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男生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我

Chapter02:意外相逢 「齁,彤姐妳终于来了!」颜依彤前脚刚踏进公司,许花花马上像只无尾熊一样的挂在她的身上,「人家新老闆都来好久了,妳还好意思迟到。小心等等被开除喔!」
「好热……」颜依彤抹着额头上的汗水。在心里抱怨花花,难道没有人看出她满身是汗吗?「花花妳可以先起来吗?百合花都快被妳抱烂了……」她已经用百米的速度赶着进公司了,谁知道半路遇上老婆婆出车祸,这种情巨蟹座男生 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我况,她必须帮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啊,哪还顾得上时间。
「彤姐,那个新老闆人超帅的,妳看到一定会爱死他的!简直风流倜傥、俊帅挺拔、气宇轩昂、宛若潘安再世……」许花花双眼直冒桃心,口水都快滴下来了。她已经把毕生所学的成语都派上用场,目的就是希望告诉彤姐她被新老闆的美颜盛世迷倒了几分。
「好了花花!」再不阻止她,颜依彤担心自己的耳多都要长茧了,「我还要拿花给新老闆。」
「快去吧彤姐,我们都等妳喔!」
颜依彤站在执行长室前,直觉手心不停冒着冷汗。她有点紧张,不知道等等要面对的新老闆会是个怎样的一个人。好不好相处?刁钻吗?会不会很龟毛呢?她想过无数个新老闆的模样,唯独没想花花口中那样的。
她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存在的,而她就认识这样一个人,符合那些条件……
深褐色门扉在此刻显得有极度的压迫感。她皱皱鼻子,似乎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古龙水香气,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或许是因为焦虑导致神经失常了。毕竟有品牌的古龙水很容易就买的到,不会是那个人的。
倒吸了一口气,她才有勇气敲门。
「请进。」虽然隔着一扇门,但隐约能听出新老闆富有磁性的嗓音。
推开大门。颜依彤发现办公室里的摆设显然被更改过,变得井然有序、有条有理;家具也被更换过,入口处甚至摆上了绿色植栽,让整个办公室散发出一种乾净却不失典雅、放鬆又舒适的氛围。
一个男人背对着她。
「您就是新老闆吧?这是同事们一起赠送的花束。希望您能收下。」说的同时,她已放眼寻觅着这间办公室里是否有容器可以装下这束百合花,最终把目光锁定在他的桌面上,于是开口问:「老闆,我能把花瓶里的三色堇换下来吗?」
她抛出一抹疑惑,细想三色堇的花语,是「思念」。于是在心底猜想,难道这个新老闆思念着某个人?不过那三色堇都快枯萎了,是该换上新花,顺便替晴天换换新气象了。
看来买的花并没有白费。
见对方没有回应,颜依彤自行着手换下三色堇,没想到新老闆倏然一个旋身,「不准碰我的三色堇!」被这声大喊惊吓过度,她一个手滑,花瓶便在她双手分开后,硬生生碰撞到大理石地板,碎成满地碎片。
「对不……」她几乎是不知所措的抬眼,这才对上一双好看且阴郁的双眸,「你……」她惊讶得说不出话,只能睁大眼睛发愣,揉揉眼,一度以为是不是自己看错,亦或是因为太过于思念而产生的幻觉。
男子蓄留着一头短髮,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捲到手臂中间,露出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搭配在一起后,更是犹如上帝巧夺天工的作品。
真的是他。
陆恩杰。
为了掩饰重逢的尴尬,颜依彤只能蹲下身子,将碎玻璃一块、一块拾起,一个不留神锋利的碎片划伤了她纤细的双手,「啊、好痛……」
她偶然听闻,世界上的相遇都是从久别重逢开始。曾经暗香浮动的心事,逝去的时光,都只为了等待一人将那斑驳的记忆唤回。而颜依彤认为,这份记忆也许只有她还深刻记得。因为她知道对陆恩杰而言,她不是伊人,只是过客。

Chapter02:意外相逢 陆恩杰看着她因疼痛而皱起的柳眉,他顾不得身份,一个快步冲上前拉起她的手。「我拿医药箱帮妳擦一下。」他到柜子里拿出白色医药盒。没想到他才刚将办公室的东西整理好,这么快就需要派上用场。
「我没事。」
「别动。」他硬是将生理食盐水先在她手上进行沖洗,接着才涂上治疗割伤的药物。「等等就好了。」
颜依彤强忍着手上传来一阵阵因割伤而引起的疼痛感,此时陆恩杰靠近她不到十公分的距离,虽然他专注于手上的伤口,但还是让她感到心跳加快,有点不能自己。
见她脸上越来越扭曲的表情,陆恩杰停下动作:「很痛?」
她有些倔强地抬头,对上一双迷人的黑眸,心脏就这样漏跳了两拍,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回左手。「我、我回去自己擦药就好,不用麻烦了!」
她几乎落荒而逃,徒留陆恩杰一人在办公室里苦笑着。
他独自将百合花从地上拾起放在桌面上,撇头看一眼花瓶里早已枯萎的三色堇,他暗暗感慨她对自己的感情是否也像盛放的花终会凋零,十年不见,难道她就那么想逃开?
狼狈逃离现场的颜依彤不停问着自己,为什么他会回来?为什么会当上晴天的老闆?还是早就知道她在这里?难道他一点也不介意吗?诸多得疑问没有被解答,她也还没好好平复心情,就被蜂拥而上的同事们的包围。
「彤姊,妳怎么进去那么久?」
「妳跟新老闆是说了什么?不是送花而已吗?」
「妳觉得新老闆帅吗?他会不会废除电台?」七嘴八舌的讨论声浪四起。
她没有搭理任何一个人,只是逕自走回位置上整理着晚点要广播的资料。总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就像电脑主机当机似的无法运作,空闲的手一直僵持在半空中,像是想抓紧什么,却没办法紧握。
任少轩观察她好一阵子。自从在钢琴酒吧那天起,颜依彤的表情就显得奇怪,而今天送花进去给新老闆,她的表情更是写满了她内心的情绪,满是纠结。他忍不住开口询问:「妳怎么了?还好吗?」
「没什么。可能昨天喝酒头有点痛,到现在还没清醒而已。」颜依彤努力将嘴角上扬,她试图想掩盖心中的忧虑,却不知道这样的逞强让听的人,心疼不已。
「妳不想说我也不会逼问妳,但只要妳想说都能来告诉我。」
「我出去走走。四点前会回来的。」她很感谢少轩的体谅,至少没拆穿她。
「有事再打给我。」任少轩歛下眼看着她往外走的背影,本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的他,也将那些话吞回喉咙,只是喃喃自语:「还是不要增加她的烦恼……」
回赠一抹笑容,踏出令她感到焦虑的公司大门,手上那忽略的痛楚重新袭来。「这真的不是一般的痛……」这下她才留意到受伤的伤口,只见受伤的地方有着一道约一点五公分的割痕,正透着鲜红还参杂着血丝。
只身走在热闹的台北街上,头顶上的艳阳和现在的心情正好成反比。她感受到金黄的阳光洒落在身上的和煦,却无法替她沖走那些不愉快。
她曾经很认真的想过会在哪一种情况下和旧情人重逢,却唯独没想到他会成为自己的上司。十年来,她不停练习着重逢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她要用平稳的语调对他说:「最近好吗?是否别来无恙?」而十年后,当陆恩杰活站在自己面前,她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那些练习上百次的问候,听起来都变成一种讽刺。
讽刺着因时间的流转而促使两人之间越来越遥远的距离,而那捉摸不定的感觉让她心慌。已经十年不见,那句离场时没能说出口的话,还封在喉咙里。
那句「我爱你」。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2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