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女互摸很爽 男人对女人攻心28招

第七十七章 蓝眼泪的主人 「蓝眼泪?」我眨了下眼睛,把蓝眼泪这三个字放在嘴里咀嚼了片刻,「好特别的名字喔!是谁取的?」
慕容旭执行长凝女女互摸很爽 男人对女人攻心28招视着我,没有立刻回答。
刚才我还觉得慕容旭执行长的眼中反映着大海亮丽的蔚蓝,但是此时此刻,那亮丽的蔚蓝逐渐黯淡了下来,渐渐变成了一种幽暗的深蓝,类似人鱼公主的哀伤那样的深蓝。
不管是哪种蓝,慕容旭执行长的眼神都同样令我着迷,我默默的荡漾在那一片蓝里……
浪潮的声音作为我和慕容旭执行长配乐,即便我们不说话,世界也不会是一片静谧。
过了半响,慕容旭续执行长淡淡地笑了笑,「『蓝眼泪』这个名字,是我母亲取的。」
「喔……」我微嘟着嘴点了点头,「原来是执行长的妈妈取的名字呀!怪不得有点浪漫。」
我就说嘛,蓝眼泪这个名字,不像是男生会取的名字。
「事实上,这间别墅是属于我母亲的别墅。」慕容旭执行长补充说。
「喔……」我又喔了很长的一声,表示我明了了。「我以为是执行长的别墅。那执行长今天是不是问过你妈妈,然后才带我来的?」
问完,我突然觉得我有点幼稚……
然而,在听了我幼稚的问题之后,慕容旭却露出上排几颗漂亮的牙齿,笑道:「双儿,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搬到国外去住了,几乎没有回来过。这间别墅,我随时都可以来。」
「喔,原来执行长的妈妈移民了。」我知道,每次在电视或网路上看八卦新闻,总是说那些有钱人家都是住国外的,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
慕容旭执行长眼中幽暗的深蓝,骤然又再度变回了大海的碧蓝。他望着我,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把身子斜向我,摩娑我的头,「双儿,妳真的……是好可爱。」说完,就直接把手放到了我的后脑勺,微笑注视着我。
慕容旭执行长的这个动作,和我们之间又变近的距离,让我有点害羞了起来,但是我的人在慕容旭执行长的範围里,就算因为害羞要躲,也没甚么地方可躲。
偏偏此时海风也来凑热闹,它鼓着腮帮子,呼呼地乱吹一通,吹乱了我的头髮,也吹乱了慕容旭执行长的头髮。
浏海刺得我的眼睛又痒又痛,但我又不错过慕容旭执行长头髮被吹乱的帅气迷人模样,所以我拼命眨眼睛。
「双儿眼睛被头髮刺得不舒服吧?」慕容旭执行长一边笑一边用他的手指帮我拨浏海。
被慕容旭执行长的手指触摸,真的好舒服喔……
只是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心脏啊心脏,你不跳会死吗?你一直跳,会阻挡我好好享受慕容旭执行长温柔地抚摸耶……
心脏回答:「废话,程凝双,妳是白癡吗?不跳当然会死啊!」
「……」我无言以对心脏。
「双儿,妳在想甚么?怎么愣住了?」慕容旭执行长的手心停在我的脸颊上问我。
「啊,我……」我赶紧回过神来。
天啊,我居然这样也可以出神……
「我没有想甚么,」我当然不能说我在和我扑通扑通的心脏吵架,所以我的脑筋立刻急转弯。「我只是在想,执行长的妈妈都没有回来,你们母子聚少离多,那她一定会很想念您,您铁定也很想念她,可是您很忙,应该也很少有空去看她。」
为了遮羞,我特别使用了敬语。
「双儿,」慕容旭执行长直起身子,伸出手臂来,在我的头上摸了一下,「我都带妳来『蓝眼泪』了,妳真的不用再跟我『您』来『您』去的。」
我听得懂前一句话,也听得懂后一句话,可是两句话合在一起后,我好像有点不能融会贯通。
我蹙了蹙眉毛。
慕容旭执行长是何等聪明,他马上看出我不明白他的话。
此时海风又来搅乱我的浏海,所以慕容旭执行长又帮我拨浏海,微笑道:「双儿,『蓝眼泪』是我母亲最喜欢的别墅,每当她来到这间别墅里时,她总喜欢一个人独自在这里看着大海,静静地沉澱自己。因此,她以前就从不轻易带人来『蓝眼泪』这里,就算带着我来,她也都是一个人坐在屋内或屋外,默默地望着大海出神,不发一语。」
这时我想到了育幼院里的弟弟们,特别是像城城或小祥骂么调皮的,所以,我不经大脑的就脱口而出,「哇,执行长,您小时候……」
慕容旭执行长瞇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瞅了我一眼。
我马上意识到我说错话了,急忙改口,「不是,我是说,执行长……你……」我刻意顿了一顿,强调了一下「你」这个字,「小时候一定很文静又很乖,不像城城和小祥那样,皮得要命。」
听到我说起城城和小祥,慕容旭执行长又笑了。
「对不起,我岔开话题了,」我想听慕容旭执行长说有关于他的事情,「执行长请继续说。」
「我要表达的其实是……」慕容旭执行长顿了一下,温柔地对着我笑了笑,目光却有点遥远。「那些年,因为我母亲常常独自带我来这里,自从她住到国外之后,她不再来这间别墅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理所当然的延续了我母亲的习惯……」
「喔……」我听着慕容旭执行长那充满低沉磁性的嗓音,觉得好好听。

第七十八章 我是唯一 沉浸在慕容旭执行长磁性的声音里,我又晕陶陶了。唉,如果慕容旭执行长是坏人,我大概早就不知道死到如何如何了……
慕容旭执行长依然轻缓地撩着我额前的浏海,遥远的目光似乎渐渐回到了近在咫尺的我的脸上,继续说道:「双儿,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来『蓝眼泪』这里……当然,刚才妳见到的那位周管家是例外,因为这间别墅的里里外外都需要靠他打理,有女佣人来打扫时,也需得他盯着。」
「嗯……」我软绵绵的应着。
「所以除了周管家和打扫底女佣人以外,我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人来『蓝眼泪』,更别提带人过来了。」慕容旭执行长笑得好温柔,让我觉得我在柔软如棉絮的雪白云海里翻来翻去,从左边滚到右边,再从右边滚到左边……
我一边在幻想中舒畅的打滚,头脑一边慢慢的把慕容旭执行长的话都接起来……
「我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人来『蓝眼泪』,更别提带人过来了。」我反覆默唸着这句话……
咦……慢着,难道这是说……
我是第一个被慕容旭执行长带来这间「蓝眼泪」别墅的人吗?
大惊!
「执行长……」我强压下我的惊讶,小心翼翼,却又厚脸地问慕容旭执行长,「我……是你第一个带来蓝眼泪别墅这里的人吗?」
在此际,慕容旭执行长的眼睛变成了风和日丽的柔和水蓝色。怎么会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可以变幻出这么多迷人的色彩与层次啊!他瞇起眼睛,凝视着我,只轻声回了我一个字。
「对。」
瞧,就单单只有这简单明了的一个字,但是在得到答案的这一瞬间,那个「对」,立即像一颗光球飞进了我心中,然后在我心里逐渐变大,膨胀。
光球的组成元素,是无上的荣幸感、以及中大乐透的无敌幸运感。光球炸开,然后,这份荣幸和幸运感,转化成了无与伦比的开心和喜悦,在我心中雀跃、弹跳。
我真的好高兴喔!
我紧紧抿上双唇,努力克制我快要笑成月弯的双眼,以免我太过于喜形于色,内心澎湃的欣喜一下子就被慕容旭执行长看个精光。
「为什么?」我忍不住得寸进尺的多问了这么一句。因为我太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那万中选一的宠儿了。
慕容旭执行长淡淡地笑了一笑,「没有为什么,我单纯就是想带妳来这里,让我们两个一起安安静静地过上轻鬆自在的一天。」
听听!慕容旭执行长回答的这么云淡风轻,彷彿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不过了。
一阵温热但却舒服的海风将一阵浪潮带上沙滩,但是浪潮由沙滩上退去,海风却撇下浪潮吹向我们这裏,惬意的拂在我和慕容旭执行长的脸上、身上。
慕容旭执行长底子好,沉熟稳重,被海风吹拂,仍是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但是我却感觉我被海风吹起,在蓝白的天空中,像蒲公英种子那样被风托起,飘啊飘的,旋转到东,旋转到西,在半空中张开双臂迎风跳舞,快乐极了!
我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被慕容旭执行长带来间蓝眼泪别墅的人喔!
唯一喔!
活着真好……
……
「双儿,双儿……」
忽然我听到慕容旭执行长喊我。
「嗯……」我嘴里回应,但蒲公英种子却还在飞翔。
「双儿!」
我的肩膀被摇了两下,我清醒了,魔法破了,瞬间由在空中拥抱美好世界的蒲公英调回地面上,变回程凝双。
「双儿又出神了,而且面带微笑地出神。」慕容旭执行长笑得非常温和。
出神又被看出来了,我脸上微微一热,低垂下目光,「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很……荣幸。」我越说越小声,到最后,荣幸那两个字应该都听不到了。
我不知道慕容旭执行长听到了没有,反正有没有听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一直不断的在他面前走神,所以我反而比较担心慕容旭执行长会觉得我很蠢。

慕容旭执行长没有追问下去,只是又摩娑了下我的头,说,「果汁喝完了,要不要进屋里?接近中午了,该準备午餐了。」
「啊,快中午了?」听到慕容旭执行长这么说,我赫然惊觉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吧!
「我们先进屋里吧。」慕容旭执行长说着,就先行往后挪了挪椅子,站起身来,顺手拿起果汁杯。
身为小跟屁虫的我拿起空的果汁杯,跟着他一起进了屋里,又跟着慕容旭执行长一起先把两只杯子都放回了吧檯上,在跟着慕容旭执行长走去厨房。
厨房在对应着吧檯的那一侧,当我走进厨房里时,我眼前又是为之一亮。
厨房很大,但这不是令我惊喜的地方。最力我惊喜的是,我从来没看过这么窗明几净,亮丽清爽,又被海两面环绕的厨房。连厨具、中岛,甚至窗户边的餐桌椅都清一色是白色的。窗户虽不是落地窗,但是也差不多落地了,因为窗户的最底下,大约是在我的小腿肚下方。
白色的窗棂和一尘不染的玻璃外,就是那一片沙滩和辽阔的大海。
「哇,好漂亮喔!」我忍不住惊叹。
「我以前都是和我母亲一起坐在这里用餐的。」慕容旭执行长说。
「在这么漂亮的地方吃饭,可以吃十碗吧!」我只管说,忘记了要管管我的嘴。
「那好,双儿一会儿就多吃一点。」慕容旭执行长笑了。
「唉呦……不是啦不是,我是说,这里直接面对大海,又这么清爽舒适,保证会让胃口大开,食慾大增……」
「所以双儿等一下就尽情吃个够。」
「噢,不对啦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连忙用手在嘴巴前快速搧动,又懊恼自己怎么说都不对。
上帝啊!祢知道的,我明明就没有要吃十碗饭的意思……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