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满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月亮与六便士》

六便士是当时英国最小的货币单位。毛姆的一位朋友曾经开玩笑说,人们总是在仰望天上的月亮时忘记自己脚边的六便士。毛姆觉得这段话很有意思,甚至以此作为书名,暗指人们常常去追求高高在上的理想,而忽略掉显而易见的现实。

《月亮与六便士》是第一人称的视角进行叙述,“我”是主要的事件旁观者,此外“我”的讲述则主要围绕着斯特里克兰德展开,可“我”与他的关系并非亲密无间,一开始便和读者同属于陌生人的立场,之后随着“我”的每一次深入了解和发现,都在和读者一起去了解这些角色的内心,并勾勒出一个清晰的人物轮廓。
地上满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月亮与六便士》

“我”是一位年轻的作家,结识了一位喜好和文艺界打交道的斯特里克兰德太太,与她成为朋友后也随之认识了她的家人,其中包括她的丈夫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先生。他是一个对周遭事物都兴致缺缺的人,但是举止得体,温文尔雅,事业有成,是一位成功的证券经纪人。太太也非常优雅温柔,育有两位可爱的孩子,他们的和睦美满的四口之家人人艳羡,平静温馨的家庭总是能给人亲切安详的感觉。

不过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查尔斯突然在夏季的某一天里不辞而别,“我”得知传闻后向斯特里克兰德太太确认,她说确实是的,并在几天后给我看了来自查尔斯的一封信,信很简短,大概说着:家中一切都安排妥当,而他决心和太太分居,他已经前往巴黎不再回来。斯特里克兰德太太伤心之余觉得非常疑惑,因为结婚17年来,做梦也没想到查尔斯会突然离家,不知道是不是迷上了什么人。她请求我去巴黎看看她的先生,并告诉他,“他的家在召唤他回来···没有他我无法生活下去。”

“我”于是前往巴黎,最终在一个旅馆中找到了查尔斯,“我”询问他为何突然打算和妻子分居,是否是因为其他女人?但查尔斯形单影只,他的身边并没有带着年轻漂亮的情人,而且他也并非是在高级客房里寻欢作乐,只是蜗居在一座肮脏、狭小的小楼中。

他对“我”说,他已经对家庭感到了疲惫和厌倦,对妻子和孩子已经失去兴趣,不想再去关心他们的未来。他解释说自己并非是因为女人才来到巴黎,而是为了追寻他真正想要做的事--画画。“我必须画画,就像落水的人要拼命挣扎”查尔斯多次重复着这句话,带着热诚与激情,似乎有一种虔诚而神圣的力量控制着他。

被查尔斯对于艺术的勇敢和坚持所感动,“我”没有再劝阻,返回伦敦如实告诉了斯特里克兰德太太实情,但斯特里克兰德太太无法理解查尔斯的行为,她变得尖酸刻薄,被虚荣心吞噬,“她对自己的丈夫从来就没有什么感情,过去我认为她爱施特略夫,实际上只是男人的爱抚和生活的安适在女人身上引起的自然反应。大多数女人都把这种反应当做爱情了。”后来她把孩子送到了没有子嗣,且生活优渥的姐姐那里,自己则开始学习速记和打字。之后她不仅自力更生,还开了一家打字事务所。
地上满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月亮与六便士》

过了5年,因为厌倦了在伦敦的生活,“我”搬去了巴黎居住。在那里有位我的画家朋友戴尔克,虽然他并不是一位杰出的画家,但有极高的艺术鉴赏能力和敏感度,戴尔克正好也认识查尔斯,并评价他是一位“伟大的画家”“有天赋”,但戴尔克的妻子勃朗什不太喜欢查尔斯,总觉得他会带来什么厄运。

在戴尔克的帮助下,我再次见到了查尔斯,此时他穷困潦倒,几乎连饭都吃不上,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放弃画画。他常常独自一人在他的小屋里埋头作画,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曾经富足的生活早已离他远去,他却毫不遗憾。

查尔斯一次得了重病,戴尔克说服了妻子让查尔斯住进自己家里休养。但痊愈后的查尔斯并没有直接离开,他在戴尔克的画室中作画,并常常以勃朗什为模特,时间一长勃朗什爱上了他,而戴尔克居然甘愿让出了她,还搬了出去。

但查尔斯对于勃朗什并没有爱情,对她只是情欲的需要,想要去描绘那具美丽的身体罢了,但画完了勃朗什后,他对她就失去了兴趣。查尔斯劝勃朗什回到戴尔克身边,但勃朗什却已经深陷爱情,最终用自杀解脱了自己。
地上满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到了月亮-《月亮与六便士》

期间查尔斯的绘画才能开始凸显,他的作品被博物馆和不少收藏家争相收藏,他的绘画天才被世人所认可,但同时他也变得越来越冷酷和冷漠。

为了创作,他再次远离人群,住在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上,偶然的机会“我”也来到了这里。查尔斯在小岛上创作了很多生动但是奇怪的画,他身边的一切都是他的创作灵感,画作也是他的“货币”,在这里他留下了让他以后会名声大噪的作品。

后来“我”离开了小岛,关于查尔斯的情况便是从他人口中知道的。查尔斯深居简出,基本只有购买画材,颜料时才走出丛林。他娶了一位当地的土著姑娘爱塔,在爱塔的家园生活,一起在那里生活了三年,爱塔还剩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这三年也许是查尔斯最幸福的时光,他的创作灵感源源不断,充沛的艺术能量在他的身体里奔涌,他不停地创造着美。但在岛上的生活原始而简陋,后来他不幸患上了麻风病,孩子也不幸病逝,最终只有爱塔陪伴左右。墙上是他最后的巨作,但因为失明他再也无法完成,最终他在爱塔身旁死去。

爱塔按照他的遗愿,将他葬在了芒果树下,然后把他没有完成的画铲掉。

在绘画中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他是为绘画而生,最终也在绘画中达到永恒。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144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