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被男人玩 男人摸美女揉胸动视频

第八十九章 大野狼,别吃我 今天三更,然后海叔叔登场,再也不是信件了。(海叔叔表示感动QQ)
蔓莃周末两天有工作,下班写的,如果不好看,不要揍我QQ
因为我已经吐血+长痔疮(喂!有这么夸张吗?←_←)
***
我的妈呀,我程凝双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痒啦!
慕容旭执行长温柔的手指犹如十只美丽的大毛毛虫,在我身上和胳肢窝底下钻来钻去,我身体一个劲儿地乱扭,只想躲避慕容旭执行长的猛烈攻击。
「好痒……好痒……不要搔我……停……停……」我笑岔了气,连带说话也分岔。
可是慕容旭执行长已经化身大野狼了,此时此刻「兇残」至极,平日里的温柔可以说是「消失殆尽」、甚至是「蕩然无存」。
「哎呀……妈呀……好执行长,饶了双儿吧……别……」我已经没骨气的开始求饶。
「双儿求饶了?」慕容旭执行长没有马上放过我,还在进攻当中。
「对对对,双儿不该……喝那么大……口……」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话完全接不起来。
「嗯……」慕容旭执行长只是长长嗯了一声,居然还没收回进攻。
「饶了双儿吧……别吃我,别吃我,别……」
蓦然就在那么一瞬间,慕容旭执行长停了手。像小动物一样缩起来的我,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喘着气,颤巍巍的,趁机抬起眼睛瞄着慕容旭副执行长,脸上的笑还如模子一般僵固在那裏。
慕容旭执行长结实的身躯横在我的正上方,我被垄罩在他宽阔的肩膀和胸膛之下,圆桌上那在玻璃瓶里被海风吹得热烈跳动的烛光映在他光滑的脸庞上。
倏地以往的羞赧不见了,我用最大胆的眼神直视着慕容旭执行长,目不转睛的与他对视。我见到慕容旭执行长美丽深邃的双眸里,反映着那在昏暗中舞动的烛火,让我分不清楚到底是他的眼睛在闪动,还是烛火在闪动。
在那魅惑人的闪动里,我还看见了我小小的影像,缩成小不隆咚的迷你版,被圈在他迷人的双瞳中……
时间彷彿又暂停了,我迷糊了,呆呆地楞着,望着那圈禁着我的美眸,视线无法从那上面移开来。
慕容旭执行长动都不动一下……喔,除了他被海风吹动的头髮之外,他一动也不动。
「执行长……」我轻唤,迷迷糊糊的。
我这一声轻唤,牵动了慕容旭执行长的神经。他骤然眨了下眼睛,凝视了我几秒钟,然后……
身为小红帽的我,马上当机立断,要趁大野狼尚未全然回神,失于防备的时候,抓紧时机反击回去,报仇啊!
「哈!」我伸出我的五指爪,直扑向慕容旭执行长的胳肢窝底下,「看我的小红帽反扑大野狼!」
我的五指利爪,彻底唤醒了慕容旭执行长。他清醒过来,用着充满磁性的声音大笑,只用一只手,就一把抓住我的两只手腕,把我的手腕往我的头上扣住,再用剩下的另一只手搔我痒,而且紧抓着我的死穴不放,完全不手软。
不做死就不会死,这句话完全在我身上印证。这下子,我被慕容旭执行长搔痒搔得生不如死。
「救命啊……」我的音量弱到只有慕容旭执行长听得到,因为我笑到没力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有人会来救妳。」大野狼佞笑,五指钻个不停。
真的不行了,我痒得受不了了,可是我两只手被慕容旭执行长一手就抓得紧紧的,连一丝反抗的余力都没有,谁来救我……我头晕了,我喘不过气了……我疯狂大笑尖叫,两脚狂踢,嘴里乱喊乱叫乱嚷了好一阵子……
别问我都嚷嚷了些甚么,因为我本人也不知道,那全都是不经大脑的话,我的大脑已经死翘翘了,每一根脑神经,每一个脑细胞,都死翘翘了。
……
咦……
怪了,怎么又不痒了?莫非是大野狼良心发现了,不吃我了吗?
刚才我笑得都闭上了眼睛,当我发现不痒了之后,我再次睁开眼睛。这回,我一睁开眼,就对上了慕容旭执行长低垂凝视着我的眼眸。
他的目光灼灼,眼神是如此的深邃,令我不觉为之目眩。
「执行长……」我呢喃。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彷彿是刚才那一幕的重演,但是似乎又有点不太一样,至于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我只知道,是慕容旭执行长看我的眼神不一样……
骤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海。天啊,难道,我刚刚在头脑坏掉,疯狂乱嚷的时候,我说了甚么不该说的话吗?我已经脑残到这个程度了吗?
「执行长……」我再次轻唤,略带着点试探性的。
然而,慕容旭执行长还是没有回应我,只是又一次用他的目光把我圈禁在他的瞳孔里。
时间又停滞了,我仰视着慕容旭执行长,他俯视着我,我们互相注视着,彼此却又不发一语。
慕容旭执行长,你这样看着我,到底在想些甚么呢?
就这样,我们就呈现着静止的状态,宛若停格的影片。但是我身体里的血液不如外表平静,血液在血管里窜流。
直觉告诉我,慕容旭执行长的内心也不平静,可惜我猜不透他的想法,我觉得他的眼睛里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眼睛不会真的说出话来。
时间停止流动,我以为全宇宙都睡着了,要睡一百年以后才醒过来……直到我眼角的余光瞄到有个人影在落地窗旁闪了一下。

第九十章 我吐了 *****
*****
*****
「啊啊啊!有人影!」我心里一惊,头一边往落地窗那里转了过去,一边就喊了出来。
慕容旭执行长被我的喊叫吓了一跳,马上跟着转头望向落地窗那裏。
只见落地窗边,周管家手中端着一个盘子,站着不动,表情略带着尴尬地望着我们。
唉呦,甚么嘛,原来是周管家,他可以不要当神出鬼没大蟒蛇吗?会吓坏宝宝的!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是周管家后,我虽然鬆了一口气,同时也因为自己和慕容旭执行长玩得太疯而有点尴尬。
此时,慕容旭执行长自然鬆开了抓住我的手,离开了我的正上方,一派的从容不迫。
「周管家,有事情吗?」慕容旭执行长恢复了他正常的样子,完全不留一丝他大野狼的痕迹。
看到慕容旭执行长的态度与平时无异,周管家才收回尴尬的表情,一本正经有礼貌地说,「少爷,我自作主张切了水果,想要拿来给您和程小姐吃。」
不愧是被我封为妙管家的周管家!
「原来是这样,」慕容旭执行长浅笑说,「既然切了水果,就放过来吧。」
周管家闻言,就跨出落地窗,将一盘摆盘摆得很漂亮的水果放到圆桌上,然后躬身转回进到屋里去,轻巧的在墙角边转了个弯,就不见蹤影了。
好身手!
「双儿,我们别玩了,吃水果吧。」慕容旭执行长重新坐下,把盘子裏的叉子拿了一根给我。
「好。」我伸手接叉子,他的手指碰到我的手指,我们两个相视一笑。
这一笑,刚才大野狼与小红帽的恩怨情仇全部一笔勾销。
嗯嗯,我们这是一笑泯恩仇吧。
一笑泯恩仇之后,我们的焦点就放在水果盘上了。
水果盘里,有西瓜、葡萄、凤梨、芒果、奇异果……红黄澄绿紫的水果都有,五颜六色,颜色又鲜豔又漂亮,让我看了就想吃。我每一种水果都先各吃了一块,喔,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水果一个比一个甜,不像育幼院里的,一个比一个酸。
「执行长,你们这里真是天堂,连水果都好甜。」我超感动,大口吃着,一口接着一口,停不下来。
「慢点吃,没人跟妳抢。」慕容旭执行长笑说。
「喔……」我一边应着,一边又塞了奇异果到嘴里,嚼完之后,又迫不及待要插下一片水果。
就在我拿叉子伸到盘子里时,突然我晕了一下,身子往前倾,慕容旭执行长很快扶住了我。
「双儿,妳怎么啦?」
「没怎么,就晕了一下。」我又插了一块奇异果。这已经是我吃的第N块奇异果了。
「妳看,刚刚偏要喝那么大一口的调酒,我看妳是有点茫了,以后不准再喝了。」慕容旭执行长蹙起眉头,显然有点不开心。
好奇怪喔,那明明是责备我的口气,听起来却比盘子裏的水果还甜,甜得我血管里的血液都变成了糖水。
「没有……咳咳……」我正要嘴硬,却突然喉咙发痒,连续一阵咳嗽。
「双儿,妳还好吗?」
「还好,没……」话没说完,我的胃忽然一阵翻搅,我心里才叫不妙,紧接着,胃里就有东西要冲出来。「执行长,我想吐……」我说完,连忙用手摀住嘴,脸上的五官皱成一团。
一听我想吐,又看我表情痛苦,慕容旭执行长急了,拉起我就往屋里跑,把我带到洗手间。
我看见马桶,马上像看见爱人一样,张开双臂拥抱马桶,随之就呕吐了起来。
我吐个没完没了,吓坏了慕容旭执行长。
「双儿,妳还好吗?」慕容旭执行长在我身边,轻拍着我的背脊,一点也不怕我臭气薰天的呕吐物。
「嗯……」我吐得说不出话。
在我吐得满马桶都是污秽物之后,我伸手要按水沖马桶,但是摸了老半天摸不到,后来马桶自动沖水了。
「啊……自动沖水了……」我吃了一惊,虚弱地说,胃还在翻。
「是我帮妳沖的,双儿,妳还好吧?」慕容旭执行长在我耳边问。
我无法回答,因为我又开始吐了。等到我吐得差不多以后,我才很辛苦才能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满脸担心神色的慕容旭执行长,很努力才挤出话来,「我……我还好……」
在我抬起头望向慕容旭执行长的那一刻,我见到慕容旭执行长微微瞠大了眼睛,惶惶的望着我的嘴唇。「双儿,妳……」
「嗯……」我觉得慕容旭执行长的眼神中尽是惊恐。
怎么搞的,慕容旭执行长一向镇定,我从没见过他的眼神如此惊恐……难道,我怎么了吗?
「执行长……我怎么了?」我试着问他。这时候,我觉得我的嘴唇怪怪的,于是,我伸手摸了一摸自己的嘴唇,觉得那触感和平常嘴唇的尺寸与大小有点不一样。
「双儿,我帮妳叫医生过来。」慕容旭执行长抛下话后,转身跑出了浴室,我听见他在喊周管家。
一阵噁心又冲了上来,我只能继续抱着马桶呕吐。等到慕容旭执行长女人被男人玩 男人摸美女揉胸动视频回来了以后,我胃里已经吐到没有东西可以吐了,背靠着马桶,坐在地板上,揉着心口。
「双儿,妳怎么样了?」慕容旭执行长回到浴室里,蹲在我的身边,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沖了马桶。
我说不出话,只能伸出手指,把大拇指和食指圈起来,笑着比了个OK。
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嘴怪怪的。
慕容旭执行长看了一眼我的OK,然后拿了湿毛巾,先帮我擦了猜嘴,然后把我抱起来,走出浴室,将我放在客厅舒适柔软的布沙发上,又拿了靠垫让我垫在头底下。
把我弄妥了之后,慕容旭执行长坐在沙发边,一边轻抚我的额头,一边关爱的注视着我,说,「双儿,周管家去打电话找我们的专属医生过来了,妳先忍一忍。」
我感觉着慕容旭执行长温柔的手指,心里觉得很安心,因为慕容旭执行长在我身边。可是……我还是觉得我的嘴唇怪怪的。
「镜子……」我困难的说。
「……好,我拿给妳,妳等一等。」慕容旭执行长转身,不知道哪里翻出了一个小镜子。
我拿起小镜子,往我自己的脸上一照……
我受到强烈的惊吓,然后就……晕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