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H文 趴下把腿张开抽打阴部

62。。太棒了,妈妈。。 百货公司的商场里,一个小男孩又跑又跳的兴奋极了。
「倪琂乐。」美丽的少妇带着威严的语气制止奔跑在她前方太过兴奋的小男孩。
倪琂乐转头往回跑,用力栽进倪宥妃的怀里,软软的童音又问了一次,「今天爷爷、奶奶跟阿姨都会来帮我庆生吗?」
这不知道是倪琂乐今天问的第几次了?
「是。」她笑着又回答了一次。
「噢,我真的超级开心的。」倪琂乐碰碰跳跳的往前,朝着玩具橱窗。
「我们只需要在这里买一个你最喜欢的蛋糕。」倪宥妃看着倪琂乐又趴在玩具橱窗前,看的认真。
「妈妈,我只看一下,好吗?」
「不准乱跑知道吗?」她跟熟识的店员打声招呼,去对面商店买蛋糕。
「那是没有爸爸的倪小乐,你妈咪也不要你了吗?」一个跟倪琂乐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走近倪琂乐。
「臭凯凯,我妈妈才没有不要我,她只是去帮我买蛋糕。」
「那你还是没有爸爸的倪小乐呀。」江定凯用稚嫩的童音嘲笑。
「凯凯,不准乱说话。」凯凯妈出声制止,「小乐,妈咪去哪了?」
倪琂乐指了指对面,倪宥妃正朝着他们走过来。
一看见倪宥妃,倪琂乐顿时红了眼眶,一脸委屈的奔向倪宥妃,「妈妈~~~~」
「怎么了?」倪宥妃帮倪琂乐擦掉眼泪。
「臭凯凯,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倪小乐。」
「不好意思,我们家凯凯又乱说话了。」凯凯妈连忙道歉。
「没关係。」倪宥妃勉强的扯了个微笑。她搓揉倪琂乐一头深褐色微捲的头髮,他长得很像他,越来越像,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乐乐有爸爸呀,妈妈不是让你看过照片。」
「但是他为什么都不来看我呢?我好想他。妈妈不能打电话给爸爸吗?」
「等乐乐再大一点。」倪宥妃草草结束这个让她越来越无法招架的话题,「还有凯凯并不是叫臭凯凯,也许他也会因为这件事难过,知道吗?」
「嗯。」
「那么….我们去坐飞机吧。」
倪琂乐眼睛闪亮亮了起来,「真的吗?」
倪宥妃微笑点头,「嗯。」
「妈妈,妳今天怎么了?」
倪宥妃愣了一下,不懂倪琂乐的意思。
「妳今天表现得太棒了,如果每天都能像今天一样就好喽。」
这算称讚吧,倪宥妃哭笑不得。
* * *
「倪琂乐,妈妈还没有换钱。」
「我在这里等妳啦。」倪琂乐已经迫不及待的爬上摇摇飞机里头。
倪宥妃无奈的摇摇头,独自走向有点距离的柜台。
「衍柔妳说妳在哪层楼?」楼英载皱着眉,「我是啊,但这里看起来像是游乐场…..跑错大楼?」
「喂,先生。」一个满脸怒意的中年妇女大声的喝住他。
「嗯。」楼英载转头。
「你怎么能让妳儿子霸佔着飞机,别人也想玩,好吗?」
甚么儿子?楼英载一头雾水,正想解释,「妳大概误会了。」
「别说那么多废话,快来抱走他。」中年妇女无视他的话,自逕走向那架她说的飞机。
嗄?
楼英载跟着她走向飞机,有个小男孩正坐在里头。而那位中年妇女恶狠狠的瞪着他。
真是$#@%&*….
「嗨,弟弟先下来好吗?」楼英载弯着腰,尝试着….呃,沟通。
「我不要,我要在这里等妈妈。」
「你看到那位大婶了吗?她看起来快要杀了我了。」
小男孩看向他,眨眨眼。
楼英载愣了下,眼前是个跟他长得极为相似的小男孩,眉眼鼻唇都像极了,难怪他会被误认。
「爸爸。」倪琂乐飞扑过去,小手勾着他的脖子,直接跳到他身上。
「呃,小弟弟。」
「妈妈,快来。」倪琂乐朝着倪宥妃兴奋大喊,小手拼命的挥。
楼英载循着倪琂乐的视线,望了过去,眼前朝着他走过来的女人,停住原本加快的步伐,呆愣在原地。他则抱着倪琂乐一步一步走向她,朝着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他是爸爸,妈妈,他是爸爸耶。」倪琂乐无法克制的大声嚷嚷。
「倪….快下来。」倪宥妃伸手要抱回倪琂乐,倪琂乐转身,躲进楼英载的怀里,小手紧搂他的脖子。
「倪琂乐,你快给我下来。」倪宥妃生气的怒喊,她从来没有用过这么严厉的语气跟倪琂乐说话。
「妈妈~」倪琂乐吓了一大跳,瘪着小嘴,那张小脸委屈极了。
「嗨,你叫什么名字?」楼英载盯着倪琂乐看,他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倪琂乐一女N男H文 趴下把腿张开抽打阴部。」倪琂乐一脸骄傲,「我知道爸爸的名字喔。」
「哦。」楼英载挑眉,「如果你说对了….」
「爸爸晚上会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吗?」
他的眼睛里蒙上一层雾,「好。」
「爸爸叫楼英载。」倪琂乐自信满满,「今天爷爷、奶奶跟阿姨也会来喔。」
倪宥妃心一揪,他居然一眼就可以认出楼英载,还牢牢的记住他的名字。那不过是他3岁的时候,因为被小朋友嘲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她才把楼英载的照片拿给他看,告诉他那就是他爸爸,爸爸叫楼英载。那阵子他常常跟她讨照片来看,问爸爸的名字。她从来没有想过,倪琂乐会清清楚楚的记着。
「爸爸,你有买礼物吗?」
「倪琂乐。」倪宥妃喝止。
「琂乐想要什么礼物?」
「爸爸可以陪在我跟妈妈身边吗?不需要花你太多时间,大概两天就可以了。」倪琂乐童言童语。
「好啊,爸爸也想要陪琂乐。」
「真的吗?」倪琂乐开心的咯咯笑,「太棒了,妈妈。」
「噢,今天真的棒透了。」倪琂乐称讚。

63。。我属于你。。 楼英载抱着倪琂乐往手扶梯的方向走,一路倪琂乐叽哩呱啦的话说个没停,楼英载听的认真,眼神洋溢着父爱。
倪宥妃默默地跟在后头,眼眶微湿,他们深爱彼此,即使他们从未见过面。
「爸爸等一下妈妈。」倪琂乐敏锐的观察,「爸爸在生妈妈的气吗?」
「妈妈太久没看见爸爸,才会把你忘记,我们别生妈妈的气,原谅她好不好?」倪琂乐模仿着倪宥妃的语气。
楼英载笑了出来,人小鬼大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爸爸不在的时候,我都有保护好妈妈。」倪琂乐往楼英载耳边说着悄悄话,「房东叔叔喜欢妈妈。」
「还有王老师、花店的老闆叔叔。」
一股醋意攀爬上楼英载心头,酸不溜丢。
「你没有安全座椅,我跟小乐坐后座。」倪宥妃跟着倪琂乐往车后座坐。
沿途她指挥着方向,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他,看起来很不错,意气风发,她一直都知道他,知道她离开后的前三年他过得很糟,知道之后他重新振作,事业得意,知道他过得越来越好。
他的电话响了,楼英载毫不避讳的使用扩音接了起来。
「老实说我没看见你的人。」那是范衍柔的声音。
「衍柔,我临时有些事,就不过去了。」
「这样啊,好吧,那下次你可得请客了。」她提醒他应付的代价。
「好。」他的笑声震耳欲聋。
「爸爸,那个阿姨是谁?」
「爸爸的好朋友,乐乐有好朋友吗?」
「爸爸我有1、2、3…3个好朋友。」倪琂乐扳着手指头数。
「能顺路在超市停一下吗?我需要买一些东西。」她必须买今晚要煮的晚餐。
他按着她的指示,在超市停了车。
「爸爸,晚上妈妈会煮很多好吃的喔。」
倪宥妃推着推车,快步的走着,楼英载抱着倪琂乐跟在她后面。
「小乐妈咪。」凯凯妈喊住她。
噢,天啊,怎么又遇到凯凯妈。倪宥妃内心哀叫一声。
「这是…」楼英载的高大、帅气,立马吸引了整间超市里婆婆妈妈的目光,那当然也包括凯凯妈。
「凯凯妈咪,这是我爸爸。」倪琂乐大喊。
「妳好。」楼英载点了个头,再加上一个迷倒众人的笑。
倪宥妃趁机往生鲜蔬菜区去,摆脱那老是喜欢问东问西,打探她私生活的凯凯妈。
「宥妃来买菜吗?」幼稚园的王老师看见倪宥妃便走过来打招呼。
「王老师也来买菜吗?」
「是啊,老是吃外食,也不太好。」
楼英载一把搂住倪宥妃的腰,亲暱的往她脸上吻了一口,「老婆,我脚痠了。」
倪宥妃愣了愣,楼英载这一声老婆叫的顺口….
王老师的脸霎时红了起来,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楼英载放下倪琂乐,一手推着推车,一手揽着倪宥妃往结帐柜台走。
嗄?倪宥妃还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就结了帐,上了车。
「那是乐乐的幼稚园老师。」倪宥妃边指着行进的方向没好气的说,楼英载刚刚的行为实在太没礼貌了。
「是吗?」楼英载应声敷衍。
车子左转进小路,行进了一段路后,在右侧民房前的空地停了车。
「爸爸这是我们的家。」倪小乐一下车,便急切的拉着楼英载往他们的房间走。
那是一栋盖在田园间的民房,四周都是稻田,房子外观像ㄇ型的四合院,除了主屋外,两侧各有一间房,中间有个宽大的庭院,看起来像间民宿。
「这里有经营民宿。」倪宥妃开了左侧的房门,是一间小套房,空间不小,有独立的卫浴设备,一张大床,一个衣橱,一张矮桌,桌子旁有个小书柜。
「厨房在主屋里,我去煮中餐。」倪宥妃看着忙着把自己的玩具翻出来介绍给楼英载的倪琂乐。
没人理她。她无奈的笑了笑。
这里有间舒适又夸张的开放式厨房,在这里做饭房是一种享受,而不是令人生气或者仅是填饱肚子的事。
而且今天这里一整天都属于他们,除了厨房,还包括整个开放性的空间,她都可以自由使用,并且邀请家人来聚餐,住上一晚。这是周振臣特意送给倪琂乐的生日礼物,虽然他故意说是因为今天刚好没人订房。
她打开音乐,爵士音乐在空间里、空气中迴荡,她忙碌了起来。
两只强壮的手臂环上她的腰,楼英载贴在她的身后,鼻子埋进她的髮丝。天啊,他想她想疯了。五年,她躲了他五年,若不是今天的巧遇,她可能会继续躲他。想至此,他的怒火从一个小火苗,瞬间燃烧成熊熊火焰,吞噬着他。
「乐乐呢?」
「在看书,事实上,我请他给我们一点私人时间。他很乐意。」他压低嗓音,将唇贴向她的耳际低喃。
他的唇厮磨她的颈项,「你…你这样我没办法煮…」
他伸手关掉炉子上的火,还有他头顶附近的抽油烟机。
「我要妳。」他的唇火热的进攻,手钻进她的T恤,「我要妳,宥妃。」
「英载…」倪宥妃抓住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手,「不要这样….」
他的唇覆上她的,舌尖缠着她,逼她投降,「说,说妳也要我…」他要吻遍她的每一处。
「我…我要你….」她眼神迷乱的喘息。
「说妳会永远会在我身边….再也不会离开….」她的胸罩已被解开,而他的唇正在上面,舌尖在她的蓓蕾上绕圈,牙齿轻扯乳尖。
「我不会离开你….」她呼吸低促。
「永远….」他深埋进她的身体里,填满她。她属于他,只属于他。永远。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7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