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 男生喜欢你会摸你哪里

4-15 我希望你们可以凑一对! 如果说,国小时代的张筠婷是我幼年时期的彼得潘,陪我一同分享生命中每一刻快乐哀伤的日子,那么国中时代遇见的何姿羽,大概就是我人生中的哥伦布,总是带领着我发掘我所不知道的新大陆。
今年的暑假才刚开始揭开序幕,我就顶着一头豔阳,跟何姿羽来到神祕的士林。
「为什么要来士林。」我看着空蕩的街道不解的问着,「不,我觉得我应该要这样问:为什么要大白天来士林?」
「因为晚上的时间是属于我跟哥哥的。」她捧着脸颊一脸在做春梦的表情说着。
我到底要忍耐这个女的多久?好不容易等到张筠婷脱离花癡行列,又来一个更花癡的,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重点是我还没忘记她之前在学期刚开始,在她哥哥面前对我又吼又骂的那一天,当时她可是把我讲得像个该死的迷妹一样,需要用尽一切方法把我撵走,怎么现在突然又对我这么好……用我的膝盖想都觉得事出蹊跷,绝不单纯。
「那你哥哥现在出现是哪招?」我指着迟到的何安杰说着。
「因为有我啊,有我就会有我哥哥,这不是很正常吗?」她眼睛闪闪发亮的回答。
怎么可能会正常啊,这位傻妹子。
今天何姿羽穿着一件荷叶边的无袖棉质衫,搭配着一件牛仔短裤,扎着马尾,感觉还偷偷上了一点妆,只是淡到几乎看不见,但却有着画龙点睛的效果。
在认识何姿羽之前,我认为林凯璇应该是我见过最漂亮美丽的女孩了,但直到何姿羽出现在我的面前之后,我才发现,林凯璇只是「比较」漂亮的女孩子罢了。
以前我总是觉得何安杰就像是石斑鱼旁边的附属物,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的脸,一直到坐到他身边的这段时间,我才发现,何安杰实在比石斑鱼帅太多了。他跟他妹妹站在一起,就像一对完美无瑕的璧人一样,光彩夺目。我想何姿羽应该也是这样想的,有谁能比她更配得起他的哥哥呢?
可惜啊妹子,妳难道认真想玩禁忌不伦恋吗?
就在何安杰停好车朝我们走过来之后,他朝四周看了看,充满疑惑。
「咦?他们呢?」他朝我问着。
「啊?」我一头雾水。
「他们一个小时后才会出现喔!」何姿羽笑嘻嘻的说着。
「什么!那我们那么早集合干什么!」
「等等,到底是在说什么啦,」我打断两人的对话,插着嘴问着。
「蛤?妳不知道就来了?」何安杰一脸被我打败的表情,「今天是童军社的社游喔!他们说要一起去天文馆,帮学长姐们庆祝考完基测。」
「呃!」我还真不知道。
「何姿羽,妳没跟她说?」他皱起眉头转过去问在一边窃笑的何姿羽。
「我干嘛跟她说?她也没问我啊!」她一脸欠揍的回答着。
就这样,我忙着阻止这两个兄妹打群架,一方面又觉得等一下要见到一群人有些紧张,虽然之前参加过一次圣诞节活动,但毕竟只是坐在下面观赏,现在是要跟这一群活泼异常的同学们一起玩乐,总觉得有些紧张担忧。
在何姿羽逼她哥哥一起拍大头贴,并邀我一起来帮忙后製加工画图之际,她突然要她哥哥帮我们买杯茶饮。于是何安杰在满腹不爽跟不停发牢骚的状态下,走出建筑物去帮我们寻觅饮品。
「我跟妳说过吗?我很喜欢我哥。」她一边帮她哥哥的照片上放上翘鬍子图,一边说着。
「妳没有说过,但我知道。」我平静的在图片框框上放进几朵碎花。
「但我哥有喜欢的人了。」
我思索了一下,这上下文感觉不是很冲突啊?妳跟妳哥本来就不可能有兄妹以外的可能,又不是小说情节,妳哥有喜欢的人,应该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吧?难道妳哥喜欢男的?
「是喔。」一时脑中思绪太多,也只能先这样回应。
「他之前很喜欢林凯璇喔。」她就像在讲她早上遇到一只小黄狗似的,非常平静的说着,「那个游志毅也知道这件事情。」
她一说完,我立刻被口水呛到,大咳特咳,差点觉得自己会死在拍机前面。
「妳干嘛反应这么大?」她一边拿着感应画笔,一边疑惑的看着我。
难道、难道石斑鱼一直不接受林凯璇的告白,就是因为他的好朋友喜欢这个女孩吗?这么芭乐的剧情真的会在我身边发生吗?
「妳干嘛跟我说这个?」
「呃?妳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跟妳说这个?」她一脸不可置信。
「我……」
「因为我觉得游志毅喜欢的人应该是妳,但我不希望妳们有机会在一起,我希望妳可以跟我哥凑一对。」
「三小!」我忍不住跑出粗话。
「妳干嘛那么激动,」她摀住耳朵,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虽然妳没有我那么适合我哥,但比起那个只会利用我哥的林凯璇,我觉得妳更能让我哥哥幸福!」
这是什么理论!
就在我还没办法釐清现在过多的资讯之际,何安杰就拿着三杯饮料回来了。
「我回来啦,该死我走好远,热都快热死,」他看了看我说,「陈思涵,妳脸在软卧铺车上 男生喜欢你会摸你哪里干嘛这么红?中暑喔?」
「才没有!你走开啦。」我推开他朝机子外面走去。
「妳要去哪啊?」何安杰满脸问号的看着我。
「去厕所!」我头也不回的大声回覆。
「可是,」何姿羽已经笑到没办法挺起腰,「厕所在另外那一边耶。」

4-16 遗留下的问号与惊叹号 在何姿羽丢下的爆炸宣言之后没多久,童军社的人慢慢就聚集起来了。
今天来的人不多,大概不到十个人吧,不过这样也比较好,刚好符合我不希望有太多陌生人的需求。
「嗨。妳也来啊?」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依旧是石斑鱼。
「当然啊,她应该是何安杰邀请来的吧?」我还没解释,林凯璇就逕自的帮我说完了。
「是这样吗?」石斑鱼若有所思的说着。
「当然是啊。」她笑咪咪的回应着。
突然间,我觉得我跟石斑鱼的距离好像拉的更远了一些。除了因为换座位所以比较少有交集之外,这一个学期林凯璇又绑他绑得特别紧,外加刚刚何姿羽说的那些有的没有的,让我觉得跟他相处起来,总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然。
那天,筠婷的学长男友也有出现,可是却没有带筠婷出场。我对此感到有点不解,却也不敢直接问学长,毕竟之前筠婷有提过,学长比较不喜欢她跟前跟后当个小跟屁虫,我想,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没有跟着来吧?
整个下午,大家都玩得非常愉快,不过到了下午四五点,就有许多人陆续离开了,也有人的父母来天文馆接孩子。我趁着这个空档,跑到天文馆外面的墙边待着,接近傍晚比较没有这么闷热了,有着徐徐的微风,还有到处跑跳嘻闹的孩子在入口的广场嬉戏玩耍着,总觉得看着看着心情就跟着平静了许多。
「很累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一时不察,石斑鱼竟然已经在我旁边跟着坐下了。
「没有,只是觉得这风吹来很舒服呢。」
「嗯啊。」
「凯璇呢?」我看了看他旁边,发现没有熟悉的身影。
「刚刚他爸爸来接她回家啰,听说晚上他们要去喝喜酒呢。」
「这样啊,她应该百般不情愿吧。」我窃笑着说。
「哈哈,怎么连妳也这么说。」他也跟着笑,总觉得虽然何安杰也给人一种阳光的形象,但那种温暖感却没有像石斑鱼那样的纯粹,或许是因为我看到太多何安杰以及他妹妹那邪恶腹黑的一面吧。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突然发问。
「喔,可以啊,怎么了?」他转过身来,很认真的看着我,这副样子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想问你啊,你喜欢林凯璇吗?」我也跟着认真的问着,「这次要认真回答我喔!」
他听完之后,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只是摆出一脸感觉好像在解一个非常困难的联立方程式似的样子。
「我,没有不喜欢林凯璇啊。」非常中性的回答。
「那,为什么不答应她的告白?」
「凯璇跟你抱怨的吗?哈哈。」最后那两声哈哈感觉有点刻意,「嗯……怎么说呢?我对她,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心动的感觉?」我疑惑的看着他。
「嗯,而且我也跟我爸妈说好,我大学之前不谈恋爱的。」他笑着看着我,「我想你父母也是这样跟妳约定的吧?」
「是没错。」我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慢慢低垂的太阳,「那我问你喔,你有遇到过令你心动感觉的时刻吗?」
「嗯……有啊。」
「什么时候啊?」我好奇的问着。
「现在啊。」他笑咪咪的看着我,我却觉得一阵鸡皮疙瘩上了身。
那句话过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那若有似无又不太明确的话语,只能装作没有听见,然后低头望着自己的布鞋,研究起布鞋上方有着早上被何姿羽不小心踩了一脚的痕迹。
「但我觉得啊,太早恋爱一点也不好。」突然他打破了沉默,逕自的说着。
「……是吗?」
「是啊,太早得到,感觉就是会比较早面对别离。」
这句话怎么感觉特别的深奥,从一个国二学生口中说出来,感觉就像是有种奇异的反差感。
「我、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但其实我好像有点明白。是否就跟我与王宇皓一样,太早相遇,又太早发现过于重视对方,最后失去的时候就会觉得非常难受。
「就像育维学长最后还是跟张筠婷分手了一样啊。」
「呃?」我惊讶地站了起来。
张筠婷完全没有跟我约见面,也没有跟我说这件事情,前阵子还有稍微跟她聊一下即时通,她也完全没有跟我提到分手的事情。
「其实学长本来就有错,他其实只是被其他学长激说交不到女朋友,加上张筠婷在纠察队里又常常对他释放好感,他最后就决定跟她告白了,但学长完全不喜欢张筠婷,而张筠婷后来也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却还是想试试看,」石斑鱼很冷静的说着,「最后他们在第二次段考的时候就分手了,这件事,妳完全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完全,不知道。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许多跟筠婷相处的时光,她总是把最欢乐的那一面带给我,我真的很少很少看见不愉快的她。
她总是替我开导许多想法,帮我分掉那些许多不开心的情绪,考试考不好的时候请我吃冰,跟王宇皓吵架的时候她陪我度过,还牺牲自己跟学长约会的时间陪我逛街……
然而在她最伤心的时刻,我却在她的人生中缺席了。
我,我真的是个不合格的朋友吗?
彼得潘在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我的身边呢?
而她离开的瞬间,我却没有紧紧抓住她的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4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