的身分──
佟海光,终于出现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3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