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n男辣文 谈恋爱多久啪啪啪合适

56番外。。生活小日常。。[贺2017/1/14收藏破200] 楼英载从倪宥妃背后抱住她,「我爱妳。」这三个字他最近动不动就对她说,次数频繁。
「你刚刚说了。」倪宥妃坐在客厅地毯上,眼睛紧盯着笔电萤幕,看都不看他一眼,嘴里随便的敷衍他。
「在干嘛?」他把下巴挂在她的肩上,跟着她一起盯着萤幕。
「找资料。」
「找甚么资料?」
「工作用的。」
「明天最后一天吗?」
「嗯…」
「这么认真啊…」
「那是当然…工读生很容易被人瞧不起的…」倪宥妃讽刺某人。
楼英载呛了一下,咳咳咳,猛咳了起来,这句讽刺他的话,他当然是听出来了。
「怎么了?」倪宥妃这时才转过身看楼英载。
「没事…」楼英载还在咳,一手摀着嘴,一手猛摇手。
「要帮你倒杯水吗?」倪宥妃皱着眉问。
「嗯嗯…」
她起身往厨房去,也替自己倒了一杯,楼英载跟着过去,站在她身后两手环住她的颈肩,「对不起….」
「怎么了?」
「我以为妳和叶幸司在一起,所以才离开妳。」其实在叶璇告诉他,是他抛弃倪宥妃时,他才恍然大悟,当她找许文萱谈心时,他也约了叶幸司,这一切都只是误会,她病的住进医院,而他却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离开她。
「嗯?」
「那天我悄悄回到学校,想给妳惊喜,却发现妳在他怀里,所以我大器的成全你们。」当时複杂的心情,现在陈述起来,居然这么简单,几个字就解释完毕。
「我在他怀里?」连倪宥妃自己都不大清楚这件事?该不会正好是她生病那时吧?她曾经在学校里昏倒过一次,然后被叶幸司紧急送医。这一幕落在楼英载眼里,却成了她背叛他的证据。
她苦笑,如果当初她没有为了不想让楼英载担心,而隐瞒生病的事,或者她没有明明身体已经非常不舒服还逞强的去上课,让自己在学校里昏倒,他们是不是就不会绕了这么一大圈?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她怎么可能会去别人的怀抱?
「当时他正紧紧的抱着妳,而妳也依偎在他怀里,我….」他的确不相信她。
「楼英载,我只是生病。」倪宥妃气的发抖,然后哽咽了起来,「那时我以为你爱上别人了….」
他是故意让她这么以为没错,因为面子问题,是他甩了她,而不是她甩了他。
「即使我以为妳爱上叶幸司,我还是爱妳。」这两年来他不断地不断地想否认的事实。
「即使我们不在一起,我爱的人还是妳。」这分开的两年,他不曾忘了她。
「知道妳决定和叶幸司在一起时,我简直要疯了。我才不管妳爱谁,妳只能是我的,只能待在我身边,哪都不准去。」
「谁知道….」说不定哪天他又看见什么….
「不会。」再也不会了,他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绝对不会,「这辈子我只爱妳一个。」
他爱她,一直,一直,从未改变。
* * *
楼英载勾着嘴角,一手支撑着头侧躺在倪宥妃身旁,眼里满载着幸福。这女人怎么越看越耐看,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对味,越看越喜欢。
他伸出食指摸摸她的眉毛,他喜欢那两道天生整齐、浓淡适中秀气的眉,碰了碰她的鼻尖,也喜欢那小小的、微微翘的小鼻子,最喜欢那软软的、看起来可口、尝起来同样美味的瑰色唇瓣。
还在沉睡中的倪宥妃一个翻身,将正脸转向他,小脸往棉被里窝了窝,埋了一半在被窝里。
他跟着也钻进被窝,整个人窝了进去,里面暖呼呼的,还有她的香味。他的双眼仍盯着她,想着或许他能这样度过一天。才怪!他的手开始不安份了起来,轻手轻脚的往她的腰搂了过去,极小心的把她拉进他怀里,轻轻地亲吻了她的脸颊,又亲吻了眼睛,还有额头,下巴,然后是她柔软的唇。他贼贼的窃笑,想像明天一早倪宥妃又看见他在她床上时的表情,大概又是面露愠色的想把他踢下床去吧。
清晨六点,倪宥妃缓缓地睁开眼,一张英俊非凡的俊脸正近距离的搁在她面前。这家伙又爬上来了,她不是说过这是她一个人的房间,不准他进来睡吗?这人是怎么回事?
她生气的推了推他,「喂…」
「嗯…」他藉机往她怀里窝了窝,装睡。
「你睡错房间了?」她拿他没办法的蹙着眉,推开他。
「嗯…」这一次他的手更是顺势环上她的腰,装傻。
「这是我的房间…」她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手。
「嗯…」他瞇着眼,嘴里明明还嘟嚷着,一瞬间便吻住她的唇,火辣辣的勾着她的丁香小舌和他的缠绵。他打算吻懵她,吻得她神智不清的发晕,吻得让她忘了挣扎,忘了不满,忘了碎念,只记得他的吻。
「呼吸。」他提醒她,额头轻触她的额头,「早安。」
「嗯,早安。」倪宥妃双颊泛红。
「我的妃,早上想吃什么?」楼英载还零零散散的碎吻着倪宥妃的小脸蛋,边问。
倪宥妃想了下,「嗯,校门口前的那摊水煎包。」
「好啊,还有呢?」他的吻继续在她的颈间磨蹭。
「牛排馆外的豆花摊,花生豆花。」这些都是她喜欢的小吃美食。
既然如此,那就不能不想到….
「天下第一饭糰。」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然后默契十足的快速起床,因为手脚慢了,可是吃不到的。

57。。他在威胁她吗?。。 开学后的第一堂课,倪宥妃发着呆,悠悠忽忽的。
许文萱一手托着下巴,一手遮掩住嘴巴,打了一个大呵欠,她也没比倪宥妃好多少,「怎么一上课就想睡。」
倪宥妃噗哧笑了出来,这个女人是睡了一整堂课。
许文萱往倪宥妃倾身过去,用气音说话,「姑娘妳整堂课都在发呆,跟我半斤八两好吗?」
倪宥妃挤出可爱的小鬼脸,对许文萱的话相当不苟同。她至少是睁着眼,而她闭着眼。那当然是────差很多。
「宥妃,在忙吗?」叶璇突然来电。
「刚下课。」
「不好意思,我在妳学校附近,如果妳没课的话,也许能帮我一个大忙。」
「当然可以啊,我有空。」
「那我在学校门口等妳。」
「好。」
倪宥妃跟许文萱打了声招呼。
「妳去忙吧。」许文萱挥挥手,要她快去。
一走出校门口,叶璇的车果然就停在不远处,倪宥妃轻敲车窗玻璃。
叶璇按下车窗,「上车。」
「叶姐怎么了?」
「我有个文件要送到希斯酒店2501,但我临时有事,又调不出人手,能请妳帮我送去吗?」
「当然可以,这很简单。」倪宥妃伸手接过叶璇的资料,準备下车。
「宥妃…」叶璇神色有些紧张一女n男辣文 谈恋爱多久啪啪啪合适
「放心,这个我能搞得定。」倪宥妃俏皮的眨一只眼的打包票。
* * *
倪宥妃待电梯门关起,不自觉的吐了吐舌头,她刚刚跟柜台说了"合境",柜檯的小姐马上引领她往另一侧搭乘直达的独立电梯,替她刷了卡,按了楼层,然后恭敬的弯腰,等候她的电梯门关闭。哇呜,果然是顶级的五星级饭店。
电梯门一开,她愣了下,这个楼层就这一间吗?哇,难怪叶姐这么紧张。她顺了顺身上的洋装,庆幸今天穿了水蓝色衬衫式的洋装,她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按了门铃。
她站了好一会,门才开,那人瞟了她一眼,继续手上的电话,自顾往里走,她跟了进去。眼前的一切让她呆了呆,这里….铁定很贵,她站在像玄关的小门厅,再进去是一整排落地窗的超大客厅,客厅里的沙发,地毯,灯饰,壁面,所有的设计,摆饰,墙上的挂饰,全都恰到好处的气派。
他赤着脚,走向正前方那一大片落地窗前,她并没有走近他,她仍站在房门口处的玄关,他们相隔了一段距离。
突然,他转进左侧的房间,随意的对她招了手,她快步跟了上去,才转弯,定眼一看,他刚脱下上衣,赤裸着上半身面向她,一双凌厉的眼睛与她四目相对,她急忙瞥开视线,「对不起,我以为….」
她转身往外走,一抹红布满她的脸颊,耳根,颈项,她想她大概侵犯了别人的隐私,真是糟糕。她懊恼着,往刚刚的玄关走,她看起来是不是愚蠢极了。唉。
他换了件白色的衬衫,下半身仍然是一件深蓝色的牛仔裤,脚下是一双NIKE球鞋,看起来很年轻,感觉才大她几岁。
「屠至渊。」他微笑,向她伸手。笑容满面的他看起来亲民多了,刚刚吓人的眼神,是她的错觉?
「合境,倪宥妃。」她伸手握住。
他忽地轻扯,把她拉往前,往他靠近,捏起她的下巴端详,「倪宥妃,是吗?」
「呃,是。」这个人好怪。
「这是给您的资料。」她连忙交出手中的资料袋,把资料袋横在自己面前,他的眼前。
他接过资料袋,随手往桌上一搁。
「不好意思,耽误您的时间,那我先离开。」
「待会儿不是要吃饭?」他好心提醒。
她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只是代….」突地,她打住话,「嗯…我能打个电话吗?」
屠至渊比了个请的手势。
她往房门口走,拉开跟那人的距离,拨了电话给叶璇,「叶姐我刚刚把资料交给屠先生了,但他说有个餐会….」
「噢,宥妃,我以为事情能顺利处理完赶上餐会,但现在可能真的没办法了,那个餐会妳不用去,我会跟屠先生解释,还有,谢谢妳。」
「嗯。」叶姐的话让她鬆了口气,她的确是不想去。
她结束与叶璇的通话,深吐了口气,走向屠至渊,「很抱歉….」她话都还没说完….
「这资料妳拿回去。」屠至渊将刚刚她才给他的资料袋原封不动的还给她。
这是?倪宥妃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是在威胁她吗?
「是。」他直视她的眼,承认,他就是在威胁她。
他的回话,让她打了个哆嗦,脸上摆明写上她受他威胁。
餐会地点就在希斯酒店3楼的餐厅,她跟着他下楼时,餐厅包厢里已经有许多人。
她讨厌这种商业餐会,说是餐会,但其实根本没有人真的坐下来好好用餐,她想她永远都不会习惯。她远离人群,走向另一边的无人包厢,手机里好几通楼英载的来电,她正打算要回电给他。
「妳在哪?」楼英载情绪失控的大吼。
「工作。」她轻声回覆,没被他的吼叫影响。
「打工不是结束了。」听得出来他正努力克制熊熊的怒火,咬着牙问。
「临时的。」话语从她的唇上轻轻滑过,柔柔的,软软的,「晚点可以来接我吗?」
「我现在就去。」他听起来非常地…迫不及待。
她忍俊不禁,「嗯。」
「有这么无聊吗?」屠至渊的声音冷冽的划破寂静。
倪宥妃猛地回头,宛如蚊蚋的声音,「不是。」
她又回到令她窒息的空间了,她站在一个不容易让人注意到的角落,手机震了下,提醒倪宥妃有讯息。
『在楼下等妳。』
她扬起月牙弯的微笑,打着回覆讯息。
场内几近一致的惊呼声、譁然声,引起她的注意,她抬起头往人群望去,他们的目光正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她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甚么事。
屠至渊正朝着她走来。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7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