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用过春药 另类 专区 欧美 制服

第四章 SOMETHING IS BROKEN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
你的痛苦 我都心疼 想为你解决
挡开流言 紧握你手 想飞奔往前
我相信爱能证明一切 够真心会超越时间
多付出也多了喜悦 让幸福蔓延
总是学不会 再聪明一点
记得自我保护 必要时候讲些 善意谎言
总是学不会 真爱也有现实面
不是谁情愿 就能够解决
一次争吵 一个心结 累积着改变
内心疏远 足够秒杀 外表多浓烈
才发现爱不代表一切 再真心也会被阻绝
这世界天天有诡雷 随时会爆裂
还是学不会 少浪漫一点
拼命着想的事 未必带来感动 或被感谢
还是学不会 解释我最伤 最累
痛死都不愿 怪谁
把每段癡情苦恋 在此刻排列面前
也感觉 不埋怨 只怀念
总是学不会 再聪明一点
记得自我保护 必要时候讲些 善意谎言
不是学不会 只是觉得爱 太美
值得去沉醉 流泪
/学不会/林俊杰
(31)—(40)

(31) 「陈芯,妳在做什么?」愠怒的嗓音从前方传来,让陈芯乾涸的泪水再度溃堤。
李沐诚拿着手机,开启手电筒的光线照亮女友的脸,见到陈芯狼狈的模样,他眼中闪过震惊,随即冲上前。
「陈芯,妳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他着急的语气里带着担忧,用虽然焦躁却仍温柔的手替陈芯擦去眼泪,见她沉默不语,叹了口气,然后一把横抱起她:「先回家吧。」
「李沐诚……」陈芯在他怀里彷彿找到了浮木一般,紧紧攀着不放,娇小的身躯正在簌簌发抖,
「没事的,没事的……」李沐诚以手掌轻抚着她的背,让陈芯呼吸渐渐缓和,镇定了下来,但她没发现他的眉头深锁着,眼神里藏着情绪,「回家再说吧。」他拦下一辆计程车,一路上紧抱着陈芯。
李沐诚没有带陈芯回到她家,而是进了他的房间,甩上门,将陈芯放到床上。
「妳知不知道我找妳找了多久?」他问,「妳为什么不接电话?」陈芯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抓着他的衣襬,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李沐诚拉起她的手臂,一脸阴沉的望着那大大小小的伤痕,
「怎么会伤成这样?谁弄的?」但,得到的仍是一片静默。
最后,李沐诚才放下她的手,起身走出房。不久,拿了医药箱和一杯温水回来,将水杯递给陈芯,接着打开医药箱,开始帮女友上药。
陈芯抿着唇,这是第三次他替她处理伤口了,第一次是被甩巴掌后,霸道到让她害羞;第二次是那次五人出游,贴心到让她温暖;第三次则是现在,却沉默的让她不知所措。
李沐诚微弯下身,细心的照顾每一个在她手臂上的伤,都完成后,才来到她的脸颊。
那指印到现在还是红肿,李沐诚的脸上满是不悦,陈芯仍记得他曾慎重说过脸上绝对不能留疤的事,不知怎么,有点愧疚没有顾好自己。
李沐诚拿着棉花棒尽其所能小力的碰触伤口,可是陈芯还是忍不住哀叫了一声:「啊……」
「忍耐一下。」他没有暂停,继续消毒。
过了好像一辈子那么长的时间,李沐诚终于弄好了,他简单收拾了下,抱着医药箱走出房间。陈芯将手中那杯失去温度的水一口饮尽,那一句句可怕的言论又在她脑中迴旋。
「以前是从文学会的宝座狠狠被我推下来,然后再被张言伦和妳姐一起欺骗,现在又要再试一次是不是。」
「妳怎么总要和妳姐抢东西啊?妳知不知道她很讨厌有妳这个妹妹……」
「好啊,那就看看最后会是谁的。」
「贱人,狐狸精!」
李沐诚和陈绫在一起,笑得开心的画面跟着浮上心头,陈芯将脸埋进手心。
李沐诚不知什么时候回房,在她面前坐下。
「陈芯,抬头看我。」这是命令,不容她反抗,她只好好乖乖听令,
「谁打妳了?」到底是谁让妳哭的……李沐诚想看进陈芯眼底,想将她那複杂的内心一眼看穿,
「没有……」
「没有?妳又不想告诉我了是不是。」音量突然无法控制的大声了起来,「如果我今天没发现妳自己坐在角落会怎样,妳有没有想过有人会担心?」
「我自己可以回来。」陈芯的倔脾气在这时候发作,又谁用过春药 另类 专区 欧美 制服不是她的错,怎么可以这样骂她?
「妳可以……妳那副样子叫做可以好好的回来?」他不是故意想责备她,但是……「拨通电话给我就真的那么困难吗。」
「你什么都不懂就只会说我!你以为我想这样吗?」陈芯也生气的喊道,他根本就不会了解她的心情、她的痛苦!
「妳有给我机会让我懂过吗?从我们交往开始,妳从没让我真正走进妳的心。」李沐诚的双眸一冷,陈芯的话狠狠刺中了他:「我只是想好好照顾妳,不让妳再受伤,妳却不肯给我机会……」
可是,陈芯根本没听到后面那两句就激动的回嘴:「所以你在怪我?我有逼你和我交往吗?从一开始,你就没喜欢过我嘛,反正你什么都好,根本不在乎我这种平凡的女孩,比我好几千几万倍的女生大有人在啊……」
「妳在说什么?妳以为自己在说什么啊……」
陈芯完全没注意到李沐诚因怒气而歛起的双眸,只是自顾自发洩着情绪,把积压已久的不安、害怕全倾倒在这个空间,丢掷着怒气,空间中瀰漫着浓浓的火药烟硝味,
「我在说什么你难道不懂吗?」
「我只是想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而已,妳没必要对我发脾气。」
「就我因为你被人家打骂而已啊。」陈芯装着无所谓的表情撇过头,她又戴上了面具,
「不要对我用这种不在乎的语气,明明就受了很多委屈,为什么从不和我说?离妳最近的人难道不是我吗?」李沐诚生气的瞇起双眼,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她这种防备态度。
「跟你说?你以为你是谁啊,和你说有用吗,你有在乎过吗,反正你也只会相信我姐而已……」不知不觉,张言伦的身影竟和李沐诚的重叠,让她又红了眼眶。李沐诚因为她这番话眼神完全暗了下来,他没回答,反而是陈芯好像还没完,继续喊着:「……我根本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也许你只是想玩玩吧,但是你从没了解过我,你只会质问我,问我一些我不想回答的问题,你到底想怎样啊……」违心之论就这样劈哩叭啦的脱口而出,陈芯早已分不清楚她到底在说什么。
最后李沐诚终于听不下去,他知道她在无理取闹,在乱发脾气,也许是无心的,但是他突然觉得很疲惫……
「妳走吧,我们之后再谈。」
陈芯一愣,终于闭上嘴巴,她看着李沐诚牵起她的手走下楼,到门前,她很想说些什么来和解,但是倔性子却让她说出让她之后无比后悔的话。
「想赶我走……你以为我稀罕吗?」
这句话,让李沐诚的眸子瞬间冻成寒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8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