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的盛唐与寂灭-《春山》

王维是我们熟知的唐代诗人,生于太原王氏家族,祖上几代都做过官,王维的母亲更是名门之女--博陵崔氏女。王维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家境优渥,学习还不差,20岁考中进士,一生不曾为生活穷苦奔波过。

“妙年洁白,风姿都美”的贵公子王维有什么不为人们所知的故事吗?

《春山》中的王维在去世前的最后一年。此时他和裴迪生活在辋川,两人会结伴去长安看看老朋友,比如吕逸人,有时也会互相斗嘴消磨着时间。裴迪比王维小20岁,常常不带王维出去打猎玩,还准备离开蜀地外出做官。裴迪外出的日子里,王维就像个孤寡留守老人,时常凄凉地抱着裴迪的小狗坐着,想着他啥时候能回来。
王维的盛唐与寂灭-《春山》

因为年老体弱,王维勾着背写信总会把鼻涕滴到信纸上,人老了眼睛总是敏感,再清澈的雨点飘进眼中也会变成浊泪。他会被路边的老兵打到满脸是血,也会被乡野间调皮的孩子欺负,可王维都不在意,依旧乐呵呵地憨笑,对他们束手无策,只有裴迪会跳出来帮王维出口气···

这样的王维似乎和一般印象里的他不太一样,年老,衰弱,暮年的王维背后却无时无刻没有盛唐的残影。

王维在寺院里和僧人吃枇杷,牙口不好只能慢慢吮吸。手里厚实的枇杷让他想起在长安的日子,那时杨国忠命人快马加鞭送来了新鲜枇杷,个个金黄的枇杷装在才编好的翠绿竹篮里,但他只草草吃了几个就送予他人。如今,因为牙齿不好细嚼慢咽下,竟然才觉出了枇杷的美味。此时杨国忠在马嵬坡被砍死已经6年了。

后来,寺庙里来了一位女施主,看起来气度华贵,不像是附近村里的人,也许是战后流落此地的王侯贵族。王维心中感慨女施主气质不凡时,她上前来求字,王维这才看清她的两只耳朵没有了,在脸两侧只有丑陋的疤痕。她说:“是乱兵用刀砍下的。”

盛唐时期最负盛名的三位诗人是礼拜、杜甫和王维。李白和杜甫的生平事迹,逸闻趣事都有众多作品不断演绎,但关于王维的确实不多,并非是因为王维没有鲜明的性格和传奇故事,主要是关于他个人生活的相关史料实在太少。王维的诗作无疑是杰出的,那时盛行禅宗佛理,而他的诗作“一字一句,皆出常境”,因为诗句的高调出尘,他被称为“诗佛”,几乎是四海之徒,都没谁是他的对手。王维传世的诗有400多首,但几乎无关个人生活,字里行间没有太多的情绪流露,所以也有人说读王维的诗很少有发自内心的感动,因为他的诗里没有太多真挚的情感。

王维对于好友、兄弟的思念给人的感觉是在看一个背影:“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没有面部的情绪流露。在现存的诗作中,让王维哭过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少年时期的好友祖六,一个是中年时故去的殷遥。他笔下的情感并非是冷漠和不关心,大多是舒适而有分寸的,个性随和得像一个谜。

王维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去世,早年也许也有相关的诗作缅怀父亲,但已失传,从此往后的岁月中他没有再提笔写下过父亲,后来妻子辞世他也没有怀念亡妻,关于子女的作品也几乎没有。但没有写下来不代表他是真的平静,诗人的细腻和敏感不会让他对于人间之情完全无动于衷,他的各种情绪都只在一小片诗句中有所窥见,可对于他非常私人的感情,他总是不动声色的,无论是至亲还是亡妻,从未公开留下过只言片语;他在叛乱中来不及逃跑,做了“伪官”,他的屈辱和恐惧都没有表露出分毫。那些内心的真实想法,他未曾向朝夕生活的裴迪吐露,但他曾写“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不对人说,他会对月说,对山说,王维的确修佛,但大自然才是他的空门。
王维的盛唐与寂灭-《春山》

王维的父亲虽然早逝,但母亲崔氏跟随大照禅师修行,持戒安禅,在母亲的训诫和启蒙下,王维自然养成随和风雅的处事态度,他在年轻时常游览山水,寄情书画,对政治是淡然的佛性,没有愤世嫉俗,也不会针砭时弊,没有过多的自我暴露,那些盛世繁华和乱世流离,归根到底于他无关。

王维在《六祖能禅师碑铭》中写“忍者无生,方得无我”,这或许就是他的心境,即使这60多年的生命里有些心绪流淌过,澎湃过,也终究会像天边的流云四散开去。无常就是寻常,既然是寻常,那就不需要过多挽留。

李白是口大钟,落地有声,和现实激烈相撞,自己也被折损一角;杜甫是一棵大树,四处扎根庇佑苍生,但自己却穷困潦倒,落叶萧萧。关于杜甫是什么,作者何大草说,杜甫是一块玉,“遇水则凉,日照则暖,或明或暗,不失本心。”他一生修佛,但没有出家为僧;一生都在官场打转,还是没有高升;一生都想归隐,但总是屡次归隐屡次复出···“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这种拧巴的人在当下都还有不少,日子也算过得去,有所不满可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所有苛求,大多时候顾影自怜,但有朋友也也能合群健谈,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但也不会和金钱和权力站在对立面。

我们要去诗歌里寻求安慰,总会把目光投向李白,情感浓烈,奔放坦荡,怪不得会有人说,只有留连山水之间时,才会突然想起王维。

与世无争,看淡人情,可也有情绪奔涌的时候,会默默大哭一场。对于王维来说,这样的情感有时懒得去写,有时不知如何去写,于是终究是作罢。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183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