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时光-《城南旧事》

很多人告别童年的年龄都不一样,在早已远离童年的20多岁却突然反过来迷上了“儿童文学”,也许是对单纯,质朴和干净的怀念。《城南旧事》是作者林海音的传记式小说,一共有5个故事。

林海音用温馨朴实的文字记录了“我”在20年代北京的童年生活。女孩英子跟随父母从日本回到了国内并前往了北京,住在城南的一个胡同里。这里一切事物和人对于英子来说是新鲜的,也是新奇的。通过英子的孩童视角,我们看北京,看大人,也看其他孩子,还看到了周围的那些幸福和不幸福,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
回不去的童年时光-《城南旧事》

在第一个故事《惠安馆》里,我们看到一个精神失常的女人秀贞,她是英子的第一个朋友。秀贞早年与一位大学生相爱,但大学生软弱胆小,因为秀贞身份的“见不得光”而将她抛弃,在他离开时秀贞已经怀孕,她为他生下了孩子叫小桂子,被家人狠心扔在了城墙根下,生死不明。在没有等来爱人,孩子也下落不明的双重打击下,她终究是崩溃了,善良的英子对秀贞有着深深的同情,并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孩子,后来无意中英子发现自己的玩伴妞儿就是秀贞的孩子,于是毫不犹豫偷拿了母亲的金手镯给二人作为盘缠,并送她们坐上火车寻找妞儿的父亲。不过在没上火车前,母女二人就惨死在火车车轮下。

《我们看海去》中是一个为了供弟弟上学而偷窃的小偷,这个老实的小偷还和英子约定,等弟弟能顺利升学后就带他们一起去看海,但还没等承诺实现,英子看到了这个苦命的哥哥被警察带走,幼小的她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是坏人。

那时英子是单纯而天真的,她不会为自己的世界上锁,而是任由自己和他人的感情在其中穿梭。她总是能和大人眼中的异类做朋友,还帮助外人眼中的疯子秀贞寻找自己的孩子,和躲藏在荒草里的“小偷”约定去看海。英子眼中的秀贞是安静的,美好的,她深切爱着自己的孩子和恋人,在最后的结局中显出难以言说的凄惨和悲凉。还有城南小巷,这个有着古都残影的闹市僻巷,都在陪伴着英子长大,但为何人世总是不容易?小小的英子还未明白。

回不去的童年时光-《城南旧事》

在六年之后,英子要毕业了,作为毕业生代表她上台领奖,感受到了自己与大家的离别在逐渐到来,此时骊歌为她而唱,毕业生们都流下了眼泪。拿着小学毕业书的英子匆匆赶回家中,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回家就看到爸爸种下的石榴落了下来,此时家里的厨子老高让她去医院陪陪妈妈。

英子此时是平静的,她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在林海音笔下,英子的童年总是伴随着离别。与朋友“疯女人”秀贞的分别,和憨厚的小偷“厚嘴唇”的分别,和宋妈妈的离别,和生病爸爸的永别···林海音曾说,每一段故事的结尾里,故事的主角都在离“我”而去。

这些始终带着淡淡哀思的离别中是深深的思念,在一次次的离别中英子长大了。“爸爸的花儿落了,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父亲去世前曾说“闯练,闯练,英子”于是在别的孩子还需要被照看的年纪,英子作为长女已经开始背负起父亲的责任,她的童年于是结束了。

书中的一切都带着孩童的天真,说的确实人世的复杂。一切是那样有条不紊,日子和时间都是缓慢而静默的,岁月也是淡雅而含蓄的,生命的长河中,你我就是一条条小船,中途相伴,然后因为各种原因彼此分开,留下的是无尽的回忆。

“每一个进步,都靠自己的力量,我以受人怜悯为耻。我也不喜欢受人恩惠,因为报答是负担”林海音的童年经历和英子是相似的,她也在以自己的智慧和顽强撑起了整个家。1948年,林海音回到了原籍台湾,她在台湾创造了众多的小说和散文,并主编《联合报》副刊十年,创办“纯文学出版社”,帮助和提携了大量的本土作家,但她依旧没有忘记在北京的日日夜夜,即使是在弥留之际。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200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