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诠释希望和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银行家安迪含冤入狱,在监狱封闭而压抑的环境下,讲述了他身边的人和他的故事。虽然都生活在肖申克监狱,但每个人所向往的并不都是自由,每个人的身上也有着不同的精神气质。监狱里的安迪在为自己和他人谋求着基本的利益,并把自己的追求化为行动,所以最终他用一个小汤勺挖出了通往自由的地下通道,由此获得了他所渴望的自由。

重新诠释希望和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全书以第三人的身份-瑞德进行讲述,银行家安迪的妻子和妻子的情人被杀,结果安迪正好醉酒,后被法院误判他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其情夫,于是被判处无期徒刑,他将在肖申克监狱里度过余生。

监狱是人间炼狱,这里狱卒霸道专横,犯人帮派的头子残暴霸凌,犯人的身心和精神无时无刻不被腐蚀和摧残着。很多人都会在无尽的禁锢中慢慢消磨掉生命,渐渐失去自我的思想和内心,也逐渐丧失正常人对于未来的所有希望和向往、热情和梦想。

安迪被关入监狱中后,深受监狱中不公平和潜规则的折磨,但尽管他历经各种黑暗和绝望,几乎听不到他的抱怨,安迪也没有对自己的遭遇喋喋不休来博得他人的同情和理解,他明白自己获得清白无望后,没有去发牢骚,而是始终面带微笑,显得异常冷静而文雅。安迪还给狱中的人带来了希望,那是一种之前都不曾存在的生命力,因为他心中的希望不灭,这是他坚持下来忍受一切的动力。安迪为监狱中的其他犯人争取到了很多的权利,赢得了啤酒、图书馆,为被禁锢的监狱生活争取到了尽可能的自由。然后他花费了20年的时间,用瑞德搞来的小勺子挖洞,挖通了几乎要600年才能打通的隧道,最终在下水道的恶臭中爬行了400多米终于得以脱身,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获得了自由。

后来安迪在墨西哥小城开了一家自己梦想中的小旅馆,在那里和瑞德重逢。
重新诠释希望和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安迪是青年才俊的银行家,白白净净,三十岁就成为了波特兰一家大银行的信托部副总裁,一头棕发,戴着一幅金边眼镜,指甲总是修剪得干干净净。即使是患上了囚服,给人的感觉他还是和领带西装最配。

后来成为安迪好友,也是故事讲述人的瑞德,因为犯下3桩谋杀案而入狱,安迪来时他已经在肖申克呆了近20年,凭借自己在监狱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只要价格合理,他几乎能搞来任何东西,在安迪的主动联系下,瑞德带来了锤子和海报,这些东西都帮助了安迪后来成功越狱。瑞德和他不仅成为了好友,在安迪的感染下,瑞德还重新建立起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在瑞德58岁时,得以获得假释而出狱,在安迪信件的指引下前往了墨西哥。

安迪无疑是整个小说的灵魂和关键人物,蒙冤入狱后他不甘于现状,勇敢和狱中的恶霸对峙,还通过向州议员建议为犯人们扩建图书馆,违反监狱里的规定只是为了给大家播放唱片,帮助狱友学习考取学历,还利用自己的金融知识为狱警和典狱长逃税和处理财产,并参与财产处理和洗钱换取自己的自尊和有限的自由,最终他筹备好了自己越狱后开始新生活的资金,并坚持不懈地在20年里挖通了隧道。

他在狱中所做的努力获得了每个人的尊重,数年间他无数次给州议员写信,每周一封,到后来每周两封请求扩建图书馆。瑞德是重要的线索人物,他和安迪的友情是黑暗的监狱生活中的曙光,几十年的牢狱让他几乎失去自我,也快遗忘了自由和希望是何物,在他濒临放弃的边缘,安迪救赎了他。在后来安迪留给瑞德的信中,他写到:“希望是个好东西,也许是世间最好的东西,好东西永远不会消逝的。”
重新诠释希望和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肖申克的救赎》是斯蒂芬·金短篇小说《四季奇谭》中的杰出代表作之一,同名电影一经上映便轰动一时,获得了奥斯卡七项提名,被称为电影史上最完美的影片。而斯蒂芬·金更是在惊悚题材之外展现了自己讲述故事的过人功力。在肖申克监狱外面有一条路叫做“救赎之路”,进了监狱其实就代表着失去了身体自由,剩下的只有纪律和服从,监狱并非是救赎,在这里只意味着“剥夺”,但是安迪还是不太一样,因为他身上的强大信念让他看上去和周围的人显得格格不入,瑞德眼中的安迪是“他闷声不响,步伐和谈吐简直异类,就像在公园散步,无忧无虑,仿佛身披隐形衣”,针对各种欺辱,他始终不予妥协,他的反抗有时会成功有时会失败,于是经常脸上身上会有新伤。

瑞德明白,安迪不像这里的任何人,他有对自我价值的深信不疑,且坚定自己的坚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即使被关在这堵该死的灰墙之内,他仍然有一种发自内在的光芒。”当身体失去自由,人的意识也会随之被某种无形的东西所控制,那就是“体制化”。在肖申克监狱里服刑了50年的波顿,在获得释放后却显得忧心忡忡,他甚至想通过伤害狱友来继续留在狱中,但心软的他并没有这么做,半年后,波顿在政府为他安排的住处上吊。

波顿的结局暗示着老年犯的遭遇,听闻消息后很多人感到疑惑不解,瑞德解释到波顿是被“体制化”了,呆了50年的牢狱,这里有他所熟知的一切,这是他唯一认识的地方,而他也被认识,可出狱后的囚犯“申请一张借书证都很难”,监狱是个很怪的地方,起先,你恨它,然后你慢慢习惯了它。当时间越来越长,你就离不开这里了。这就叫‘体制化’。

幸运的是,安迪没有成为“体制”下的牺牲品,而是反过来利用了体制。随着他在监狱中声望越来越高,典狱长和狱警靠他报税和洗钱,他有了更多的权利和自由,于是他得以继续实施自己的计划。

然后他遇到了刚入狱的汤米,从汤米的口中安迪得知了一个重要的线索,汤米在别的监狱里听到有人吹嘘自己的杀人经历,细节和安迪妻子的很吻合。此时安迪已经在狱中呆了15年,他似乎看到了翻案的希望,他没有了往日的冷静直接去找了监狱长,但却被关进了禁闭室。汤米也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关押,两个月后安迪才被放出来,他对瑞德第一次谈到了自己的妻子。“是我杀死了她,尽管枪不是我开的,但是我害她离我远去的,是我的原因,因为我,才害死了她。”
重新诠释希望和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安迪这时得以从对妻子的愧疚中释怀,这么多年他已经付出了代价,为自己的“过错”做出了补偿,所以现在他不想翻案,只想要自由。最后安迪越狱成功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巧合,安迪所在监狱的污水管道尚未接入污水处理厂,是直接排入河流的,于是在1975年3月12日的深夜,安迪在大雨中拥抱了自由,在抵达墨西哥边境后他给瑞德写了张明信片,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在电影中,出狱后的瑞德也住进了之前波顿住过的住所,在几个月后他完全理解了当时波顿的心情,重新回到社会的他连上厕所都不习惯。但还好瑞德没有忘记安迪告诉过他,别怕,大不了再回监狱。于是他决定去安迪提到过的地方看看。芝华塔内欧,一个太平洋小岛,安迪最想度过余生的地方。瑞德去往安迪说过的大树下,那里是安迪向妻子求婚的地方,在那里瑞德找到了安迪留给他的信,信中安迪邀请他到那个小岛上相聚,并为他留了1000美元作为路费。

在小说里,瑞德去往了墨西哥寻找安迪,在电影里,瑞德和安迪在太平洋温暖的岸边重逢。不管是去往的哪里,瑞德最终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救赎之路。

肖申克的智慧不仅拯救了自己,还救赎了狱友瑞德,为更多的人带来了自由的希望。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200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