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蟑螂般的网络键盘侠,你有这四种战法!

只要上过网,就会遇到网络键盘侠。有时候自己是苦主,被键盘侠酸,有时只是旁观,旁观他人的痛苦,看他人遭骂挨批。网络键盘侠盘据的地方,大部分在留言区,从社群贴文、各则新闻到论坛,下方的读者回应区块,都是网络键盘侠肆虐的场域,就像老鼠活动于下水道、仓库。
面对蟑螂般的网络键盘侠,你有这四种战法!
当然,这些靠酸别人来刷存在感的键盘侠,也大可另辟战场,在自己的部落格或脸书贴文,以各种酸言酸语炮轰,但多数人气差,无人闻问,也写不出完整论述,最终还是得依附在人家正文之下才会曝光。

网络键盘侠,谁都遇过,但究竟网络键盘侠的定义是什么?这些令人厌恶鄙夷的网络蟑螂,有哪些共同特质?形成原因如何?大概只有笼统概念,思考不深。近读莎莉·康恩(Sally Kohn)《逆转恨意:洞察仇恨的源头,让善意与恶念开始对话》,不免细想这个问题。

这本书第一章就是《我们为何而恨:键盘侠》。上网查资料发现,相关讨论洋洋洒洒无数笔。毕竟键盘侠肆虐是网络常见现象,网上的探讨只会多不会少。

众家解析键盘侠的共通特质,但这些特质不是绝对,也不是判断是否键盘侠的必要条件。例如匿名。匿名赋予键盘侠生态的第一个温床。所谓匿名,有的不需登入,随意命名,阿猫阿狗,随时变换,有的需登入,但从帐号无法知道发言者真实身分,直到被肉搜或上法庭身分才曝光,由此他们在保护伞下畅所欲酸。

不能匿名,键盘侠恐怕少掉好几成。在现实生活中酸别人,会被打被告,会被解聘被记过,而在网络隔着匿名防护罩,每个人勇气倍增,讲话很大声。键盘侠酸人,不用负责,表现出来的情绪语言,内容贫乏,论述无力。目的不在辩论,无关真理,在贬低他人中得到快感。键盘侠不同于批判者,后者通常自己有一套论述,对错不论,至少有一定对象,这对象可能是某人某阵营或某种主张、观念。

本来这些纷纷扰扰只在网络上,随着一些受害者不堪嘲讽霸凌而轻生,跃上新闻版面,而成为众所周知的社会现象。也因此,键盘侠到底什么样子,也渐渐浮现。

键盘侠因为侮辱或恐吓而上了法院,身分公开,年轻人居多但也不乏中老年人。身分背景从工程师到家庭主妇、学生都有,他们末必如论者所云,在现实生活中缺乏自信,甚至一无是处,有些人在自我的专业领域里有所成就,但人际关系差,得不到太多认同,只好攻击别人,把对方贬低下去,自己就高人一等。

这些在网上张牙舞爪的猛兽,到了法院就变成驯服小猫,有歉意,有和解诚意。毕竟再怎么性格,面临要坐牢或罚款,不得不收敛。

然而,诉诸法律,劳民伤财,也未必有好的结果,上网查阅若干判例便可知道。大致说来,了解网络键盘侠的特质后,面对他们,不妨采取四大战法:

一,热战:提出告诉,于私还清白,吐怨气,于公,遏阻此风。

二,不战:忍,气呼呼郁结在心,但千万别想不开。

三,冷战:冷处理。忽略他,别理他。重量级拳王不接受街头挑战,因为不同档次。键盘侠骂人酸人之后,目的还未达到,激怒对方惹哭对方,才是目的,你越生气他越有成就感,与虐待狂、暴露狂本质相同,成败建立在对方反应。对他们来说没有比没人理更难受的事了。

四,止战:回到《逆转恨意》这本书。在所有面临的恨意中,一如在数位时代中的我们多数,最常遇到且天天遇到的,是网络上的恶毒民众,俗称为“键盘侠”。因此莎莉·康恩研究恨,就从键盘侠文化为起点。她与键盘侠的互动大部分是在twitter,所以她委托专业人员,从中列出酸她最多最烈的一群人,并试着联络其中十几人,与有回应的半数连络沟通。之后她发现,超过想像的,他们是人,普通如你我的人,不是机器人,不是网军,他们神智清楚,人也很好,不是透过网络留言显现出来的妖魔野兽。她不免怀疑,哪个版本的他们才是真我?是在电话中装好人?网络上装坏人?或两者都是。

莎莉・康恩尝试在对话中,了解什么因素让这些人在留言中流露出可怕的敌意,带着仇恨伤人?她试着以同理心正视恨意。──了解并非和解,并非以德报怨做个烂好人,而是藉由了解对方的意图、作法,化解对自己的伤害,与内心的疙瘩。面对以酸人为乐/业的网络键盘侠,这是最高段的作法。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345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