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辨真话的能力较强,分辨假话能力较差

这个瘟疫蔓延的时代,一个看似无害的陌生人在公共场合如果没有和你保持社交距离、又没有戴上口罩,即使他体温正常也不自觉有啥不舒服,但对你而言,他的轻声咳嗽或口沫横飞,都可能很致命。
我们分辨真话的能力较强,分辨假话能力较差
我们都希望这种对陌生人草木皆兵的紧张局势不必维持太久,让我们能够在公共场所习以为常地安心自在。然而,仔细想想,我们不管是在熟悉的城市还是出国旅游,一天要面对成千上万的陌生人,而我们却不必随时担心他们对我们不利,这在人类历史上颇不寻常。

我们在城市中,别说是街上遇见的人,连邻居都可能不认识几个,只要不闹事,甚至也没有必要交往。我们的老祖宗穴居的石器时代到工业革命以前,大多数人类都是生活在小乡镇里,一生接触过的熟人有限,甭提随时见到大量陌生人,所以遇到不认识的人,保持警戒才是正常的。可是现在搭趟捷运或公车,与熟人不期而遇就可以当作稀罕事到脸书公告天下了,在工作和生活中,因为各种业务必须要打交道的陌生人,就更不计其数。

现代生活要和大量陌生人打交道,就要对他们有起码的信任,否则成天提心吊胆,迟早需要心理咨商,可是我们真能对陌生人不断保持高度信任而不损害自己的利益和权利吗?这是我们生活中必须要严肃面对的大问题,值得读几本好书来好好探究一下。首先,来谈谈这本《与陌生人交谈:我们应该了解那些我们不认识的人》(Talking to Strangers: What We Should Know About the People We Don't Know)。

《与陌生人交谈》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威(Malcolm Gladwell)对许多爱书人来说不必多作介绍,因为他的《引爆点:如何引发流行》(The Tipping Point: How Little Things Can Make a Big Difference)、《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思考力量》(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小狗看世界》(What the Dog Saw: And Other Adventures)、《逆转》(David 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在国内外都长居畅销书排行榜,许多读者,包括我过去,读了他的书都有种脑洞大开的感觉。

读的书愈来愈多,会慢慢发现他嘴炮和唬烂的功力不是一般的强,许多看似没有关联的事物,都能被他一股脑打包回家,其中有些他掰出来的关联性,经历时间的考验,被学者发现原来唬烂成分居多。不过,他的书还是很值得一读,看看有多少学者被他搞得要大肆研究和宣传来澄清,就可知其影响力有多大。

格拉德威用了许多故事让我们见识:要了解和我们利益攸关的陌生人,并不是件简单易行的事。《与陌生人交谈》用了美国阿拉巴马大学传播学教授莱文(Timothy R. Levine)的提出的“预设为真理论”(Truth-Default Theory)。首先出场的,是有如谍报片中的峰回路转。美国在冷战期间派驻大量的间谍,在邻近的古巴尤其如此,可是在1996年,三架美国小型民用飞机,在跨海飞去古巴投递反卡斯楚传单时,被古巴空军击落,一位海军上将第二天在电视上表示,原先古巴海军方就对他表示要击落发送传单的飞机,可是国防部却不加理会,这引起了轩然大波。

美国国防情报局(DIA)有情报分析员认为美国是被设计的,可是过了好一阵子才发现,原来他们老早就怀疑的一个自己人,原来还果真是双面间谍,而且当初约谈时,早就破绽百出,只是他们居然自己合理化了双面间谍在被盘问时的一连串不寻常的举动和说辞。连专业特务都无法及时辨别谎言了,一般人能有多大的把握?心理学家有做过一个实验,录制了44份影片,其中有一半的人在实验中撒了谎,可是找来辨别的实验者中,只有54%的准确率捉出谎言,和抛硬币决定的准确率差不多。

一般情况下,我们分辨真话的能力较强,分辨假话能力较差。“预设为真理论”认为,我们在江湖中混久了,一般是预设他人的话语是真的。虽然我们还是会有所怀疑,但只要怀疑得不够多,就还是会预设为真。

《与陌生人交谈》书中另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就是大名鼎鼎的马多夫庞氏骗局。伯纳.马多夫(Bernard Madoff)是美国金融界经纪,前纳斯达克主席,开设了自己的对冲基金——马多夫对冲避险基金,作为投资骗局的上市公司。他因为设计一个庞氏骗局(层压式投资骗局),令投资者损失500亿美元以上,其中包括众多大型金融机构。马多夫的骗局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机构的监管之下长期运作,从未被察觉。

其实,有位名叫马科波洛斯(Harry Markopolos)的独立诈骗调查员表示,他老早就向美国证交会举报马多夫,只是没人理会他。格拉德威用俄罗斯民间传说中的“圣愚者”(yurodivy)来说明这种不适应社会、自我中心、不受欢迎的人物,因为他们就像〈国王的新衣〉中敢说实话的小孩一样,令当事人和组织尴尬。这种吹哨者,在我们社会中只会被视为叛徒吧。他们处处对人提防,很不受社会欢迎。像是马科波洛斯,因为难以相信他人,随时都在防备会不会有天被自杀,日子并不好过。

莱文主张,在演化的过程中,我们从未发展出精密和准确的技巧来察觉欺骗,因为偶尔被骗换来的是更有效率的沟通和社会和谐。我们对利用微表情判断情绪的透明性,就像关了声音仍然能从微表情看出《六人行》主角们的情绪一样,其实是个迷思。真实的人生其实不像《六人行》那样公开透明,这其实推翻了格拉德威自己在《决断2秒间》中提倡“可以用脸面肌肉变化来精准判断情绪”的理论,反而称之为“民间心理学”(folk-psychology),这个转变在《与陌生人交谈》注解中有详细说明。

《与陌生人交谈》指出,有些法官坚持要看到当事人的脸才判案,或者当作保释或假释与否的根据,可是准确度却比电脑软体还差。许多人可能内心万马奔腾,却依然面无表情。真正说谎的人,也有可能表情不急不徐,而且还坚定地注视对方双眼。就像老练的政客,见了面也会被骗,例如英国首相张伯伦见了希特勒两次,还是被后者耍得团团转,一再纵容纳椊德国,后来导致二战爆发。

近来和刚从欧美回国的朋友聊到冠状病毒疫情,有人认为欧美诸国会大意,其中一个可能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比较可怕的是蒙脸恐怖份子用炸弹进行恐怖攻击,所以对戴口罩这事极为抗拒。既然人的微表情不太可靠,戴了口罩也没差,可是万一陌生人真是恐怖份子呢?格拉德威访问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设计“强化审讯”的专家,还详细地列出他们逼供的三大手段,实在太儿童不宜了,自己去书里看吧。

然而,逼供出来的资讯有用吗?《与陌生人交谈》举了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KSM)被严刑逼供的情报为例,他的确提供了大量资讯,可是仔细去看会发现他几乎列出了你想得到的所有恐怖主义活动──这种资讯没有意义。这个教训是,愈想要从陌生人身上硬挖出真相,可能就离真相愈远。

读到这里,难道我们要放弃对陌生人的了解吗?《与陌生人交谈》谈到,我们虽然无法了解陌生人,但是可以减少误解。格拉德威指出,当英国把城市煤气改成天然气,自杀率居然下降了,因为后者不含一氧化碳,而许多原本要用城市煤气自杀者,也没有用其他方法寻短。这是人和环境耦合的展现,是行为与具体环境和条件的关联。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也曾是自杀热点,根据研究,绝大多数要到金门大桥自杀的人,被出乎意料地阻挠后,也没有再到他处或用其他方式自杀。犯罪率也有和城市特定区域耦合的现象,因此要预防犯罪,可以针对性地加强警力部署。

最后,《与陌生人交谈》还是提醒我们,要了解陌生人有多难。书中的一个悲剧是一位名为布兰达(Sandra Bland)的黑人女性,她因为变换车道没打方向灯,被警察安辛尼亚(Brian Encinia)拦下,后者原本只是想给予警告,可是在一连串的误会下,布兰达被逮捕关进警局,她三天后在牢房中自杀。安辛尼亚是个恶棍警察吗?事后的调查说明他并不是,只是他不懂得如何有效和陌生人沟通而已。美国因为太多黑人被白人警察误杀,各大城市因为“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而造成的动荡已够多,这都一再说明,要了解陌生人而不造成误会,我们的社会还有很多要学的。

在这个瘟疫肆虐的时代,加上中美贸易摩擦等等因素,对陌生人的了解会不会产生更多误会,可能也是“国际化”能否持续的关键;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在现代社会中要如何适可而止,也考验我们个人的智慧吧!《与陌生人交谈》书中还有大量案例,值得好好讨论!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334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