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作者:约瑟夫·海勒,美国小说家。国黑色幽默派和荒诞派代表作家。二战期间曾任空军中尉,执行过60次飞行任务,战后入纽约大学学文学。他根据自己的参战经历创作成长篇《第二十二条军规》,引起巨大轰动,使他跻身美国一流作家之列。
 
海勒是犹太后裔,具有犹太人身上的幽默感,但是他并不信奉犹太的宗教。他自称是美国犹太人,而从未写过真正的犹太民族的历史。他唯一一部涉及到犹太人的作品《像戈尔德一样好》中描写的主宰科尼岛的东欧犹太人,与德国犹太人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海勒描写死亡,但是他从未害怕过死亡。因为他已经经历过六十次的死亡考验了。他追逐女性,对此他毫不隐讳;他倔强又自私,甚至对孩子们都是小心谨慎的,但是就是他本身的特色,布鲁克林培养出来的特色。他身材高大,曾经有过健壮的提个,但是比较古怪的是他的脸庞和一头白发,一双小而深邃的褐色眼睛,让你越发觉得他背后的岁月。他的喜欢和感激造就他并且为他保持声望的那部小说,但是他自己说自己并不是美国最伟大的作家。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在二战可似乎之前,美国政府鼓动青年人去参加战争,宣城这是为了自由和平、光荣和荣誉二战。年轻的士兵满怀着热血和激情还有对祖国的热爱加入了这一场为自由二战的战争。在战场战争中受害的都是那些无辜的百姓们,而获得胜利的都是那些统治阶级和商人们。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人的生活从根本上受到了歇斯底里的麦卡锡主义的摧毁。美国国内民权运动以及越南战争进一步加剧了国内形势的动荡,更重要的是,越来也多的人开始对一切的事情都产生了怀疑,失去的信念。此外,由于新的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突破,虽然赋予人们一种力量增强的感觉,但是却剥夺了生活本身的最后的一丝神秘感,而使人越发的觉得已经慢慢的疏离了人的本性了。所有这些都从根本上动摇了人类对上帝和宇宙的坚定的昔年,人们从基督教里再也找不到精神上的慰藉了。
 
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比任何一种自然灾害都更加的深重。二战后的荒诞派战争文学作品中,战争的意识已经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都是荒谬、虚妄和迷惘。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第二十二条军规已经不仅仅是一条军规而已,它无时无刻,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更像是一条拖着黑色尾巴的魔鬼,总是在矛盾最为紧张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只需要长官轻描淡写的说出一句:“根据二十二条军规......”就能后毫无吹灰之力就会平息掉士兵们的反抗,它诡笑着让士兵们证明自己是一个疯子,迫使士兵们继续执行飞行任务,不择手段的只是为了能够实现更多的军工,士兵们的生命不过只是那些军官们升官发财的工具而已,而他们的命令可以随时的增加内容,随时的修改内容,已经完全丧失了军规的严肃性。它的存在就是这么的荒诞可笑的,却让人无可奈何,甚至让人感到恐惧。
 
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象征已经慢慢的浮出了水面,就像作者自己说的:“在《第二十二条军规》里,我对战争完全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官僚权利结构中搞得个人关系。”第而十二条军规代表者专制的残暴,代表者人性的扭曲和愚昧,官僚政治的荒诞和对人的迫害,它压榨着人类的价值,知道一滴都不剩下,剥夺着人们的尊严,扭曲人的心智,在某种程度上说,它是战争还要可怕的东西,如果说士兵还会为了保家卫国的信念而奔赴现场,但是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存在只能够让人们对国家更加的失望,战争也就完全的失去了它本该有的意义了。
 
另一个方面就是二十二条军规所代表的官僚政治也采取政治教化对热呢的洗脑,从而获得最大程度上的利益,就像书中提到的当约塞连的战友几乎全部都死光了的时候,又调来了一群年轻的战士们,他们单纯天真,面对五十次惊人的飞行任务毫不畏惧,还一心一意香味过捐躯报效人民。其实愚昧的人是最可怕的,只有鲜血的冲刷才能够使他们睁开眼睛,然而这些无辜的生命枉死他乡异国,在这个残忍的世界里面,却没有人能够给他们一个交代。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这本小说以主角与约塞连为代表的的一群人,就是这个黑暗的世界中所闪烁着的零星光芒。约塞连很清楚这是一场多么荒谬的战争,也确信自己的生命是属于自己的,面对四处泛滥的所谓的爱国主义,他选择用于面对自己的心,毫不掩饰对生命的真实和爱护。约塞连也是领队轰炸元,但是他被降职了,原因是他毫不在乎自己是否命中了目标。其实他早就拿定了主义,或者是永久生存,或者是求的永生中死去。他每一次上天执行飞行任务,唯一的使命就是希望能够或者回来。有的人说他贪生怕死,但是他自己都表明了也希望自己能够在永生中死亡。约塞连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要么活下去,要么怀着对生命的向往死去。他唾弃死二十二条军规所营造的自欺欺人的价值观,而选择了忠于自己活下去的医院。所以重要的不是活不活,而是自己的心是否还在。哪怕他战死在战场中,但是他的心还是向往着生存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约塞连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永生的。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约塞连在军中的处境是十分尴尬的,因为他用于反抗,但是常常又会做出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幸运的是,约塞连并不是孤独的,他的身边还有一群类似这样的朋友:牧师、邓布、内化特、爱尔兰小伙、奥尔。或许这些人都不像约塞连对现实具有极其深刻敏锐的洞见,但是少在这个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的世界中,依然能够保持自己的一份赤子之心,所以他们彼此都相互吸引着团结在一起,虽然未明确界定,却也形成了一个和外界明显不同的小联盟。一个无论从气质上还是精神上来看都是第二十二条军规截然相反的小联盟,尽管在强大的体质和腐败的人心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但就像雪中送炭一样个读者深刻的印象甚至会心一笑的温暖,另一方面作者笔调其实也是非常的轻快的,当描写到约塞连一群人的时候,就会频繁的出现笑点,在写到卡斯特上校的时候就是丑态百出,笔道就十分的有力,在文章中都是十分的绝妙,有机枪的艺术感染力。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约塞连其实也是一个无神论者,这一点可以体现在他和沙伊斯科普夫太太的讨论中看出来。在别人的眼里,上帝就是万能的,是神圣无比的,是让人崇敬的,上帝的工作也是神秘的,他知道人类的活动并且愿意倾听他们内心的心声并且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但是约塞连并不这么认为的,他甚至还极力的去贬低上帝,谴责和批判上帝。他认为既然上帝是人们所膜拜的对象,那么他就应该来创造出美好的东西,而不应该把丑恶的东西都创造出来。
 
约塞连之所以这么的憎恨上帝,其实是因为他之前经历的可怕的事情太多了,多得他已经不愿意再去相信这样一个制造出那么多痛苦的上帝。在军队中,约塞连看不见不外乎的病痛、伤残、死亡,他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一个的都死去了,有的甚至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倒去,可是他对此是无能为力的。
 
在小说中,反复的提到了斯诺登的死亡,为的就是说明斯诺登的死亡给约塞连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阴影。上帝是没有用的,他既不能够消除世界少女搞得痛苦,也不能够帮助约塞连回国,让他能够尽快的摆脱战争的烦恼,那么,约塞连就没有必要再忠于上帝了,他只要能够相信自己的足够的,他决心要靠自己的努力来实现回国的愿望。
 生命就像是开玩笑一样---《第二十二条军规》
小说中的飞行大师随军牧师是一个再洗礼派教徒,因此别人就没有必要的把他当成是一个神父。在洗礼派是十六世纪欧洲宗教改革时期新教中一些主张成人洗礼的激进派的总称,它本身也是一个比较含糊的词语,被广泛的用来指许多差异比较大的激进派,这个派别否认婴儿洗礼的效果,主张给能够使自由意志的成人施洗因此得名。由于宗教信仰在人们的生活占据了重要的地位,牧师通常充当民众排忧解难,解救生灵,进化生灵的一个角色,因为也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可中尊敬并没有在这一步作品中体现出来。在作品的一开始,约塞连就拿牧师的名字做文章,对牧师持有蔑视的态度。而当牧师来到医院看望那些受伤的士兵的时候,约塞连感觉到的是羞愧和忐忑不安,当约塞连说不知道他就是随行军牧师的时候,牧师脸瞬间就红了。这说明牧师并没有把自己处于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也表明对自己也缺乏信心。
 
《第二十二条军规》中的人物精神信仰状况的存在可以说不是piranha的,它跟当时美国国内的状况和世界局势的发展有着密切的联系。一战之后的美国对人的存在表示怀疑,他们感觉到自己本身的存在已经收到了威胁,命运的稳定性已经不再存在。宗教信仰不吸引他们,基督教教义对于他们来说是更加的乏味无意,他们转而相信超自然主义、魔术、天想学和禅宗等东方的宗教,并以此表示越所谓理性的西方意识的破裂。人们看得见的现代化的、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文化生活,以前勤俭创业,以经济成就为生活目标的价值取向已经被修仙生活、个人魅力的需求所替代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63456.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