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小说 轻一点太大了到花心了

{番外} 范衍柔篇-7- 「你在开甚么玩笑?」有人在这种时候告白的吗?在他陷害她签约,逼她成了他的员工,然后又恶意压榨她,把她逼到临界点,哭着想逃开他之后?这是喜欢一个人?他喜欢她?
「妳觉得我在开玩笑?」屠至渊直视她的眼眸无比认真,语气没有一丝玩笑意味。
她与他四目相对,想找出恶作剧的蛛丝马迹,但她甚么也看不出来,那双深邃的深褐色眼珠里只映着她。
她知道,那些话不是谎话。她拧住眉,思绪翻腾,这一切,这所有的事,该不会她的父母完全知情?该不会这全是她老爸的计谋?该不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从她老爸一口气取消她所有的相亲,或者说从她老爸故意让他们单独吃饭开始?
他倾向她,往她的侧脸轻啄一吻。
「你干麻?」她伸手摀住刚刚被他亲吻过的脸颊。
「因为妳盯着我不放。」
她眨眼,这人会不会太自以为是,她盯着他,不过是…她正在想别的事…他以为她想要他吻她吗?
「是我爸要你这么做的?」这一切都是她爸的计画吗?为了要把他们俩凑在一起?而他自愿配合?
「做什么?」
骗她签约,还有使唤她,还有这一切的一切。过去这几个月发生的事轮番在她的脑袋里重新上演。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签约前还是签约后?」
真相是什么?
这个人是从头到尾有目的的接近她,还跟她的家人一起联手吗?
「妳真的全忘了吧?」
忘了?忘了什么?
「小时候的事妳全忘了吧?」
小时候?
「对!」忘了就是忘了,为什么要一直问她?
「能忘记初吻的人大概只有妳了。」
初吻?
「妳的初吻。」
不可能!她的家教很严,从婴儿时期开始,除了她的爸妈之外,没有人可以亲吻她的唇,她的亲吻从小就是被教导与人脸颊碰脸颊,绝对不可能在她一点也没印象的小时候就亲吻了别人,失去所谓的初吻。而且她的初吻明明偷偷给了楼英载,她怎么可能会忘。
「小时候妳哭着要我别离开,还献出了妳的初吻。」那张哭泣的脸庞,那个稚气的吻,让他总惦记着她,只是当他再回来找她的时候,却发现她已心有所属。
* * *
范衍柔穿着细肩带黄蓝花色连身短裙,躺在饭店房间阳台的户外椅上,晒着仍炙热的阳光,脑袋里转来转去的都是飞机上屠至渊说的那些话。她试图翻找过去的记忆,但那些模糊不清的回忆,她真的记不起来,她的脑袋里没有屠至渊这个人,但他却信誓旦旦的说他才是她的初恋情人。
可就算是,那又如何?那不过是一个吻,一段年幼无知的爱恋,就算当初她曾许诺了甚么,那也不代表甚么,那时她才5岁,谁会当真?当真的人才奇怪吧!
这几年来,他也不曾出现在她身边,如今才跳出来说爱她,未免也太夸张了,她对他根本一无所知。
但他却非常了解她,在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在那些生活的小细节中,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她喜欢的,她讨厌的,她害怕的,他全都知道,甚至比她的家人还要更清楚知道她的一切。为什么这么可恶的人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为什么他们明明是陌生人他却对她了若指掌?
她的房门铃声打断她的思绪,她起身往门口走。
「去吃饭?」屠至渊一身轻便服装,白T恤卡其色短裤,脸上挂着迷人的笑。
「好。」实际上对于他跟来一起度假,她也没真的生他的气,有人陪伴的旅行当然更好。只要他不派工作给她,和他一起旅行应该也不算太糟。至于他的告白,至于他跟她父母一起欺骗她的事,她会另外跟他一笔一笔的算,清楚。
她跟着他往饭店的沙滩走,今晚他们的晚餐座位在沙滩上,前方是正艳丽的夕阳,红橘黄澄的颜色在天空中交织成一幅醉人的景色,海浪声正在为她演奏一曲独奏。
「好美喔。」范衍柔沉醉在眼前这一片美景里。
她一坐上位置,原本在户外演奏区里演奏的乐手,突然全往他们过来。
「他们?干嘛?」这些人的举动让她有些紧张,怕这个男人又做了甚么不按牌理出牌的事。
「演奏音乐。」屠至渊耸了下肩,一副他也不知情的模样。
一女多男小说 轻一点太大了到花心了怀疑他,不知道他又在打甚么主意,「我只想好好吃饭。」大家好像全都往他们这边看,她不想这么招摇。
「想跳舞吗?」他问。
「现在?」所以他是想跳舞?
「是。」他一脸诚恳,唇角微弯,那是一张,唔,好看的脸,她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有一点点帅,只有一点点。
「一首曲子?」这样的氛围是蛮适合的。
「嗯。」他站了起来,赤脚走到她的身边,向她伸出手,做出邀请,「嗨,我叫屠至渊,能邀请妳跳一支舞吗?」
她噗哧一笑,把手交给他,跟着脱掉脚上的凉鞋,「嗨,我叫范衍柔,乐意之至。」
他们一起赤脚踩在柔软的沙滩上,她将手搭上他的肩,他轻揽她的腰,俩人随着音乐轻轻摇摆。
「我将在这里待上一个月。」屠至渊煞有其事的说。
「我也是。」她跟着配合。
「这么巧,如果妳也没伴的话,要不要一起走走看看?」
「好啊。」
一切重新开始….
-完-

{番外} 叶幸司篇-1- 叶幸司燃起一根菸抽了起来,原本不抽菸的他,这几年也跟人家学了抽了起来,每当思念那个人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的点起菸,是啊,他仍深爱她,即使他故意到一个完全与她无关的地方,他还是骗不过自己。
他,是逃,他不否认,他想逃到一个没有她的地方,一个没有属于他们的回忆,一个没有任何能让他想起她的地方,他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思念的缠绕,摆脱那荒唐可笑的为情所困,谁知困住他的人,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一个人躲在这里干嘛?快进来。」孙厉嫚从里头探出头,对他招手。她和他一样,都是从台湾离乡背井到上海工作的人,在这种举目无亲的情况下,让他们表面上好像特别的亲近。
他手指夹着烟朝她举了手,表示他抽完就进去。这种夜生活在这里好像成了一种必要的生活模式,他也不排斥,用酒精来缓解那些不在他控制下的情绪,是挺有效的。
片刻,他捻熄烟,回到真实世界。
「想女朋友?」孙厉嫚问。这三年多来,他从来没提过关于她,但她确实存在。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端起桌上的酒杯饮了一口,他从不对任何人提及关于她的事。因为没甚么好说的,那既不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是他该想的人,更不是他可以放在心上的人。
「远距离恋爱是辛苦了点,你说说看嘛,姐姐可以给你一点人生上的建议。」
妳?建议?叶幸司那张脸明显的露出不相信她的表情,他完全用不着开口,就足以让孙厉嫚吃闭门羹。
「喂~喂~」孙厉嫚轻声抗议,她是真心想帮他的忙,替他解决问题,换来的却是一张无敌欠揍的脸,真是太过分了。
他的手机里突地叮咚作响,而他并不打算理会。那是谁?或者会是谁?此刻,他毫不在意。
但今晚他好像注定不得安宁。因为某人。
「你有讯息耶。不看吗?」她热心的提醒他,「说不定有甚么急事呢?」
见他还是无动于衷,便持续说道,「如果真有急事,怎么办?瞄一眼又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就看一眼吧…」
但这些话似乎还是左右不了他。
「要不我替你看。」她作势要拿放在桌上他的手机。
他立即将手覆盖在他的手机上,阻止她的举动。她耸肩。
他微皱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她。那个令他心疼的她,那个让他终究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她受委屈、难过、痛苦,却什么都不能做,也做不了的她。
『好久不见…』
『幸司你好吗?』
『甚么时候回国?』
『我现在在台北。』
『回来记得找我。』
『嗯…还有…』
『我和楼英载在一起了….*≧∀≦…』
不夸张,从这些字句里,他就能感受到她的幸福。呵,有情人终成眷属,他替她开心,真的。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又点了一杯,一杯又一杯,今晚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从这一刻开始,他不再需要担心她,他终于能真正的放下她了,但,他的心怎么了?那股突发的剧烈刺痛,正发狠的快速蔓延,他伸手揪住心脏位置,额际上不断地冒出冷汗,Gee….
「你怎么了?」孙厉嫚察觉他的异样。
「我想我可能….醉了….」
醉了?她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老天爷,他正在发烧,「叶幸司你在发烧!」
「是吗?」难怪….他还以为他的心在耍赖,不肯离开她,「那就好….」
「甚么那就好?你一点都不好?」孙厉嫚摇头,这人可能头壳烧坏,傻了。
「没关係,我没事,我会自己处理。」叶幸司摇晃的站了起来,拍拍孙厉嫚的肩,「我先走了。」
「喂,喂,你有事,你很有事。」孙厉嫚跟在他身后,眼前的叶幸司走起路来东倒西歪,一下子往左倒,一下子往右倾,模样跟平常的他大相逕庭,很搞笑。这副模样怎么自行处理?
「你连走路都走不好。」孙厉嫚看不下去的伸手抓着他,并且跟着他一起坐上计程车。
「妳干嘛?」
「我送你回去。」她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家,万一有甚么万一的,「师傅,可以走了。」
* * *
叶幸司皱着眉,呻吟了一声,宿醉这种东西,呃,真是….他妈的@#%$^&….他的眼睛还没睁开,就发现此时不同以往的异常,他的怀里有个女人。
他几乎是吓醒的,被窝里的女人是谁?他压根没印象….他轻轻的掀开棉被,那女人咕哝了一声,一头黑色的中长髮遮住了她的半张脸,他屏住呼吸的拨开她的髮,这女人…..
「喂,妳为什么睡在我床上?」他不客气的推她,昨晚的印象一点一点慢慢浮现,印象中她跟着他一起坐上计程车回家,然后….?
这女人就这样跟着他一起睡在他床上?
「再让我睡一下。」而且还不想起床?
「快起来!」他的语气有股狠劲,神智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般清醒。
「有甚么关係?」孙厉嫚顶着一头乱髮,坐起身,眼睛还睁不开,「我又不会吃了你。」干麻这么大惊小怪!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7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