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羔羊 爽插图啊水真多轻点好痛

18. 「不过是根菸,如果连这都不能忍受,我怎么跟我哥同住一个屋檐下?」我平淡的说。
哥在家里也会抽菸,连菸味都受不了的话,怎么住在柯家?
「呵,妳做的事真常让我意外。」他吸一口菸,接着缓缓吐出,菸味扑鼻而来,但我习惯的连个眉头也没皱。但奇怪的是他没有继续第二口菸,反而将菸拿下,丢到地上捻熄,「我吸一口就够了,我不想让妳吸进无谓的二手菸。」
「可是不抽你不会觉得难受吗?」
「我菸瘾没有很重,放心好了。」
「既然没有很重,不如就戒了。」
「我也想,但还不是时候。」
我不解,「戒菸还有分时候的?有心戒就戒啊。」
他的大掌放在我头上,「乙舒,有些事不是我能决定时刻的。」
我更不解了,这个人,彷彿有什么心事。
他拒绝让人知道的心事。
我将他放在我头上的手拿下,与他四目交接,「你似乎有着什么心事,虽然我能力有限,但我想帮你,就如同你帮我一样。」
也许杨仲安自己都没有发现。不论他是有心或无心,他对我的关心我接收到了,他对我的帮忙我感受到了。
因为他,我才知道什么叫被关怀。
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我没帮过妳什么。」
「有没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继续说,「你究竟有什么事藏在心中?虽然我跟你认识不算久,但我感觉得出来,你有心事,很沉重的那种。」
「我……」他双手插在口袋,眼神望向远方,「是个背负仇恨活着的人。」
风,在彼此之间吹起。
吹动我的髮丝,也吹动他的。
彷彿悄悄带来什么讯息似的。
「你恨着谁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我也不知道我恨着谁。」
「什么意思?」
「因为还没找到那些人。」
还没找到?「我不懂。」
他牵起一抹笑,却丝毫没有开心,反而夹杂複杂的思绪,「不懂才好。」
倏地,他的手机响起,杨仲安接起手机,跟对方喃喃不知道讲了什么,接着神情骤变,「乙舒,看来今天我不能去学校了,不好意思没办法载妳,我有事要去别的地方。」
那通电话是谁打的?为了什么事?
我拉住他的衣服,「你要去哪?我跟你去!」
连我也不懂,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管闲事,我一向是个怕麻烦的人,是个只想过简单生活的人,但,却又一再把自己捲入似乎很複杂的事情中。
为什么遇到杨仲安的事时,我无法置身事外?
对我明明没什么好处……
虽然我感动他一再帮我、为我设想,但这样一再让自己跟他牵扯不清的我,让我自己都不解了。
我想过平静生活。
却因为他还有我哥而无法如愿……
「乙舒……」他的眼神转向我,却传来一股冷气,寒冷的让我不敢相信那是他的眼神,「这不是妳该插手的事。」
被那眼神直盯着的我,瞬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放开拉他衣服的手,他的车与他的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19. 早上杨仲安到底是怎么了?没想到我因为他烦的一整天无心上课。
恍神到最后一节,放学钟声一如往常的响起。
「乙舒,我说乙舒啊!」
听到晏婷的声音我突然回过神,「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我才要问妳怎么了,妳今天是怎么了啊?心不在焉的。」
我尴尬一笑,「没啦,大概今天精神比较不好吧。」
「少来,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妳这种样子才不是精神不好,从实招来喔!」
我笑得更尴尬了,「真的没事啦,不用担心我。」
杨仲安的事我想还是别随便拿出来讲比较好。
「真的没事?」晏婷一脸狐疑。
「真的!」我坚定的回道。
接着她笑开,「没事就好。」
「嗯……」
「对了,妳今天回家避开学校旁的巷子比较好喔。」
「为什么?」避开那的话,我就得绕远路了。
「我听说那附近今天有人打架,打的还挺兇的,还有警察在那附近,妳别过去,免的被捲进无故事件。」
「好,那我今天走别条路。」我拿起书包,随意问道,「不会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闹事吧?」
「嗯……我听人家说好像是那个杨仲……」
「杨仲安?」我接话。
「哇,我还没说完妳就知道啦,我还以为以乙舒的个性是不会注意这类的人的,这么说来,妳跟那个人认识对吧?因为我看过妳被他载来学校。」
「嗯,认识。」我坦承。
「还真不可思议耶,因为乙舒不喜欢认识生活圈複杂的人啊!」
晏婷说的没错,我是这样的人。
但命运很奇怪的,硬是让我跟杨仲安这两条平行线有了交集。
「妳刚说到杨仲安,是他带头打架的?」我接续未完的话题。
「是啊,好像是早上时去那堵人吧。」
早上?他早上说有事是为了堵人打架?
这家伙没事跑去找人打架做什么?
心里头有太多疑问,一股冲动让我不由自主的要去找杨仲安沉默的羔羊 爽插图啊水真多轻点好痛,「晏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语毕,我直接离开,连晏婷说的掰掰都没听进去。
离开学校后,我马上打电话给他,「喂,杨仲安,你现在人在哪?」
电话那头除了微弱的呼吸声外,什么也没听到。
「喂!我是柯乙舒!我有话想问你,你在哪?我去找你!」
他为什么都不说话?
他到底怎么了?
可恶的家伙……我柯乙舒可不是会随便插手别人事的人,我破天荒的想要去懂一个人,他却一点回应也没有,「你到底在……」
「警察局。」他总算出声了,「我刚做完笔录要回去。」
他在警局……八成是因为打架闹事被抓。
「我想见你,约在……」
他打断我的话,「我现在谁都不想见。」
「是吗。」我停下走动的脚步,「可是我们已经见面了。」
我站在警局前面,杨仲安浑身是伤的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人是我。
「妳怎么……」
「你以为我是谁?你打架的事一堆人都知道,警察肯定会去找你,你觉得我会想不到你在警局吗?」
「妳真厉害。」
「我说了,只是从我哥的事情里学得的经验。」
「可是我打架是早上的事,妳不觉得这个时间我早已离开警局了吗?」
「我哥……」我开口,「如果事情闹大了,一定会逃,可是几个小时后又会觉得不该让小的去承担一切责任,所以最后还是会去警局,我猜想你也是这样的人,早上打的架,到现在傍晚时分,差不多是你到警局的时间。」
他向我走近,「可是,妳哥打架的理由跟我一定不一样。」
「不管是什么理由,打架都不是好事。」
「不……与其说是去打架,不如说我是去杀人。」
我心头一颤。
他说……杀人……这可不是件小事!不是去警局做个笔录、赔个钱,就能了事的。
我对上他的双眼,「你说杀人……你为什么想杀人?」
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想法?
我深信杨仲安不是个坏人,但他竟然说想杀人……
「乙舒,妳不是讨厌像我这类的人吗?那么我的事妳也就别问了。」
语落,他转头要走,但我却毫不犹豫的拉住他,对上他的眼神坚定无比,「你说的没错,可是……我真的想了解你。」
这个让我不解的男人,我想懂他。
他看着我好一会,接着小叹一口气,「先上车吧。」
「好。」
他载着我到一栋建筑物前,那是个普通的住宅。
这是他家吗?
「到了,这是我家。」
果然。
我下车,「为什么载我到你家?」
「因为妳说妳想了解我。」
我嚥了下口水,「是的。」
我跟着他进屋。
这进屋的小小动作,确认了我,柯乙舒,主动踏进他,杨仲安,的生命中。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701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