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以为人家落后,其实人家活得比我们好多了

我小学的时候,有部非洲搞笑片极为火红,在多个国家创下票房奇迹,票房不断飙高,媒体也有许多报导和讨论,有些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朋友可能知道这部电影——《上帝也疯狂》(The Gods Must Be Crazy)。
我们以为人家落后,其实人家活得比我们好多了
听说这部搞笑片在香港红到片商找来男主角历苏(N!xau,1944-2003)到香港拍了宅到爆的《非洲和尚》(1991年)、《非洲先生》(1993年)、《非洲超人》(1994年)。但因为我当时刚上小学吧,甭说爸妈那时候忙创业没空带我们去看电影,他们有空也不会让我们看无厘头搞笑片,所以我一直只知道天下掉下来的可乐瓶砸到了一位非洲原始部落的阿宅,然后就一路胡搞瞎搞、胡搞瞎搞⋯⋯

一直到我读到这本《不富足也幸福:行将消失的布须曼人的世界》(Affluence Without Abundance: The Disappearing World of the Bushmen),提醒了我小学时天天上新闻的这部搞笑片,然后才找来看。

老实说,《上帝也疯狂》上映时我没去看的原因,除了当时我还只是个小正太之外,我对这类电影其实相当反感,总觉得一定是在消费非洲原住民,用一堆我们对“原始人”的偏见和刻板印象无厘头地搞笑,仿佛他们接触到文明社会一定会闹出许多笑话;但自视文明人的阿宅有谁到了这些部落不会闹笑话、甚至在他们习以为常的环境下能生活多久而不至于小命不保?

然而,根据《不富足也幸福》作者詹姆斯·苏兹曼(James Suzman)对电影中主角的芎瓦西族人的了解,他们并不认为这部搞笑片对他们有何冒犯,《上帝也疯狂》在当地也家喻户晓。外界盛传在书中原名为格奥的历苏被片商剥削、欺负他们不仅金钱的意义、仅给他几百美元的片酬,苏兹曼在书中指出,这个金钱的问题才没那么简单。

2003年历苏死于肺结核,世界各大媒体相续报导。历苏究竟有多少不简单呢?且由一位在波札那(Botswana)和纳米比亚(Namibia )的喀拉哈里沙漠(Kalahari Desert),与每个主要的布希曼族群共同生活和工作了超过近三十年的人类学家苏兹曼在《不富足也幸福》中为我们娓娓道来。

身为一位在英国顶尖大学受过完整高等教育的白人,苏兹曼在这本结合回忆录和民族志写作方式的书中,以多篇独立或半独立的章节为我们探索所谓的布须曼人世界,用他们在严酷大自然下简单富足的生活,对照受到西方现代化影响的工商社会中的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人类的祖先无疑来自非洲,那里就是我们智人老祖宗的故乡。布须曼人( Bushmen)指那些生活在喀拉哈里沙漠的原住民族,这个称呼很有争议,人类学界似乎也没有完全的共识,苏兹曼除了这个族名,也难找到一个能够摡括这些族群而不带歧视的族名;他也指出,对他们来说,被怎么称呼,可能不比被怎么对待更重要。所以他还是选用了这个族名。

近来人类学界许多研究逐渐发现,人类从采集狩猎的生活方式转为农耕生活后,我们的老祖宗并没有过得比较好。大量的考古证据显示,农耕生活方式不仅花费更多时间和力气耕作,作物种类有限造成营养不良,更高密度的群聚以及和驯化动物的亲近也造成传染病频传,更甭提后继的贫富不均和战争杀戮等等。相较之下,采集狩野者似乎只需要花费更少的时间工作,而且还没有贫富不均和性别剥削的问题。人类学界对采集狩猎的布须曼人的研究,某个程度上也强化了这个观点。

那一个大问题来了:如果农耕生活这么糟糕,而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爽得嫑嫑,为何我们的老祖宗仍要自讨苦吃?这是个大哉问,我们也还在寻找答案。基督文明早就试图要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是亚当和夏娃的罪过。究竟伊甸园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人类学家对非洲、澳洲和南美洲的采集狩猎族群的研究,仿佛就是要为我们勾勒出伊甸园的模样。

苏兹曼在喀拉哈里沙漠的长期田野研究,发现他们生活上的富足并非子虚乌有,《不富足也幸福》中有许多他们生活方式的描述,令人亲历其境,仿佛可以像看记录片一样跟着他们追踪动物,猎杀带回去和族人分享。但身为人类学家,他并不是用猎奇的心态看待,而是探讨其中丰富的文化意涵,并且让我们见识到在没有明确的土地所有权、时间观念、性别刻板印象和领导阶层下,他们如何有序地互动和生活的。

然而,我刚说过,问题才没那么简单。《不富足也幸福》指出,这些在喀拉哈里沙漠中貌似生活着与世无争的布须曼人,其实并不是完全和现代社会隔绝的,过去西方人发现他们,经历殖民统治到一、二战后的几十年间里,他们的经济和文化也非一成不变,毕竟从前殖民地到殖民统治到后殖民时期,他们周遭的世界翻天覆地,各股政治势力斗得你死我活,他们没能独善其身。

许多布须曼人居住地的实情是,白人殖民者剥夺了他们在那些土地上狩猎的权力,现在有些布须曼人沦为白人游客打猎大象的跟班;农业的引进改变了他们族群中性别的角色和权力,金钱的流通破坏了族群和谐,饮食习惯的变化让第二型糖尿病流行,而酒精成瘾在一些社区也成了年轻人的重大社会问题。

智人老祖宗在非洲大陆上起源后的七万年间,布须曼人的主要生活方式,似乎没什么变化,看似无忧无虑地在和大自然和平生活,只要利用传承上万年的知识,整个田野都是他们的超市和橱柜,他们只需要活在当下就好,担心未来或怀念过去毫无意义。这给了人类学家很好的研究样本来认识我们智人祖先的可能生活方式。

任何人类学家,几乎都是在重视工作和效率的社会成长的,但对我们来说赖以为生的经济成长,也不过是这百年来的产物,对照一个保持了几万年的生活方式,现代化生活才是异类。其实那样几万甚至几百万年的生活才是常态,但我们对现代社会己经习以为常,无法想像没有现代货币系统、财产权保护和市场机制的话要怎么过活,反而以为那样的世界是鬼扯!布须曼人,就是我们活生生的远古记忆吧!

但现代的市场经济和政治制度可能才是最脆弱的,川普政府这几年的荒腔走板和中美贸易战(甚至不久将来可能的大战)就可见一斑!充分认识这些采集狩猎族群,才能让我们更加了解现代生活中的一切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将会何去何从吧?

最后提一个有趣现象。在布须曼人的语言中,他们还保留有世界大部分语言所没有的搭嘴音,这些搭嘴音往往用一些我们常见的符号来标示,例如/、≠、!、//等等。其他我们应该都能够发出这些音,只是没用在语言中常用字词的正常发音而已:

《不富足也幸福》不是本说教的书,也没有要我们学习人类学界那些了不起的理论,而是以一种亲近布须曼人的方式来窥看他们的世界,带给我们更开阔的视野,真是一本不会太严肃来认识一个重要采集狩猎族群的好书!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334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