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都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一无所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十三岁情窦初开的年纪,一个少女喜欢上了自己的邻居,一个叫做R的青年作家。但后来因为母亲改嫁不得不搬离,不过女孩对于男青年的思念并没有就此结束。

5年后,女孩重返维也纳,在找到作家的住处后开始日夜等待,想要见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意中人。但每次与他的擦肩而过,作家并没有认出女孩,害羞胆小的女孩也并没有主动介绍自己,两人形如陌生人(对于作家来说确实是陌生人)。
我的一生都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一无所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后来有一天,作家以为女孩是风尘女子,于是和她有了一夜情。女孩此时还是没有对他说出实情,只带着满满的爱意和喜悦离开,她发现自己怀孕后也选择了默默承受,生产时也没有告知作家,直到属于他们的儿子因病夭折,女孩也患病不久于人世,她才写下一封藏有这些秘密的信件,却连自己的名字也没有留下。

这场暗恋持续了18年,不同于《霍乱时期的爱情》中男主角对女主角横跨50年的追逐,这场单恋的对方完全不知情,女孩对R先生的爱只与自己有关,与R先生无关,是更加卑微和孤独甚至疯狂的爱。她在信中写到“我整个的一生,我的一生一直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的一生却始终一无所知”,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求着自己的爱情,在如此的黑暗中只看得见R先生,再无他人。本以为少女的爱恋只会随着成长逐渐消逝,那是青春时期的好奇,以及一些许的恋父情结,或许当初是一种情感上的依恋,但绝对不会是一辈子。可她的第一眼就成为了一生的迷恋,R先生从此就是她一生的所有,对于他没有半点放弃和背叛的可能。

少女时代的女孩就更加坚定了爱他的想法,她对于R先生的情感已经变成了迷恋和暗恋。她明白和R先生的感情无法在现实中开花结果,于是她决定用自己最孤独最决绝的方式来爱他。她透过门缝看着R先生家里的灯光,听着他与其他女人的欢笑,她趁着仆人收拾房间偷偷溜进他的卧室,她在公寓冰冷的台阶上等着他回家···她所做的这一切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知道。
我的一生都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一无所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当她在街上终于和R先生相遇,他的目光陌生又漫不经心地从她身上扫过。只是简单一瞥,却给了女孩极大的震撼:“这种目光从前第一次把我唤醒”。此时女孩没有放过任何能和他在一起的机会,R先生也没有放弃能和一个年轻女士结识的机会。女孩依旧把自己的情感隐藏起来,从未提过她早已认识他多年,也没提过第一次见面时他给13岁的她送过一只桃花。他们日夜寻欢,女孩给献出了她的初恋,初吻和初夜,但对于不知情的他而言,不过是一场游戏,彼此都是过客而已。所以当激情减退,到来的依旧是遗忘,没有能留住有一个并不深情的灵魂,而且她是如此善于隐藏,所以当R先生最终离开时,我们对她只有心疼,看着她在原地因爱而心碎。

这样的暗恋其实是最勇敢的,甚至是苦恋。她穷尽了所有,但他浑然不知,在她经历可怕的生产时,在她哄着孩子入睡时,他或许正在常去的酒吧里和其他的女人一起吃饭,在饭店里与众人谈笑风生,在和各种陌生的女人们交谈和耳鬓厮磨···他在不停地邂逅,和不同的人开始新的一天,但像她这样的女孩却无法拥有。

小说采用了第一人称和书信体结合的方式,这样的方法能避免第一人称带来的主观色彩过重的问题。茨威格是奥地利著名小说家和传记作者,对于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深刻而细致,享有“心理现实主义大师”和“灵魂的猎手”之称。在故事中,陌生女人的爱情和心理被刻画得细腻哀怨,其中关于女孩的身份悬念也让作品具有非凡的魅力。

她在信件中曾带着热烈的情感描述着自己的爱恋:没有一个女人像我这样死心塌地地、这样舍身忘己地爱过你,我对你从不变心,过去是这样,一直是这样,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一个孩子暗中怀有的不为人所觉察的爱情,因为这种爱情不抱希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委身屈从,热情奔放,这和成年妇女的那种欲火炽烈、不知不觉中贪求无餍的爱情完全不同。
我的一生都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一无所知-《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尼采曾说,“女人对爱情的理解是非常清楚的,这不仅是奉献,而且是整个身心的奉献,毫无保留地,不顾一切地。他的爱所具有的这种无条件性使爱成为信仰,她唯一拥有的信仰。”炽烈和痴情的暗恋中,是含蓄和婉约,也是信仰和自虐。在13岁到16岁时,她做很多的傻事:去亲吻他的手摸过的门把手,捡一个他进门前扔掉的雪茄烟头···在那时还懵懂无知的意识中她已经感到“想要把自己献给你,完全委身于你”。

对于R先生来说,女孩永远只是一个“陌生女人”,是女人在信件开头所用的称呼:“你,和我素昧平生的你!”女人在信中并未要求得到怜悯或是爱情,她要求的只有一件事,是“请你相信我这颗痛苦的心匆匆向你吐露的一切”。

也许现在的很多人都能大胆地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但在故事中的女孩看来,勇气实在是太过沉重的东西,反而是在暗恋中默默付出自己的所有,比起公开地追求更加简单。她把自己的一切情感都掏出献给了他,完全地毫无保留地忠诚于他,虽然他并不知道。精神上的忠贞比起肉体的背叛更加难以坚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坚守着。

“他感觉到死亡,感觉到不朽的爱情:百 感千愁一时涌上他的心头,他隐约想起了那个看不见的女人,她飘浮不定,然而热烈奔放, 犹如远方传来的一阵乐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183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