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总目录 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

CH13-3 隐忍(4) 「都是你们啦,搞什么!叫你们保护霏霏,结果呢?」严玉儿双手叉腰训着前方站成一排的他们,夏谚希等人垂下头忏悔却浇不熄她的怒火,反而越烧越旺。
跟孟霏同组的男同学已经被严玉儿骂到哭出来,也许这几天他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想到他日后的下场,恨不得能马上休学。
「玉儿……」揉着隐隐作痛的额际,李书情的嗓音带着哀求,「妳要不要歇一会儿,喝个水……」后面的几个字被她一个怒瞪,吞入腹中。
「嫌我吵吗?」
「哪敢……」眼眸眨了眨,装边缘人。
夏谚希讨好般的上前对严玉儿挤眉弄眼,装可爱的道:「小玉儿,不要生气了,生气会长皱纹喔!」顺道送她两只水汪汪的大眼。
缓缓地闭上双眼,嘴角一抽:「装什么可爱?几岁了。」伸出食指,不客气地在夏谚希的眉心一推,将他推回原位。
他嘟起嘴,与身旁的李书情对视,两双黑眸闪着光芒,尔后很有默契的望向最旁边那位滑着手机一副不关我的事的裴培身上。
感受到两道炽热的视线,裴培慢悠的抬头,眼镜下的双眸平静如水,被发现的两人瞬间将眼球兜到另一边,装没事!
裴培又垂下头继续滑手机,轻飘飘地丢了一句话:「严,妳吵到她了。」
原本怒火正烧的严玉儿一愣,赶紧转头看着床上轻蹙眉头的孟霏,虽然她仍是睡着,但是睫毛微微颤动,好似被惊扰。
「啊!」摀住自己的嘴,懊恼的皱眉,但是相比起她的自责,夏谚希与李书情就轻展眉宇了,眼瞳闪过窃喜。终于不用被她连环炮火轰炸了。
几乎是将他们推出保健室外,严玉儿轻轻的将门关上,留给她安静乱小说总目录 蚀骨宠婚早安老婆大人地休息空间。
一直站在窗边的夏羽希抿了抿唇,在他们后脚一出便踏了进去。
眼神急迫的找寻她的身影,当看见她轻浅的呼吸和安详的睡容后才鬆了一口气,但是胸腔还是难受的紧,下意识便走到床侧,静静地望着她。
蹲下身,仔细看着她被冰毛巾覆盖住的肿包,伸手摸着冰凉的毛巾,眉头深锁:「太冰了。」将随身携带的手帕包住冰毛巾,再轻柔地盖回她的额头上。
担忧的眸子不停审视着她的状态,见她脸色比刚才好了些,才露出一丝安心,但是他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脸色比孟霏还要不好,下唇隐有被咬破的血丝冒出却浑然不知,手指轻触着她红润透白的脸颊,缓缓地展开手心,盖上整个左颊。
「想要妳陪在我的身边,可是却只能在远方看着妳。」深邃的眸子参着不捨,音调很悲伤,带着压抑。
近距离的看着她,心跳声比任何声音还大声,他一手盖在心上,想努力克制自己的心动,却越跳越狂、越跳越痛,他挣扎的抬眼望尽她甜美的睡颜,怦然心动。
床上的人儿仍睡着,夏羽希跪着单膝,感受着孟霏微凉的体温,替她顺了顺秀髮后手指缓缓滑下,轻捏她精巧的下巴,黑眸满是对她的依恋。情不自禁的,身躯向前在她的红唇覆下一吻。
当双唇轻触的同时,夏羽希变沦陷了。
或许在认识她的那一刻,变无法自拔。
临去前深深的望了她一眼,微抿的薄唇轻启,唇上还残留着她的甜美,口气很坚定:「我会想尽办法也要守护妳,小霏。」

CH14-1 保镳(1) 信誓旦旦的宣示主权后脚步沉稳的走出去,当关上保健室门的那一刻,身躯一软从门板滑落,一手盖住不停颤动的双唇,俊脸已然通红。
「我……我这是趁人之危吗?」
眸子迷濛中带着不可置信,堂堂一个夏羽希竟然做这种事。
揉着唇瓣的动作轻柔了些,暖嫩的触感在唇心化开,沁入心脾。夏羽希不禁柔和了眼眸,笑了出声。
就像是偷吃糖的小孩那般纯真的笑靥,看得远处的言晓风直瞪眼,揉揉眼又眨眨眼,低呼:「他那种笑容……第一次见。」吹了声口哨朝他走去。
夏羽希仍沉浸,却听见那熟悉的步伐扰乱了他,眉头一拧慢悠悠地站起身,斜睨:「你打扰我了。」
「哈哈,就说我们命中注定了。」朝他抛了一记媚眼,诱惑着勾唇,「就是要在一起扰乱对方的心。」
夏羽希只是挑高一边眉:「你还是赶快去找个女孩定下来吧,成天想着有的没的。」
「好啦好啦。」摆摆手,桃花眼飘到别处去。
「为你好的。」上前拍了下他的肩膀,知道他不爱听,所以仅是提起。
言晓风桃花眸忽地一闪,眨巴着大眼冲着他乱笑,看得他一阵恶寒,脚底一抬正要离开,却被他拦住了。
「话说,你刚刚做了什么坏事,脸那么红?」
压下的燥热又窜了上来,脸庞有些热烫,眸底闪过不自在:「我去上课了。」
「说吧,说吧。」诱惑的口吻。
夏羽希舔了下乾涩的薄唇,努力的把残留的甜美舐掉,表面上依然平静:「一个吻。」说完,脸也差不多红透了。
摸着他的肩膀的力道倏地一紧,言晓风眼里的笑意转瞬为悲伤,在他纳闷地回头时已经隐藏的毫无破绽了,仰天大笑一声:「哈哈!我家羽希终于开窍了!」频频叫好,语气有着不如以往的轻鬆。
凉薄的一瞪,「我要去上课了。」
待他走远后,言晓风仍然笑着,笑声却多了几分寂寥。

******
休息了一整天,孟霏揉着肿起的额头,脑袋有些混沌的望着校门口疾驶而来的白色轿车,身旁的严玉儿马上看出那台车的来历,大呼:「那不是梦羽集团的专属轿车吗?怎么会在这里?」她的大嗓门引起了周遭人的注意,纷纷停下脚步对它指指点点。
「莫非……传说中的夏先生就是这里的学生吗……?」说到一半马上摀住嘴,狭长的凤眼有着玩味,美美的幻想着。
裴培没有说话,对那台车一点兴趣也没有。而夏谚希的黑瞳快速的闪过什么,随即隐去,单纯的笑了:「应该只是经过吧。」
只有孟霏傻萌的眨着眼,在严玉儿那番疑问后顿时清醒,动作有些慌乱,手一鬆冰袋不小心掉到地上,「啊。」低头弯身正要捡起,一阵风飞来冰袋稳稳地回到手上,双眼一闪,他们眼前出现一位黑衣男子。
他的气息很冷,戴着墨镜看不清神色,但是能感受出墨镜底下的双眸是多么凉,几乎是面无表情,而他站在孟霏面前,明眼人都看得出是在找她。
裴培眼镜底下的黑眸朝四周兜了圈,发现原本热闹的校门口如今连只鸟都没有,四处隐藏着黑衣人站岗,将所有障碍物去除,可见是不想引起骚动。
眉眼轻抬,看着眼前站着直挺挺不苟一笑的黑衣人,心里一阵鼓噪,那可是他旗下最昂贵的保镳,一天的酬劳是六位数起跳的,竟然会帮一个女人捡冰袋。
毫无波纹的黑眸闪过少许兴味,尔后低头继续滑手机。

*收藏过230这週日加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7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