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肉文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

{番外} 范衍柔篇-3- 范衍柔仔细的、谨慎的看着手中的合约书,「所以只要你能够说服我爸停止我所有一女多男肉文 车上狠狠揉捏着她的奶的相亲约会,就完成合约载明事项,而我必需支付的是,在你处于台湾期间,只要你所有需要,我必需随时且无条件的提供你任何相关的帮助,合约终止于你不再需要我?没有时间限制?」
这是卖身契吧?
「你该不会要我去从事什么非法、或色情的事吧?」
「合约里注明的很清楚,甲方不得要求乙方从事任何违法,或者危及乙方个人人身安全之事。甲方对乙方要求协助之事项需是乙方能力所及之事,而乙方须全力配合且不得延误。」
「如果你一直需要我,那我不就亏大了?」没时间限制的合约?有人会签吗?
「妳觉得我会一直需要妳?」
呃,照常理判断,是有点怪,他怎么可能需要她?他什么时候会需要她?他要她帮忙什么事?什么事非得由她来帮他?但,如果他不需要她,干嘛签这个合约?他需要她二话不说、随时随地、随传随到的服务不就是他要的好处?
一堆疑问泡泡不断冒出….
「所以你需要我帮你什么?」还是问清楚点好。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嗄?
「我目前没有需要,所以我还不知道。」
所以他分明不需要她帮忙,却和她签一份她必须全力以赴支援他所有需要的合约?
但长远点想,未来不可预知,合约若是能签成,对他而言是百利而无一害,就算他自始至终都不需她的协助,他也没有损失,但倘若将来他有需要她的地方,那这合约就能及时派上用场了。
「如果某一方违反合约的话…?」
「本合约由甲乙双方基于诚信原则签订,若有任何一方违反合约内容,则可依法提告。」这是一份正式具有法律效力的合约。
嗯…假使他两三个月飞台湾一次,然后 "传唤"她一次,这样好像也不过份。如果再考量她爸跟他爸那层关係,就算他们没签合约,他只要随便唉一声,她老爸也铁定二话不说的指派她全力协助。
签约的话,至少她还不是免费帮他,而且还能让他老爸停止那可怕的相亲折磨。
好吧。反正都是她能力所及的事,帮一下老朋友也不为过,更何况他也帮她不是吗?他们只是白纸黑字写清楚而已。
她在合约上乙方签名处,签下她的名字,并且盖章。
「合作愉快。」范衍柔伸出手。
「合作愉快。」屠至渊握住她的手。
屠至渊待范衍柔一离开他的办公室,便拨了电话给范振毅。
「至渊啊…」想不到会接到屠至渊主动打来的电话,范振毅有些讶异,但却非常高兴。这几年他从来没有跟他联络,他知道年轻人不想倚靠长辈的心态,但他们两家的关係可不一般啊,人啊,果然还是经不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距离远了,时间久了,有时连亲人都会成了外人,要不是他主动找他,积极的想与他联络,他想他们大概就是两个陌生人了。过去的情份,在这个世代无足轻重,年轻人不吃这套,也不来这套。
「伯父,我喜欢衍柔,想追求她。」屠至渊直接了当表明,完全不拐弯抹角。
「你是认真的?」范振毅语气严肃。关于他们两个,他不是没想过,在他的名单里,屠至渊是他最理想的女婿人选。若再考量他们两家之间的友好关係,那就是更加锦上添花了。
「是。」
「你…是甚么时候开始喜欢我们家衍柔的?」
「很久以前…」
「之前怎么都….」范振毅不曾听说这件事。
「之前她的心一直只属于一个人。」在这之前那颗心没有他的容身之处,「这件事想请伯父先暂时替我保密。」
「好…」范振毅了解自己的女儿,依范衍柔的个性若是知道了,铁定又误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逼她结婚的另一种手段。
「听衍柔说,伯父非常积极的替她安排相亲,关于那些相亲能由伯父这边全数取消吗?」
「那是当然。」这个女婿人选他满意极了。
「谢谢伯父。」
「赶快追走我女儿。」范振毅眉开眼笑,非常乐见其成。
* * *
范衍柔非常讶异屠至渊的一通电话就让她爸取消替她安排的所有相亲活动,并且打消要快点把她嫁出去的念头,天啊,这个屠至渊也太厉害了,她真好奇他怎么说服她老爸的,她应该要向他学习学习这门谈判的说话技巧。
「屠大哥,你到底跟我老爸说了什么?」范衍柔迫不及待的拨了屠至渊的手机,兴奋的问。
「没什么。」
欸,怎么可能没什么!
「屠大哥,我请你吃饭。」范衍柔开心的全忘了合约的事。
「妳不需要请我吃饭,我们打了合约不是吗?」
「没关係,我一定要请你吃饭。」这困扰她许久的事,不管她怎么柔性劝导,硬性抗议,通通无效。如今,她终于终于摆脱这可怕的梦靥了,怎么样也要好好庆祝一下。
「我们再去"小间"吧。」
「今晚我有事。」
噢,她忘了他可是个大忙人。噗,也好。
「那可是你的损失….」
「明天一早过来我这一趟。」
明天?星期三?
「嗯?怎么了?」
「陪我去看房子。」
看房子?
「你要买吗?」
「嗯….」
「好呀,我有空。」

{番外} 范衍柔篇-4- 周三一早,屠至渊来电。
「你要来我家接我?」范衍柔愣了一下,这样好吗?她可不希望她老爸知道她跟屠至渊的友好关係。
范衍柔拿着手机默默的从客厅走到厨房,刻意放低音量说话,「我爸现在在家,这样好了,我可以去饭店找你。」
「你想顺便拜访我爸?」范衍柔语调怪异的重複屠至渊的话,「你想干嘛?」
「生病?喔…那只是小感冒…已经好了….你不用来….真的不用….」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太想让他们俩碰面,总觉得会留下甚么后遗症。是说…女人的第六感…莫名灵验。而且她也不想让她的父母知道,她利用他来说服他们停止那永无止尽的相亲约会,或者是她跟他打的那份契约,或者是日后她得帮他一些小忙之类的,最好是…她的父母仍以为他们是两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开车去饭店找你,很方便。」她坚持。
* * *
范衍柔一进饭店地下停车场,就看见屠至渊已经在停车场等她。等她停好车,她便坐上他的红色法拉利跑车。
「你平常都这么招摇吗?」范衍柔深锁住眉的坐上跑车。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实在不想坐进去。
「怎么?」屠至渊挑眉,「她是一部好车,性能好,而且安全,外观更是赏心悦目。」
范衍柔翻了个白眼,她不想跟一个男人争论一部车子,那铁定是一件不明智的举动。
「为什么做了三年就不做了?」
他指的是她的工作吗?
「不想靠老爸。」一开始就说好她只是义务性帮忙,所以才进了范氏百货工作,「当初说好是暂时帮忙。」只是这个暂时,晃眼成了三年。
「还没找其他工作?」
范衍柔摇头,她才正想开始找,就签了这份长期合约。她能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吗?随时随地离开工作岗位去支援某人,她可一点也不想因为违反合约,登上新闻媒体,更何况她还不太清楚,她到底需要做些甚么?这份没有时间的合约何时终止?
「很好。」屠至渊嘴角轻勾。
「你想要买房子是想定居台湾?」该…不会吧?
「有个居住的地方总是好的。」
可…之前不都这样过了好几年….她有听她老爸提过他都住饭店这件事。
「饭店住久了,想换个口味。」
「但这样你得固定请人打扫,待在台湾时还要有人準备三餐、打理家务。」按照他这样三天两头不在台湾的习性,买房子好不划算,不如继续住饭店,随时有人专门打理一切,拨个电话要甚么有甚么,这样不是更方便。
「我请好了。」
嗯?范衍柔嘴唇微启,转头看向正专心开车的男人,一副可爱呆样。
「妳。」
嗄?范衍柔瞠大眼,「谁?」他刚刚是说谁?
「妳。」
「我?」范衍柔声音尖锐的质疑。
「对。」
「我不要!」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家事不用妳来做,妳只要负责管理那些人,打扫的人,处理家务的人,準备三餐的人等等,由妳负责找到那些人,由妳面试,决定人选,人员的安排、调度由妳全权负责。当然以后妳会第一时间知道我所有的行程,其他时间,仍是妳自主的时间,不过如果我需要妳,妳还是必须配合我的时间去调整妳自己的时间。」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以后这是妳的工作之一。」
「你凭什么要我…去做…那些….」范衍柔气的连话都不自觉的结巴了起来。
「我们打了合约。」他不介意此刻提醒她这件事。
「那不代表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罔顾我个人意愿,替我安排、决定所有的事。」范衍柔快歇斯底里了。
「我的确可以。」屠至渊自信说道。合约写得很清楚,他有权而且也能那么做。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她现在有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正气的全身发抖。
「我们是啊,如果妳愿意这么想,就当帮助老朋友一个大忙。」
这人要不要脸啊?最好他这样任意使唤她、指使她,他们还能是朋友。
「我要妳担任的我贴身秘书,除了公事,其他的事务,都会经由妳来处理。」
「屠至渊!」范衍柔气的脸色发白。她才刚从一个坑跳出来,又跳进另一个坑吗?这跟当初他说的完全不一样,她以为她只是…帮他一些…小忙,现在却成了一份正式的工作,还24小时,全年无休?!
「你为何不找一个专业的人来替你安排这些事?」她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搞不好会搞砸一切。
「我相信妳的能力,而且正好妳有空。」
「你可能判断有误,我其实对这方面不大行,在我爸的公司里,我是那种不用做事的人。」她明示他,警告他,她就是别人口中的花瓶那系列。
「是吗?」
「是…」
「那正好,我给了你一个实习的好机会。」
车子转进一栋新古典风格的高级住宅大楼,车道守卫像早就认识屠至渊一样,并未拦阻他们,直接替他们开启车道门。
「房子你买了?」眼前这副景象,只能代表这件事。
「嗯。」
范衍柔深吸了口气,又吐了出去。她不但受骗上当,还被人耍。啊~~~~她在内心鬼吼鬼叫。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7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